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神
    ***************************************************************************************************

    “我,也算是看着一代又一代的巫女成长,逝去,不断重复,甚至在后来,偶尔还会充当一下小小巫女的监护人,抚养者,比如说你,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弄懂你们巫女一族。”

    “哦?”红白公主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眼神游离不定,似乎并不大想谈这个话题。

    “是的,从来没有了解过。”黑暗之中的贵妇人身影,却是个自顾自,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根本不理会红白公主的连连咳嗽示意,继续说道。

    “为什么,你们巫女一族甘于死亡。”

    “这话怎讲?我们也是有好好的活着,可没有听说过那一代的巫女大人轻生,就算是兀这个巫女抚养者也不能乱说话。”红白公主义正言辞的说道,似乎想就此镇住对方,打住话题。

    “我可没有说是轻生。”黑暗中的身影发出银铃般的轻笑,红白公主的表现,她都看在眼里,对于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她来说,眼前这个丫头的经验尚且过于稚嫩。

    “历代的巫女,都很强,如果是在幻想乡内部,应该是最强之一,我说的没错吧。”

    “嘛。不是这样的话,可没办法镇住那些不安分的家伙。”红白公主摸了摸自脸颊垂下的乌黑发束,算是默认了。

    “巫女一族,历来都只有一到两个人,她们并没有父母,而是由整个幻想乡的力量和意志凝聚而成,是这个特殊世界的管理者,就算用【神】来形容也不为过。”

    “只是一个小小世界的神,可不是那么让人高兴的事情,况且这里还有很多无视神的威严的家伙。”红白公主无奈的叹了一声。

    “每当这一代的巫女公主。自知天命已到。幻想乡就会开始孕育下一代的巫女公主,从婴儿开始,由这一代的巫女公主抚养长大成人之后,生命就会逝去。然后由下一代巫女公主接掌。当然。也有少数的例外,偶尔,在下一代巫女公主成长以前。这一代的巫女公主就会因为其他原因逝去,然后,我这个抚养者,监管人,就要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

    “喔嚯,兀这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吗?都已经快要成为幻想乡的百事通了。”听对方事无巨细的一一说起,红白公主拍着小手鼓掌,用夸张的语气应道。

    “不对,这正是我疑惑的地方。”黑暗之中的贵妇人,连连摇头,一把娟秀的小扇子被她另外一只小手展开,轻轻掩在嘴边。

    “为什么,你们巫女一族甘于死亡?”

    “这不是回到一开始的话题了吗?”

    “我一开始就想问这个问题,身为幻想乡的最强者之一,身为幻想乡的神的你们,只要想,寿命甚至比我们还要长,说是永生不死也不为过,但是,历代的巫女,却【坚持】让自己的寿命和凡人一样,生老病死,养育后代,身为神,你们为何要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情。”

    “才不是多此一举!”发出隐含着一丝怒意的反驳,红白公主深呼吸一口,冷静下来。

    “哎呀,终于被我命中红心了吗?这里面似乎有不得了的秘密存在,真让人好奇。”黑暗中的身影轻笑促狭道。

    “说不定。”红白公主将手中的发束,绕在指尖上转着圈圈,说道。

    “说不定是我们巫女一族,被某种可怕的诅咒缠身,每一代都活不了太长时间,真是太可怕了,红颜薄命,不过如此。”说完,这无节操公主还假惺惺的悲哀抹了一下眼角。

    “骗人的话也该有点水准好吗?我可不是瞎子,要说你们被诅咒了,那岂不是等于整个幻想乡都被诅咒了,这种事情,我们怎么可能察觉不了。”

    “那……咳咳,没错了,一定是这样,正因为我们是神,太强大了,所以被限制了寿命。”眼珠子一转,红白公主又想到了一个【合理】解释。

    “这到也说的过去,只不过在我看来,有几代的巫女,分明是自愿结束自己的生命,要说她们把生死看的很淡……也不像,她们的一举一动,明明是那么温柔,那么珍视生命,绝对假装不了。”

    “啊啊啊,烦死了,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想要问就去问她们去。”红白公主终于受不了,手舞足蹈的嚷嚷起来。

    “真是个暴躁而小气的丫头,我只不过是作为这里的正式居民,理直气壮的想了解一下幻想乡所要守护的东西,它所存在的意义罢了,就和想了解自己的家里有什么东西一样。”

    “有些东西放的太高,擅自取下来,可是会砸伤自己。”

    “真可怕,真可怕,原来这个小小的家里,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不得了的东西。”

    “嗯哼,兀知道就好,乖乖收回好奇心,做个老实的妖怪吧。”红白公主神气说道。

    “看来无论如何你也不会告诉我了。”

    “兀的迟钝神经,能够察觉到这一点,也算是帮大忙了。”

    “那么好吧,我换个话题。”

    “哈……”红白公主头一低,无奈的拉耸起脑袋。

    “关于你。”

