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不断存入,只是为了摔破那瞬间
    ***************************************************************************************************

    “挺机灵的嘛。”我用跃跃欲试的,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对方。

    “过奖,过奖,兀的动作也不慢。”红白公主微微俯身弯腰,一副准备躲闪的姿势。

    “有破绽!”

    “太天真了!”

    手一抓,抓到了这只红白公主,结果嘭一声白雾,手中的人变成了一张符纸,真正的红白公主出现了数米开外的上空,小手一挥,数十张符纸不要钱的呈散射型飞射而去。

    “哈!论到我了……不好,是幻象。”眼看那些符纸,直接穿透圣月贤狼的身体,灵梦心疼之余,暗道一声不妙。

    在她上空,一只真正的手抓了下来,拎住了她的后领。

    “看我的金蝉脱壳。”本以为这只红白公主会就此安分下来,岂料,她头一低,宽大下披着,宛如一件短小迷你披风的的衣领,竟然自动从衣服上脱落。

    “……”

    你妹的,这身露腋状竟然还有如此凶残的功能?

    一愣神的功夫,手中的衣领竟然变成十多张符纸,符纸白光闪烁,在我不妙的目光中,嗞啦一声化作无数雷蛇。

    “真危险。真危险。”泪光闪烁之时,我已经回到原地,看着那威力不可小视的闪电爆发,擦了一把汗,用疑神疑鬼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红白公主,忽然觉得她身上的巫女装,似乎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随时自动脱落下来。

    哈咦?这种形容,怎么有点h的感觉?我明明不是想表达这个意思的说。

    小小的打闹就此结束,面对失去了宽大的衣领。变成了一件背心造型的红色巫女服。红白公主不慌不忙的掏出一沓符纸,在上面轻轻一点,随着白光闪烁,那白色的宽大花纹花边衣领又回来了。

    “这件衣服果然是符纸变成的吗?”我怒掀心灵茶几。似乎已经发现了巫女族的天大秘密。

    这种设定实在太工口了呀混蛋。要是我有个把妹手的话……

    “回去以后。我痛定思痛,决定以身作则,先把自己穿着的衣服作为展示品。这样一来,一定会有客人心动。”红白公主朝我竖起大拇指。

    “怎么样?这位贵客,看到符纸的如此妙用,难道还不心动吗?只要被敌人抓住内裤,嘭的一声,就像我刚才的衣领一样,内裤会自动脱落,可以借此逃脱敌人的抓捕,实在是太方便了,顺便一说,如果刚才你抓的是我的上衣而不是领口,场面会变得更加养眼哦,这里面可是没有穿胸罩。”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关我屁事!”我再次怒掀一记心灵茶几,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受到这无节操红白公主的影响,想象着如果刚才抓的是上衣,嘭一下消失,只剩下一件领口若隐若现的遮着那大小适中的酥胸,鼻子顿时就有点痒了。

    “我觉得没有人会特地去抓敌人的内裤和胸罩,再说就算有,那种情况也十分不妙。”摇摇头,驱赶邪念,我看着红白公主,目光变得怜悯起来,这家伙,果然一点商业头脑都没有,却偏偏有着奸商的贪婪,这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怎……怎么会?”红白公主脑后似乎闪过一道雷霆,大受打击,然后otz的跪倒在了地上。

    “难道说……难道说又是失败商品?”

    “虽然很抱歉,但的确是。”我用力的点了点头,放弃吧,别捣鼓那些玩意了,用你的节操去卖钱会来的更简单。

    “没办法,看来计划完全失败,只能做回老本行了。”

    红白公主沮丧的嘀咕一句,我好奇的看着她,想知道【老本行】到底是什么。

    只见这家伙掏出一个大箱子,放在地上,在箱子里铺上一件坐垫,整个人站立上去,在箱子里坐下,娴熟的掏出一块木牌,挂在箱前,然后自顾自的喝起了茶。

    牌子上写着【巫女公主,十万一件,欲购从速,时间有限】。

    我:“……”

    红白公主:“……咝咝~~”

    “不会买哦,我绝对不会买。”和她对峙了几秒,我退后几步,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十万节操公主,而是四魔王。

    红白公主:“叽~~~~~”(我盯)

    “就算你这样看着我,我也不会买。”我再退后一步,将这货买回去的话,整个暗黑大陆的平均节操都要降低几个层次,作为救世主,我绝对不能上当。

    “兀不必担心,我从来不强迫别人做交易。”

    “这荒山野岭的,只有我一个人,也不可能有其他人经过,你分明就是在暗示些什么吧。”我指着对方,毫不留情的揭穿道。

    “没想到做到了这种地步,还是赚不了钱。”红白公主十分遗憾的从箱子里出来,收回箱子,叹息道。

    “没办法,只好用最后一招了。”

    “最后一招。”

    “嗯,刚学到的,最实用的一招,成功的话肯定能弄到钱。”

    “放马过来吧。”一定能弄到钱?从哪里弄?除了我还有谁?我可不觉得那个连妈妈都会认错的笨蛋9身上会有,所以要保持绝对的警惕。

    只见红白公主冲了上来,好家伙,终于被逼到绝路,想要做那刀口流血的恶活了吗?

