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一十五章 神社的破坏者
    ***************************************************************************************************

    “真是拿你这孩子没办法。”

    我微微坐起身子,将怀里的琪露诺轻抱着,温柔的抚摸起她那蓝色齐肩的柔顺发丝,看着她那睡的香甜的圆圆的漂亮可爱脸蛋,嘴角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温馨笑意。

    不,等等,这该是一副何等充满母女温馨感的画面呀,难道现在的自己,真的在散发出奇怪的母爱光辉?

    我吓的连忙摇头,停下轻抱摸头的动作,连逃脱生天的喜悦感都被冲淡了不少。

    “琪露诺,醒醒,琪露诺,该醒一醒了。”我摇着琪露诺的肩膀,将她叫醒。

    “唔嗯~~~妈妈~~~”揉着眼的琪露诺,娇腻的喊了一声,然后亲昵的凑上来,在我的脸上留下一记冰凉的,甜甜的早安吻。

    “妈妈,早上好。”

    “早上好,琪露诺。”我有些僵硬笑着,不得不也凑上去,在琪露诺的冰洁小脸上,轻轻一吻。

    还好,睡觉的时候似乎没有自动恢复本体,还保持着圣月贤狼的变身,要不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长时间保持这样的变身,毕竟不舒服。也不是办法,揉着酸软的肩膀,我心里想道。

    得快点忽悠一下琪露诺,然后变回本体才行。

    “我睡了多久了?”

    “这个……我算算……我算算……”琪露诺连忙邀功的扳起了手指头,吃力的算起来。

    算了,估计就是算出来,也不是正确答案,不能指望这个笨蛋女儿了。

    我安慰的摸了摸琪露诺的头,将她从怀里挪下,随即起床。稍微梳理一番。这头黑长直还真是麻烦,哪像以前,满头都是短呆毛,连照镜子的功夫都省下了。

    “琪露诺来帮妈妈梳头。”或许是看见了我脸上的困扰之色。琪露诺自告奋勇的凑了上来。站在我身后。凭空变出一把冰梳子,抓着一缕黑发细心的梳理起来,从头缓缓梳到末端。复又梳上一遍。

    刚开始,我害怕琪露诺笨手笨脚,不懂得怎么帮人梳头,没想到她竟然挺熟练的,虽然比不上维拉丝她们那种专业,但至少比起我,是好了十百倍。

    或许这是女人的天生才能吧。

    “妈妈的头发真好。”见手中的一束乌溜柔顺的黑发,不经意就从指缝间滑落下去,仿佛流水一样,琪露诺羡慕的说道。

    “是吗?”我把头一歪,这种时候,应该高兴好呢,还是困扰好呢?真头疼。

    “琪露诺的头发也不错哦,柔顺的很,留长发的话,应该就和我一样了。”想了想,我随口应道。

    “是吗?好,决定了,从今天开始,琪露诺也要和妈妈一样留长发。”

    “琪露诺自己喜欢就好。”我哈哈的苦笑着,没想到一句话就让她下了这样的决心,我这算不算是篡改设定呢?

    事先说明,我绝对不是长发控,只是相对而已,相对而已,蒂亚留长发的举动,和我的关系也不大,最多……最多只有那么**分关系而已,我可从来没有跟她说我更喜欢长发少女,或许是有一点点这样的偏向,被她察觉到了而已。

    心虚的想着,慢慢的,我也心安理得的享受起了琪露诺的梳发。

    “妈妈,这个面具……”

    既然是帮我梳头的话,肯定避不开后脑勺上的那个面具,果然,不一会儿,琪露诺就问了起来。

    “这个是……咳咳,对了,这是个人爱好,琪露诺无视就好了,千万不要摘下。”

    我暗自嘀咕了一声,这玩意就和在妖月狼巫脸上时一样,无论自己怎么摘也摘不下,幸好也影响不了什么。

    “是吗?”琪露诺把头一歪,眼睛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打扰了,听到里面的动静,心想着兀是不是已经……”忽然推门而入的红白公主,声音听了下来,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抱歉,我似乎来的不是时候。”她忽然退后几步。

