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二十章 幻想乡的小小骚乱
    ***************************************************************************************************

    算了,和这十万节操公主说再多也没用,她只做自己认为再正常不过实际上节操狂甩的事情。

    我无力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观察村落。

    很难说清这个位于神社山脚下不远的村落,到底有多大,远一点的地方就被淡淡的迷雾笼罩起来,再锐利的目光也穿透不了,我发现在幻想乡里很难拥有良好的视野,可以让我这双钛合金狼眼发挥出威力。

    这大概就是幻想乡的特色吧,我心里暗想,或许是因为幻想乡太小了,红白公主生怕强大的妖怪们眨眼间就将整个幻想乡尽收眼底,再眨眼间绕个三圈,所以使用这种伎俩,让这里看起来一副很大很厉害的样子。

    “这个村子叫什么?”我终于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村名。

    “东之村。”

    “可真够简单的,也就是说神社位于幻想乡的东边吗?”

    “谁知道呢?”

    “给我知道呀!你不是幻想乡的守护者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话怎么行?”我用鄙视的目光看着红白公主,这家伙果然不务正业。

    “抱歉,我可不想被真正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家伙这样教训。”

    “谁?说的是谁?”我东张西望。机智(?)的露出茫然神色。

    “这不是灵梦殿下吗?好久没有下山了,都在忙些什么呢?”这时候,被篱笆围着的路边屋子院内,一个老婆婆,大概正坐在家门口晒太阳,此时对着我们笑眯眯的招手问候。

    “还不是那些家伙,让人闲不下来。”红白公主微微叹气,推开篱笆门进了院子。

    “真是辛苦了,这种事情果然还是灵梦殿下比较擅长,多亏了灵梦殿下守护大家。我们才能安心的生活。真希望我也能帮上您的忙。”

    “哪里,哪里,这是我的工作,米琪婆婆不也在贡献自己的力量吗?大家各司其职罢了。”

    瞧我听见了什么?从红白公主的口中。竟然说出各司其职三个字。

    我一脸的震惊。不可置信。

    “这位是……”米琪婆婆的目光落到我身上。

    “一个在神社里白吃白喝的家伙罢了。”

    话刚落音。一记手刀落在了红白公主额头上,我咬牙切齿的看着她,额头上的青筋不断颤动。

    “你再仔细回忆回忆。我真的是在白吃白喝吗?”

    好好回忆起来吧,昨天是谁的父亲在欢快的发出声音。

    “兀不是不让我那样说吗?”红白公主捂着额头,不满的看着我。

    “也没让你完全反过来说呀笨蛋!”我怒掀一记茶几,这货是不往东就往西的直脑筋吗?还是说在装傻。

    “好吧,真是拿兀没办法。”抖了抖一双巫女袖子,红白公主咳嗽几声,润润喉咙,神色变得稍微认真起来,面向着米琪婆婆,指着我道。

    “容我重新介绍一下,这位是打算包养我的男人。”

    我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你啊……你啊你啊你啊!!!”扳着红白公主的肩膀不断将其摇晃,我都快要哭出来了,按照这个节奏,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够荣登幻想乡公敌的宝座了。

    “难道不是吗?”红白公主露出无辜之色:“供奉那么多钱,用意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你是用哪边的脑子猜出来的这种谬论!”

    “喝茶的时候顺便灵光一闪。”

    “你这不叫灵光一闪叫脑子进水好不好!”

    “好吧,最后一次了,真的不能再任性了。”红白公主叹了口气,一副拿我这个熊孩子没办法的样子,明明受害者是我,明明受害者是我!

    “最后介绍一次,这位是……和我一起在修缮神社的工作之中产生了深深感情的……金主。”

    “金主给我去掉!”磨了几次牙,虽然还是有点不甘心,但就勉强接受这个介绍吧。

    “嚯嚯嚯,年轻真是好,已经很少能看到可以跟得上灵梦殿下的话的人了。”米琪婆婆在一旁看着,呵呵笑了起来。

    不不不,我也跟不上,更不想跟上,那意味着自己的节操流失速度和这十万节操公主一样快,我只不过是单纯的给她和给自己捂住节操水龙头口而已。

    “米琪婆婆是东之村的村长,虽然村子不大,但是因为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家伙,所以总是会有很多麻烦,多亏了米琪婆婆调解。”

    红白公主接着向我介绍道,要是能像介绍对方一样介绍我该有多好。

    “米琪婆婆,你好,我叫吴凡,很高兴见到您。”

    “小伙子,你好,看你面生,应该不是东之村的人吧。”

    “是的。”

    “但是,也不像其他三个村子的人,难道说……是妖怪?”

    “这个嘛……”我神色微微一愣,考虑要不要隐瞒自己是外来者的事实,只见红白公主在一旁向我偷偷的打眼色,我心下了然。

    “是的,我是妖怪。”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谎了,多亏了红白公主在身边,我一点都不觉得羞愧。

    “外表和人类一样的妖怪,可真少见。”米琪婆婆把头一点,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我到底是什么妖怪,大概是这个幻想乡的妖怪种类,实在太多了,多到连她都记不住。

    “米琪婆婆,我第一次来到东之村。很好奇这里有多大,大概有多少人?整个村子都被雾气笼罩着,还真没办法一眼看清。”

    “这个嘛,要看看怎么算了,因为经常有住在森林的妖精们,还有来自其他地方的妖怪们会拜访村子,如果不算这些的话,长居在东之村的人大概有五千左右吧。”

    “五千……也算不少了,都是以人类为主吗?”

