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二章 少女们的试炼
    ***************************************************************************************************

    就在这队冒险者的不远处,身穿上白下红的骑士裙,腰间挂着细剑,有着褐色眼眸以及一头褐色长发的绝色少女,自树后看了那个冒险小队一眼,回过头,看着身边背靠在树上小憩的赫拉迪克族少女。

    “人家可是好心跑过来保护你,真的不去见一见吗?说不定能乘此一举摆脱那只笨猴子下的**咒,找到更合适的恋爱对象。”

    “娜娜,别调侃我了,我可是除了凡凡以外谁都不要,到是你,不考虑一下吗?”蒂亚侧着脸看着对方,轻轻一笑。

    “连那笨猴子都比不上的家伙就算了吧。”

    “能比得上凡凡的人已经找不到了,娜娜该怎么办好呢?”

    “谁说没有,是你的眼被猴子蒙了而已。”

    “才没有,凡凡是真的很好很好,凡凡……凡凡……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抱歉……不该提起他的……”

    ……

    第三世界,罗格营地,数月前……

    “终于来到这里了,不愧是第三世界,连空气都不一样。”出现在传送阵之中,千娇百媚。让所有男人看呆的天狐殿下,耸动着娇小可爱的鼻子,深呼吸了一口,感叹道。

    在她身后,是哪怕穿着一身家居便装,也透露出威风凛凛,英气十足感的熊人族公主塔莫娅。

    “我是第一次通过传送阵过来,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感觉。”塔莫娅明显有点不适应世界传送的眩晕感,步伐有点晃悠。

    “欢迎来到第三世界,塔莫娅。露西亚殿下。”早一刻就在等待的拉斐尔。面带微笑的迎接上去。

    “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性质并不大高。”

    “有点可惜,我还想着在传送的时候。会不会也出现问题。把我送到地狱世界里去。就能见到那个让人放心不下的笨蛋了。”露西亚颇为失望的说道。

    “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得使用定位卷轴传送回去的时候才有这个可能,况且。现在法拉已经将定位卷轴的漏洞弥补上了,大概已经无法实现了。”

    拉斐尔摇摇头,感叹一声:“两位远道而来,不如来我的帐篷做一做,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却之不恭,还有,像塔莫娅一样,叫我露西亚就行了。”

    三个一路让人瞩目的绝世美女,片刻之后来到了拉斐尔的帐篷坐下。

    “露西亚,听说你这次是瞒着玛玛加长老来第三世界,有这回事吗?”刚坐下没多久,拉斐尔就直奔主题,发出犀利一击。

    很明显被说中的露西亚,发出闷声悲鸣:“没……没这回事,再说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就算一个人独自前来也没有问题。”

    轻咳几声,露西亚继续说道:“再说,我这次来是为了调查那笨蛋的情况,名正言顺,并不是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那你打算怎么调查呢?”拉斐尔好奇问道。

    “这个嘛,请拉斐尔大人见谅,暂时保密。”露西亚轻轻嘀咕一声,心里暗道,总不可能告诉你我是要去调查进入地狱世界的办法吧。

    “露西亚是想要去地狱世界对吧。”结果拉斐尔一句话就将露西亚呛了个正着,瞪大美目,暗道这家伙会读心术不成。

    “塔莫娅,你呢?”回过头,拉斐尔向另外一名少女问道。

    “我在第一世界等了半个月,熊塔却始终没有召唤我,我想,这会不会是隔的太远了,它无法召唤,所以来到离地狱世界更近的这里,但愿熊塔能感应到,把我召唤过去,这样大家也都能知道他的状况了。”

    正直凛然的塔莫娅,心里可没有露西亚那么多小九九,她直截了当的把这次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的确有道理,如果小小吴能顺利把你来回召唤的话,大家就能知道他的现状,知道他的位置,能帮他想办法了。”拉斐尔点点头,似乎稍稍认同塔莫娅的想法。

    “但是,小塔莫娅。”话锋一转,拉斐尔的语气变得更加柔和,但更加认真严肃。

    “我不知道法拉那老头,有没有和你说过,站在我的角度看来,小小吴并不是没办法召唤你,而是不敢召唤你。”

    “为什么?就算以我的实力,会拖累到他在地狱世界的行动,至少用我来传达消息还是可以的,不是吗?”塔莫娅不解的问道。

    “不是这么回事,并非嫌弃你的实力,塔莫娅,我觉得更大的原因,是你和小小吴的召唤契约的问题。”

    “召唤契约?”

