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二十七章 幻术和女仆
    ***************************************************************************************************

    “小芙兰,你在做什么,不许欺负琪露诺的妈妈!”看到这一幕,琪露诺眼急了,六枚冰翼光芒绽放,那双蓝色的眼眸,开始流露着认真肃穆之色,小小的身体竟然散发出稍许的强者威严感,俨然如同一个尚在雏形之中的冰之女王。

    露米娅和大妖精,也跟着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嘘,琪露诺,大家,没关系,相信我吧。”我朝三人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让她们加入战局的话,只会变得更加混乱,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但是……”

    “难道说琪露诺不相信我吗?”再次躲开二小姐的一记攻击,我朝她露出一个伤心的神色。

    “当然不是,妈妈是最强的。”琪露诺紧握一双小小拳头,坚定无比的说道。

    “那就对了,要乖乖的站在一边,仔细看好哦,这可是冰之女王的必备手段。”冲我那笨蛋女儿,飞快的眨了眨眼,回过头,我开始认真面对黑化状态下的二小姐。

    “血,我要喝血!”精致脸蛋上的黑化笑容,已经有少许的扭曲狰狞,带着更加狂暴的力量。二小姐冲了上来,白嫩的五指长出了尖锐指甲,狠狠刮来,刹那间,竟然给人一种天空被撕碎的感觉。

    对付这种小孩子的话……

    轻闭眼睛想了想,我露出信心十足的笑容。

    黑化后的二小姐,有着绝强的力量,正面战斗的话,圣月贤狼根本没办法抵抗。

    但是嘛,有些战斗。并不一定要硬碰硬。

    轻松的一跃。躲开那撕破天空的血红爪子,我一只手往十二点钟的方向,高高举起,竖起食指。宛如指针。缓缓顺时针的滑落。转了一圈。

    食指划过的轨迹,留下一个月色的圆圈,这个圆圈缓缓绽放光芒。忽然就似有一阵清风吹过,晃眼间,天地已经变了。

    血色天空,变成了静谧夜空,一轮明月高高悬挂,洒下柔和光芒,照亮着地面上的深幽森林,片片的雪花,在月光之中落下,互相映衬,耳朵之中,静静回荡着颂月之词,神圣庄严,声与色,光与形,构成了一幅高洁唯美的画卷。

    但是,这样一片静谧美丽神圣的景色,却并没有净化掉芙兰内心的**,她的鲜红双眸微微一凝,背后的彩色翅膀忽然化作狂风,狂暴的力量涌出,在这片月色之下,轰出一个个毁灭的大洞。

    甚至连天空高悬的皎洁圆月,也像天狗吞月一样,被这股力量硬生生轰破了一个缺口。

    “血,芙兰要喝血!”狂暴的力量继续从扑腾的彩色翅膀之中爆发出来,不到一会儿,就将夜月森林的景色,轰的千疮百孔,不成模样。

    终于,夜空似乎承受不住芙兰的破坏力量,发出清脆一声破裂,化作点点的光粒掉落下来。

    忽然,这些宛如雨滴一样的光粒,被一股狂风卷起,瞬间化作了黄沙,还没等芙兰回过神,周围的景色,已经变成了一片沙漠,那张精致白皙的脸蛋,瞬间就遭到了狂沙的无情吹打,干燥枯涩的感觉,传遍全身。

    头顶上不知何时出现的磨盘大的太阳,散发着炎炎红光,照的沙漠一片扭曲,那炙热的光芒毫不留情的刺在身上,宛如针刺一样灼热疼痛。

    在炎热的沙漠温度刺激下,芙兰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对血的渴望更加强烈,她漫无目的的四处发出破坏风暴,将眼前的沙漠也一片片破坏,一边下意识的耸动着小小的鼻子,嗅着什么。

