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二十六章 好甜,好红
    ***************************************************************************************************

    爆米花加可乐围观未遂之后,我只能带着三个小家伙又跑出十多里,远远的看着红魔馆那边的情形。

    果然,不一会儿,场面就火爆起来,无数的符纸,形成一个个魔法阵,在天空中闪烁不定,而另外一边,同样是有无限的血色蝙蝠,聚拢在一起,形成两双巨大的恶魔翅膀,翅膀每扇打一次,就能倾洒出密密麻麻的小魔法阵,这些小魔法阵又释放出密密麻麻的各种魔法攻击。

    总而言之,这场面对我来说是各种的不明觉厉。

    幻想乡的战斗方式,和暗黑大陆有着明显的差异,不过本质上应该相差不大,我抬头背手,露出深沉的思索姿态,试图分析幻想乡里潜在的法则系统,结果以智商余额不足告败。

    那些符纸,那些血色蝙蝠,就像是人妻骑士教我的万法之阵一样,只不过是她们通过另外一种媒介施展出来,或许我可以……

    心里一动,接着我就锤头沮丧,红白公主就不用说了,她那一叠叠符纸,就算我能学会,也没那个美国时间去一张张的制作,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样才能批量生成,身上仿佛用不完似的一摞摞的丢出去。

    至于红魔馆那边。血色蝙蝠似乎是她们特有的能力,也学不来。

    我还是乖乖的研究我的万法之阵去吧。

    远远看着,我们一伙安详的坐下,一边吃喝,一边看着远处的【烟花】表演,弹幕攻击就是好,不像暗黑大陆的那些强者交战,实力弱一点的围观者什么都看不见,耳朵听到嗖嗖几声,整个场地就坑洼一片了。连不明觉厉的感觉都没办法生出。

    我这笨蛋女儿到是闹腾的挺欢。十足一个足球流氓的模样,站在前面,手舞足蹈,帮红魔馆鼓气加油。

    露米娅是个好孩子。一直安安分分的窝在我的怀里。哪里都不愿去。天空上的绚烂【烟花】都不想抬头看一眼,似乎很心满意足了。

    那个大妖精,和我一起看着烟花。不过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注意力并不在那,似乎这些场面,已经司空常见,反倒时不时向我这边好奇害羞的撇来一眼,似乎对于我这个忽然出现的琪露诺的【妈妈】,有着不小的兴趣。

    “怎么了,难道说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被她时不时的注视目光,瞅的有点不自在,没办法专心下来看烟花,我于是回过头去,和她的目光正对上,微微一笑,问道。

    “不……不不不,没什么,只是……只是……”大妖精羞涩局促的把玩着袖口,低下头,微微吸了一口气,仿佛鼓起了勇气版,重新抬起头,和我的目光对上,又害羞的低了下去。

    真是个有趣的女孩。

    “只是没想到……那个……那个……琪露诺的妈妈,是……是这样的人,真……真是个大美人呢,而且那么……那么的端庄,优雅,高贵,看着看着,脑子里就忍不住……忍不住冒出【啊,果然不愧是冰之女王,再也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这样的……这样的想法。”

    大妖精低着头,羞涩结巴,却又是完整的说出了自己此时的想法。

    我:“……”

    前言撤回,这妖精女孩一点也不可爱,我可不想被人这样夸。

    怀里的露米娅听到了,也一个劲的点着头,让我哭笑不得的在她那柔软的头发上揉了揉,捏了捏她的可爱脸蛋。

    “过奖了,其实我最大的愿望,是将琪露诺培养成优秀的冰之女王。”轻笑两声,我发自内心的说道,只要将琪露诺培养成冰之女王的话,自己就能彻底摆脱这个奇怪的外号了。

    “真好呢,琪露诺能找到这样的妈妈。”大妖精或许是被我一番肺腑之言给感动了,眼睛流露出羡慕的目光。

    “你是琪露诺的好朋友,而且一直在照顾琪露诺,我无以报答,所以,就算和琪露诺一样依赖我也没有关系。”我笑着朝她伸出手。

    “真……真的可以吗?”大妖精脸色通红,两眼闪闪发光。

    “嗯,当然。”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首先的话……其实……其实早就有点羡慕……也想试一试了。”

    大妖精说着,脸蛋的红晕变得更加深,她轻轻抱上我伸上的手,然后依偎过来,也学着露米娅一样,靠在了我的怀里。

    “这……这样……也可以吗?”抬起头,她用闪烁着水光的羞涩目光,看着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荣幸之至。”我愣了一会,只能露出笑容,也将她轻轻抱住。

    本以为只是手心轻握的礼节,没想到她会顺势抱上来,有点大意了,不过没办法拒绝。

    只是……

    我有些为难的在心里苦笑几声。

    和琪露诺,露米娅不同,大妖精的身体要大上一点,最重要的是,发育的极为成熟,丰满,这样抱着,能够清晰感受到她的身体温度和柔软,真有点难为情。

    “露米娅,也可以吗?”就这时,小米娅也抬起头,眼睛湿润的看着我。

    “你不是已经这样做着了吗?”我笑着在她头上轻轻一揉。

    现在才发现,露米娅的声音可真好听,有种小黑碳的味道,要是能将她带回营地,说不定维拉丝就有接班人了,可惜。露米娅这孩子太害羞了,别说唱歌,就算在陌生人面前露个脸,说句话,估计都有困难。

    “我……我也要……”衣袖被扯了扯,目光微微一偏,大妖精也在用渴望的目光看着我。

    怎……怎么回事,这种节奏,难道说我要当一辈子的保姆,然后在若干年后。获得一个幻想乡妖精之母的称号?