    “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绝对是误会了什么?”我无语的看着她。

    “对我来说,这样的温馨母女场面实在是太耀眼了,兀身上的母爱气息,真的是越来越浓烈了呢。”

    “德式拱桥摔!”一个闪身,我来到红白公主身后,伸手将她狠狠一抱,可惜,这狡猾的公主似乎早有所料,还是被她逃脱了。

    “笨蛋灵梦,你又来和我抢妈妈来,快点出去。”正享受着给妈妈梳头的琪露诺,气愤的朝红白公主张牙舞爪扑过去。

    好不容易停止了打闹,我轻咳几天。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到底睡了几天了?”

    “三天。”和琪露诺就是不一样,红白公主立刻给出了我答案。

    “已经三天了吗?那我是不是可以……”我又开始急切的想回家了。

    “劳烦再等几天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是吗?那我就再等几天吧。”叹了一口气,心知不能强求,我只能接受现实。

    “妈妈又要走吗?”琪露诺听出了端倪,紧张的抱住我的手臂。

    “是啊,妈妈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要暂时离开琪露诺一阵子。”我轻柔摸着她的头,心想现在正是时机,变回本体的时机。

    “不要,琪露诺不要妈妈离开,要走就带着琪露诺一起走。”琪露诺死死抱着我的胳膊。似乎生怕我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琪露诺,听话。”见此,我不得不拿出【妈妈】的威严。

    “我们冰妖精一族,首先要学会独立,我一直没有来见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等你学会独立了,到时候我就不用离开,能永远在一起了。”

    “真的吗?”听到永远在一起这四个字,琪露诺两眼放光。紧接着又露出犹豫之色。

    “短暂的离别。是为了将来一直能在一起,冰雪聪明的琪露诺,应该知道该怎么样取舍,对吧。”

    “琪露诺知道了。”艰难的点了点头。琪露诺泪眼汪汪。依依不舍的看着我。

    “琪露诺会学会独立的。到时候,妈妈一定要来找琪露诺,绝对不能食言哦。”

    “绝对不会。”我温柔的笑着。伸出尾指和琪露诺拉钩。

    学会独立才能见面,这是个伪命题,甚至是个自相矛盾的问题,到底怎么样才算是独立呢?当你一个人也能开开心心,不再需要别人陪伴才的时候,才算独立,可是既然不再需要别人陪伴了,我也就没有出现的必要了。

    不过,除非我以后都不使用圣月贤狼,否则的话,迟早还是得在琪露诺面前出现,走一步算一步吧,唉。

    回过头,看到红白公主对我竖大拇指,似在夸赞我哄女儿的技术一流,那可不是,三个半女儿的父亲了,俗话说的好,熟能生巧嘛。

    “琪露诺,真是乖孩子,相信你一定很快会学会独立的,到时候我一定会回来找你。”见时机成熟,我乘热打铁,干脆现在就扮演一把失踪。

    “呜呜呜~~~妈妈~~~不是说还要过几天才能走吗?”琪露诺一边哭着,一边拉住我的袖子不放。

    糟糕,刚才的话都被她听见了,想了想,我只能继续撒谎,虽然有点对不起琪露诺,但实在是不想维持圣月贤狼变身了,无论是身还是心,都十分累了。

    “虽然是过几天走,但我现在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这样好了,我走之前再去找琪露诺,至少让你给我送行。”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犹豫再三,琪露诺的小手终于松开,我也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忍的摸了摸她的头,凑上去,在她冰凉光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琪露诺真是个乖孩子,放心吧,过几天一定会来找你。”

    “一定哦,一定要来哦!”

