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一十六章 守护一族的使命
    ***************************************************************************************************

    就在某德鲁伊和某巫女忙着修缮神社的时候,地狱世界,在三人离去不久以后,一朵纯洁娇嫩的花苞,突兀地从邪恶蔓延的黑土之中绽放出来。

    “到是有点意料之外的展开。”轻扇着蝴蝶翅膀,从绽放开来的花瓣之中一跃而起的贝利尔,飞上半空,目光落到脚下的巨大飞船上面,喃喃自语起来。

    “本来,只是想将他引来这里,没想到,先是小沙儿的痕迹,然后,连巫女族的公主也出现了,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必然呢?”

    用幽深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忽然间,贝利尔嫣然一笑,似乎很开心。

    “这种不可预料的剧本,果然有趣,没有枉费我一番苦心,继续绽放吧,让我看看你到底能走到什么程度,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有趣意外。”

    说完,贝利尔对着飞船轻轻吹了一口气,顿时,被破坏了外壳,露出本体的飞船,再次被一层厚厚的岩层覆盖起来,随即竟然开始变得若隐若现,最后变成了一团空气,整艘飞船宛如凭空消失了般。

    “小沙儿的玩具被打败了,【控制核心】也被带走了。只差几步,算了,为了避免有不长眼的小家伙闯进来,就暂时先这样吧,不过,巫女一族……巫女一族……”

    做完这一切的贝利尔,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天空,看着那消失已久的通道。

    “巫女一族,守护一族。超然物外的存在。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的家伙,暂时还是不要去招惹那个【巫女公主】比较好。”

    空气中回荡着贝利尔的轻声喃语,她人已经回到花瓣之中,消失在原地。

    “小安儿应该要气疯了吧。真是抱歉了。嘿嘿~~~算了。我还是暂时不要去小安儿那里玩比较好,免得被她唠叨抱怨。”

    正如贝利尔留在空气中的那句话一样,在安达利尔的老巢。剧毒的骸骨之山,远远就能听到安达利尔的巨大咆哮。

    五个月了,将近半年了,竟然还没有找到那个该死的人类!

    这就像一只烦人的蟑螂,在自己的地盘,自己的眼皮低下,嚣张的爬来爬去,自己却完全拿它没有办法,别说是高傲的安达利尔,就算是普通人也会火冒三丈。

    “一群饭桶,统统都是蠢货!”面对排成一排跪在眼前,头不敢抬,大气不敢喘上一口的手下,安达利尔的咆哮久久回荡。

    她身后的丑陋蜘蛛手臂,呈墨绿状,宛如能量化了一般,浓的不断滴着毒液。

    熟悉安达利尔的地狱一族,看到这一幕都知道,眼下的安达利尔真的是火大了,攻击性极强,哪怕是她极为重要,极为强大的手下,只要这时候稍微一个冒犯,也是被她瞬间变成一滩绿水的事。

    这些魔王,叱咤一方,此时却在安达利尔面前,战战兢兢,生怕丢了小命。

    “废物!你们这些废物!还跪在这里做什么?让我把你们的脑袋一个个砍下来吗?”

    见这些不中用的家伙,拉耸着脑袋,一个个默不吭声,连句话都说不出来,安达利尔更是火大,手臂一挥,吹起一股庞大的气流,将这些魔王吹的满地打滚,七零八落。

    “把你们的手脚动起来!脑子也给我动起来!全面封锁通向西部的所有通道,我要让一只苍蝇也过不了,要是给我听到那个该死的小虫子穿过了防线,你们就统统提着脑袋来见我,明白没有?”

    “遵命!”这些魔王诚惶诚恐的应着,生怕走慢了被安达利尔泄愤干掉,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骸骨宫殿之中。

    可惜,它们注定是要悲剧了,因为有个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叛徒】,已经帮某德鲁伊成功的潜逃回了暗黑大陆。

    离着骸骨山的上百里外,一道小小的身影,从阴影之中走出来,将黑色的圆顶礼帽往下压了压,让自己的视线,不至于落到骸骨山顶的宫殿上面。

    到了安达利尔这种境界,哪怕是隔着这样远的距离,一道关注的视线,也有可能会引起她的注意,虽然这道身影也不是什么庸手,被发现的概率极小,但有些东西,哪怕概率再小,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为好。

    “真是位暴君女王呀,那些可怜的家伙,若是抓不到那个人类的话,也不知道有多少个能在女王陛下的怒火之中存活,幸好我不是她的手下。”

    这样说着,一条猫尾巴,从那黑色绅士礼服之中冒出来,晃了晃,显然,这道身影的身份已经十分了然,正是被贝利尔呼来唤去,做了一回马夫苦力的双尾,沼泽之主。

    “不过,看我们的女王陛下如此震怒,想来那个人类应该还没有被发现,我也能稍微松一口气了,半途而废这种事,可不是我沼泽之主的风格,只不过那位大人插手,我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继续下去,只能来这里确认一下了,人类,可不能怪我,但愿你一个人能够顺利逃脱吧,想来那位大人,竟然做到这种地步,应该不会让你死才对。”