    我尽量把自己表现的像是一个好奇宝宝,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来。问这些问题。可能会被当成打听村子情报的可疑份子,被赶出去,有红白公主在一旁就不同了,这家伙偶尔还是有点用的。

    “没错。当然也有不少精灵。矮人。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妖怪,小伙子……不对,既然是妖怪的话。就不能这样叫你了,说不定你的年纪比我还要大,真是抱歉。”

    “不,请这样叫我就行了,虽然是妖怪但我的年纪并不大。”

    “装嫩。”红白公主不失时机的吐槽。

    “闭嘴。”我又是一手刀,这节操公主,已经忘记了到底是谁让我装妖怪的吗?小心我罢演爆料。

    “关系真好,你们两个,真的是才刚刚认识的吗?”

    “可以的话我并不希望和这家伙扯上关系。”

    “可以的话希望只和这家伙的钱袋扯上关系。”

    我和红白公主异口同声,然后互相怒目而视。

    “嚯嚯嚯,好了,好了,灵梦殿下,还有这位妖怪大人,请息怒,能够相识,能够走在一起,这份缘分可要好好珍惜。”

    这应该叫孽缘才对吧,我打了一个冷战,不过这米琪婆婆的声音里,透露着一股子安详的,能让人冷静下来的奇妙力量,大概正因为如此,才能解决这个村子里种族繁多的居民的纠纷麻烦吧。

    忽然,约莫数里外传来一声爆炸,紧接着是些许混乱的声音传过来。

    “哎呀呀,看来又有麻烦了。”米琪婆婆站起来,朝我们微微点头含笑。

    “那么,请允许我先失陪了,灵梦殿下,还有这位妖怪大人。”

    “不去帮忙吗?”看着米琪婆婆离去的身影,我朝爆炸的方向努努嘴。

    “没那个必要,普通的小麻烦,还是让这个村子内部解决比较好,要是连小麻烦都解决不了的话,那才叫真正的麻烦。”

    “虽说是小麻烦,但是米琪婆婆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吧,实力也不是很强,就不怕发生意外吗?”

    “安心,常住在这个村子里,并且向往和平的妖怪们,还是有不少的,这些人就类似于村子守卫,要是有人不知好歹的话,会遭到以暴制暴哦。”

    红白公主噗嗤噗嗤的偷笑着,仿佛已经发生过不少这样的事情,回忆起了那些家伙的可怜下场。

    “这村子里住着强大的妖怪?”

    “嗯,而且不止一个,就算是我对付起来也会有点麻烦。”

    我心下了然,就说嘛,因为种族成分复杂,所以不可能制定太多太细的规矩,而根据红白公主之前所说,许多妖怪都是一些严重缺乏常识的家伙,要是没有几个绝对性实力的强者守护,肯定会出大乱子。

    “好了,继续购置食物吧,得把箩筐装满才行。”红白公主看也不看骚乱的地方,转身就走。

    看了一眼空旷的箩筐,我感觉到接下来将会是漫长的购物之旅。

    果然,直到下午时分,这个看似不大的箩筐才被各种各样的蔬菜和肉类以及米粮填满,红白公主毫不费劲的将箩筐轻轻一抖,感受到里面沉实的分量,满意的笑了笑。

    “好了,这样应该可以了。”

    “回去吧,我也逛腻了。”我打着哈欠,道,虽说在这里时不时就能见到新奇的种族,但是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难怪米琪婆婆对我这个【新妖怪种族】一点反应都没有。

    话说,刚才好像见到幽灵了,难道也有幽灵一族这样的种族?她们到底是不是由死人的灵魂化身而成的呢?要不要叫醒小幽灵去和她们打个招呼,认个亲什么的呢?

    带着这份疑问,我跟上红白公主的脚步。往村口的方向走过去,正在这时,前面又传来一阵骚乱。

    又出问题了吗?米琪婆婆想必忙的够呛,我稍稍的看了一眼,就继续顾着走路了,这已经是自我进入村子以后的第五次骚乱,还是那句话,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是这一次的骚动,有点特别,因为是直接冲着我们而来的。

    没过几秒的功夫。前面的人群之中分开一条空道。一道冰蓝色的身影宛如炮弹般,猪突猛进的越过这条通道直冲而来。

    “发现笨蛋灵梦!”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咦了一声,抬起头看去。可不是我那便宜的笨蛋女儿吗?这货才刚刚离开我一天就精力充沛的开始四处捣乱了。我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悲哀呢?

    “快点把妈妈还给我。一定是笨蛋灵梦在暗中捣乱,妈妈才会扔下我不管的。”

    也不知道这一天的时间里,琪露诺的脑子里进行过什么样的脑补。总之,我们未来的冰之女王候补,看到红白公主,非常的生气。

    女王候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不,她……呃,她被制服了。

    拜托你先让我这个旁白把话说完后再倒下行不?

