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一十四章 欢迎来到幻想乡
    ***************************************************************************************************

    “我不是那样的人。”对此,我必须义正言辞的否定,以维护自己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的伟岸形象。

    正因为我是个女儿控,如果真认了的话,哪怕是天下第一笨蛋的女儿,也会好好疼爱,问题不在这,女儿的话我向来不会嫌多,最大的问题是她是把我当妈妈,而不是爸爸,这让我情何以堪。

    “好好努力,将这笨蛋教导成一名正直善良的笨蛋吧。”见苦恼不已的我,红白公主语重心长的凑上来拍肩,宛如将自己的宝贝孙女托付给勇者的村长老。

    “真心话呢?”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有人管教着笨蛋以后我就轻松多了。”红白公主脱口说道。

    果然如此,这十万节操公主,就知道没在想好事。

    “那么,这件事就先这么定了。”轻咳几声,不等我说什么,她就把小手轻轻一点,顿时,气泡破裂,琪露诺身上的僵直状态也解除了。

    只见琪露诺哧溜一声,快的轻灵的如同一只猫,飞快的绕到我身后,探出脑袋狠狠瞪着红白公主。

    “妈妈,笨蛋灵梦欺负我。”

    “嗯……呃啊。是吗?”我惨白的笑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没错没错,笨蛋灵梦老是仗着自己的身份,一直在欺负我,不让我出来找妈妈,太可恶了,妈妈,快点帮我报仇,让笨蛋灵梦看一看冰之女王的强大。”

    “冰之女王?”我看了看琪露诺,又看了看红白公主。

    “因为是冰妖精。成熟以后。的确能配得上冰之女王这个号称,这笨蛋也一直以这个号称为目标,为此感到骄傲,如今找到你了。自然就落到你头上了。”红白公主解释道。

    “明白。”虽然明白是明白了。但为什么我眼眶里的两行热泪。会变得更加汹涌呢?冰之女王,我今后该不会又要多上一个奇怪的号称吧?

    “琪露诺呀。”张了张嘴,我最后还是被逼无奈的接受了眼前这个事实。轻轻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是的,琪露诺在。”听到我第一次喊她的名字,这笨蛋不知有多高兴,立刻就从身后绕到身前,一把扑到我的怀里撒娇起来,喜悦的眼眶都渐渐泛红了。

    呜~~~这个身份,越来越没办法拒绝了。

    我几乎是抱着一种绝望的自暴自弃心态,勉强的露出温柔笑容,伸手轻轻抱住琪露诺。

    “妈妈承认琪露诺了吗?”见我的动作,琪露诺泛红眼眶里留下了激动泪水。

    “嗯……啊,是啊,我的孩子。”面带微笑着,心里流血,这就是我现在的最真实写照。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琪露诺终于找到妈妈了。”

    琪露诺兴奋的语无伦次,身后的六枚冰翼忽地放大数倍,身上庞大的冰冻能量四处溢散,眨眼间就将方圆数十里变成一片冰天雪地,这股恐怖的力量,甚至不比圣月贤狼的冰冻之力弱,难怪红白公主说她暴走起来会很麻烦,看来一点也没有骗我。

    “真是太好了。”看到这【母女相认】的感人一幕,一旁的红白公主,也在默默擦拭起眼角,说了一句。

    不要,不要用这种祝福的目光看着我!

    这十万节操公主,后面绝对隐藏了一句话,“真是太好了,以后终于可以把这个笨蛋扔给别人管教了”,绝对是这样没错。

    我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过还有人比我更加不领情,听到这句话,喜极而涕中的琪露诺也忍不住回过头,凶巴巴的看着红白公主。

    “才不要笨蛋灵梦的祝福,才不要,现在琪露诺找到妈妈了,以后笨蛋灵梦就不能再欺负琪露诺了。”

    红白公主:“……”

