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八章 又一大波黑历史袭来
    ***************************************************************************************************

    圣月贤狼和cosplay熊的差距还很明显,一如当初的地狱格斗熊和妖月狼巫。

    当然,这并不是说圣月贤狼的潜力,就比cosplay熊差,在我看来,两者还是一样的,都是潜力无限,甚至圣月贤狼还要比cosplay熊用处大些。

    现在的圣月贤狼之所以显得【杂技】,并非是客观因素,而是主观因素,是因为我用它用的太少,对它研究的太少,总是依赖熊人变身那简单暴力的力量在战斗。

    圣月贤狼拥有无数技巧,发展空间无限,打个比方,如果它和cosplay熊都发展到极致,那么,按照我刚才的猜测,两者的战斗力应该相当,但是,圣月贤狼以其丰富的技巧,多样化的战术能力,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能够适应的战场,肯定比cosplay熊还要多。

    只可惜,要将圣月贤狼练成,实在太消耗时间了,光是一个万法之阵,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才能略有小成,不是现在的我能够支撑得起的,可惜呀可惜,要是我早个百十年穿越到暗黑大陆,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惋惜的感叹一声。看到敌人已经倒下,我连忙将女神武装解除,一是避免继续羞耻play,二是为了节约女神武装的能量。

    女神武装每使用一次,都要用精神力对其进行充能,就算一直持续着妖月狼巫的形态,都要将近十天才能充满,再次使用,装备强大,限制相应的也会增加。这一点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不过我发现。在晋升到圣月贤狼以后,对女神武装的充能效率变高了,应该说是女神武装对精神力的吸收速度,主动提升了。看来这种事情。还和我的境界有关。女神武装作为神器,至少也要对应世界之力强者,以前我的妖月狼巫能用已经是奇迹。只有晋升到圣月贤狼,才能将它的大部分能力挖掘出来,更加顺畅的使用。

    简单的说,现在女神武装两三天就能充满精神能量,着急用的话,也未必要等到完全充满才能使用,一言概之,只要不是持久战,频繁遭遇战,我现在已经将近能无限制的使用女神武装了。

    这个消息,让我一时笑不拢嘴,一时愁眉苦脸——战斗力的确提升了,但节操掉的也更快更多了。

    话说回来,圣月贤狼该怎么提升呢?

    我忽然想到一个关键性问题,貌似法师的提升和战士的提升有点不一样,我自然也不能一味的按照cosplay熊的提升方法去提升圣月贤狼了,得,还是等回去问一问前辈们吧。

    感受着圣月贤狼世界初级境界的实力,我感叹连连,玻璃渣不是一向把法师当亲儿子吗?怎么如今圣月贤狼不能像cosplay熊一样,一口气晋升到世界中级,甚至是高级?这不科学呀教练。

    【战斗结束了?】沉寂已久的艾芙丽娜,忽然冒头。

    “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

    【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一个。】艾芙丽娜表示嗤之以鼻,它似乎在东张西望着什么。

    【战利品呢?怎么不见你拿出来炫耀炫耀。】

    我:“……”

    这家伙,难道是被我传染了,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股贪婪劲?

    不过艾芙丽娜一提醒,我才反应过来,对呀,冰之守护者怎么说也是个魔王级强者,应该会爆落好东西吧。

    我连忙向那座【冰山】飞过去,在它脚下绕了一圈,当时就靠了。

    竟然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因为督瑞尔制造的,并非野生怪物,所以不会爆落东西?这么说来的确经验也没有得到,不然这样的世界中级境界强者,足够我升一级了。

    亏大了!

    我心疼的几乎窒息,干掉一个世界中级强者容易么我,竟然一点奖励都没有,想当初面对同样是世界之力中级境界的赫拉森,他可是足足给了我两件神器呀!这样下去我还有什么动力拯救暗黑大陆,导演你是不是想逼演员罢工呀混蛋?

