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二十三章 黑白少女
    ***************************************************************************************************

    做贼似的左右仔细瞅瞅,耳朵竖起,听到红白公主还在厨房捣鼓的动静,我飞快的上前几步,将无字的神牌取下来,左右看看。

    没有机关,真是失望,果然这玩意不可能隐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

    我顿感无聊,将神牌放回了原位,打着哈欠离开了供奉殿。

    哦哦,对了对了,还是祈福一下吧,好歹也供奉了那么多钱,无名的神明大人,意思意思怎么样,给咱个加持个永久性buff什么的,比如说幸运光环。

    想到这,我都快要哭了,准悲剧帝你伤不起呀。

    从供奉殿里出来,头一抬,我就感觉到异样,有什么东西,在天边划过一道轨迹,朝这边笔直飞快的飞了过来。

    来自红魔馆的敌袭吗?这可不行,红白公主还在做饭呢,至少等我吃饱了以后再说怎么样?

    我翘首瞭望,却发现那道飞快接近的身影并没有带着恶意,不由松了一口气。

    只见天空上的人影,飞到神社上空,在距离上百米的高度一跃而下,飞快接近,蹬的一声,踩地着陆。

    扶了扶有些歪的尖尖魔法帽,她的目光落到我身上。

    我:“……”

    少女:“……”

    “哟。”她先打招呼了。

    “喲。”我也跟着应了一句。

    “你就是灵梦说的那个。被看一眼就会怀孕的家伙?”对方问道。

    我:“……”

    一见面就说出如此失礼的话,真让人为难,当然,更可恶的是红白公主,我原本以为她只是在开玩笑,没想到竟然真的这样对她的伙伴说了。

    “没有这回事,那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德性。”我连连摇手。

    “哈哈哈哈,看来你这家伙挺了解灵梦的嘛,以前就认识?那家伙呀。的确会经常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少女爽直的笑了起来。因为红白公主的无节操属性,她很快就相信了我是清白的。

    “也没认识多久,只是……”

    “只是志同道合罢了。”背后穿来补刀的声音。

    “谁和你志同道合呀混蛋,是你单方面的倾倒节操而已。”我回过头。对着手里还握着锅铲走出来的红白公主大声反驳道。

    “还以为是红魔馆的那些家伙又来了。没想到是你。不是说了不要过来吗?打扰别人的二人世界可是很失礼的行为。”

    “二人世界是什么呀二人世界,可以吃吗?!”为了不引起误会,我自然要怒掀茶几继续反驳。

    “欸。两个人还挺合拍的嘛。”头戴见见的魔法帽的少女,左右看看我和红白公主,发出感叹,然后摸了摸肚子。

    “肚子饿了,正好路过闻到香味,就来蹭饭了。”

    “那么远的距离,你是狗鼻子么?”我露出震惊之色。

    “不是我自夸,我对感兴趣的东西,可是特别敏感。”少女骄傲的一抹鼻头。

    的确是值得自夸的能力,但总觉得她没有用在正道上,是我的错觉吗?

    她走上前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仔细打量了我一遍,忽然抬起头,拍了拍我的肩膀。

    “很不错嘛,你这家伙,竟然能够和灵梦好好相处,我还以为她这性格,不久的将来就要孤独死了。”

    “可以的真不想好好相处。”

    “真是失礼,别说的我好像很寂寞似得。”

    我和红白公主异口同声。

    “哈哈哈哈,太有趣了,就像是在演二人相声一样,你们两个。”少女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去去去,没事别来打扰,我呀,可是正在干一件大事,一件振兴神社,从大金主的口袋里骗到钱的大事。”红白公主朝少女不耐烦的挥着小手。

    “别当着当事人的面说这种话好么?”我面无表情的看着红白公主,这货就真的那么有信心能够从我口袋里挖出钱?以为罗格第三吝啬的名头是白混来的吗?

    “诶?我可是来供奉的,你确定要赶人?”少女露出遗憾表情。

    “客人,这边请。”红白公主立刻将我扔在一边,对眼前的少女毕恭毕敬的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超现实,超势利,我只能用这五个字形容现在满脸讨好的红白公主了。

    “哈哈哈,这才像话嘛。”满满一副把握住了主场节奏的少女,在红白公主的引领下,来到了赛钱箱的面前,从身上有着围裙风格的黑白长裙上面,摸了摸,掏出一个袋子,看也不看的就倾倒在了赛钱箱里面。

    只见七零八落的东西,有发光的石头,书的残页,血红的树枝,不知名动物的骨头,等等等等,虽然不能用垃圾破烂来形容,但是杂乱的像是一团垃圾的诸多物品,从里面倒出来,哗啦哗啦的进入到了赛钱箱里面。

