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守护之物
    ***************************************************************************************************

    在我忙着吐槽十万节操公主的装傻卖萌丢节操时,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黑下来,当最后一块四四方方的石板,被按在地上,和其他石板紧密连接,形成一个完整美观的石坪,再由红白公主施以符纸加固以后,我长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是什么辛苦的活,但还是得有点耐心才行,想想这无节操公主以前都是独自一个人干,还真有点可怜。

    “多亏了兀,工作提前完成了不少,一个人的话,得两天时间才行。”这种时候,红白公主还是很有公主的范儿礼节,十分有礼貌的朝我行礼道谢。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话说肚子也饿了,该是时候弄点晚饭填饱肚子了。”看看渐黑的天色,我提出一个更加实际的问题。

    “竟然让贵客饿着肚子帮忙,真是失礼了。”红白公主鞠躬道歉。

    “请稍等。”说着,她转过身,来到供奉殿门前,将匿藏已久的赛钱箱放上去,拍拍小手,仿佛将精密器械的最后一个零件组装上去了般,后退几步,满意的看了最终成果一眼。

    然后回过头,看看赛钱箱。又看了看我,发出“叽~~~”一样的强烈视线。

    “好了好了,我懂了,就当是庆祝神社修缮完毕吧,话说我也是协力者之一,为什么还得出钱出力?”

    实在受不了这贪婪的节操公主的目光注视,我走上前,来到赛钱箱面前,随便掏出几枚金币扔进去。

    哼,咱也是罗格第三吝啬呀。想多?门都没有。

    “十分感谢。”红白公主面无表情的看着几枚孤零零的金币。哐当哐当的掉入赛钱箱之中,转身向山后走去。

    “我去准备点山泉水,今晚就凑合凑合着吧。”

    “那种玩意能填饱肚子吗?”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无奈。在饥饿的威胁下。又掏出了几十枚金币扔到赛钱箱里。

    “没办法。让寒客饿着肚子也不是办法,我去看看米缸里还有没有剩下的吧,说不定还能在里面抓到一些虫子加肉。”

    “我才不要那种肉!”历尽千辛万苦。九死一生从地狱里回来,睡了三天,又辛辛苦苦的帮忙修缮好了神社,我早已经饿的不行,想要美餐一顿,无论如何也想要,而不是米饭蒸虫子。

    无奈,我这一次掏出整整两个拳头大小的袋子,将里面约莫一百多枚金币哗啦啦的倒入赛钱箱。

    “或许后院还有一点野菜,米饭果然要有配菜才是王道,嗯嗯。”红白公主的脸蛋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脚步也轻快起来。

    到了这种地步,我已经不单止是想吃好吃的了,好奇心催促我继续下去,想要对这十万节操公主的节操下限一探究竟。

    于是接下来是一千多枚金币,哼哼哼,怎么样?

    抬起头,见红白公主的脚步已经轻飘飘起来,脸上的笑意也更加灿烂了。

    “贵客到来,无论如何也必须准备好酒好菜才行,记得柜子里还有点熏肉,对了,西瓜那家伙的酒应该藏在那里吧,也弄几壶过来,哼哼哼~~~”

    哦哦哦,开心的哼起小调了,不错的反应,接下来呢?看这招。

    我掏了掏物品栏,找出十枚碎裂宝石扔进去来。

    这也不知是什么赛钱箱,金币哐哐落入的声音,和宝石的声音完全不同,就仿佛箱子会分别供奉物的价值一样。

    只见宝石落下,赛钱箱神乎其神的发出一段效果音,当时就把我惊呆了。

    “哎呀哎呀,真是让贵客破费了,小女子准备不周,还请见谅。”

    回过头,眨眼间,走向后院的红白公主就以让我目瞪口呆的光速,回到了眼前,宛如一个完美无可挑剔的巫女,以端庄,素雅,高洁的礼仪,十指沾地,行了一记叩礼。

    “请稍等,我这就去换一身衣服,务必以最隆重的礼节招呼贵客,或者在晚饭准备好之前,准备一段祈愿舞如何?”

