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一十章 一步之隔的真相
    ***************************************************************************************************

    玻璃容器一共有三排,每排有四个,一共十二个,每个玻璃容器之中,都静静漂浮着一名赤身露体的少女,长得一模一样的猫耳发少女。

    但是,并非每个少女都是完整的,有好几个,一,二,三……一共八个玻璃容器中,里面的少女身体是畸形的,形状比怪物还要丑陋,完全颠覆人类的审美观,或者已经腐烂,表面泛黑,身体的诸多器官,在灌满荧光绿液的玻璃容器之中上下飘浮,令人作呕。

    这副景象,比任何地狱的情景都要恐怖。

    只有四个玻璃容器里飘浮的少女,完好无损,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肌肤,修长玲珑的**身段,蓝色的猫耳长发,每个都一模一样……

    “呕————!!!”看着看着,我忽然弯下腰,大口的干呕起来。

    这个藏着玻璃容器的实验室中,充满了一股压抑的,悲哀的,让人作呕反胃的气息,仿佛是凝聚了世界之恶的气息,比任何的地狱气息都要令人厌恶,光是看上一眼,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喘不过气来的压抑痛苦感觉。

    我曾经见过被烧毁的村庄,遍地的焦黑尸骸。也曾在漆黑洞穴,见过堆积如山,鼠虫爬满的腐烂尸堆,沉沦魔锅中煮烂发臭的人骨肉,还有白骨嶙嶙的万骨坑。

    说到恶心的话,有成群结队丑陋怪,满地蠕动爆裂的沙虫卵,以及臭气熏天的木乃伊腐尸怪。

    至于恐怖,那就多了去,贝利尔毫无疑问是第一个。既残忍又恶心让我觉得恐怖。还有其他三位魔神魔王,在地狱里见到的死林统治者,巨大沙虫,秃鹰恶魔以及魔王血肉复生者。

    林林总总。在这个暗黑大陆。每天总会有无数新鲜的残忍恶心恐怖事物诞生。这些事物,在十多年来不断磨练我的神经,除了刚开始来到暗黑大陆。见到腐尸,以及第一次历练在邪恶洞窟见到尸堆的时候,狠狠恶心了一把,让我吐的死去活来,那以后,我已经很少对这些东西,产生如此剧烈的反应。

    可是现在,面对这样一副算不上很恶心,很血腥,很恐怖的景象,我却忍不住不断的干呕,因为这种有一种别样的气氛,别样的恐怖,罪恶,悲哀,反感,抗拒,排斥,毁灭,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各种复杂事物,感情,气氛,混杂在这个小小的实验室之中,以及脑海之中忽然浮起的两个字,让圣月贤狼全身发冷,难以自抑,两腿颤颤发抖,几乎丧失了站立的力气。

    以十分狼狈的姿势,退出实验室之后,当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终于忍不住,支撑着墙壁缓缓瘫软下来,坐在过道上面,仿佛虚脱了一般,脑海中再次浮现实验室里的情景时,一股忍耐不住的反胃汹涌而来,让我再次的干呕,呕的泪光闪烁,心脏被一只大手箍住了般,窒息无比。

    那种东西……那种东西到底是……到底是……

    我想要寻求答案,艾芙丽娜一直没有出声,不知道是真的沉睡过去了,还是在一旁冷眼旁观,看来,它并不想告诉我真正的答案。

    好一会儿后,我终于恢复过来,摇摇晃晃的扶着墙体站起,目光落到其他四间实验室,有一种很迫切,哀伤,愤怒的感情,夹杂在好奇心里面,让我忍不住想要去一探究竟。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和我想的一模一样,是那种人间至恶,能让整个世界陷入堕落毁灭的技术?