    “我?我不就是幻想乡的当代管理者,神社的巫女,人称智慧无双美貌冠绝的灵梦公主。”

    “你,和历代的巫女,给我的感觉不同呢。”黑暗中的贵妇人无视红白公主的嚣张宣言,一箭穿心的说道。

    “呜~~~有……有什么不同?大概是兀身为我的抚养者。所以对我的感觉更亲切一点,喵?”红白公主装傻卖乖中。

    “又不是只抚养过你一个巫女公主。”对方的话,却无情粉碎了红白公主的卖萌,她摇了摇头,似喃喃自语一般的回忆起来。

    “不同,真的很不同,自你降临那一刻,相信不止是我,其他几个家伙,应该多少也能感觉到一点。”

    “人老了脑子不好用了偶尔出现一点痴呆错觉也不出奇。”红白公主的眼神似乎有点慌张。

    “你。和幻想乡的关系。是不同的,对吧。”

    “越来越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了。”

    “历代的巫女公主,秉承幻想乡的力量和意志而诞生,被称为这里的神也不为过。我刚才曾经这样说过。但是。这个神,说到底也只是代理神,简单的说。就是受到幻想乡委托,任命。”

    “这样说,难道幻想乡竟然有自己的意志和灵魂,真是太可怕了,我这个管理者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却和历代巫女公主不同。”黑影中的贵妇人依然不管红白公主的装傻,继续自顾自说道。

    “这种感觉……还真是难以用语言说清楚,如果说历代巫女是代理神的话,那么,你就是真正的神,你,才是巫女一族,才是这个幻想乡的正身,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还真是不负责任的胡乱理解了一通。”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也好。”黑暗中的人微微一笑。

    “我并不想得真正的答案,只不过是这些话,一直憋在心里,就好像一层间隙,一堵墙,每当看到上一代巫女,也就是你的那个【妈妈】,呕心沥血,宛若对待神明的将你抚养长大,心里都会掠过这样的疑问,不吐不快,如今终于说出来了,不感觉又亲近了几分吗?”

    “有句话叫距离产生美感。”红白公主哔哔的双手交叉,在胸前比了一个叉字。

    “安心吧,不会再打探你的秘密,还有幻想乡的秘密了,一直宛如古井,几乎不与外界联接的幻想乡,终于出现了波动,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和那个人类有关?或许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就算我不打探,我想过不了多久,真相也会自动浮出水面,真让人期待。”

    宛如一切尽在掌握的睿智贤者,呵呵的轻笑着,黑暗中的贵妇人身影,逐渐淡化,消失。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活的太久了,果然是人老成精。”确认对方离去以后,红白公主自言自语的摇摇头。

    回过神,她继续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神牌,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平淡的眼神闪过一丝炙热,期待。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或许……”

    出神的喃喃着,红白公主宛如梦游了一般,踏着虚晃飘渺的脚步,一步一步上前,她的身体宛如变成了幻影,竟然直接从前方的神牌上穿过去,从整个供奉殿穿过去,来到神社的后院。

    这个平平无奇的后院,此时此刻,却充满了压迫感,仿佛时空和位面的漩涡一样扭曲,错乱,幻化出一条条彩色的光芒,被一个巨大的,贴满了符纸的结界包裹起来。

    穿过供奉殿的红白公主的身体,径直来到这里,往前几步,她的身影忽然消失在无数光带的包裹之中。

    下一瞬间,她出现在一条笔直的通道上,就如同神秘避难所,周围都是一片黑色的虚空,唯独红白公主脚下的通道存在。

    一直往前,走了不知多久,穿越了不知多少层结界,终于,一扇木门出现在前方。

    并非很高很大的门扇,也未曾雕刻庄严肃穆的雕刻,除了一种十分古老的感觉以外,无论怎么看,都是一扇普普通通,寻常人家的木门。

    在红白公主的面前,木门吱呀一声,向两边敞开,迎接着她的脚步进入。

    跨过大门,眼前一亮,进入了一片雾气笼罩,看不到尽头的白色世界,红白公主的脚步还在不停向前,渐渐的。雾气淡化,眼前的景色逐渐清晰起来。

    出现在红白公主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祭坛,祭坛地上,布满了庄严神圣伟大的纹理,不知繁几,构成祭坛的每一块石砖,都散发着古朴苍老,强大可怕的气息。

    这宏大的祭坛中心,却只有一把椅子。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具人骷髅。

    金色的人骷髅。

    没有脚下祭坛那般伟大苍茫的气息,既没有高高在上的台阶,亦非金碧辉煌的王座。只是一把很普通的石椅。金色的骷髅坐在其上。位于祭坛中心,低着头,仿佛沉思着什么。

    九十九根巨大耸天的石柱。没有象征天使和恶魔的浮雕,亦没有歌颂王权的文字,围绕着祭坛,仿佛是一个神殿,将金色骷髅围在正中心。

    红白公主一直前行,宽大石路两边的石柱,就仿佛是一个个卫兵在目送着她,来到金色骷髅面前。

    轻轻跪坐而下,眷恋的将双臂和脸放在金色骷髅的大腿上,红白公主合上双眼,似梦似醒,脸上逐渐露出柔和而坚定的神色,喃喃自语了一句。

    “安心吧,父亲大人,有我在您的身边,我会一直守护着您,绝对不会让那些家伙伤害到您。”

    ……

    “哈欠!!!”

