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九章 实验室中的少女
    ***************************************************************************************************

    很快,露出地面的船头部分,就被我全部清理了一遍,表面的岩层全部敲碎,露出它的真正面目。

    拍拍手,看着自己的杰作,我被惊呆了。

    这个巨大船头,除去了遮盖的岩层以后,竟然焕然一新,丝毫没有受到岁月的侵蚀,就连上面的建筑也是一样,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如此坚固耐用,教廷果然逃脱不了暴发户的名头。

    不过,我也发现了好几处的凹陷破口,以及船身上有一些建筑的废墟,估计是在那场传说之中的惨烈战斗之中造成的,并不出乎我的意料,这艘船果然是在战火中倒下的。

    能够打造出这种神迹一样的空中堡垒,这艘船上,如果还有类似于矮人王城的矮人能量炮那种大杀器,那么我一点也不会怀疑,凭着这艘巨船之威,教廷的确能够和整个地狱世界进行一场惨烈之战,当然,结果还是输掉了,这点毋庸置疑。

    相比之下,我当时在精灵族闹出的动静,真是太渺小了,比起这艘飞船,简直就是笑话,竟然还敢自称天空之城,想想都觉得不好意思。

    背着双手,仿佛下乡视察工作的领导般。绕着巨船转了一圈,时不时点点头,最后,我才到达严重倾斜的船上方。

    露出来的船头部分,只占这艘飞船的三分之一不到,即便是如此,这三分之一不到的船上面,就已经有十多栋大大小小的建筑,教堂,数个广场。可想而知这艘船到底有多大。怕已经是相当于一个大型的村落,比玛德雅聚落大上数十倍的那种,再加上船身里面很有可能也是空的,空间不知多大。所以说。这艘船起码可以容纳数万人。完全就是战略级武器。

    地板都是由一块块正方形的整齐磨砂白砖拼成,看起来和组成船身的那种白岩,应该是同一种材料。不仅如此,那些教廷建筑也是,先不说白岩材料有多贵,光是它的硬度,想要用来做建筑材料,每一块都不知道要打磨多久,花费多少人力,简直奢侈,奢侈到了极点。

    我一边摇头叹气,目光一边在那数栋完好无损的建筑扫去,因为船身已经倾斜差不多有六十度,为了避免伤害颈部,我只能吸着地面走,保持和船身垂直,这样看着就舒服多了。

    这几栋建筑里,应该会有入口吧。

    我心里寻思起来,光是在外面的这些建筑上转悠肯定不会有什么收获,我想要进入的是船身内部,里面或许才会残留一点好东西,教皇的房间,圣女的房间什么的,嗯嗯嗯。

    对了,把小幽灵叫醒……想到圣女,我心里忽然想起了项链里还有只小圣女在呢,或许她对这艘神迹一般的飞船,知道点什么。

    刚想把她叫醒,见她在项链里睡的正香,又有点不忍了,算了,我自己先玩一玩探险游戏,确认这艘船里面有没有隐藏着什么危险,比如说某个强大魔物,在内部建立了一个魔巢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等会再将她叫起来吧。

    想到这里,我召来另外几个帮手,五只鬼狼,还有冰火两只幼龙,虽然没办法战斗,但是帮我找找入口却没大问题,两只幼龙现在也长到一米长左右了,我是说加上尾巴,所以说看起来依然很小,战斗力嘛……相当于三四十级的冒险者吧,可要悠着点,放在地狱世界可是立刻被秒杀的份。

    我让大家四散去找,自己也进入最近的一栋六边形的三层建筑,虽然只有三层,但每层都有七八米高,看起来气势恢宏,一副想要告诉别人里面有好东西的样子。

    走进一看,黑乎乎的房间很大,凌乱无比,到处都是烂掉的木制品,破碎的瓦罐,以及倒塌的雕像烛台等等,已经找不到完好的东西。

    精神力微微一扫,我就踏入第二层,同样也是差不多,墙壁上还能看到不少爪痕以及焦黑的痕迹,里面明显经历过了战斗,不过并未见到任何尸骸,估计是已经被活下来的胜利者拖走啃食了。