    在那一声声伤心可怜的呼唤以及目光注视下,我狠下心,拉开门,离开了房间,飞快躲到一处角落,取消变身。

    终于……终于变回来了,我泪流满面,摸了摸胸膛,再摸了摸下面,生怕少了一样。

    不过琪露诺真是可怜,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这样欺骗她,算了,以后要对她好点,好好补偿一下她才行。

    这样暗地里想着,我躲了许久,直到察觉到琪露诺离去的气息,才带着一脸内疚之色回去。

    “哟,终于变回原样了。”红白公主依然坐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喝着茶,像这种不务正业的家伙,能赚到钱才是怪事呢。

    我暗地里吐槽一声,盘腿坐在了她对面。

    “走了?”

    “嗯,走了,伤心欲绝的走了,兀真是位狠心的母亲呀。”

    “别说了,我已经头疼死了。”我抱头悲鸣起来。

    “嘛,记得离开之前,去她的家,雾之湖找她就行了,要不然的话,这笨蛋肯定又会私自逃出去找兀,那样的话会更变得麻烦。”

    “知道了,雾之湖对吧,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带路,话说回来,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了逃避现实,我只好转移一下话题,指了指门外。

    “外面?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哪里都不妥吧!”我指着门外的残梁断柱,怒掀茶几吐槽,有谁的家是这副模样的。

    刚才出去变身的时候,我无意中瞧了几眼,粗略知道了这附近的环境。

    和某设定一样,大致上,这座神社可以这样形容,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巫女。

    只不过,这座山未免也太高了一点,建立在山顶上的神社更是快看到云雾在周围飘着了,刚才看了一眼,神社正门前,有一条蜿蜒不断的石阶,一直透露到视线尽头,都快赶得上群魔堡垒那条通天之梯了。

    我很想问一问,这样高的石阶。就算有心人想来神社。也来不了吧,半路就已经累死了。

    还有就是我刚才说的,残梁断柱,从正门开始的鸟居。就已经被破坏的只剩下两根光秃秃的柱头。然后是主殿门前的坪地。铺着四四方方石砖的地面,被巨大的破坏力量炸的一坑一洼,犹如月球表面。

    供奉殿。完全变成了废墟,只能看到一些残木,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神灵不会发怒吗?

    “没问题没问题。”对此,红白公主招了招手,露出轻松笑容,对我说道。

    “你看,赛钱箱还保存的完完整整,其他细节不必在意。”

    我:“……”

    莫非赛钱箱才是这个神社的主体?此时此刻,我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深深疑问。

    “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是谁干的?”我走出门外,看着到处都是的破坏痕迹,很明显,对方就是冲着拆建筑来的,说是拆迁办我都敢信。

    一提起这个,红白公主也变得咬牙切齿起来。

    “还不是红魔馆那些老对头,有事没事就跑来捣乱,正因为这样,我一年大半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缮神社上面。”

    我好像又听到了不得了的名词,还是无视好了,吐槽太多节操掉的越快。

    “上次你匆匆回来,说是发生了暴动,也是因为这个?”

    “不全是,但大概也差不多,反正主犯一定是红魔馆那两个家伙没错。”红白公主再次握紧拳头,对着空气狠狠挥了一拳。

    “这些破坏痕迹,还很新鲜,是这几天的吧?”

    “没错,在你休息的时候,本来还指望你能醒过来支援一下,唉。”

    “那真是抱歉了,对了,来捣乱的敌人呢?现在怎么样了。”

    “喏。”红白公主带着我上前几步,来到坑坑洼洼的主殿门前坪地上,向着附近的丛林一角努努嘴示意。

    瞪大双眼,竖起耳朵,我隐约听到了一些声音。

    “混蛋灵梦,快把我放下来!”

    “没错没错,否则吸干你的血!”

    “才不要那种难喝的血,我们要把神社拆光了!”

    “把赛钱箱砸成木板烧了!”

    “把灵梦剥光了绑在柱子上叫人过来围观,让大家知道我蕾米莉亚的威严,不可侵犯!”