    “咳咳,琪露诺呀。”见此,我觉得必须说点什么才行了。

    “妈妈,有什么事吗?”以光速回过头,琪露诺两眼发光,用信任,亲昵,撒娇,崇拜的目光看着我,哪怕我现在要她自杀或者送死,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我们骄傲的冰精灵一族,从来不屑于依赖别人的力量,所以,你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将敌人打倒,这样才是一名合格的冰精灵,以后才有资格继承冰之女王的称号。”

    我扯着嘴角,一字一句艰难的说道,不知不觉就代入到了角色之中,多亏已经有三个宝贝女儿的管教经验,现在我应付起这个笨蛋女儿,也算得心应手,毫不费劲。

    还有,快点从我头上把冰之女王的称号给继承过去吧,我的笨蛋女儿哟。

    “原来如此,想要成为冰之女王,就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打败敌人。”琪露诺这方面到不算笨,一下就听懂了我的意思,回过头,她目光严肃认真的盯着红白公主,忽然,身上的冰雪力量暴涨,肆虐,六根冰翼再次倍增,隐约变成了三双虚幻的冰雪之羽。

    “笨蛋灵梦,来决斗吧,这次琪露诺要全力以赴,哪怕拼了命,也要在妈妈面前将你打败!”

    喂喂喂,瞧你惹的好事,红白公主在狂烈的冰雪之中,将无语的目光看过来。

    “等,等等,琪露诺。”

    “是的,妈妈,有什么吩咐吗?琪露诺什么都能为妈妈做到。”刹那间,冰雪力量消散,琪露诺飞快的回过头。简直有点粘着主人的小狗的感觉了。

    “咳咳,虽然要靠自己的力量打败敌人,但是绝对不能鲁莽,我们冰妖精是天底下最聪明的种族,不是有一句话叫冰雪聪明吗?形容的就是我们了,作为一个聪明人,我们也必须审时度势,现在你的实力还无法战胜敌人,不能轻易出手,要学会隐藏实力。暗中积蓄。等超过了多方,可以打败对方的时候,再发出挑战。”

    “原来如此,果然不愧是妈妈。冰雪聪明……冰雪聪明……没错。琪露诺是冰雪聪明的孩子。”我这笨蛋女儿猛地点头。对我说的任何一个字,一句话都深信不疑。

    “是是是,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我摸着琪露诺的头。揉着她的柔顺发丝,嘉许道。

    “琪露诺最喜欢妈妈了。”我被摸着头的琪露诺,舒服的眯起眼,然后狠狠扑上来,在我怀里继续撒着娇。

    哎呀,看来摊上了一个比西露丝和艾柯露还要粘人的女儿。

    对面的红白公主朝我竖起大拇指,示意干的好。

    “果然不愧是兀,竟然轻轻松松就将这个不安分不听话的笨蛋给驯服了。”

    “身份的功劳罢了。”搂着琪露诺,温柔抚摸着她的头,我朝对方轻颤嘴唇,无声的应对道。

    “不不不,不光是身份的功劳,我在兀身上感受到了浓厚的母爱。”

    “请!称!呼!父!爱!”我咬牙切齿的瞪着对方。

    “如果可以的话,请兀也当我的妈妈,让我感受一下母爱的感觉吧。”

    “否决,一边凉快去。”

    “竟然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大受打击,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无论考虑多少次答案都是一样,我才没有你这种以卖节操为乐的女儿!”我怒掀心灵茶几。

    “是吗?原来我在兀心目中的定位,竟是如此。”红白公主低下头,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其实可以温柔一点拒绝,我正有点后悔,只见她忽然把头抬起,神色害羞(演戏?)的点了点头。

    “明白了,原来我在兀的心目中,早就已经预订放在后宫成员的位置,如果做了兀的女儿就没办法成为兀的后宫了,对吧,了解。”

    “了解你妹!”