    不行,肯定还有我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这样的强敌,一定会有好东西的。

    我的目光不断乱扫,最后停留在冰之守护者那庞大的身躯上面。

    制造一个魔王级强者,就算对于四魔王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应该是吧,就比如说那时候安达利尔制造(某人还不知道这是贝利尔的杰作)的骷髅将军,还是用了小幽灵的父亲的骸骨,否则的话也没有那么轻松。

    要是四魔王能量产魔王强者,别说暗黑大陆,天使族那也得屁滚尿流呀。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我嗯嗯点着头,看着冰之守护者的尸体的目光,越发变绿,真的和狼一样了。

    老兄,虽然你死的姿势很英勇,很酷毙,本来不应该将你最后的尊严也打碎,但是为了获得拯救暗黑大陆的动力,为了全暗黑大陆的人民,为了正义,为了光明,为了圣女,为了女王,我也只能失敬了。

    胡乱叨念一番,对着冰之守护者的尸体,合掌行了一礼,我便高高跃起,来到它的头顶上,哈一声,秀气的小拳头击在上面。

    数秒过后,以拳头为中心,一道道裂痕扩散出去,最后,整座数十米的冰山轰然破碎,倒塌。

    顾不得冰花还在飞扬。我就在冰之守护者的尸骸碎片里面,四处翻找起来,精神力也没落下,对着四周扫了一遍。

    找到了!

    眼前一亮,我大步来到一处地方,手指对着堆积的尸骸碎片轻轻一点,顿时露出一米多深的洞口,洞底下,一个黑不溜丢,毫不起眼的盒子静静躺在那里。

    这是虾米玩意?

    用精神力将盒子卷起来。放在手上。我看了又看,把玩数分钟,还是摸不到一点头绪,起先以为是赫拉迪克方块那样的好东西。但结果精神力一查。却并非如此。这是一个平凡无比,用来装东西的盒子无误。

    你看,这上面还有一个锁头呢。

    我将目光落到锁头上面。发现锁孔造型是一个十字架,而从紧密合着的开口边缘修饰点缀的天使花纹来看,这个透露出古朴气息的旧箱子,很有可能是万年前的教廷时代产物,毕竟现在教廷早就完蛋了,谁吃饱了闲着没事做去对一个不起眼的箱子做这种修饰。

    再说,这也是督瑞尔的东西,很有可能是当年攻打教廷的时候,随手捡到的箱子,一定是这样。

    对箱子做出一番简单而无责任的评价后,我的目光落到锁孔上面。

    箱子里面的东西,一定不是普通货色,但是箱子似乎被魔法阵封锁了,连我的精神力也没办法探进去确定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什么。

    没有钥匙呢,怎么办,没办法了,暴力破解吧。

    我正想对箱子下手,冷不防的艾芙丽娜出了一声。

    【要是封印箱子的魔法阵,有自我毁灭的功能该怎么办?】

    我的动作愕然停止,这把破剑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开口警告我了,那肯定就是百分之百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我沮丧的收回手,就像赌徒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大把金币大把筹码一样,死死盯着盒子,眼都快瞪红了。

    算了,还是去找找有没有其他吧。

    和一个盒子干瞪眼,我傻了么我,回过神来,沮丧的将盒子收起来,我继续寻找,却没有发现其他任何东西了。

    “太穷了,太穷了,堂堂的督瑞尔,竟然连一点好东西都不给手下,这到底算什么,难道督瑞尔也是地狱世界里鼎鼎有名的吝啬鬼?”我不甘心的嘀咕道。

    【为什么要给好东西,用你的蠢脑子好好想一想吧,守护者只不过是世界中级境界,这种实力,在地狱世界实在排不上号,督瑞尔为什么要将它放在这里?】

    “为什么呢?”我双手抱胸,低头沉思,结果手一抱,头一低,就看到感觉到了凸起的柔软胸部,连忙泪流满面的把手一背,脸上仰,做悲春哀秋诗人状。

    抬头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没错,以后思考的动作就改为背手抬头吧,多高端洋气上档次呀。