    “是的,我们姑且用这个词,形容你和小小吴的联系,召唤契约,你和他的召唤契约是特殊的,和德鲁伊的其他召唤宠物完全不同,这一点,相信我不解释你也完全清楚,德鲁伊的其他宠物,平时在宠物空间,无论是在暗黑大陆,还是在地狱世界召唤,都不会受到影响,但你不同,你原本是独立的存在,生活在暗黑大陆,从暗黑大陆把你召唤到地狱世界,怕是有一定的风险,可能正因为顾虑到这个,小小吴才没办法召唤你。”

    “这种风险,我完全能够承受,熊塔是我们熊人一族的救命恩人,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要保护他,为他做点什么。”塔莫娅痛苦的摁着胸口,大声说道。

    “但是小小吴不能承受。不是吗?在他的心目中,你可不止是战斗宠物那么简单,是朋友,也是伙伴,哪怕有一丝风险,他也不会这样做,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格。”

    “呜~~~熊塔怎么能这样,光是他一个人承受危险,却不让我也一起承受,这太狡猾了。”

    “所以说。他就是那样的笨蛋。指望他召唤你,希望可不大。”拉斐尔笑眯眯的说了一句,目光落到神色变幻的露西亚身上。

    “小露西亚。”

    “什……什么?”露西亚明显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忽然被拉斐尔喊了一声名字。立刻慌慌张张起来。

    “我可是答应过玛玛加大长老了。”

    “答应了什么?”露西亚更加心虚了。

    “答应她。如果你只是来第三世界安安分分的冒险。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果你想要寻找通往地狱世界的办法。那么没办法,只好像对待卡露洁那样,暂时限制你的行动了。”

    “哼,我当然是来历练的,那……那种笨蛋的死活,本天狐才不会理会。”露西亚闻言,蓬松柔软的狐狸尾巴大摇起来。

    “玛玛加长老告诉我,当小露西亚你的尾巴大幅度摇摆的时候,就是在撒谎。”拉斐尔喝口茶,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什什什……什么?玛玛加奶奶竟然……”大惊失色的露西亚,连忙将不安分的尾巴按住,脸色羞红。

    “总……总而言之,我就是来历练的,拉斐尔大人你相信也好,不信也好,对吧,塔莫娅。”

    “嗯……嗯啊。”塔莫娅犹豫了一会,艰难的点点头,看样子,这或许是她正直的人生之中,十根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的撒谎行为。

    “就是这样,我和塔莫娅一起来第三世界历练,就是那么简单。”找到同伙的露西亚更加得意。

    “是吗?”拉斐尔抬头瞟了两人一眼,美目睁大,仿佛想看透她们的内心。

    这只小狐狸说的话……绝对不可信,塔莫娅的话,我知道她的为人,不喜欢撒谎,但是,如果是为了去找小小吴,权衡之下,她肯定也会和这只小狐狸合伙,哼哼,不行,不能让她们乱来,莎尔娜和卡夏已经受到刺激,去进行生死未卜的试炼了,联盟不能再经受更大的损失。

    想到这里,拉斐尔已经有了主意。

    “我相信你,小露西亚,身为狐人一族的天狐圣女,怎么可能会撒谎,是吧。”

    “对,就是这样,本天狐从来不撒谎。”露西亚脸不红气不喘的把丰满胸膛一挺,身后的狐狸尾巴下意识的又大幅度摇摆起来了。

    “还有小塔莫娅,你也是吧。”拉斐尔目光转到另一人身上。

    “我……我会尽量不去做危险的事情。”塔莫娅避开了拉斐尔的目光,模棱两可的说道,她终究是面子薄,不擅长撒谎。

    “很好,这样我就放心了。”拉斐尔一拍掌心,正当两人以为蒙混过去而安心松一口气的时候,这个狡猾的百族公主却话题一转。

    “但是,不是说我怀疑小露西亚和小塔莫娅的实力,只是小露西亚毕竟是第一次来到第三世界,而小塔莫娅,虽然是第二次来,但是唯一外出战斗的经历,也仅仅是那次拯救赫拉迪克族的行动,对吧。”

    塔莫娅点点头,露西亚则是露出警惕神色,有种不祥的预感。

    “所以说,二位应该都算是第一次在第三世界真正历练,按照规定,应该把你们当做新人,委任人选带你们历练一次才行。”

    “哈……哈哈,不用了不用了,我会小心的。”露西亚暗道果然如此,连忙拒绝。

    “这可不行,就算是强如当初的小小吴,也要老老实实按照新人的规矩,带着一起历练,你们两个不能例外。”