    感觉剧本好像在哪里出了问题。心里略有点不安,我还是尽量保持微笑,应大妖精所求,在她的头上也轻轻的抚摸起来。

    “以后也和琪露诺一样。叫你大酱好吗?”

    “嗯。”舒服的眯起双眼。大妖精点点头。而后眨着眼看着我。

    “那……那我该怎么叫您呢?”

    那双纯净无邪的,和长发一样颜色的绿色眼眸,紧紧盯着我。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我当然知道她在期盼什么,但是这种事情,真的能答应吗?

    面对大妖精的目光,我有些懵了。

    “爸爸。”就在这时,怀抱另外一边的露米娅,忽然看着我,喊了一声。

    “什……什么?叫什么?”我既有些欣喜,又有些慌张,欣喜的是自己被【正名】了,慌张的是以为自己的身份(性别)被看穿了。

    “露米娅,太失礼了,叫错了。”大妖精在一边连忙纠正,生怕我为此生气。

    “琪……琪露诺这样说的,说可以……可以分半个妈妈给露米娅,让露米娅叫爸爸。”露米娅委屈的低下头,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好了好了,露米娅乖,别哭了,这算什么,分半个妈妈,所以就叫爸爸,怕是也只有那个笨蛋琪露诺才能想到这种奇怪的办法。”大妖精像平时一样,扮演着姐姐的角色,一边安慰的摸着露米娅的头,一边苦笑。

    “也……也不错,不是吗?”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并非自己的身份被识破,我感觉这是一个时机,失去就不会再来了,赶忙的说了一句。

    “咦……咦咦?真的可以吗?”大妖精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似乎在说,难道是因为母女血统吗?竟然连这种奇怪的称呼也能够欣然接受。

    “没问题,称呼只不过是一个代号,真正联系着大家的,是内心的感情,不是吗?”我想尽一切办法的忽悠口胡。

    “那……那到也是,竟然您都这么说了……”

    “爸爸。”露米娅已经迫不及待的喊起来,然后更加卖力的扑到我的怀里。

    “爸……爸爸,呜,还是有点不习惯。”大妖精也叫了一声,似乎很是难为情,也扑到我怀里不肯抬起头。

    哼,看吧,果然就算变成这副模样,我纯爷们的本质也不会改变。

    听到两声爸爸,我浑身舒坦,只觉得四魔王都可以去单挑了。

    “你……你们在做什么,不许抢琪露诺的妈妈!”这时候,足球流氓琪露诺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急了。

    只是扭过头去看了一会,自己的妈妈就要被抢走了,这还了得。

    她连忙扇动着六枚小小的冰翼,飞扑过来,从露米娅和大妖精的中间挤入,将两人挤到旁边,埋入了我的怀里,紧紧抱着,生怕我被抢走。

    “就算是小米娅和大酱,也不会让哦。”这样说着,她还用警惕的目光看了左右两位好朋友一眼。

    “真拿你这孩子没办法。”笑叹了一口气,我在琪露诺的脸蛋上捏了捏,正要安抚她,忽然就在这时,一颗红色的流星朝这边坠落。

    正好三个女孩都挤在身边,我顺手一抱,轻轻一闪,跃出百米开外,躲了过去。

    没想到战场都蔓延到这里来了。

    “啊,是小芙兰。”看到流星砸地后,从里面站起来的人影,琪露诺惊呼道。

    “是琪露诺的朋友吗?”二小姐我当然知道,不过和琪露诺的关系如何,这还得确认一下。

    “嗯,小芙兰经常和我们一起玩,只是蕾米,以前大家明明也是一起玩的,最近却不愿意了,说是要成为成熟的大人,不能再和我们这些小孩子玩了,也不准我们再叫她小蕾米了。”

    原来如此,大小姐终于要培养自己的威严了吗?