    看来这里是发现不了什么了。

    我上了三层,又上了楼顶,随意瞭望一眼,就跳了下来。

    这栋建筑……应该是休息室还是什么之类的地方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标志性物品,不好辨认,总之不是重要的地方,飞船内部入口应该不会在这里。

    就在这时,小雪传来信息,它那边似乎有所发现,我精神一振,连忙召集其余的鬼狼以及两只幼龙,前往小雪那边,穿过一个广场,来到一个十多米高的小教堂。

    虽然教堂不大,但是宽阔的门口,以及两边设立的残破守卫亭,却证明这里的戒备等级颇高,说不定真的是其中一个入口所在。

    来到教堂内部,小雪朝我扑过来,咬了咬袍脚,冲里面示意一眼。

    目光扫过,正中央是一个高台,高台墙上镶嵌着雪白的十字架,透露出庄严气息,而门口处的两侧,却是各自一条通道,通往一条宽大的向下的楼梯口。

    看来就是这里了,不过,未免也太简单了一些吧,我摸了摸小雪的头,表示赞许,心里却是奇怪的想道。

    安全起见,收起两只幼龙,我带着小雪它们进入了右侧的楼梯口,沿着黑暗的的楼梯往下,走了几道弯,终于下到一条笔直长廊通道。

    长廊通道光线幽暗。左右张望一眼,发现墙壁上竟然时不时还能看到几盏亮着的魔法灯,上万年过去了,没有人照看,竟然还亮着,这质量……老板给我来一车啊!

    暗自吐槽着,我往左手边的方向走去,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向上的楼梯出口,估计是连接刚才看到的左侧那边的楼梯。

    看到这样的设计,我无语远目。大致上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那么容易找到了。

    设计了两条相近的楼梯口,要么是对称美观,要么是应付较大的人流,再加上这里保密措施一般。我想。这里应该是飞船里的普通人员的其中一个居所吧。

    在昏暗的灯光照亮下。发现长廊上狼藉一片,早已经腐朽的物品四处散落,轻易就能发现不少打斗的痕迹。依稀还能见到乌黑发干的血迹,涂在墙壁,地板,甚至是天花,可想而知这里经历过了何等激烈残酷的厮杀。

    是普通人员的居所,看起来并没有搜索的价值,要不要继续走下去呢?我略为思索,忽然一拍掌心。

    笨,为什么要拘泥于这个呢,这已经是一艘废弃掉的飞船,也就是说任由我怎么折腾都可以。

    想到这里,我大步行走在长廊之间,一边警惕着怪物的出现,一边随手打开几道房门,果然,里面是和宿舍极为相似的结构,还能看到双层木床的残骸,和我意料中的一样。

    长廊有差不多百米长,一路并未遇到怪物敌人,我们转而进入第二层,再到底下第三层,就是尽头了,这个深度,还远远不及飞船的高度的一半,果然,下面肯定还有空间。

    我四处探索,在墙壁上逐一的敲击,然后合眼,集中精神力艰难的穿透墙体,观察,最后,脚步停留在了三层长廊的最右端。

    就是这里了。

    往小拳头上哈一口气,我全力的狠狠一拳轰下,伴随着一声破碎巨响,两米多厚的白岩制成的墙壁,被轰出一个大洞,再一拳,再一拳……将近十拳下去,这堵厚墙终于穿透。

    哼哼,再怎么坚硬,也阻挡不了我的贪财……不对,是我的热忱探索之心。

    穿过破洞来到另外一条长廊,看了几眼,我刚才的一丝得意之色顿时无影无踪,这尼玛竟然又是一个普通人员居所,看来这些居所是一个个相连着的。

    无奈之下,我只好继续四处敲击,寻找,破墙,不知不觉中,头上又顶起了迷宫杀手的称号,嗯哼,可怕,我真是太可怕了。

    连续穿越了好几个一模一样的居所,终于,在下一个被墙壁阻隔着的地方,我感觉到了不同的东西。

    前面被轰破的墙壁厚度,都是一模一样的,而眼前这堵墙,根据精神力感知,竟然足足有十多米厚。

    这已经不能算是墙了吧喂!