    “其实兀不必顾虑太多,就算做了兀的女儿,也是能继续成为后宫成员的,前不久才刚刚看过一部名字很奇怪的书,叫【禽兽公爵之我的女儿是我的后宫】。”

    “节操何在!”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行了,和这节操乱抛的家伙在一起,我感觉到自己的节操也在不断流失,不能再跟着她的步调走了。

    还有三无公主,这两个家伙加在一起,实在太可怕了,我原本以为三无公主和黄段子侍女和腐女阿琉斯是暗黑大陆节操丧失三人组,没想到竟然是四大天王的组合,还隐藏着一个四天王里面最厉害的角色——眼前这只十万节操公主殿下!

    “妈妈?”在我怀里撒娇的琪露诺也感觉到不对劲了,似乎察觉到我和红白公主挤眉弄眼的交流举动,她抬起头,困惑的看着我。

    “没事,我在帮琪露诺先训斥她一顿。”我大言不惭的说道。

    琪露诺果然很高兴,高呼着万岁,朝红白公主做着鬼脸,似在说,这下你怕了吧。

    “算了,我可没有心情再陪你犯傻下去了,怎么样都好,是时候该回去了。”

    说着,红白公主看了我一眼。

    “兀呢?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回去吗?”

    “真……真的可以吗?”我声音颤抖,不可置信的问道。

    其实红白公主……不,应该说看到琪露诺的一开始,我内心深处就涌起了一丝希望,而当红白公主出现时,这丝希望就变得更大了。

    依稀记得阿卡拉说过,身为巫女一族的红白公主,似乎是以守护者自居,而她们守护着的事物,据说就是通往地狱世界的通道。

    也就是说,我或许可以拜托红白公主,把我带回去了?心怀这样的希望,我激动不已,但始终都不敢,乃至惧怕问出口。而一直和琪露诺,和红白公主插科打诨,避免这个问题,生怕答案是“no”,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如今,红白公主竟然主动问我要不要跟她回去,一瞬间,我呆愣了起来,仿佛在经历过无尽的黑暗以后。忽然漫天光明照下。有点幸福来的太忽然,太猛烈的恍惚不真实感。

    现在该不会是在做梦吧,从遇到琪露诺开始,就一直在做梦。不然自己怎么可能遇到这种好事。原计划要穿过好几片危险的区域。九死一生才能到达地狱西部区域,这样还不算,只不过是逃脱了安达利尔的通缉。接下来我还要在三魔神的地盘,继续藏头露尾,躲避强敌,寻找同伴,才能找到回去的道路。

    快则一年,迟则十年八年都有可能,甚至是死在这地狱世界,这些心理准备,我都已经做好了,可是就在这时,琪露诺和红白公主忽然出现,然后对我说,要回去吗?

    这一刹那的冲击感,幸福感,我想没有人能够体会得到。

    “妈妈,你怎么哭了?是笨蛋灵梦欺负你了吗?”琪露诺盯着我的脸,忽然问道。

    “哭?不……没什么,我没事。”下意识的擦了擦脸,发现真的已经被泪水浸湿了,并且还有止不住的趋势,我不断擦拭着眼角,摇着头,这是幸福的泪水呀笨蛋。

    “乖,乖。”红白公主似乎稍微体会到了一些我现在的心情,不知何时凑了上来,举高小手,轻轻摸着我的头。

    才不要这种小孩子的安慰,我可是纯爷们!

    我想要抗拒,却发现伴随着巨大的幸福感袭来,身体竟然有些虚脱,站都站不稳的摇摇晃晃了好几下。

    “妈妈怎么了?”琪露诺连忙扶住我,一脸紧张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孩子,我没事。”冲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我摸着琪露诺的头,第一次觉得,要真有这样一个如此关心自己的女儿,感觉也不错。

    “没事就好,还有笨蛋灵梦,别乘机凑上来捣乱,不许摸妈妈的头,只有琪露诺才能摸……不对,只有妈妈才能摸琪露诺的头!”

