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二十四章 雾之湖
    ***************************************************************************************************

    等了又等,硬是将双眼熬成血红,终于,那只红白巫女大发慈悲,跑来告诉我第二天就可以收拾收拾,准备穿过结界回到暗黑大陆了。

    我那叫一个激动呀,差点就狠狠抱上红白公主一口亲上去了,幸好还记得在本体状态下,她一根指头就能将我弹飞,一份节操就能将我砸死,才忍住了作死行为。

    “我好像听你以前说过,幻想乡通往地狱世界的通道是随机的,就算是你也没办法确定,是吗?”忍住激动,我不由的好奇打探起这个神奇的通道。

    既可以通往暗黑大陆,又可以通往地狱世界,难道幻想乡竟然是传说中的世界之轴?

    抱歉……好吧,世界之轴什么的,是我擅自取的名字,总觉得一副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就忍不住这样叫了。

    “没错。”红白公主捧着茶杯喝着茶,咕噜噜的点头说道。

    “难道说,那时候能在地狱世界相遇,是相当幸运的事情?”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正是如此,所以说,在这一点上,兀还是得要好好感谢那个笨蛋,没有那个笨蛋的擅自乱跑。兀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

    原来我竟然是被琪露诺救了,怕是亿分之一概率都不到的相遇几率,竟然被我遇上了,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继续在地狱世界流浪多久。

    难道说……我是十年份的幸运都一口花在了这上面,想想就觉得可怕。

    “回暗黑大陆也是随机地点么?”

    “嗯。”

    “万一落到三魔神的老巢里怎么办?”我表达了自己的不安。

    “兀安心吧,一般而言都是和第一世界相连,而且在出发之前,也可以通过预言现行得知地点的安全性。”红白公主闪亮的朝我竖起大拇指,补充一句。

    “只要兀乖乖供奉的话。”

    “预言?”我浑身一震。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又似乎故意无视了某一句话。

    “兀,真是失礼呐。”红白公主盯着我,眼神里写满了不满。

    等等等等,让我好好回忆一下。

    记得阿卡拉当初和我介绍巫女一族的时候。的确是说过。巫女精通于预言之术。甚至有可能比她,比号称暗黑大陆第一预言师的雅兰德兰奶奶都要厉害。

    只不过,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红白公主干过老本行。所以早就把这些话忘到后脑勺去了。

    “抱歉。”我老老实实的低头道歉了。

    “我以为巫女一族的本职是卖节操,看来我一直误会你们了。”

    “道歉,给我向历代的巫女大人们道歉!”本来还在满意点头的红白公主,一口茶没吞下去,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

    “向历代的巫女道歉可以,唯独不向你,自己好好想一想都在我眼前干过什么事情吧。”我一边抵挡着红白公主的猫爪,一边说道。

    “我也是……我也是……”红白公主开始认真的回忆起来,最后咳嗽几声,扭头看向窗外的天空。

    “今天,天气不错呢。”

    看吧,完全没有回忆起来在我眼前做过正经的事情,对吧。

    等等,话又说回来,既然红白公主擅长预言术的话,那么,在地狱世界和琪露诺的相遇,获救,会不会也是……

    摇摇头,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可能性,红白公主又不知道我被拐到地狱世界去了,就算她知道,想要预言也有难度。

    阿卡拉说过,我的命运相当奇特,不管是她还是雅兰德兰,都没办法看到我的未来究竟是什么颜色,就算红白公主的能力要更强一点,怕是也难以做到,更不用说还得预言到我在地狱世界的哪个位置,然后拉上我那笨蛋女儿上演一出偶遇获救的戏码,此等难度就好比裸装通关游戏一样。

    仔细的打量着红白公主,企图从她身上,从她眼神中看出点什么,结果大概是太专注了,被她发现了,她默默的掏出纸箱子,挂上十万元木牌,跪坐在里面,抬头仰视着我,露出被遗弃的小猫咪一样的眼神,然后伸手。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喵。”