    像被驱使的僵尸一样,琪露诺的额头正中心被贴上了一张符纸,符纸每隔数秒爆发出一阵雷光,于是,我这笨蛋女儿就浑身发麻的倒在了地上。

    “可……可恶,为了妈妈,琪露诺绝对不会认输。”明明被电的浑身颤抖,琪露诺还是挣扎的,艰难的站了起来,目光坚定的看着红白公主。

    真的拜托了,别为我做这种蠢事,请认输吧。

    我难为情的掩着脸,不忍目睹,有心想说点什么,却明白自己现在是本体模样,要是冲上去和琪露诺来个【母女相见】的话,肯定会被她冻成冰棍。

    “把琪露诺的妈妈……还回来!”大喝一声,琪露诺瞬间化身五小强,不畏伤痛再次冲上来。

    可惜,空有五小强的气势,却没有主角光环,她再次被第二张符纸打败。

    “兀,也差不多该清醒清醒了吧。”红白公主对着琪露诺说,目光却瞄向我,像在说,你到是想个办法解决一下这个麻烦如何?

    “才……才不会清醒,绝对不会输,不会输给笨蛋灵梦。”琪露诺再次站起来,扇动着六枚小小的冰翼飞扑过来。

    冲着我。

    咦……咦咦咦?

    难道说我的身份被识破了?

    我一瞬间惊讶,却发现琪露诺的蓝色眼眸里,带着不怀好意,才知道并不是身份被看穿了,松了一口气。

    等等,现在可不是松口气的时候呀!

    回过神,琪露诺已经出现在眼前,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仿佛在说“姨妈大”!

    低空俯冲过来的她,两只小手抓住了我的脚跟,冰寒的力量蔓延,眨眼间,膝盖以下就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和地面相连,动弹不得。

    完成这一切的琪露诺,带着得意的哈哈大笑,飞快的撤退。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笨蛋灵梦,朋友被欺负的感觉如何?痛苦吧,悔恨吧,哈哈哈哈。”

    两手叉腰,这货完全得意忘形了。

    “不,没什么感觉。”不知何时,红白公主已经在旁边摆下了茶几,泡上了一壶茶,淡淡喝了一口,那悠闲自得的神色仿佛还在说,你们继续,别管我,继续。

    “你到是有点感觉呀!”我怒吼一声,想要把脚从冰块里面拔出来,却拔不出。

    虽然是个笨蛋9,但战斗力可不止9,本体的我不是她的对手,脚被冻住了,一时半会拔不出来也很正常。

    最让我生气的不是琪露诺的行为,而是眼前进入看戏模式的红白公主,刚刚琪露诺冲上来的时候,她明明是可以阻止的,却在一旁看戏。

    好想好想加入神社拆迁大队啊,红魔馆,组队申请!

    系统提示:【红魔馆】拒绝了您的组队申请。

    “……”

    到这种时候还在很开心的玩着自我吐槽,看来我也是个不得了的家伙呀。

    “哼,强装镇定也没有用。”琪露诺被反将一记,咬咬牙说道。

    不不不,这一点我可以作证,那货现在绝对不是在强装镇定,而是真的很镇定。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认命吧,你的同伙已经被制服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了,笨蛋灵梦。”指着还在喝茶的红白公主,琪露诺大喝着,正当我以为她会像刚才一样猪突猛进的冲上去送死,可是……

    我说过,琪露诺的战斗智商并不弱,只见她小手一招,顿时将另外一名同伴叫了过来。

    视线一暗,伴随着琪露诺的这位伙伴出现,白天似乎忽然变成了傍晚,光线变得昏暗起来。

    而出现在琪露诺旁边的,状似她的伙伴的存在,更是笼罩在一团直径三四米的黑暗之中,那黑暗彷如黑洞,什么光线也透入不了,哪怕是我的钛合金狼眼,也休想穿过这片黑暗的一分一毫。

    咕噜一声,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

    这家伙……竟然能够制造出这样可怕的黑暗,实力不可小视,我从它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可以很肯定,她的实力要比琪露诺这个笨蛋强。

    而且,智商似乎也完胜了,至少没有像琪露诺一样猪突猛进的冲上来,而是静静的停留在琪露诺身边,像是在……像是在思考战术!

    我猛地一震,有点担心的看了一眼红白公主,面对这样的强敌,继续在那喝茶真的没关系吗?

    “哼,现在是二打一了……不对,还是二打二,只不过你的同伙已经被我先制服了,这样一来,就算是妈妈也不会说我以多欺少了,嗯嗯。”琪露诺很自豪的说道。

    我……我勒个大槽!

    这笨蛋的战斗智商何止是不弱,简直就是正常人等级,竟然知道先把我制服,然后来个指鹿为马,栽赃嫁祸,把已经被限制住行动的我,硬是算在红白公主的战斗伙伴上,最后堂而皇之的来个二打【二】。

    或许,我这笨蛋女儿真的有资质成为冰之女王也说不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