    沼泽之主喃喃自语完,将圆顶礼帽再次拉低,猫爪中的拐杖轻轻转过一圈,转身,就要离开,忽然,它身后不远处,出现另外一道人影。

    是的,人影。

    “是你?真是好久不见了,应该有上百年了吧。【老朋友】”

    “或许是吧,我记性不好,真亏你还能记得,我的【老朋友】。”对方也用同样的口吻应道,虽然是个稍显魁梧的身影,但从苍老的声音判断,应该是位老人。

    双方虽然一口一个老朋友,但怎么看气氛都有点不对。

    “算了,我特地来一趟,可不是来找你们打架的。”

    “我知道。是为了你那位同类。对吧。”双尾猫眼一眯,了然道。

    “你知道的消息到是不少,一点也不像是安安分分窝在泥潭里玩泥巴的老猫。”

    “那可这是抱歉了,我为数不多的嗜好就是旅行。还有打探消息。”

    “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奇心旺盛的家伙。能在地狱世界活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了。”

    “怎么说。在地狱世界,我不多不少也算是个高手,还不至于随随便便被人干掉。到是你,寿命长的真是惊人,以人类的身份而言,也应该是时候咽气了,将重任交给下一代比较好。”

    “劳你烦心了,有件事情,无论如何也得自己亲手解决,无法交给别人,所以才苟延残喘到现在,算了,不跟你废话,竟然大家都没有心思战斗的话,那不如卖个面子,透露点消息给我如何?关于我那位同伴的消息。”

    双尾不出意料的优雅一笑,将爪中的手杖把玩转起,那双变化莫测的猫瞳,逐渐拉成一条竖直细线。

    “本来稍微透露一点也没什么,不过现在情况有点不同,我可不想招惹到某位大人物,所以不能说。”

    “是吗?大人物……我知道了。”对面的人影到是干脆利落,听双尾这样一说,转身就走。

    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双尾犹豫了片刻,忽然开口,自言自语起来。

    “听说乱灵之地那边有些热闹,我也去凑一凑吧,说不定能发现好玩的东西,我这好奇心呀,可真是管不住。”

    对面的人影顿了一顿,继续迈出脚步,很快就消失在了双尾眼中。

    “没想到竟然是他,暗黑大陆把他叫来找人了,不过那个小家伙是救世主,实力和天赋也的确配得上,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喃喃说着,双尾的猫瞳越拉越细,越拉越长,里面透露着微微惊讶之色。

    “人类真是不可思议的生物,虽然平均个体很弱小,但在弱小之中,总是能出现让人震惊的强者,这老头,早就应该老死了才对,没想到还活着,而且上百年未见,实力竟然还在增长,我现在应该不是他的对手了,真是可怕。”

    感叹一声,双尾歪头想了想,补充一句:“不过,最可怕的还是那个小家伙,若是让他成长起来,地狱世界怕是真的会有腥风血雨刮起,算了,我管这个干嘛?”

    摇了摇猫尾,沼泽之主的身影也飞快没入阴影之中,消失不见。

    ……

    幻想乡,我正挥舞着匕首,将一块五六米直径的圆形硬石,切成一圈圈,准备修缮最后的门坪。

    供奉殿刚才已经修好了,红白公主既心疼,又大方的甩出十多叠厚厚的符纸,给供奉殿加固,虽然嘴巴上一副只要赛钱箱在其他什么的全毁了也无所谓的语气态度,但从行动上,还是能看出红白公主对神社的感情,不然也不会劳神伤财的为其加固,哪怕知道下一次这些建筑还是要毁于红魔馆拆迁办小队手上。

    不,或许这样打打修修,已经成了这红白公主的日常一部分,口中抱怨,实际却是以此为乐,简单的说,她是个隐藏很深的抖m少女。

    “兀,在想什么十分失礼的事情,对吧。”就在这时,给供奉殿加固完毕的红白公主走上来,用漠然而犀利的眼神盯着我。

    “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会在背后说你是抖m的人吗?”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质疑和侮辱,我正义凛然的喝斥道。

    “……”红白公主默默的看着我,眼神之中透露着类似【真相只有一个】、【以爷爷的名义发誓】、【我已经看到结局了】、【兀已经死了】之类的犀利意思。

    这道目光包含的信息量略多呀导演!

    “对……对了,我其实一直很好奇。巫女一族就你一个人吗?还是说是代表整个幻想乡?”为了转移话题,我连忙问道。

    “现在就我一个人。”

    “一个人还自称是什么公主……”

    “是啊,就像小孩子建起一座沙堡,然后自称是这座沙堡里面的国王,是这样对吧,很可笑吧,想笑就笑吧。”

    “真的可以笑吗?”我小心翼翼问道。

    “嗯,笑完把兀送回地狱。”

    我:“……”

    这十万节操巫女,还真容易黑化,动不动就要制裁别人。

    “开玩笑的。所以放心的笑吧。”

    “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才怪呢!”