    看着圣月贤狼微微泛红的小拳头,我叹了一声,这白岩果然还是坚硬了一点,连世界之力强者都难以击破,没办法,切换变身,cosplay熊形态!

    看我的二重拳,哈呀!!!

    足足上百记二重拳轰下去,才将这堵不知道该不该算是墙壁的阻碍轰破。

    从黑乎乎的洞口里面钻出,来到了一个书房装饰的房间,找了一遍,没有发现好东西,打开门出去长廊,别的不说,光是这里的长廊就明显不同,要比刚才的长廊宽阔,高大,地上还有一条发黑腐烂的地毯,墙壁上能看到几幅早已模糊不清的挂画。

    哈,果然这里要更高级一些,应该是教廷高层人员的地方吧,就这样一口气直达迷宫底部!

    我在cosplay熊和圣月贤狼之间,不断的却换,cosplay熊破墙,圣月贤狼探知,两者分工合作,有条不紊,终于让我感受到了拥有两大变身的好处。

    很快,我就通过迷宫杀手的方式,来到飞船内部四层,五层,六层……一直到了……呃,七层还是八层来着?

    通过一扇看似戒备森严的大门,眼前的光线忽然一亮,视线一阔,差点让我以为回到了地面上。

    但是,当眼睛睁开时。我露出了目瞪口呆的神色。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庞大的大厅,上百米高,如同一个万人广场那么巨大,大厅空荡荡的,墙壁光滑无比,并且四处雕刻着类似电路板一样的密集整齐纹路,从这些魔法纹路上,散发出一些莫名的,类似于高科技的迷幻色彩,让这里充满了神秘气息。

    顺着这些纹路看去。最后。目光停留在大厅正中央的一个巨大魔法阵上面,魔法阵中心是一个祭坛,祭坛上漂浮着一个缕空的金属球体,给这个大厅再增加几分神秘。

    “这个……应该是动力室之类的重要地方吧。”我惊讶的四处张望。宛如乡下人第一次入城一样。每一眼都能看到新奇的难以理解的玩意。

    不过。这个大厅的打斗痕迹,也最为激烈,我皱着眉头。敲了敲银色金属光泽的墙壁,这显然是比白岩更加坚硬的东西,哪怕是cosplay熊,想要在上面留下痕迹也有点艰难,但是四处的墙壁上,我却看到了许许多多的爪痕,破洞,有些爪痕,哪怕是cosplay熊全力一击也无法制造出来。

    在这里战斗的强者,肯定比cosplay熊强大很多,而且不止一个两个,而是成队成群的乱战,从这些痕迹上就能看出来。

    尼玛,这岂不是说有一大群全都要比cosplay熊强的强者,在这里大战一场?

    我看的心惊胆战,第一次意识到惨烈的战斗,到底是有多惨烈。

    算了,暂时不管这里,如此重要的地方,又经历了如此激烈的战斗,应该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