    “兀……兀在做些什么!!!”红白公主愣了一下,然后抱头惨叫悲鸣起来。

    “供奉呀。”将袋子里的最后一件物品倒出,少女干脆将手上的袋子也一放,任其落入到赛钱箱里面。

    “这是什么玩意呀!”红白公主用欲哭无泪的表情,抱着赛钱箱飞快的闪到一边,防止遭到二度破坏。

    “呜呜呜,父亲,父亲正在哭泣。”抱着赛钱箱,红白公主悲戚的说道。

    是你快要哭了吧喂。

    “真是失礼,这些可都是我在一路上捡到的。看起来值钱的东西。”少女不满的看着红白公主的反应。

    说了吧,捡到的,说了是捡到的吧,简而言之果然就是随手捡来的垃圾吧!我在一旁默默吐槽,有点同情红白公主了。

    “兀快走,不想见到兀了。”红白公主呜呜抽泣着,朝少女挥手赶人。

    “太过分了,明明供奉了那么多。”少女撅起小嘴。

    “真的要赶我走吗?接下来才是正题。”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少女忽然从她那宛如四次元空间的袋子里,又掏出一个小袋子。晃了晃。清脆的金币碰撞声似乎响彻了整个神社。

    红白公主一愣,变脸似的,脸上的泪水和悲戚忽然就不见了,摆出一副端庄模样。拍了拍身上的红裙。将赛钱箱工工整整的摆在刚才的位置。用闪闪发亮的目光看着少女。

    “你的节操……还真是廉价呀。”就算是和对方是多年好友的少女,看到这一幕,眼角也忍不住抽搐起来。

    附议。严重同意!

    “那就得看看兀到底要用多少钱来买我的节操了。”红白公主摆着一张端庄秀丽,高贵肃穆的巫女脸,放在腰间的小手却是拇指和食指圈起,朝我们比了一个国际通用手势。

    我:“……”

    少女:“……”

    果然和没办法跟得上这货的节操步调。

    “拿你没办法。”头疼的捂了捂额,少女上前一步,将袋子倒立,果然哗啦啦的金币从里面流了下来,让在一旁看着的红白公主的眼睛,也变成了金币形状。

    这不是有人供奉嘛,并没有红白公主之前形容的那么惨吧,这间神社。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怀疑之前是不是又被这十万节操公主给骗取同情了。

    不管怎么说,又弄到了一笔钱,真是可喜可贺,现在应该放松对我的钱袋的窥视了吧,我心里想道。

    那个……稍微等等。

    我眯起双眼,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少女手中哗啦啦倒出金币的口袋,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是我的错觉吗?

    就和我怀里的那个……一模……一样……不见了呀混蛋!!!!!!

    往怀里一摸,我当时虎目里就窜出了两行热泪,以单骑救主的气势所向披靡的冲向赛钱箱,伸手狠狠一把从少女手中夺过钱袋。

    可惜已经太迟了,就在我碰到钱袋的一瞬间,最后一枚金币落下,钱袋已经空空如也,到了手中,完全干瘪成一团了。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我欲哭无泪的抖着钱袋,希望还能从里面找到一个子儿,可惜传来的只有噗噗的空袋声,不由的对少女怒目而视。

    “就在刚才。”对方朝我爽朗的竖起大拇指。

    刚才……难道是拍我的肩膀的那一瞬间?我竟然丝毫没有发现!

    更令我震惊的是,眼睛和身体没有察觉也就罢了,只能说明少女的手法娴熟,问题是,我的罗格第三吝啬直觉,竟然也没有发现钱的气息远离自己而去,这不科学!

    死死看着少女,我的目光从愤怒变成了恐惧,天敌,这货绝对是我罗格第三吝啬一面的天敌!

    “说到底,兀身为冒险者,明明有放钱的地方,却依然把钱袋放在怀里,根本就是吸引人来偷不是吗?”

    红白公主也站出来,为少女说话,毕竟是钱已经到了她……呃,她的父亲的肚子里去了。

    “闭嘴,把钱袋放在怀里,用心脏感受着金币的清脆跃动,这种美好的感觉,没有人会理解!”我抱紧钱袋,用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凛然目光,怒视着二人。

    “灵梦,你真的打算从这种家伙手上弄到钱吗?”少女无语的指了指我。

    “嗯啊,有难度,有挑战,我喜欢。”红白公主淡淡说道。

    “说过几次了别当着我的面堂而皇之的讨论要诈骗勒索我的钱!”