    “在那里,芙兰闻到了好闻的味道,血……血!”忽然,她鲜红的眸子猛地一睁,露出兴奋光芒,不断释放破坏风暴的翅膀轻轻收拢,然后忽地张开一扇,身体化作一道红光,刹那间就跨越了十多里的距离才停下来。

    在她脚下,是一片碧绿宜人的绿洲,绿洲中心的湖水,荡漾着的甘甜气息,让芙兰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在鲜红的眸子渲染下,湖水仿佛也变得了血一样的颜色,她情不自禁的落下去,落入湖中,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血……要更多的血。”甘甜的湖水,似乎微微缓解了她内心的强烈渴望,但却如同猫挠一样,怎么样也无法完全得到满足,喝下一肚子水的芙兰,从湖中抬起头,忽然愣了起来。

    在她眼前的哪是什么绿洲,分明是一片红雾笼罩之地,一座十分眼熟的古老洋馆,就在前方不远处若隐若现的耸立着。

    身处的湖中,正是洋馆所在的湖泊。

    忽然,洋馆的钟楼,发出“噹~~~”一声悠久洪亮的钟声,那是她从一出生开始就一直听着,再熟悉不过的钟声。

    “噹~~~”又是一声,芙兰的目光落到钟楼的指针上,时针指向第五刻。

    连续响了四声后,眼看就要迎来最后的一声,就在这时,钟楼仿佛哑了一样,那一声卡在喉咙里,就是发不出来,这种焦急的等待,不禁让芙兰心烦意乱,想要飞上钟楼,把那最后一声弄出来。

    就在这时,那座年龄比芙兰还要大上不知多少倍的钟楼,在她惊愕的目光注视中,忽然齐腰断裂,倒塌下来,其他的房间也陷入一片火海之中,逐渐化为废墟。

    “不……不……不可以……”看着自己的家惨遭破坏,芙兰脸上的黑化表情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彷徨。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她抬头一看,那一道熟悉的红白色身影,以及一道更加熟悉的血色身影,交错在一起。

    “是笨蛋灵梦,是笨蛋灵梦弄坏了芙兰的家,呜呜呜~~~芙兰要报仇,要报仇!”紧抱着头,芙兰大声的抽泣。自语。然后鲜红眸子猛地一睁,彩色的翅膀彩虹,破灭一切的彩虹,朝着胶着战斗的战场。直冲而去。

    “杀了你。笨蛋灵梦。芙兰要杀了你!”

    这些彩虹,宛如一条条灵蛇,轻易的插入战场。追逐着那道红白色的身影,不断撕咬,所过之处,所有一切尽被破坏,空间,时间,纷纷瓦裂。

    “把芙兰的家,还回来!!!”不知纠缠了多久,芙兰流着伤心泪水,尖叫一声,那些彩虹忽然从四面八方涌来,将红白色的身影缠绕在内,狠狠一合,伴随着无数光点散开,被彩虹缠绕着的红白色身影,终于消失,似乎彻底泯灭在了这个世间。

    结束了吗?终于打败了坏蛋灵梦,芙兰赢了。

    看着平静下来的战场,芙兰还有些不敢相信,回过头,发现陷入火海之中的洋馆,已经冷却,大门缓缓敞开,一道小小的,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姐……姐姐……”芙兰迷茫的喃喃一声,目光迷离,已经有些分不清真与假,现实与虚幻了。

    “把坏蛋灵梦打败了,做的很好哦,芙兰。”

    “真……真的吗?芙兰真的做到了吗?”

    “当然了,芙兰太厉害了。”

    “诶嘿嘿,好久……好久没有得到姐姐的夸奖了,最近……最近姐姐老是疏远芙兰,不和芙兰一起玩,芙兰……很寂寞……”

    “安心吧,以后不会这样了,等芙兰一觉醒过来,姐姐就陪你玩。”

    “真的吗?”