    【你这笨蛋呀。】对于我仍然无法接受残酷事实的丧家之犬模样,艾芙丽娜长叹一口气,直接给出了答案。

    【养狗防盗,狗真的能赶跑强盗吗?一般来说不能吧,狗的作用,只是为了吵醒主人,告诉他有强盗来了。】

    “有道理。“我一拍手心,接着脸一黑,二话不说,化作一道月光拔腿就跑,边跑边骂。

    “艾芙丽娜,你这混蛋,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

    【我只是想观察一下你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反应过来,结果真是让人意外,你这家伙的智商,已经完全突破我的想象力和理解能力了。】

    我:“……”

    ……

    第三世界……

    “……”蹲在地上专心致志的烤着蘑菇的猫耳发少女,忽然毫无预兆的抬起头,放下手中的蘑菇串站了起来。

    “小沙小沙,要走了吗?”在旁边陪着她烤蘑菇,讲着自己和师兄【斗智斗勇】的故事的阿兹莫丹,抬起头,用湿汪汪的乌黑大眼睛紧盯对方,仿佛在发出“叽~~~~~”一样的声音。

    “嗯。”沙耶微不可察的轻点了点头。

    对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有人入侵了,自己制造的守护者被干掉了,要过去看看。沙耶心里这样想道。

    “是吗?又要走了吗?”阿兹莫丹的眼睛,闪烁着寂寞和伤心的感情。

    “只是回来一会儿,好不容易见面,又要走了吗?师兄也走了,贝利尔和安达利尔,老是把我当成笨蛋,不想去找她们,又要一个人了。”

    自言自语着,阿兹莫丹坚强的擦了擦眼:“算了,小沙。你走吧。我一个人也没问题。”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她湿润无比,楚楚可怜的眼神,分明在流露出【陪我玩嘛。不要留下我一个人】的撒娇恳求。

    沙耶:“……”

    抬起的脚步。犹豫再三。终于收了回去。

    算了,反正【那里】……应该不可能被打开才对,不对。已经无所谓了,那么多年过去,或许自己也应该放下了,乘着眼前这个机会。

    在心底里轻轻叹了一口气,沙耶淡然的回过头,重新蹲下。

    “不走了吗?”阿兹莫丹的眼睛瞪大起来。

    “嗯,陪你。”沙耶点点头。

    “太好了,最喜欢小沙了。”笨蛋魔王高兴的一个飞扑,将沙耶扑倒在地,狂蹭着脸。

    她丝毫不知道,这一个寂寞的挽留举动,拯救了她那笨蛋师兄于水深火热,若是没有挽留的话,说不定某德鲁伊现在已经被冻成冰棍,身穿白衣头戴光环去时空管理局和上帝打牌去了。

    ……

    狂奔出数百里之外,潜伏起来,等待良久,我并没有察觉到庞大恐怖的气息降临。

    怎么回事,难道说艾芙丽娜在诳我?

    【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告诉了你一个狗和主人的道理罢了。】艾芙丽娜翻翻白眼,表示无辜。

    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嚣张了,我咬牙切齿一句,却奈它不得,等哪天在梦境里相遇,到时候再新仇旧恨一块报,你就悠着点,洗干净屁股……呸呸,洗干净咸鱼身等着吧。

    念碎碎一口,我继续观察着前方。

    难道说,督瑞尔并没有察觉到它的守护者被干掉了?或者说,这里对它而言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弄个守护者纯粹是为了好玩?

    似乎都有点牵强,不对,还有一个可能性,或许是因为它离这儿远,正在赶过来的路途中?

    我心里一想,顿时怂了,又跑出了数百里。

    干什么呀我,干脆一口气离开不就好了?非得偷偷摸摸的藏起来观察情况,难道还想回去?