    进入第一个实验室,我二话不说,精神力扫过整个房间,将那些散落在地上,破碎的连一块指甲大小的纸片都找不到的碎纸,收集起来,通过精神力,寻找着契合的断口,尝试拼接。

    这是一项艰苦的工程,但是,在圣月贤狼强大的精神力,以及在感情和好奇心驱动下爆发出来的超常力量下,还是被完成了。

    这些散落一地的碎纸,最终被拼凑出了四张残纸,其余的都已经无用,无法继续拼接,毕竟被烧毁了那么多。

    可惜,这四张残纸,要么空白,要么就是类似一个魔法阵的残片,并没有提供有用的信息。

    我马不停蹄,走向第二个实验室。

    直至在最后一个实验室,从拼凑出来到几片残纸之中,我终于找到了一点能看懂的信息——或许有点用的三个文字。

    一个是【造】字,一个是【圣】字,一个是【耶】字。

    造和圣这两个字,用途太广泛,尤其是相对于教廷而言,无从判断,但是这个【耶】字,却很少在语句中之用到,一般只出现于人名之中,至少以我对暗黑大陆的认知,是这样判断。

    信息……还是十分的不完整,还无法凭借这三个字推断出真相,但是,我想结果和我料想的,应该差不多。

    忽然,就在这时,胸口处白光乍起。

    我心里一惊,手中的残片狠狠一握,变成灰末,然后以闪电之速,化作一道月光,掠到传送魔法阵之中,白光一闪,回到刚才的那个教堂。

    就在这时,胸口出的白光大盛,小幽灵的身躯,从道道射出的白光之中显现,伸了一个懒腰,啊呜啊呜的揉着脸,像极了小猫。

    看到她这副娇憨的样子,我不禁莞尔,心中残留的反胃感觉,终于被这小圣女驱散了。

    “小懒猪。”见小幽灵还眯着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我不禁伸出手,想要捏捏她的鼻子。

    “呜哇!”冷不防,小幽灵忽然玩漂移似的甩了一个大弯,躲开我的攻击。

    “谁……是谁在伙同小凡暗算我!”她那双迷迷糊糊的眼睛,也猛地睁开,露出警惕之色,瞧着四周。

    然后,呆呆的目光,落到我身上。

    糟……糟糕,我现在才想起。自己还保持着圣月贤狼的变身。同样的,我呆呆的看着小幽灵,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心中悲哀莫名。

    忽然。小幽灵眼中的警惕之色散去。主动凑过来。绕着我转了一圈,宛如鉴赏家般,嗯嗯的点着头。似在对我进行品头论足。

    “其实,本圣女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了,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完全出乎我意料,我没有作任何的解释,小幽灵似乎就已经解释了这个设定,我应该说她思想前卫吗?

    “小凡,别伤心,本圣女不会因为这个而不要你的。”最后,小幽灵回到我面前,目光温柔,用安慰包容的语气对我说道。

    “真……真的吗?”我感动的几乎落泪了。

    “连……连声音都变了,呜!果然变的很彻底,算了,当然是真的。”小幽灵呜呜悲鸣一声,然后点点头,扑到我的怀里,撒娇的蹭着。

    “只要小凡还是小凡,无论小凡变成什么样都没关系。”

    什么叫只要我还是我,无论我变成什么都没关系,有点难以理解的说,不过不管怎么样,小幽灵能够立刻接受,省去我一番口舌功夫,真是太好了。

    我欣慰的将小幽灵搂紧,让她在怀里撒娇蹭着的脸蛋,深陷入自己丰满的胸部之中。

    我:“……”

    不知不觉,一滴悲哀诀别的泪水,自脸蛋划落,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永远的向自己道别,不再回来。

    这时候,小幽灵也感觉到异样了,她从我的搂抱之中挣脱,用诡异的目光,死死盯着我的胸前。

    “怎么……怎么了?别这样,被这样看着……有点难为情啊。”我被盯的全身发麻,就好像光着身子进入了被怪蜀黍填满的地铁车厢里面。

    “呜,好……好有女人味!”小幽灵忽然抱头悲鸣起来,喃喃自语着什么。

    不可能,不可能,刚才的小凡,一瞬间,哪怕是一瞬间也好,那表情,那动作,那娇羞,竟然比本圣女还有女人味,这种设定,完全没办法接受。

    不对,要镇定,本圣女要镇定,肯定是错觉。

    小幽灵安慰着自己,为了找回自信,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为了不让自己的小凡被【女版的小凡】抢走,小幽灵决定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她那银色璀璨的眼眸,上下打量,扫着对方,最后停留在某个部位上。

    喂喂喂,怎么还是胸部!