    “……”

    两道吵吵闹闹的稚嫩女孩子声音,一直不停的传过来,顺着声音望去,在树叶遮挡之中,我隐约看到了两名小女孩,似乎被倒吊在了树上,不断挣扎着晃来晃去。

    “这两个不知悔改的家伙,竟然想来破坏我的赛钱箱。”听到那些威胁之语,红白公主气的浑身颤抖,咬牙切齿起来。

    不不不,我觉得你该生气的地方不是这个,被剥光了绑在柱子上才是最大的问题好不好?

    我又想大喊一句节操何在了。

    “算了,不管她们,既然不受教训的家,就让她们多吊一会吧。”气呼呼的红白公主,扭头回去了。

    “这样放着她们不管行吗?”

    “没问题,等会就会有人来救她们,我们还是忙眼前的事情吧,修缮神社,可恶,这两个家伙,我干脆去把她们的红魔馆拆了当材料。”

    看了看踏着生气脚步的红白公主,回过头,目光落到声音传来的那处小丛林。

    这时候,我面临着两个选项。

    第一,不管那两个人,跟在红白公主后面,帮她修缮神社。

    第二,去那片丛林瞧一瞧,看一眼能将红白公主气的如此厉害的两位红魔馆主人,说不定能做个朋友什么的,以后和她们一起以拆神社为乐,这似乎又涉及到阵营方面的选择了,得慎重考虑才行。

    想了又想,我还是回过头,跟上了红白公主的脚步。

    算了吧,保险起见还是这样做比较好,那可是两位吸血鬼,万一也像小黑碳一样,觉得我的血很好喝怎么办?我有小黑碳一个就够了。

    “哼,算兀识相,要是敢去救那两个讨厌的吸血鬼,我就把兀重新送回地狱。”听到后面跟上来的脚步,红白公主回过头,嫣然一笑,说出的话却让我打冷战。

    还好做了正确选择,没有踏入鲜血结局。

    修缮神社到是不怎么费工夫,就是鸟居的柱子比较难找一些,不过神社脚下的大山都长满了参天大树,再加上红白公主每年数十次的修缮工作,已经熟练的不能再熟练,看到她闭着眼睛似乎都能将神社逐一修复,我觉得这货干脆转职做木工好了,比做个穷巫女好多了,至少能自力更生,也不用害怕有人再来捣乱了。

    很快,我们就砍来一大堆的树木,仗着冒险者的力量,飞快的削平,削圆,削正,削齐,细活就交给红白公主完成,两人分工合作,估计一个下午就足以将鸟居和供奉殿修好了,至于仿佛被轰炸机犁过的主殿门坪嘛,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找些颜色相近的硬石,切成厚度均匀的一圈圈,然后再像切豆腐似的切成整齐方块就行了,有力量,什么都好办。

    如此简单的工作,四处都能取材,为什么红白公主说需要钱呢?难道是想接着修缮神社的名目骗取大家的捐赠?

    正当我好奇这件事的时候,红白公主用行动证明了为什么修缮神社需要钱。

    面对第一个修好的鸟居,她擦了擦额头,心疼的从怀里掏出一叠符纸,往鸟居上一洒,这些符纸四散飞舞起来,均匀的遍布在鸟居上,贴在上面,随即渗透到内部,消失不见。

    “这是干嘛?”

    “强化,加固,不然的话,被那两个吸血鬼吹口气就倒了,根本没有意义。”红白公主恨恨的说道。

    “别看那连个家伙**,她们的实力可一点都不弱,两人合起来,估计就算是兀也很难对付得了。”

    原来如此,需要钱的地方在这呀……

    ***************************************************************************************************

    三更更新完毕,老实说,虽然借着喝酒的名义,今天一天都偷了懒,没有去上班,但是一天更新一万五字,实在太折磨人了,可以的话,小七不想再尝试了。

    然后,看在三更的份上,惯例滚脸向大家求月票,求推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