    “喵你个死人头!”我忍不住拿出对阿琉斯专用神器卷纸筒,狠狠在红白公主的头上啪一声清脆落下。

    “明明是用那么饥渴的眼神看着我,还以为这一次能够成功呢。”捂着泛红的额头,红白公主泪眼汪汪的收起纸箱,木牌,宣告着这一次的买卖再次失败。

    “不要后悔,下一次可是要加价了。”她回过头,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我。

    “一辈子也不会后悔!”我颇感无奈头疼的看着红白公主,这货总是能在不经意的角度,用各种手段掏空我的节操,相比她对我的钱包的窥视,我更害怕自己的节操会先一步用光。

    “好吧,今天生意就做到这里。”红白公主做出一副收摊的模样。

    “别说的好像我们刚才做过什么奇怪的交易似的。”我在一旁适时的吐槽,以示清白。

    “客人您真是的,不是交换过节操吗?”红白公主以邻家欧巴桑的口吻和手势,对我呵呵笑道。

    “才没有那种奇怪的交换。”

    “我的体内,已经流着兀的节操了,这种血浓于水的感觉真好。”红白公主宛如怀春少女一样,脸色羞红的将小手贴在胸口。

    “没有。绝对没有!”

    “很快就要生出兀的孩子了。”

    “是一团节操球吗?要用宝剑破开吗?双子海要天翻地覆了吗?巨龙一族要被抽筋剥皮了吗?!”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再次被她打败了。

    “兀,真是有趣。”红白公主噗嗤噗嗤的看着我。

    “都是谁的错混蛋,泥奏凯!”我怒掀心灵茶几,下了逐客令。

    辗转难眠的度过一个夜晚,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未亮,我就已经【精神奕奕】的从床上爬起来,顶着一双兴奋难眠的通红双眼,踏出房门。打算去石坪上做个操什么的。以舒缓一下过于激动的情绪。

    以操帝之名,哼。

    眼角闪过一道犀利的光芒,我才刚刚摆出起手式,就看到了弥漫在夜色的昏暗晨光中。红白公主的身影出现。

    “早呀。”我开心的朝着挥着手。这时候就算是安达利尔忽然从转角的地方出现。我也会高兴的和她打招呼,无关是谁,只是想要发泄感情而已。

    安达利尔还是算了。真的……

    “真是稀奇呢。”红白公主手中握着扫帚,看着站在石坪中央,准备干点什么的我,露出惊讶眼神。

    “难道说平时这个时候就已经起床了?”我才感到惊讶,这未免也太早了点吧,比维拉丝还要早,我所认识的节操巫女不可能那么勤劳!

    “因为巫女一族是不需要睡觉的。”红白公主露出得意笑容。

    “骗人。”我一言揭穿,以为我没见过你睡觉呀?

    可别误会,我指的是以前在罗格营地的时候,见过这货窝在纸箱里睡觉,不得已只好把她捡回家去了。

    “兀,打算在这做什么?”红白公主暧昧的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而问道。

    “我……呃,我,这个。”我摆了几个太极拳的架势。

    “秋风扫落叶,懂?”

    “抱歉,能劳烦兀去那边的角落里蹲着吗?别打扰我打扫神社。”

    “是的……”我乖乖站到角落去了。

    从这个角度看,这家伙到挺像个正正经经,端庄秀丽的女巫嘛,以这副在晨曦之中勤劳打扫神社的姿态,只可惜这只是表象,这家伙完全让我所剩不多的巫女控属性,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快要一蹶不振了。

    在我翘首以盼的等待中,红白公主不紧不慢的打扫完了整个神社,接下来又不紧不慢的准备早饭。

    “好了,差不多是时候出发了。”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立刻凑到红白公主身边,吐着舌头……不对,什么叫吐着舌头,又不是狗,应该说是兴奋的吐着舌头……也不对呀混蛋。

    你看,我激动的都语无伦次了。

    “但是,在此之前,兀是不是忘记了什么?”红白公主睁大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眸,看着我,提示起来。

    “忘记了什么?”把头一歪,我仔细回忆,最后冷汗冒出。

    好像……的确是把谁给忘记了。

    我那笨蛋女儿。

    “是了,还得去和她告别才行。”我垂头丧气的说道,并不是不想见到琪露诺,只是,相比于回到罗格营地,和家人见面的急迫,眼下和琪露诺道别的事情,自然就被我忘到脑后勺去了。

    这几天,琪露诺到是来找过我一次,只不过我处于本体形态,她自然是没有发现【妈妈】的行踪,只好悻悻然的把整个神社冻住,然后溜走了。

    托这个的福,我和红白公主在石坪上玩了一会溜冰。

    “走吧,真是的,既然不情愿,当初就不应该承诺。”红白公主迈出下山的脚步,一边教训我。

    “谁说不情愿了,只是一时忘记罢了。”跟在她的脚步后面,伴随光芒一闪而过,我在说话的中途变身成了圣月贤狼,这种行为,就导致前面的半句是粗犷雄浑(?)的男声,后半句变成了很有纯爷们气质(?)的女声。

    “妈妈~~~”红白公主转身回头,眼角含泪的悲戚扑了上来,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还真以为接下来将会是母女相认的感人一幕。

    “泥垢了!”我一把德式拱桥摔。这一幕似曾相识。

    “记得你说过,琪露诺住在雾之湖对吧。”

    “嗯啊,老实说,真不想去那边。”

    “为什么?”