    “那幻想乡里的其他人……比如说红魔馆那几位吧。她们又是什么来头,是从外面进来的,还是祖祖辈辈一开始就生活在这里?”我好奇心急速膨胀,连续问道。

    “总的来说。幻想乡里生活着各种各样奇怪的种族。请不要介意。”

    “我到是一点也没介意。不过你不觉得这话有点答非所问吗?”

    “今天天气真好呀,阳光有点刺眼。”红白公主做了个手遮眉头,四十五度角仰天的忽悠姿势。

    阳光你个头。都黄昏了。

    我翻了翻白眼,不过既然这家伙不想说,就算了吧,我也不是像双尾那种不寻根究底不舒服斯基的人……呃,的猫。

    “听阿卡拉奶奶说,你们还有个守护一族的名头对吧,那这个守护一族,具体是指你们巫女一族,还是指整个幻想乡呢?”想了想,我换了个话题继续问,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是很想回答说是整个幻想乡,但是那些不安分的家伙,有没有这个觉悟,可就很难说了,毕竟是连我这个守护一族的头头的神社都敢拆的恶霸。”

    红白公主面无表情的说着,看起来一副已经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忽然在她手上变得粉碎的那块石板,却像是无声的死亡证人,想要对我诉说一点什么的样子。

    看来这家伙对时常跑来拆神社的那些人,怨念真的很大呀,不过也合理,谁要是敢三天两头来拆我家,我还不跟它拼了老命。

    “除了红魔馆以外,还有其他人会跑来拆神社吗?”我又问道。

    “有,不过就算有,十有**也是红魔馆怂恿煽动而来的。”

    “你对红魔馆的怨念,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我苦笑几声,目光落到偏远的那处丛林,从那里一直持续的吵闹声,威胁声,早在几个小时以前,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消失了,这应该就是红白公主所说的,有人她们救走了吧。

    “守护一族呀,你们守护的到底是什么呢?难道说就是那条地狱通道?”

    我自言自语道,的确是在自言自语,因为根本不认为红白公主会老老实实的回答,毕竟她连刚才那种看似不疼不痒的问题,都避而不答了。

    “兀,真的想知道?”岂料,就在这时,红白公主忽然抬起头,那双淡然冷静的深幽眸子,紧紧注视着我。

    “想……呃,应该是想吧。”我吓了一大跳,呆了呆,才反应过来,感觉好像有点不妙,但是从双尾那里传染到的一丝好奇心,还是让我下意识的点头应道。

    不对,好像进入了什么危险的支线,该不会出问题吧,我忐忑不安的看着红白公主,希望她别忽然爆种开大,把我拖入黑历史的深渊泥潭。

    “地狱通道那种东西,无需守护,我等守护一族,守护的是另有它物,更神圣,更伟大,为此世之主,为万物之父,为天地之神。”

    忽然,一向以淡定喝茶神面目示人的红白公主,化身异教徒,竟然狂热的高举双手,宣读起来,然后用炙热的目光看着我,伸出小手。

    “少年,和我签订契约,加入我们守护一族,共同来维护世界的和平吧。”

    我连连后退,一脸的恐惧。

    坏,不小心闯入了传销窝点了,而且里面还有个qb巫女,这是何等可怕的配置。

    “不……不不,我还是,还是算了,我只想做个普通人类,维护世界和平什么的,担子太重了,我精神上支持你们,精神上。”

    我连连应道,不知不觉中又后退了几步,已经和红白公主拉开十米距离,准备见势不妙,变身拔腿走人。

    “是吗?真是可惜,明明兀很有天赋,能够很快成为我们的骨干成员的说。”红白公主露出惋惜目光。

    咦,竟然如此轻易就放弃了?这样可不行呀qb灵梦童鞋。

    “不如兀跟我去见一见我等的伟大守护之物,说不定会改变心意。”

    红白公主忽然又开口,她果然还没有死心,竟然想让我去见那啥捞子守护之物,不行,绝对不能去见,说不定眨眼间就被催眠了,成为幻想乡传销公司的二头目,想想都觉得可怕。

    “还是不用了,如此神圣伟大的存在,我怕渺小污秽的自己,靠近了会将其污染亵渎。”我换上一副语重心长的面孔,拍着红白公主的肩膀。

    你看看我这张凡人脸,再看看我这凡人的智商,真不适合干这种活,年入千万什么的,和我无缘,我去打打小怪兽,爆点钻石养家就已经满足了。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红白公主摇摇头,惋惜不已,到是没有再说什么了,而我也连忙转移话题,和红白公主进行些普通的,轻松点的无节操吐槽。

    后来仔细一想,我忽然怒掀茶几。

    不对,这红白公主分明就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拒绝回答我的问题吧,而且还借此狠狠戏耍了我一番,混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