    “嗯,所以,芙兰,你已经累了,好好睡一觉吧,姐姐会一直陪着你。”

    “姐姐~~~”撒娇的扑到姐姐怀里,大概是刚才的一场战斗,真的有些疲惫了,芙兰缓缓的合上双眼,合上双眼,逐渐进入了梦乡之中。

    洋馆,湖泊,以及红雾,这一切景色,在芙兰合上双眼,陷入沉睡以后,纷纷破碎,露出了真实的景色。

    还是那片森林,被破坏的七零八落的焦土上,一道腰身笔直,线条玲珑的人影,曲腿端坐于地,另外一道小小的人影趴在其大腿上,睡的正香。

    “妈妈。”琪露诺迫不及待的冲上去,却被对方以食指点唇,发出的一声轻嘘打断。

    “这孩子好不容易才睡着,不要把她吵醒了。”轻柔地抚着趴在自己腿上睡得正香的芙兰的小脸,我对琪露诺小声说道。

    “呜~~~知道了。”琪露诺刹住脚步,放低声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妈妈真厉害,那么厉害的小芙兰,轻而易举就被妈妈驯服了。”她小声的,两眼闪闪发光的看过来,似乎在说,这就是冰之女王的力量吗?果然是世界最强。

    不光是琪露诺,露米娅和大妖精也是,身为芙兰的朋友,她们可是知道黑化状态下的芙兰有多可怕,就连蕾米有时候也制止不了。

    “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小技巧而已,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

    目光落到枕着腿的那张睡脸上,忽然露出的甜甜笑容,不禁让我母性……咳咳,不对,是父爱大盛,轻轻抱起芙兰的娇小身体,搂在怀里,让她睡的更加舒服。

    如果是正面交战,圣月贤狼是万万不可能打得过黑化状态下的二小姐,只不过这个世界上,除了正面战斗以外,还有很多很多战术可以使用。

    利用圣月贤狼的幻术,再利用二小姐黑化状态下的混乱,轻而易举的就将她带入都虚幻之中,逐渐引导她的吸血**,然后分散消耗其精力,让她产生疲惫的感觉,最后哄入睡,整个过程简化下来,就是这么简单。

    说白点,这有点像是大人在欺负小孩,实在没什么值得高兴的,换做是别人,比如说那位威严满满的大小姐,或许就没那么简单了。

    轻柔的搂抱着怀里睡得甜甜的二小姐。我的目光转而落到红魔馆上空真正的战场上面。

    少了妹妹的强大火力,威严的大小姐不断被压制,现在的天空上,已经是那十万节操巫女的天下,已经完全被她的符纸所控制,将大小姐打压在越来越小的空间内,赢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这样看来,红白公主的实力真有点逆天,当初阿卡拉告诫我和莎尔娜姐姐,说红白公主隐藏了实力。而且据说可以借来某种强大的力量。我们加起来也未必打得过她。

    如今一看,何止是未必,简直就是必然不可能,她现在貌似还没有借助什么力量。所展现出的实力。就已经足以让我打咋舌。一个大小姐,一个二小姐,哪个的实力都不弱于cosplay熊。合在一起却依然要被红白公主打败,倒吊在树。

    所以说……阿卡拉你忽悠我啊!!!

    一瞬间,红白公主在我眼中就上升到了女汉子的地位,回过神来,再次往战场上一看,我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

    可怜的威严满满的大小姐,再次被红白公主的符纸束缚起来,牢牢绑住,我想若不是大小姐的身子娇小,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模样,这性格恶劣的红白公主,说不得会给她来个龟甲缚什么的,简直无情。

    被符纸牢牢束缚着的大小姐,做着徒劳的挣扎,被红白公主拎着飞向红魔馆那座钟楼,最后被倒吊在了时针上面,怎一个惨字了得。

    “似乎结束了。”我喃喃自语一句。

    “的确是已经结束了。”忽然,旁边传来声音。

    一个浅蓝发色,两鬓各垂落着一根辫子的漂亮女仆,向这边走过来。

    “能把二小姐交还给在下照顾吗?”