    “因为靠近红魔馆。”

    “原来如此,难道琪露诺是红魔馆势力?”我一震,有种【刚刚相认的女儿是敌方阵营不得已只好相爱相杀】的三流狗血肥皂剧场即视感。

    “尽给我添麻烦这一点,的确算得上是。”红白公主头疼的扶了扶额。

    “没有拆过神社吧?”我小心问道。

    “尝试拆过。”红白公主面无表情。

    尝试……也就是说犯罪未遂对吧,果然我那笨蛋女儿,相比起红魔馆势力只能算是杂鱼等级,怪不得连台词也是喽啰专用。太可怜了。

    我悲哀的抹了抹眼角。加快脚步跟上红白公主,从山脚下森林的另外一条不显眼的小道,穿过了森林,跨过了一条河流。从竹林附近经过。又看见了一片花海。绕过了几座云雾缭绕的大山。

    总觉得好像被不少奇怪的家伙窥视了,是我的错觉吗?

    打了一个冷战,我更加贴近的跟上红白公主的脚步。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有种进入了鬼屋的感觉。

    终于,红白公主在前面一片森林面前停下。

    “雾之湖,就在这片森林里面,但是……”

    抬起头,目光落到森林深处的天空上,那里,蓝天白云被一片血红色的雾所代替,散发着冰冷,高贵而不详的气息,光是远远看去,就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那里就是红魔馆?”我问道。

    “嗯啊,该死的吸血鬼总部,总有一天我要把那拆了。”红白公主咬牙切齿的说道。

    “息怒,息怒,还是正事要紧。”生怕红白公主一个气愤不过,把我拉去当打手拆红魔馆,我连忙安抚。

    “对于我来说,拆掉红魔馆就是最大的使命。”红白公主一脚踏地,一手指天,力拔山兮气盖世。

    不要放弃治疗,请好好的回忆起你的幻想乡守护者的使命呀!!!

    “算了,今天就暂时不和她们计较。”红白公主收回气势。

    “就是就是,何必和小喽啰计较那么多。”我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走吧,也不知道那笨蛋在不在家。”红白公主重新迈开脚步,带着我进入了森林之中。

    原本就被一层淡淡雾气笼罩着的幻想乡,到了这片森林,尤为严重,随着我们的脚步不断深入,雾气也在不断浓重,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些浓郁的雾气,是一层潮湿的水气,而且是极寒的水气。

    按道理来说,温度一降,这些水气应该变成露水乃至冰霜才对,可是在这绝对低于哈洛加斯气温的环境之中,水雾湿气却越发的浓重,越发的寒冷。

    这种怪异的感觉……我该说,果然不愧有雾之湖之称吗?

    所幸的是,妖月狼巫在晋升到圣月贤狼后,对冰冷更进一步的免疫,这种冰寒刺骨的湿润雾气,不仅妨碍不到我,反而有种亲切感,就好像冰的精灵,在欢迎自己回家一样,神清气爽。

    至于红白公主,我怀疑这丫的根本就没有神经,或者说是太大条了感觉不到,穿着一身露腋巫女装,就没见她有不适应的环境。

    “到了。”就在我研究着红白公主的神经,到底是由什么做成的时候,忽然,走在前方的她脚步一顿,望着前方。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眼前一片豁然开朗,一个笼罩在雾气之中,倍显神秘的巨大湖泊,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里就是雾之湖?”

    “嗯。”红白公主四处东张西望,然后叹了一口气。

    “看来我猜对了,那笨蛋果然不在家,肯定又是伙同其他妖精跑去捣乱恶作剧了。”

    “话也不能这样说。”对于红白公主的无端恶意揣测,我不满的反驳,就算是笨蛋女儿,也是我的笨蛋女儿,何况前几天已经教训过她,打过她的屁股了,应该不会再那么调皮了。

    呃,大概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