    拉斐尔狡黠的眨了眨眼,拿出某德鲁伊这块金字招牌,顿时让露西亚无言以对,总不能说自己现在的实力比某德鲁伊还要强吧。

    “选谁好呢?萨绮丽和沙希克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其他人……感觉不大靠谱。”

    “如果是那么麻烦的话,不用也行。”见拉斐尔陷入困惑之中。露西亚看到了一丝转机,连忙说道。

    “对了。”拉斐尔无视对方的话,忽然一拍掌心,想到了合适人员,立刻向在外候命的士兵附耳嘀咕了些什么。

    不一会儿,士兵回来,带来了另外一个人。

    “拉斐尔大人,您找我有事吗?”取下骑士头盔,一头苍色笔直美丽的长发,从里面倾洒下来。宛如瀑布。眼角端正,从里面透露出来的目光锐利而严肃,让人一眼就能判断出来,眼前出现的骑士少女。是一个性格认真古板。严以律己的人物。

    或许是心情不佳。这位骑士少女身上,散发出一股消沉凝重的气氛,手上的长剑还带着战斗的味道。让她的气势看起来更具有压迫力,就像面对着一具冰冷沉重杀伐的骑士重铠。

    “阿姆露迪娜,你来的正好。”拉斐尔笑着向另外两名少女指了指。

    “塔莫娅,一段时间不见,还安好吗?”见是熟人,阿姆露迪娜沉重的目光,稍稍开朗了几分,招呼道。

    “和你一样就是了。”打量着阿姆露迪娜的神色,塔莫娅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熊塔这一失踪,到底牵挂了多少人的心呀。

    “阿姆露迪娜,把你叫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可以吗?,这位是狐人族的天狐殿下露西亚。”

    “久仰大名了,亲王殿下经常和我提起到您。”阿姆露迪娜恭敬的行了一礼。

    “你是就阿姆露迪娜,那坏蛋也和我说过你的事情。”

    “好了,招呼就到此为止吧,想要熟悉以后有的是时间。”拉斐尔拍拍手掌,对三人说道。

    “阿姆露迪娜,你来到第三世界已久,外出的历练经验已经有不少了,所以,能不能劳烦你帮我带一带这两位【新人】?”

    “新人?”阿姆露迪娜古怪的看了两人一眼。

    塔莫娅的实力,要比阿姆露迪娜稍微强一分,至于眼前这位天狐殿下,虽然看不透,不过想来应该也不会比自己差多少,用新人这个字眼来称呼似乎有点。

    “当然了,如果二位没有意见的话,这是我的荣幸。”虽然觉得事情诡异,但阿姆露迪娜还是立刻答应下来。

    “没有意见吧。”拉斐尔回过头看着二人。

    “没有。”露西亚和塔莫娅齐声说道。

    看着三人离去的身影,拉斐尔心里总有一丝古怪,不对,这只狡猾的小狐狸,似乎答应的太爽快了,难道说有什么阴谋?

    想着想着,拉斐尔忽然脸色一变,懊悔的拍了拍额头。

    “坏了坏了,我怎么就忘记了,阿姆露迪娜对小小吴忠心耿耿,几乎能用死心塌地来形容,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就会被露西亚策反,到时候监视不成,反而变成帮凶。”

    没想到会在最后一步,棋差一招,让那只狡猾的小狐狸找到了突破口,拉斐尔急的在原地转起来。

    到不是害怕三人找到去地狱世界的办法,去那里的办法,只有唯一一个,被阿卡拉牢牢把关着,根本不可能绕过她溜进去,就怕这三个人找不到后,肆意乱来,置自己的安全不顾。

    算了,还是得再麻烦一下。

    拉斐尔叹息着,再次吩咐士兵下去,不一会儿,另外一个熟悉的人出现。

    “宓瑟雅,那三个人就拜托你了,天狐的能力非同小可,也只有你才能跟在她后面不被发现。”

    “天狐吗?有意思,我就试一试看吧。”宓瑟雅冷酷的将手上的匕首舔了舔。

    “不是让你去试探,是跟踪!”拉斐尔毫不留情的手刀落在中二病发作的宓瑟雅额头上,让她抱头悲鸣起来。

    “我知道了,是试探对吧,真是个难伺候的老太婆……”宓瑟雅嘀咕着,人已经激灵的溜出帐篷了。

    “你说什么?我哪里老了?就算将小小吴那几个千娇百媚的妻子拿出来比较,我也一点都不会逊色,你这笨丫头,有种给我回来……”

    果然,她刚刚离开,整个帐篷就像炸药桶似的爆发,拉斐尔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第三世界哈洛加斯。。。