    “当然。”我将怀里的小家伙抱了起来,向女仆伸过来的双手,递了过去。

    不过,睡梦之中,嘴角流着口水的二小姐,小手却紧紧抱住了我一只手,不愿意放开。

    “呜哈~~好甜~~好香~~好红~~芙兰~~想喝~~”这样喃喃梦呓着,忽然,她下意识的抓住我的食指,又是一口咬下,小虎牙轻易的刺穿肌肤,啊呜啊呜的吸起来,就想小猫咪吸吮着奶瓶一样,让我实在没办法露出责备之色,给她吸了个十多秒,才收回手指。

    “感谢您的慷慨。”看着这一幕的女仆向我道谢。

    “哪里,举手之劳罢了。”

    “冒昧问一句,请问您有兴趣来红魔馆工作吗?”女仆忽然冷不防的向我发出阵营邀请。

    “不,抱歉,暂时没这个想法。”我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大概是见二小姐那么喜欢我的血,想把我留下来供血吧,作为一名女仆,她无疑是十分忠诚称职。

    “那真是太可惜了,请务必好好考虑一下,只要您答应,无论是什么要求,在下十六夜咲夜,都会尽量帮您实现。”

    露出遗憾之色,女仆轻柔的抱着二小姐,缓缓退后,打算离开。

    “为什么刚才不帮你的主人一起战斗?”我忍不住好奇问道。

    “因为大小姐说过,这是她和二小姐的战斗,和我们佣人无关,让我们不许出手,况且……”

    露出一丝苦笑,女仆继续说道:“那位巫女,实在强大的不像话,就算像在下这样的杂鱼加入,也无济于事,不如留待有用之身去把大小姐和二小姐救下来。”

    “明智的判断。”我忍不住称赞一句,红白公主的战斗力,的确是有点凶残无疑。

    这样说来,上次去神社将大小姐和二小姐救走的人,应该就是眼前的女仆了,不过,自称自己是杂鱼,是不是太谦虚了一点?

    看着女仆消失的背影,我轻轻一笑,回过头,就看到红白公主怒目的脸蛋出现在眼前,吓了一大跳。

    “鬼呀!”

    “鬼个头。”红白公主手中的一叠符纸,化作折扇,狠狠朝我的额头上敲下,让我心惊胆战,生怕这符纸一个控制不住,爆发光芒,那乐子可就大了。

    “兀……兀这家伙,竟然临阵脱逃,太让我失望了。”

    “话不能这样说,我不是帮你拖住了一个吗?”我不满的伸手捏住红白公主的脸蛋,往两边一拉。

    “伦烂,老脸来狼了留……兀够了!”狠狠拍开我的双手,红白公主气的跺脚,接着忽然想到什么,忽然就otz的跪下了,泪流不止。

    “怎么赢了还这副模样?”我被她的举动又是吓了一跳。

    “兀懂什么,这一战,已经把我的符纸差不多全消耗光了,都是兀的错,如果兀能早一点,和我一起加入战斗,符纸至少能节约三分之一。”

    “好吧,我知道了,供奉对吧。”

    听了红白公主的话,我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了,无奈她这副表情实在太凄惨太可怜了,而且这场无妄的战斗,说来也的确是我惹出来的,红白公主好心带我来找琪露诺,遇到战斗,我却临阵脱逃把她甩了。

    也罢,这就是不选阵营的代价,只能掏钱包了。

    “兀真是个一点就通的人,将来一定能够成为大人物。”仿佛刚才的悲戚泪水都是假的一般,红白公主瞬间原地满血复活,朝我露出灿烂笑容。

    我:“……”

    算了,当做是临别前的最后供奉吧,反正再过一会也要离开了,不用再被这节操巫女惦记窥视钱包了……

    ***************************************************************************************************

    感谢【gavemepower】酱的万赏,以后也请继续支持小七,么么头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