    “真好,灵梦也找到了宿命中的敌人呢。”少女有点羡慕。

    我宿命中的敌人是你呀混蛋!

    “啊,大家有没有闻到奇怪的味道。”忽然。少女耸了耸鼻子。

    她这一说,我们似乎也闻到了,不约而同的耸着鼻子,最后,目光落到厨房方向。

    “菜……焦味。”红白公主看着手中的锅铲,似乎想起了什么。

    半小时过后……

    看着桌上的一盘盘黑炭,我浑身无力的趴了下去。

    “就不能重新做吗?”

    “不能浪费食物。”红白公主这时候到是说了像是一个巫女该说的话。

    “可是……”忽然,旁边传来呼啦呼啦的扒饭声。

    转头一看,只见少女正以飞快的速度,吃着唯一没有煮焦的白饭。对桌上的一盘盘焦炭视若无睹。

    我去!

    我和红白公主也反应过来。不约而同的把手伸向饭碗。

    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先把能吃的吃下去,才是自己的。少女用行动教导了我们该怎么做。

    所幸白饭做的足够。并没有出现传说之中的餐桌修罗场。

    “呼哈。吃饱了吃饱了。”少女将饭碗放下,没有一点女孩子形象的倾倒下去,摸着微鼓的肚子。十分满足。

    “好几天没吃了?”见少女比我昨天饿的要死要活的时候,吃的还凶猛,我不禁问道。

    “嗯啊……在森林里采蘑菇,采着采着就饿了。”少女含糊其辞。

    “采蘑菇……”我呆愣半晌。

    “主要是作为施展魔法的材料,研究魔法……”红白公主在一旁解释。

    “呜哇哇哇~~~~”少女手忙脚乱的挥舞起来,阻止对方说下去。

    “咳咳,简而言之,就是太投入了,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忘记吃饭了,饿到现在。”

    “都得多少天了?”

    “这个……一两天左右吧。”少女目光闪烁,捧着茶杯喝了起来,借此掩饰什么,显然没有说真话,我也不打算深究下去。

    “对了,发现什么好玩的蘑菇,可以拿来和我交换,我啊,在森林里开了一家魔法店,虽然不是经常开店就是了。”

    “哦,好……好的。”虽然还是难以理解,蘑菇到底该怎么样才能用来研究魔法,不过打探别人的**总归不好,听对方这样说,我只能下意识点点头。

    有趣的蘑菇……迷幻蘑菇和暴风蘑菇成么?总感觉会被她炼出可怕的东西。

    “好了,吃饱了,我要走了。”少女忽然站了起来。

    送她到神社门口,回过头,她朝我灿烂爽直的一笑:“你这家伙,和灵梦到是挺合拍的,嗯,这样我就放心了,灵梦这家伙,虽然看上去一副冷静淡然的样子,其实很多时候都很小孩子气,意气用事,你可要好好看着她点,别让她做奇怪的事情。”

    “这份托付……还真是够沉重的。”我哈哈苦笑起来。

    “真是失礼,我可是被誉为幻想乡第一成熟冷静的巫女,才不会去干傻事。”红白公主在一旁不满的辩驳道。

    “幻想乡就你一个巫女吧!”我和少女异口同声!

    “你们两个不也挺合拍的嘛。”红白公主更加生气的瞪着我们。

    “还不是因为你,拜托真的别再去做奇怪的事情了,整个幻想乡的节操都快要被你卖光了。”少女扶额头疼道。

    “好吧,在钱用完以前。”红白公主眼角闪过一道犀利目光。

    “呜哇~~~”少女惊呼一声,无奈摇头。

    “算了,我先走了,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说着,她小手一招,一把平淡无奇的扫帚出现,然后纵身一跳,坐了上去。

    再次朝我们招了招手,露出灿烂清爽的笑容,扫帚哧溜一声,宛如火箭般冲出,在眨眼间已经飞出数百米开外。

    “看来是担心你,特地过来看一眼。”看着少女离去的身影,我扭头对红白公主说道。

    “哼,多管闲事,我可不是小孩子,或者说是兀被当成小孩子了?”

    “我的意思是,她在担心你是不是又在乱卖节操。”

    “真是失礼,我的节操也不是随便乱卖的,应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才对,兀和那家伙一样,都是个不可理喻的家伙。”红白公主瞪了我一眼,转身回去收拾餐桌去了。

    无论放出再多的鹰,都还是没有抓到过兔子,没错吧,看了赛钱箱一眼,我暗自吐槽道。

    不过,现在总算抓到了一只,我这只肥兔子,捂了捂干瘪的钱包,我欲哭无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