    一觉醒来,大清早的,神清气爽的将门猛地拉开,结果一阵冷风吹来,顿时让我直打哆嗦,抱紧身体,忍不住打个喷嚏。

    “这山上的气温真是怪,明明是冒险者,明明是冒险者却……”我摇头晃脑的嘀咕着,连忙穿上维拉丝宝贝亲手做的衣服,才好了一些。

    这股子阴风……这神社肯定已经被邪灵占据了,我还是再劝一劝那无节操公主,弄点驱魔法事什么的吧,不对,说不定那无节操公主就是邪灵的头头!

    我仿佛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震惊万分。

    除了门外,穿过古朴厚实的木质长廊,就来到了神社门前的宽阔石坪,想到这里是昨天自己一手一脚修缮好的,顿时有一股满足感。

    那看起来不务正业的节操巫女,此时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比我更早起来,已经拿着一把扫帚,唰唰的在那认真仔细的打扫起来,这样乍一看,还真和普通神社的普通巫女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我觉得她打扫的不是石坪上的树叶,而是她昨天扔掉的节操。

    “早啊。”远远的,我打了一个招呼。

    “贵客,早安,睡的可好?”红白公主转过身,正对着我含笑行了一礼,如果她不是那个红白公主,我此时肯定要在内心高举双手高呼【巫女属性赛高】。

    等等,不对,我是妹控和萝莉控呀混蛋,可不能忘记了本职,巫女控最多只能作为兼职使用。

    定了定神,咳嗽几声,我正色的看着红白公主。

    “话说,要把我当做贵客到什么时候,还真有点不习惯。”

    “一天就够了。”

    “啧啧,那么多钱只买来了一天的贵客待遇吗?仔细想想又很不爽,至少一个月或者一年比较好吧。”我内心有纠结起来。

    “想每天都有贵客的待遇,只要每天都供奉不就行了?”红白公主若无其事的暴露了其贪财本质。

    “想的到美,我宁愿天天和山泉水!”我怒吼掀桌。

    “也罢,反正暂时够用了,简单的说,兀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就算从这神社阶梯上面扫下去也没有任何问题。”

    “说好的一天贵客待遇呢?别立刻露出本质呀你这笨蛋,还有……”我阴阴一笑。

    “回去以后立刻提升纸价会怎么样?”

    红白公主顿时如遭雷击,扫帚啪嗒一声掉落在地,蹲下抱头颤颤地发抖起来。

    “好不容易找到一处便宜的纸源……好不容易找到一处便宜的纸源……”

    “嗯哼。”我咳嗽几声,将下巴一仰。

    “贵客有何吩咐,是想要吃饭,还是想要洗澡,还是说想要先~吃~我~”红白公主以比忠犬更快的速度,转眼间就凑上来,将领口往下一勾,露出一抹诱人的雪白,抛了记媚眼。

    我只想说节操何在。

    “不和你说废话了,我想问一问,平时你在神社都会做些什么?”

    “很简单,比如说修缮神社,再比如说修缮神社,又比如说修缮神社。”红白公主一一扳着手指头数道。

    “你的神社一天到底要被拆多少回……算了,除此之外呢?就没有别的了?”

    “强制供奉。”

    “别强迫别人供奉呀混蛋,我或许已经知道你的敌人为什么会那么多老是被拆掉神社的原因了!”

    “妈妈说过,勉强是没有幸福的。”红白公主露出缅怀之色,抬头看着天空,仿佛那蓝天白云间浮现出了她妈妈的温柔笑脸。

    “说的好。”

    “所以只能用武力强迫了。”

    “神理解!神转进!”

    我目瞪口呆,觉得和这红白公主活的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

    “兀,到底想说什么?”

    “也没啥,你不是说过得过几天才能离开吗?我寻思着这几天没什么好做,不如四处走走,看看幻想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养育出像你这种灵(奇)秀(葩),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能不能带我去逛一逛。”

    比如说紫妹(妈)呀,比如说妹红呀什么的,我心里补充一句。

    “好吧,正好也没事做,就顺便带兀下山去做几单吧。”红白公主将扫帚靠在一边的角落,拍拍小手道。

    喂喂,你这是土匪下山吗?

    ***************************************************************************************************

    最后一天了,大家手上的月票可别浪费了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