    我摆出招架姿势,正想应对,忽然察觉到。这家伙貌似并不是想攻击自己。

    这种飞奔而来的动作,姿态,何等熟悉,让我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刚刚不久前才发生过。

    呆愣的看着红白公主飞奔过来,扑到我的怀里,然后悲情深切的喊了一声。

    “妈妈。”

    轰隆隆,蓝天草原下,伴随着无数草泥马群的狂奔,还有道道雷霆闪过。

    妈妈妈妈……妈妈?这家伙到底想闹哪样?一个笨蛋9还不够吗?

    忽然。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不对,这和“土豪我们做朋友嘛”是何等相似,这节操公主绝对是抱着这种不良用心而来。

    混蛋呀,我差点就上当了。因为这红白公主做的实在是太深情。太入戏了。甚至比琪露诺还要像,若不是她一开始说过【想要用这个办法弄点钱】这句话,让我警觉。或许我又会陷入【难道我真的有这样一个女儿】的错觉之中不可自拔。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这红白公主竟然还是个影帝,演戏功底丝毫不在黄段子侍女之下。

    我就像照着剧本,对其大喝一声“放手”,但想到对方是女孩子,毕竟不忍心,没办法那么残忍无情的对待,所以只好轻展双臂,温柔的将怀里的红白公主抱住。

    然后,手臂一紧,用力一箍!

    德式拱桥摔!这次不会让你再逃掉了!

    嘭一声,怀里的红白公主变成了一张符纸消失,让我恨的牙齿发痒,可恶,竟然又失败了。

    “同样的招数,对我是没有用的。”出现是十多米外的红白公主,淡然的喝茶说道。

    出现了,节操圣斗士!

    不过就在这时,意外忽生,被囚禁的气泡里的琪露诺,终于脱困,卷起一道巨大的冰雪从红白公主背后偷袭,眨眼间就将正喝着茶,还保持着淡然姿态的红白公主冻结住了。

    “哈哈哈,笨蛋,大笨蛋灵梦,果然上当了,没有枉费我忍耐那么久。”琪露诺看着化作冰雕的灵梦,得意的笑起来。

    没想到她竟然一直在蓄势待发,这笨蛋……虽然脑子很笨,但是战斗本能却不差。

    回过头,琪露诺舒展冰翼,一口气冲上来,重新扑到我的怀抱之中。

    “妈妈~~~”

    看着在怀里撒娇的笨蛋少女,我陷入无语之中。

    忽然,琪露诺全身一僵,仿佛被石化了般,在我怀里一动不动。

    拍着身上的冰渣走上来的红白公主,挫败的叹息着。

    “没想到竟然被这笨蛋偷袭了,真是太大意了。”

    接着符纸一挥,全身僵硬,连眼睛都无法转动的琪露诺,重新被气泡包裹起来,隔绝于外。

    “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会缺纸了。”看着红白公主毫不吝啬的一叠叠符纸的使用,我了然道。

    “是吧,终于明白了吧,还有神社要修复,真是的,全都是让人不省心的家伙。”无奈的按着额头,摇着头,红白公主头疼道。

    “我有个问题想问。”

    “哦?”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对吧。”我死死盯着红白公主,一字一句问道。

    “说……说什么呢?我可是对一个变成女人还当上别人的妈妈的变态,会用什么样的表情和举动面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红白公主连忙否认道。

    “这不是已经知道的十分清楚了吗魂淡!!!”原来如此,早就被识破了,可恶,不但节操没了,还被当成了猴子,太可恶了!

    “安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红白公主朝我竖起大拇指,然后拿出一张纸唰唰的在上面写起来。

    “不会告诉别人,但是会写给别人,是吧?”我咬牙切齿的冲上去,将纸撕成粉碎。

    “话说回来,你怎么会认得我现在的身份?普通人根本完全想象不到吧。”

    “兀在说什么呢,我的体内,可是在流动着兀的节操,兀的体内,也有我的节操,我们可是节操相印,心有节操一点犀的关系呀,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别说的好像我和你一起卖过交换过节操似的,我的节操可是比你更珍贵!”听红白公主这样一说,我当时就掀桌了。

    “总而言之。安心吧,兀无论变成什么样,我也不会介意,就算成了那个笨蛋的妈妈,也完全不会介意,干脆一口气迎来兀的新生,以这个身份活下去怎么样?说不定会有奇怪的兴趣和爱好被挖掘出来。”

    “别用祝福的眼光看着我,我现在过的好好的,而且谁会要那种新生!”