    洁白的雪地染成了一片殷红,地上到处都是巨大的攻城兽的尸体。从它们身上潺潺流出的鲜血,还在不断染红着雪地,甚至逐渐形成一个腥臭残忍的血潭。

    地面上,仅有一头攻城兽,还保持着站立的姿态,一双带刺的巨爪向两边伸开,仿佛想要阻拦谁继续前进。

    这头攻城兽的体型格外巨大,地上倒下的普通攻城兽,平均也就三四米高,而它却有七八米之巨。覆盖着全身。已经和**完全结合在一起,成为身体一部分的青色铠甲,泛着丝丝的高贵金光,让它显得与众不同。

    而它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息。更是让冒险者颤栗。魔王级。一头魔王级的攻城兽!

    虽然不是暗黑大陆有名有姓的老牌魔王强者,但是攻城兽的自身实力,本就强大无比。一身铠甲让它们坚固无比,庞大的体型让它们生命力惊人,攻击力也十分恐怖,虽然有行动缓慢这一看似致命的缺点,但是它们却掌握了圣骑士突击技能,足以弥补这个缺点。

    可以说,攻城兽虽非最恐怖的怪物,但却是冒险者最不想去招惹的怪物,火力不足的冒险小队,无论是魔法攻击还是物理攻击,都得好一会儿才能磨死一头普通攻城兽。

    更何况是一头魔王级的攻城兽,哪怕只有世界初级境界,那防御,那血量,光是想象一下也足以让人颤栗,退缩。

    这头魔王级攻城兽,保持着两爪张开的姿势,静静地,一动不动,仿佛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的数百个小弟,和它无关似的。

    又过了数秒,忽然,这头仿佛石雕一般的攻城兽,身上的铠甲忽然破裂,数十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自破裂的铠甲内部出现,嫣红的鲜血喷薄而出,瞬间将方圆十多米的雪地染红。

    “咝咝咝咝!!”大量喷出的鲜血,最后形成了一个单独的血洼,直至最后一滴血喷出,这头魔王级的攻城兽才缓缓倒下,七八米的庞大身躯,在血地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大坑,然后逐渐被它喷出的鲜血所淹没。

    在魔王级攻城兽身后数百米远的地方,是一处山腰悬崖,站在这里放眼望去,可以将亚瑞特山的大半风景收于眼底。

    此时,悬崖边上却有一名少女,迎着凛冽的寒风站在边缘上,娇小笔直的身体宛如一杆长枪般竖立。

    似金子般美丽的亮黄色柔软长发,笔直垂落,于刘海处微微遮眼,于脸颊两边齐肩长,发梢微微外翘,而背后的那部分头发则是扎成了一根辫子,一直垂落到膝盖的长长辫子。

    这根发辫,随风飞舞,灵活多变,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条强而有力的尾巴,可以当武器使用。

    少女的眼眸,蓝中带紫,呈淡色,冷漠而威仪,随意瞭望一眼,便散发出睥睨天下的强大气势,那股天生的王者之势,比阿尔托莉雅还要浓郁,还要纯正,光是靠近她,膝盖就忍不住想要跪下,发自内心的膜拜。

    少女身穿银白轻甲,铠甲里面套朴素的紫色裙衬,一件小小的肩披遮在铠甲外面,稍微遮掩了她的一分锐利杀伐气势,但也只不过是能遮挡一分,那九十九分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挡,迎面而来的凛冽寒风,脚下的亚瑞特山,面对少女的强大气势,似乎也在颤抖,畏惧。

    五指至手肘部分,也被银白色的臂甲完全覆盖,仔细看去,这套铠甲的细节,竟然和阿尔托莉雅一开始的那套亚瑟王套装有几分神似,不仅如此,就连少女的面庞轮廓,也和阿尔托莉雅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

    非要说和阿尔托莉雅有什么巨大的区别,那就是头盔,少女的头盔宛如一个m字型的金属发饰般,佩戴于她的额头之上,看起来宛如一头威风凛凛的猛狮。

    最后是一袭紫色大氅,披在铠甲外面,迎风猎猎吹起,和少女的所有打扮融为一体,勾勒出一名高高在上,杀气凛然,宛如世间之王的高贵威仪的骑士王。

    将手中尚滴着鲜血的骑士长剑轻轻一甩,收于腰间的剑鞘之中,少女回过头,在她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另外一名女性,此时正单膝跪在她面前。

    “莅临世间的王啊,请允许蜜拉丝向您请安。”冰雾之花骑士传承者蜜拉丝,跪于骑士少女的脚下,以最恭敬的态度赞美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