    “……”

    这家伙……在金币面前,果然一点节操都没有了。

    “祈愿舞还是算了吧,快点给我准备晚饭吧。”我摸了摸肚子,虽然很想看一看祈愿舞是什么,但想来红白公主只有一个人,又不会分身,她跳祈愿舞的话,谁去做晚饭?在饥饿的威胁下,我还屈服在了自己的食欲之下。

    “请贵客进屋喝茶,请稍后,晚饭马上就好。”

    “嗯啊……好的。”忽然变得客客气气,端庄贤淑的红白公主,反倒让我不大适应,挠了挠头。

    不对,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

    我看着赛钱箱,罗格第三吝啬的灵魂在不断发出咆哮,阻止自己做傻事。

    但是,或许真的是感染到了双尾的好奇心,我还是忍不住掏出了上百枚碎裂宝石,咬咬牙往里面一扔。

    更加诡异的效果音从赛钱箱里面发出来,让我惊悚莫名,只见已经挪步向前,准备将我引入房间好好款待的红白公主,脚步忽然顿住,身体僵直。

    然后,她颤颤的回过头,刚才那端庄的气质一扫而空,反而是用泪眼汪汪的眼神看着我。

    喂喂喂,感动的哭了吗?也太夸张了点吧,你这公主也太廉价了吧!

    “果然,我就知道,兀的野心不止如此。早就对我虎视眈眈了,对吧,选在这种时候,这种机会发难,就算是受害者的我,也不禁想称赞一声,不愧是暗黑大陆第一后宫男。”

    红白公主轻咬樱唇,一副娇媚的姿态,泪光闪烁,楚楚可怜的说道。

    “扯些有的没有的。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对你虎视眈眈了?又关后宫男什么事!我怎么了我,难道供奉还有错了?”遭到如此莫名其妙的诋毁,我肯定是不能忍。

    “兀还想抵赖吗?明明……明明刚才的款待,已经是神社能拿得出手的最高级别了。兀还继续加倍的供奉。分明就是……”

    擦了擦眼角的泪光。红白公主紧握拳头,看向夜空。

    “但是没办法,规矩就是规矩。赌上巫女一族公主的尊严,也要遵从,没有更高规格的款待,那就自己创造吧,如果用我这具冰清玉洁的身体来盛菜的话……”

    “巫女一族的规矩是卖节操了吗?!!!”我一口老血喷出,竟然是……这十万节操公主,竟然想用女【哔】盛什么的,果然节操下限没有止境,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去试探。

    “莫非……莫非想要留到夜晚再享用?”红白公主退后一步,用更加湿润,更加无助可怜的眼睛看着我。

    “一开始的前提就错了,从来没有想过要你用身体来侍奉,倒不如一切都是你一个人在那擅自妄想吧混蛋!”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大口的喘着粗气,不吐槽不舒服斯基。

    “是吗?真是可惜。”

    “一点也不可惜!而且说这句话的人的立场应该调转过来才对吧!”

    “哎呀,难道说兀心里其实是觉得惋惜的?”红白公主轻嫣小口,用笑意满满的妩媚眼神看着我。

    糟糕,一时失口,竟然被她抓住破绽了。

    我憋的老脸通红,紧握拳头,恨不得再次祭出德式拱桥摔:“够了,你这混蛋,对待贵客的规矩就是调侃对方吗?”

    “真是失敬了,我现在立刻就去准备。”带着轻快的笑意,红白公主飞快的走向主殿旁边的偏房。

    和这家伙在一起,还真是容易脱力呀。

    看着红白公主消失的背影,再看看赛钱箱,我欲哭无泪,这算不算是人财两失呢?我这笨蛋,我这大笨蛋!

    红白公主的速度到是快,我一壶茶还没喝完,热气腾腾的菜肴就已经陆续端上来了,果然是有酒有肉,色香味俱全,让在地狱世界吃了差不多半年硬皮老鼠肉和清面汤的我,光是闻到这股香味,肚子就剧烈嘶吼起来了。

    “嗯,好吃,你这家伙,手艺意外的不错嘛。”

    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口往嘴里送去,我瞪大双眼夸赞起来,究竟是这货真的手艺不错,还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吃过好吃的,这种事情已经不需要去思考,只要大快朵颐便可。

    “过奖了,来来来,请喝酒吧。”

    供奉了那么多钱的好处就是,红白公主不知何时在身上加了一件端庄秀丽的红袍,竟然和圣月贤狼的款式有点相像,若是摆出正经神色,这样看去,这十万节操公主竟然……呃……竟然……