    穿过这个庞大而神秘的大厅,顺着战斗的痕迹,来到另外一条长廊,这条长廊被破坏的更加彻底,走没多远,前方就已经被倒塌下来的墙体挡住了去路。

    这难不倒我,我可不是游戏里那种明明能够轻易的毁灭一栋房子,却被通道前的一条倒下来的柱子或者是一扇破烂的不能再破烂的木门拦住去路,无法前进的笨蛋。

    动用精神力,化作无数的细丝,将眼前的倒塌下来的大小碎块清理掉,继续前进,没走多远又是一处类似的塌方阻拦。

    好激烈的战斗,我吸了一口凉气,越发小心谨慎起来,连一直跟在身后的小雪都召了回去,准备随时跑路。

    一路清理了不知多少战斗留下来的障碍,最后,我来到一扇巨大的金属门面前,被它挡住了去路。

    巨门不是问题,因为已经敞开,问题是遍布周围的魔法阵,分明在发出闲人勿入,后果自负的警告。

    不过想到刚才的战斗,或许已经……

    我悄悄踏出一步,落到某个魔法阵上面,果然没有反应。

    和我想的一样,万年前的激烈战斗,已经将这些魔法阵破坏殆尽了,虽说这样形容有点不妥当,但果然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节奏。

    我再无顾忌,大步的穿过敞开的金属巨门,本以为如此戒备森严的地方,一定能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结果目光一扫,里面是一个空荡荡的教堂大厅,什么都没有。

    怎么回事,莫非被敌人三光政策了?

    我气的捶胸顿足,天杀的怪物,还我神器来!

    【哦嚯,干的还不错,以人类的水准而言。】一直默不吭声的艾芙丽娜,忽然说话。

    “白痴,什么干的不错?你脑子坏了吗?”我正气上心头,立刻没好气的应道。

    【谁才是白痴,一点也看不出这里面的玄机的白痴。】艾芙丽娜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讥。

    “好了好了,快点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吧。”我心灰意冷,懒得和这家伙斗嘴了。

    【本来是不该帮你的,不过我也有点好奇,相对于无能的人类而言,保密的如此周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算了。】艾芙丽娜说着,忽然,原本平淡无奇的教堂大厅,飞舞起无数片符文亮光,宛如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在无尽的亮光中,大厅中央的石板上,忽然浮现出一个魔法阵。

    【进去看看吧。】艾芙丽娜说道。

    出于好奇,也是对艾芙丽娜的信任,我毫不犹豫的一脚踏入魔法阵,嗖的一声,身影消失在阵中。

    等晃眼的白光消失,我立刻瞪大眼睛,四处张望起来,连艾芙丽娜都好奇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玩意呢?

    而这时候,却传来艾芙丽娜【怪不得,原来如此……】之类的喃喃自语,我刚想问它,这货就已经沉寂下来,不说话了。

    可恶,看来只能靠我自己这双眼睛,来挖掘历史的真相了。

    首先,我站在一个魔法阵上面,魔法阵位于一个高台上,高台两边都是阶梯,顺着阶梯下去,眼前又是一条神秘兮兮的走廊,不过很短,只有十多米,里面有五道门。

    这五道门并未设置限制,我一个个开启,看了一遍,前面四个都是实验室之类的布局,不过比起法师公会的法师塔中的实验室,却不知道高端了多少,法拉老头要是看到这里,怕是会如至宝库,兴奋的发狂。

    这些实验室并没有任何的资料可供阅读,地上还能看到不少碎页,灰渣,所以判断很有可能已经被销毁了,至于是谁销毁的,天知道,我却不想知道。

    只剩下最后一道门了,在最深处,一看就知道隐藏着最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还是说空空如也,站在门口处,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向前踏出一步,嘶啦一声,眼前这道魔法门,宛如电梯的自动开启,把我引领进去。

    眼前一暗,紧接着是四面八方的荧光袭来,虽然暗淡,却不知为何格外的刺眼,让我不得不用手臂遮住眼睛,一会儿之后才缓缓放下。

    然后,便看到了让我呆滞当场的一幕。

    房间里面,整齐排列着一个个巨大的柱形玻璃容器,容器里灌满了绿色液体,那些烦人的荧光,正是从这些液体之中放射出。

    让我目光呆滞的,是悬浮在柱形玻璃容器的液体之中,全身**的少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