    琪露诺一下子将红白公主的手推开,紧张兮兮的瞪着对方,似乎生怕她抢走自己的妈妈。

    “真是拿你这笨蛋没办法。”红白公主摇头叹气,复又再次伸出手,这一次是同时向我和琪露诺伸出。

    “走吧,回去吧。”

    “是啊,回去吧。”我恍惚的看着眼前这只手,深深呼吸着,将颤抖不止的手递了上去,放到上面,随即,便被红白公主那温暖的手心,紧紧握了起来。

    “回去吧,妈妈。”红白公主冲我露出促狭笑容。

    混蛋,德式拱桥摔你哦!

    正要瞪一瞪对方,忽然,眼前一花,仿佛万花筒一样的五颜六色充斥眼球,我和琪露诺似乎被红白公主拉到了一条奇怪的彩色时空通道,在这条通道上不断穿梭,前方越来越亮。

    琪露诺似乎习以为常了,见怪不怪的打着哈欠,我则是瞪大眼睛,心里的激动和期盼,难以言述。

    终于,当前方的亮光完全充斥视野之时,大脑轰的一声,猛烈震动,剧烈的光芒刺着眼球,让我忍不住合上眼,张大嘴巴,想要发出声音,就在这时,悬空的双脚,忽然踏了个实,紧接着传来红白公主的清脆声音。

    “到了,欢迎来到幻想乡。”

    “……”

    怎么办,很想吐槽这个名字,还是算了吧,一切都是浮云。

    缓缓地,一点一点的睁开双眼,接受着从眼缝里渗透进来的,太过强烈的白光,许久,我才逐渐适应的将眼睛完全张开。

    一边白亮之中,蓝色的天空,青色的森林,映入眼中,让眼睛习惯了地狱的昏暗血红颜色的眼睛,产生了强烈的眩晕感,眼中的红白公主和琪露诺也变得模糊起来。

    “兀,太累了。”眼中有着无数重影的红白公主,靠近过来,似乎在摸着我的头,那双淡然眼眸中,闪过一丝关切。

    “不……我……我想……想快点回去,回到罗格营地,可以吗?”我还在恍惚之中,觉得一切发生的太忽然,太虚幻,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在做梦。

    但无论是哪样,都改变不了内心的一个决定,哪怕是做梦也好,我想快点回去,快点见到女孩们,告诉她们不要再担心我了。

    强忍着眩晕感和虚幻感,我伸手紧紧按住红白公主的肩膀,用几乎是祈求的声音说道,哪怕把晕倒过去的我送回去也好,拜托了,尽快让我回去吧。

    “不,现在还不到幻想乡打开的时间,先睡一会吧,好好休息。”红白公主在头上抚摸的手,越发温柔,仿佛有一种催眠效果,让我的眩晕感越来越强烈,眼皮越来越重,视线越来越暗。

    “都说不要随便碰琪露诺的妈妈了,笨蛋灵梦,妈妈是琪露诺一个人的!”模糊中,只听到琪露诺发出的抗议声,然后意识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里是……

    意识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慢慢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我心里还恐惧不已,生怕那一些都是假的,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如往常的暗红色地狱天空。

    不敢睁眼,甚至不敢感知周围的环境,我就像一只缩在龟壳里的乌龟,任由黑暗将自己包裹起来,以获得那一丝彷徨的安心……

    不过,就算我不想感知,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传来一些感觉。

    比如说,怀里那冰凉的,柔软的,而有温暖的触感。

    这样的感觉,促使我最终不得不睁开眼,那陌生的天花板映入视线之中。

    不是在做梦,真的不是在做梦。

    我激动的一塌糊涂,在地狱世界可看不到这样的天花板,要么是黑乎乎的洞穴,要么是血色的天空。

    然后,怀里的触感呢?

    将一条看起来有些年代的被子掀开,往怀里一看,我顿时无语了。

    冰凉的,柔软的,而又温暖的,原来是你呀。

    刚刚相认不久的笨蛋女儿琪露诺,正趴在我的怀里,连睡觉都在幸福的偷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