    眼看小幽灵好不容易挪开了目光,可是她上下看了我几眼,目光最后还是停留在了原处。

    “小凡,来比试比试吧。”忽然,这小圣女气势汹汹,以一种【为了女人的尊严而战】的强大气势,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我,不容拒绝的命令道。

    “怎么比试?”我呆呆的看着她,傻了眼。

    “叽咕~~~连呆呆迷糊的样子也那么……有两手嘛,小凡。”

    “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呀笨蛋!”

    “听好了。”小幽灵却无视我的抗议,指着我的手指头,快点点到了我的鼻子上。

    “就比胸部,比比谁的胸部大吧!”

    我:“……”

    小幽灵:“……”

    片刻的沉默后,“咚”的一声,然后是无尽的千佛手揉脸**,片刻后,小幽灵呜呜悲鸣的被我强制摁在了怀里。

    “你这笨蛋,是故意的吧,竟然将我最介意的事情拿出来刺激。”我看着躲在怀里,一边抹着泛红发烫的脸蛋,一边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我的小幽灵,叹息道。

    真想变回去呀,可是本体太脆弱,怕在忽生意外来不及应对,cosplay熊则是没办法说话,无法尽情的陪小幽灵吐槽。

    “小凡~~~”小幽灵拉了拉我的袖子,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像犯了错事的孩子。

    “又怎么了?”我警惕的看着她,这笨蛋圣女,会认错才怪呢,一定又在捣鼓着什么小阴谋。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奖励一下本圣女的笨蛋下仆,无能骑士。”

    “怎么个奖励法?”我话刚问完,小幽灵已经用动作告诉我了。

    她从怀里仰起头,挣扎着将身体挪上几分,那漂亮湿润诱人的樱唇,啾的一声吻了上来。

    虽然不知道她在耍什么小阴谋。但是这种送上门来的肉。不吃才怪呢。

    我微微一愣,便将小幽灵抱紧,留一分神注意四周,其他的全部投入到这一吻之中。

    “嗯呜~~~”轻吻片刻。小幽灵有些不满足的松开一分。从嘴里发出一声妩媚叹息。复又将樱唇紧紧贴上来,这一次,她的唇齿轻启。主动的将香舌送了上来。

    我更不会客气,同样迎上舌头,熟练的和她的小香舌纠缠起来。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不对劲了。

    平时的时候,我的舌头较大,很轻易的就能将小幽灵的香舌玩弄,占据主动权,现在呢?因为倾向于女性之躯,舌头只比小幽灵微微大一分,同样用娇小舌头来形容也不为过。

    于是情况就有点颠倒过来了,小幽灵凭借着智商以及技术上的压制,竟然易守为攻,逐渐占据主动权,反过来压制我了。

    算了,反正舒服就行,心里想着,在**的催动下,去忍不住将手伸向小幽灵的胸前,隔着牧师袍,轻轻搓揉起那两团丰满高耸的软肉。

    但是不到一会儿,小幽灵的小手也伸了上来,隔着圣月贤狼胸前的衣服,摸着上面丰满的胸部。

    我:“……”

    轻轻推开小幽灵,我无语的看着目露狡黠的她。

    “小凡,感觉怎么样?”小幽灵的小手,还放在我的胸部上,像婴儿留恋母亲的胸怀般,继续轻柔地揉着。

    “一般一般吧。”第一次遭到他人【胸袭】,我也意外的感到新奇,感受了一下,有点痒痒的,但要说女性那种敏感,摸一摸就会来感觉嘛……那是肯定没有。

    果然,这只是倾向于女性之躯,察觉到这一点,我顿时喜大普奔,如果真的像女性一般敏感,那我的节操就全没了呀混蛋!