    我在心里自我解剖了一番,猛然发现,自己竟然还真有这个隐藏的念头。

    很好奇呀,督瑞尔想要保护的地方,守护者口中的禁地,到底是什么,或许能发现重要的信息也说不定。

    我发现我也被双尾传染了,好奇心越来越强烈,就算是督瑞尔,似乎也阻止不了我一探究竟的决心了。

    也罢,等它个三两天吧,哪怕督瑞尔隔的再远,应该也能赶过来了,要是它不出现,说明它并不在乎这里,那我就可以稳稳当当的前去调查了。

    等了数天后,我再次回到原地,冰之守护者的尸骸冰碎,依然还在,案发现场保留的相当完整,甚至发现盒子的那个洞都还在,和我离开时没什么两样。

    看来督瑞尔是不会来了,很好。

    我暗地里握了握拳头,但还是不敢大意,一直维持着圣月贤狼的状态,感知方面,圣月贤狼要比cosplay熊强很多,一旦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跑路的机会也会大些。

    接下来,就是守护者口中的禁地了,让我好好看一看那到底是什么玩意。

    回过头,目光落到守护者刚刚出现时所站在的地方,无须多找,它口中的禁地便一目了然。周围一片平坦荒芜的野地,就属它最为明显,想忽视也做不到。

    在我前方不远处是一座庞然大物,和地表相连,看起来似乎有大半的部分被埋在了地下,光是看露出外面的部分……

    呃……

    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圣月贤狼的性别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连我对事物的审美和判断能力,也变了吗?

    眼前这座庞然大物,大概在长久的岁月之中。被厚厚的尘埃掩埋起来了,随着时间继续流逝,尘埃硬化,变成了坚固的岩层,咋一看,就像是一座奇形怪状的小山。

    但是绕着它转一圈,不难从那被岩石所覆盖的形状中,找到一些人工雕琢的建筑痕迹,其风格……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

    总之,光是这一点就可以证明这并不是一座自然形成的大山。而是藏有它物。

    我四周绕了一圈看。又飞起来居高临下看,脸色越发的不可置信。

    不对不对,还要再仔细观察一下才能确认。

    于是,我拉远距离。飞上千米的高空。低头再次一看。

    我擦。竟然还越看越像!

    怎么看,这都像是一个【船头】呀教练!

    开什么玩笑,陆地上怎么可能出现船。不对,等等,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还是一片海,或者是一片熔浆海,这艘船航行到这里,被摧毁了,沉下去,若干年后,这片海消失了,于是沉船就露出来了。

    原来如此,一定是这样没错,我真是天才。

    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我拍着掌心,不再感到惊讶,从半空降落,来到高高翘起的船头顶部,左看右看,然后一拳打下。

    伴随着破碎声响,包裹着船头的岩石破碎,既然足足有一米多厚!

    甩着泛红的小拳头,我又踩了几脚,终于将周围一大片的岩石表面清除,可以比较直观的观察这个船头了。

    那裸露出来的,竟然是……还是石头?

    我当时脚一滑,差点给跪了。

    难道我猜测有误,这并不是船,以前这里也根本不是什么海?

    再次看多几眼,我终于发现,除去岩层后裸露出来的石头部分,和周围的岩石并不相同,那是一种泛着金属色泽的白岩,一副看起来很厉害很坚硬的样子。

    我试着用圣月贤狼的小拳头,用上几分力气一拳打下去,结果白岩巍然不动,我的拳头动摇起来。

    好硬的家伙,用来做船身似乎也说得过去,不过这样的材料真的没问题吗?不会沉吗?

    想到这个世界,有魔法这种神奇的东西,我心里稍微释然。

    既然这样,就让我来好好看一看你的全貌吧。

    虽然被一层厚厚的岩石包裹起来,而且大半截也陷入了地底下,但这一点也难不倒圣月贤狼,甚至不用费劲将表面的岩层除去,再将它整个挖出来。

    我将手按在裸露出来的坚硬白岩上,深深吸气,然后合上双目,强大无比的精神力从手中散发出来,沿着这些白岩,一路蔓延,穿过厚实的岩层,钻入深深的地底,最后完全将整艘船包裹起来,它的形状,自然也通过精神力的覆盖,映入到我的脑海之中。

    只是……

    我震惊的睁大双眼,精神力无法维持,轻啵的一声中断了和船的联系。

    这竟然是……竟然是……

    此时此刻,我的脸色一定是比发现这是一艘船时,更加震惊千倍,万倍。

    不不不不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

    我原本以为,这是一艘船,一艘很流弊的船,或许是遥远的时代,某个强大魔神的宝物。

    可是错了,错的很离谱。

    它是一艘船没错,但绝对不是什么魔神的宝物,而是……而是教廷的船!