    “那真是可惜了。”

    “一点都不可惜!”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家伙……和这家伙说话可真是够累的。真是怎么吐槽也吐槽不过来。

    对了。既然身份已经败露,节操丢都丢了,我也就不需要顾忌那么多,干脆直接在这笨蛋面前取消变身就好了。这样一来她就会认识到我可不是什么冰妖精。更不是她的妈妈。

    想到这里。我一拍掌心,再一拍脑袋,自己之前怎么就那么笨。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想到呢,一开始就这样做的话,早就解决掉误会,也不会在红白公主面前丧失节操了。

    “等等。”就在我要行动的时候,忽然,红白公主伸手叫停。

    “兀,该不会是想在这个笨蛋面前,变回去吧。”

    “你怎么猜出来的,的确是想这样做没错,这样一来就能澄清误会了。”我愣了愣,怎么身边的女孩一个个都会读心术那么神奇。

    “我劝兀最好还是不要这样做,至少不要在这笨蛋面前。”

    “为什么?”

    “这笨蛋……虽然粗枝大叶,神经不着调,但是却意外的纤细敏感,要是现在被她知道真相的话,说不定会暴走。”

    “暴走的话,将她制服就好了,以你我的实力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觉得反正迟早是要澄清误会的,迟暴走不如早暴走。

    “兀太小看她的冰妖精身份了,虽然智商低的完全不行,但实力却恰恰相反,高的离谱,现在被我很容易的制服,只是因为年纪还小,并且没有认真起来罢了,万一暴走的话,你会变得相当麻烦,当然,也不是说不能制服,只是想要在保住她的性命的情况下制服,很困难,雪很轻柔,但一旦变成了暴风雪,就会不死不休,不消失,不停止,兀明白我的意思么?”

    “明白是明白,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可不想一直当她的妈妈。”我苦着脸,看着红白公主,希望她能想个办法,毕竟这个笨蛋也是你的村民是不。

    “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这货却把头一歪,表示不能理解。

    “各种方面的不方便,说到底我可是男人,雄性,男子汉,纯爷们,懂?!!!”我怒吼掀桌,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就好了,一口气把节操抛光的话,没有什么事情是接受不了的。”

    “这种华丽的跳楼大甩卖节操行为我可跟你学不来。”

    “是吗?真可惜。”

    “一点都不可惜!”

    结果绕了一个圈,似乎又回到原点了。

    “具体的解决办法,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不过,暂时不要在这笨蛋面前取消变身,让她知道真相,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或许可以用稍微缓和温柔一点的办法,先告诉她兀要单独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然后偷偷变回来就行了。”

    “虽说对她有点残忍,不过到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摸着下巴,觉得这主意不错。

    “觉得残忍吗?明明是这笨蛋擅自认人,兀果然是心地善良,我在兀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母爱。”红白公主感动的用袖子擦了擦眼角。

    “德式拱桥摔!”

    “我闪!”

    “也罢,暂时就这么办吧,不过话说回来,她真正的妈妈去哪里了?已经不在了吗?如果还在的话,将她找回来,不是能够顺利的解决问题了吗?”

    “真正的妈妈?”红白公主头一歪,用很古怪的目光看着我。

    “兀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我又不是她妈妈!”

    “冰妖精,是一个特殊的族群,她们并没有父母,而是天然形成,是自然的宠儿,非要说谁是她们的父母的话,那么便是这个天与地。”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认我当妈妈?”

    “这笨蛋……看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书,无论怎么也不承认自己无父无母,固执的认为父母只是离开了自己,并不是不存在,所以老是偷偷从村里溜出来,寻找所谓的父母。”

    “原来如此,到底该说是巧合,还是我比较倒霉好呢?”听了红白公主的解释后,我既有些同情,又十分沮丧。

    这不是小蝌蚪找妈妈的剧本吗?溜出来寻找父母的琪露诺,正好看见了和冰妖精一样有着六枚冰翼的自己,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腐郭达!

    “白捡一个女儿,这不是挺好的吗?虽然是个笨蛋,但正因为是笨蛋所以很好利用。”

    红白公主小手掩口,头微微一低,上半张脸隐藏在了阴影之中,看起来宛如一个反派阴谋家,笑的十分阴险狡诈……

    ***************************************************************************************************

    年底了,公司那边的应酬多起来了,昨天部门聚餐,小七乱喝了一通,微醉,就直接睡了没更新了,但是请不要担心小七对全勤的怨念,不是实在没办法,小七就绝对不会放弃,嗯哼。

    也就是说,今天,现在,将连续三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