    我暗地里点点头。觉得关系大致上理清的差不多了,总体来说,幻想乡还是很和平的,就是神社和红魔馆之间的【正邪】之战,有点让人啼笑皆非。

    “笨蛋灵梦太可恶了,仗着自己是守护者,到处欺负人。”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受伤,琪露诺愤愤的大喊道。

    这个……虽然那货的确是喜欢卖节操没错,不过说她无缘无故的去欺负人,也不可能吧。不是说她有多善良。多温柔,而是觉得麻烦。

    看来,幻想乡是注定有这么一对敌人了。

    叹了一口气,我摸摸琪露诺的头:“既然是琪露诺的好朋友。那就过去看看吧。”

    “嗯。”应了一声。三人连忙朝着二小姐飞了过去。

    “小芙兰。没事吧。”

    “没事。”摇摇头,这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开口,露出两枚锋利的虎牙。

    “你是……”忽然。发现跟在琪露诺她们后面赶来的我,芙兰退后一步,呲牙咧嘴,剑拔弩张,摆出了攻击架势。

    “小芙兰,这是琪露诺的妈妈,不是坏人。”琪露诺连忙拦在她前面。

    “明明是和坏蛋灵梦一起过来的。”二小姐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

    “是一起过来没错,不过我可不是她那一边的。”我不慌不忙的澄清自己的阵营,中立,没错,保持中立就好了,这样没有意义的打闹我可不想卷入。

    “是吗?那就饶过你好了。”二小姐稚气的两手叉腰,做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口吻,让我不禁想笑,好可爱呀。

    仔细的看了她一眼,宛如金子般的头发,扎着一根可爱的侧马尾,戴着宽大的白色睡帽,那张精致华丽的小脸蛋上,有着吸血鬼特征的鲜红眸子,还有和那双眸子一样鲜红的华丽连衣裙,当然,最具特征的,肯定是那双恶魔翅膀,翅膀下并没有薄膜,取而代之是的一排彩色的菱钻,远远看去,就宛如是一双彩色翅膀。

    虽然乍一看,这双翅膀是有点别扭,但是看多了几眼,就会发现有一种别样的美感和艳丽,似乎被那翅膀散发出的鲜艳光芒迷住了一般,心甘情愿的走到她面前去。

    当然,眼前的二小姐尚且稚小,似乎还不大懂得利用这种优势,毕竟设定是设定,现实是现实,她未必有495岁,说不定年龄真的还十分稚小。

    就比如说,我现在叫一声紫妈也没ajsdhajkshdaskjdha……

    咦,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回过神来,我发现,不光是我在打量对方,对方也在打量我,而且似乎更加好奇,更加的……感兴趣。

    那双吸血鬼的鲜红眸子,越发鲜艳,给人一种浓郁的快要滴出鲜血来是感觉。

    “怎……怎么了?”我被二小姐**裸的目光盯的有些发麻,不禁问道。

    “你……”连还在苦战的姐姐都不顾,二小姐绕着我的转了一圈,目光从来没有从我身上挪开过一分。

    “身上有一种……”

    “嗯?有什么?”

    二小姐耸动着小小的鼻子,情不自禁的探出娇小舌头,在虎牙上一舔而过。

    “有一种好闻的……好闻的……”

    “哈?”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正打算退后一步,冷不防的,却被她忽然抓住手,干脆利落的在食指上轻轻一咬。

    锐利的虎牙,轻易就穿过了圣月贤狼的薄薄皮肤,从破口出渗出殷红的鲜血,但诡异的是,才刚刚渗透出来的血,却又飞快的消失,仿佛倒流回去了。

    不,不对,不是倒流回去,是被吸走了。

    我愣了一下,手心轻轻一颤,脱离了那颗虎牙的吸咬,飞快的收了回来。

    “血……血……好甜……好红……从来没有喝过……这么美味的血……”完全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二小姐将嘴角边的一丝血丝,舔的干干净净,鲜红眸子,红光大盛的看着我。

    “给我,你的血,甜甜的血,给我吸。”她任性的命令道。

    “抱歉,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但无缘无故被吸血,还是有点……”我退后一步,和她拉开距离。

    “呜呜~~呜呜呜~~~芙兰肚子饿了,那么美味的鲜血,想要喝,想要喝多一点,想要一直喝,呜呜~~~”二小姐小嘴一扁,眼睛湿润泛红,抽泣的哭起来了。

    真是拿她没办法,如果是一次的话,那就……

    我正打算妥协,就是这时,忽然,委屈抽泣着的二小姐,擦着泪水的小手垂下,微微低头,嘴角忽然一扯。

    “血……芙兰无论如何都想要喝……所以……把你的血交出来!”抬起头,整个眼眶都被鲜红所充斥着,那张稚气华丽的脸蛋上,露出黑化的笑容。

    我:“……”

    不愧是二小姐,黑化对她来说那真是家常便饭等级。

    “血,要喝血!”

    只见对方小手向前一抓,我下意识的侧身一闪,红光从眉间闪过,扭过头看向身后,大片大片的森林,已经无声无息的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仿佛被忽然吞噬破坏了一样。

    额头渗出一滴冷汗,这种攻击……可不是在开玩笑呀。

    ***************************************************************************************************

    明天要外出,应该更新不了了,所以小七等会会努力的再更一章,尽量保持每天都能更新,保全咱全勤狂魔的称号。

    另外,二小姐的角色歌,强烈建议没有听过的童鞋听一下,度娘一下【绯色月下】就ok了,在b站看效果更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