    果然,刚才看到船上面那些似曾相识的建筑风格,我就应该反应过来了,那种风格,不正是罗格营地修道院里经常能见到的教廷建筑吗?

    失魂落魄的呆愣了许久,我依然无法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切,这竟然是教廷的船。

    等等……就在这时,一道灵光闪过,我忽然想起了点什么。

    那是双尾和我介绍乱灵之地的时候,提到过的一些不靠谱传闻,大致的意思是说在这乱灵之地,在万年前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惨烈战争,而战场的一方,竟然是我们暗黑大陆。

    当时我和双尾,都完全不相信这种无凭无据的传闻,只是顺便讨论了一下可能性,比如说当时暗黑大陆被地狱一族入侵,已经进入生死存亡之地,于是教廷孤注一掷,集中精英偷袭地狱世界,想来个围魏救赵,这样还说得过去。

    那时候也只不过是当做闲聊,没想到,在这里,发现了一艘具有教廷风格的巨船,却让这个凭空传闻,变得有理有据了。

    难道说传闻真是这样?我双手抱胸,低头……不对,是背着双手,仰头望天对月(?)沉思起来。

    不对,总觉得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想了又想,我猛然一惊,终于明白最大的违和感出自何处。

    即便是教廷最后孤注一掷的行为,但是,为什么是船呀混蛋!为什么教廷开着一艘船跑过来攻击地狱世界!难道说地狱世界和暗黑大陆相连的通道竟然是一条水路?这也太扯淡了吧喂!

    等等!

    我又是灵光一闪,想到了重要的事情,圣月贤狼的脑袋就是好用,记忆和智商加成妥妥的。

    猜我想到的是什么?

    矮人族!准确的说,应该是矮人族的矮人王城!

    那座能够凭空升起的矮人王城,让人印象深刻,当初在精灵族和黑龙艾利西亚一战之前,我也是以此为灵感,以妖月狼巫旺盛过头的精神力,将整个玛德雅聚落……不对,现在应该叫天空部落了,将天空部落凭空升起,化成一座天空之城,还因此得到了一个隐藏外号——超魔法的倒吊男,有雕像为证!

    呜呜呜,不要再让我想起那座雕像了呀混蛋!

    我抱头呜呜悲鸣几声,将这段记忆从脑海之中撇除,才正经八百的继续深思。

    如果是以矮人王城为参考,那么……假如说……教廷的这艘船,是一艘飞船呢?

    虽然听起来有点夸张,但是以教廷统治暗黑大陆以万年计的积累,想要完成一艘这样的超级飞船,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说这就是事实的真相?可是,为什么督瑞尔会把这里当成禁地呢?

    还是有很多疑点无法弄清楚啊。

    我挠了挠头,将毛茸茸的狼耳揪了又揪,还是百思不得其解,看来圣月贤狼的智商也不是万能的,在这种缺少情报的情况下。

    干脆……不如进去看一看吧。

    我忽然想到,刚才用精神力,只是查探了飞船的外形,飞船内部并没有查探,也查探不了,这一层白岩,不止坚固,还有干涉精神力渗透的作用,当年的教廷果然是财大气粗呀,其他不说,光是制造巨船身躯的海量材料,看起来就十分不凡,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估计这种白岩,价值还要远远高于金子。

    也就是说,这完全就是一艘金闪闪的巨船了?我震惊了,原本散发着皎洁月光的眼睛,都变成金光了。

    不行,一定得进去看看,我要成为历史的见证者!

    正义凛然的拿出理由,我开始忙活起来,忙些什么?自然是将露出来的船头上的岩层清理掉,找到进入巨船的入口,说不定里面还有好东西呢,毕竟是暴发户教廷,哪怕是脚垫说不定都是暗金装备的材料,想想都觉得兴奋……

    ***************************************************************************************************

    7000字补完,累死了,正好是2008章,北京奥运呢,话说月底有双倍月票吗?大家都给小七留了吗?可千万别忘记呀,虽说现在游戏竞技分类大神作一片片,拿分类前六基本是幻想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