    “切,真是无趣。”小幽灵松开手,不甘心的嘀咕一声。

    “你这笨蛋!”终于察觉到小幽灵的险恶用心,我怒吼一声,将逃之不及的她逮住,搂在怀里肆意亲吻搓揉了一番,将这小圣女欺负的娇喘连连才罢手。

    “似乎……这样也不错。”目光迷离的用脸蛋,和我的脸蛋轻轻摩挲着,小幽灵喃喃一句,柔软的樱唇,再次印上来,蜻蜓点水般的和我亲吻着,交换着彼此的感情和味道,那种融为一体的感觉太美妙了。

    现在,她似乎已经能够完全接受我这副模样,并和这样的我日常的亲昵,一点也没有陌生的感觉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接受的速度,比我还要快?

    此时此刻,我只能无力的otz了。

    又温存了片刻后,我才想起正事,将化身小宝宝的埋首在自己胸部里,感觉良好的小幽灵,无奈分开。

    “小幽灵,这里……知道是哪里吗?”

    “咦?”迷糊的轻歪了歪头,现身足足有大半个小时的小幽灵,现在才终于想起打量周围的景色。

    “这里是……”四处扫了一眼,她立刻露出惊讶之色,显然知道这里。

    “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迫切问道。

    “这里是教堂呀。“小幽灵理所当然的回答道,让我差点一头栽倒。

    “我当然知道这里是教堂,但到底是什么样的……啊啊啊,真是的,到了这种时候就别作弄人了,你这笨蛋圣女。”我凌乱的抱着头,语无伦次。

    “嘻嘻,就算变成这样,脑子还是一点也没有变的笨蛋小凡。”小幽灵心满意足的看着这样的我,开始解释。

    “其实我也不大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过以前教皇爷爷和圣女奶奶带我们来这里祷告过几次,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但不知为何却造在了教廷的最深处,一副隐藏着什么重要秘密的样子。”说到这里,小幽灵的银色眸子也闪烁起了好奇光芒。

    “等等,你说这里是教廷?”我忽然发现一个无法忽视的字眼。

    “当然了,不过话说回来,小凡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难道说已经从地狱世界脱离了?”

    “不,还没有。”我脑袋一片混乱,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骗人,这里明明就是教廷山,除非小凡特地弄出这样一个教堂来忽悠我。”小幽灵不信的眨着眼。

    “没有骗你,算了,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你回到项链里,我给你看点东西,你就明白了。”

    等小幽灵进入项链,我顺着原路回去,走出飞船,一跃而起,飞到半空停下。

    “看到了吧。”

    “怎么可能……”项链里,小幽灵不可置信的声音传出,良久的沉默后,她幽幽叹息一声。

    “说起来,小时候那会,我们三个刚刚成为候补圣女不久的时候,的确是听圣女奶奶开玩笑的说过,教廷山是一座无以伦比的利器,谁敢欺负我们三个,她和教皇爷爷就开着教廷山去吓死它们,我原本还以为真的是一个玩笑,没想到……”

    “没想到,教廷山竟然真是这样一座神迹般的飞船化身,对吧。”

    “嗯……真的完全没有想到。”

    “对了,听你提到三个候补圣女,我记得一个叫艾娜的天狐,一个叫沙耶,对吧。”

    “嗯,是哦,艾娜最可恶了,沙耶姐姐最温柔了。”

    “天狐我到是知道,有三条尾巴,那个沙耶姐姐长得怎么样,莫非也有什么特征?”

    “沙耶姐姐当然是漂亮到了极点,和我一样,特征……要说有什么一眼就能认出的特征,那就是很可爱很可爱的猫耳发了,小凡问这个干嘛,难道说连已经死去的沙耶姐姐都不打算放过?”小幽灵忽然警惕问道。

    “不,没什么,闲着没事随便问问而已。”我轻轻打了一个哈欠,若无其事的转移了话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