    那啥来着,咳咳,竟然有点,有那么一点点让人怦然心动的惊艳感觉,只是一点,正的只是一点点而已。

    为了掩饰脸上的发烫,我端起红白公主倒满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酒味道真不错,虽然说不出味道,但和我以前喝的完全不同。”

    “是吧,这可是天下独一无二的酿酒,只有那个种族,那个人才会酿。”听我这样说,红白公主露出了然笑容。

    “不过要小心,酒的后劲很足。”说着,红白公主又姿态优雅的伸出筷子,小手虚托着,夹了一些菜送到我的碗里。

    被这样侍奉,还真有贵族大老爷的感觉。

    “这样怪不好意思的,你也一起吃吧,不用侍奉了。”

    “这怎么行呢?”

    “我是贵客吧,说行就行。”

    “那就却之不恭了。”

    话刚落音,眼前闪过一片红色,红白公主身上的端庄红袍被整个掀起,在眼前转了一圈。变魔术般的忽然消失,紧接着,穿着正常的露腋巫女装,让我熟悉无比的红白公主,就出现在眼前,手中多了一个碗,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家伙,该不会是早就料到了我会这样说吧。

    见红白公主变的那么快,一下子就从侍奉贵客的巫女,变成了客人的主人。我恨的有点牙齿痒痒。

    不过。我竟然会说“正常熟悉的露腋巫女装”这种话,看来自己的三观,已经被这巫女公主毁的差不多了。

    两人一阵风卷残云,不到一会儿。十多个菜竟然全都吃光了。

    “饱了。饱了。可以死而无憾了。”我拍着鼓鼓的肚子,懒洋洋的躺下去,只觉得身处天堂。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

    “茶。”酒足饭饱之后,喝茶神巫女自然是又准备了一壶茶,递上来。

    “谢谢。”我坐起来,迫不及待的喝上一口热茶,甘甜的茶味顺着味蕾流入五脏六腑,让饱胀的肚子得到舒缓,更是让人觉得全身舒爽,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雀跃欢畅。

    “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父亲也在。”红白公主指了指放在外面的赛钱箱。

    “这个梗用够了没有!”

    “刚才很快心的在笑呢。”红白公主露出欣慰笑容。

    “我的钱包可是在哭呀混蛋!还有那诡异的效果音竟然是笑声吗?我觉得你还是对赛钱箱做一做驱魔法事比较好,说不定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

    这话刚说完,我脖子就一凉,感觉好像有什么掠了过去,不安的在上面摸了摸。

    “父亲刚才说【太好了,交到好朋友了呢】。”

    “是找到冤大头金主了才对吧!”

    “请一定要和他继续做朋友,父亲这样说。”

    “还想要一直榨取我的钱包吗?!”

    “必要的时候美色也不是不可以使用。”

    “有这样的父亲吗?真的会有这样的父亲吗?!而且这叫哪门子的好朋友!”

    “男女之间,怎么可能有纯洁的友情,父亲这样说。”

    “哦,意外的说了一句正经话。”

    “所以干脆在茶里面下药吧。”

    “噗————!!”我一口茶喷了出来。

    “你……你这家伙啊……”

    “失礼了,因为贵客拒绝了祈愿舞,所以只能简单点准备一场相声让贵客欣赏,作为飞饭后的消遣。

    “别让贵客来给贵客表演相声呀你这大笨蛋!”我一记吐槽手刀落下,正中红白公主的额头。

    唉,感觉才刚刚吃饱的肚子,又开始空旷了。

    “话说回来……”我四处打量了房间一眼。

    “神社真的只有你一个人吗?”

    虽然是个小小神社,但是,对于一个人而言,还是显得太大,太空旷了一些。

    “父亲……”

    “这个梗给我够了!”

    “母亲……”

    “记得你上次说,已经去世了,对吧。”

    “嗯。”

    我沉默片刻:“也就是说,只有你一个人咯?”

    “父亲……”

    “真的够了!我要去砸赛钱箱了混蛋!”

    “平时的话,是一个人没错。”听到赛钱箱有危险,这货立刻正经八百的回答起来了,真拿她没办法。

    “平时?”

    “是的,还有几个食客,时不时也会过来蹭蹭饭什么的,帮忙赶走红魔馆的混蛋什么的,从来不愿意供奉。”红白公主愤愤说道。

    原来最后一点才是重点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