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离去的双尾
    ***************************************************************************************************

    哈哈哈,我就不碰,我就不碰。

    回过头,我退后几步,再次啪嗒啪嗒的奔跑加速,然后轻轻一跃,同时在半空自转七百二十度,再次从冰痕上面越过。

    这次换难度系数更高的后空翻三千六百度!!!

    就这样,我在冰痕上来回的跳跃起来,各种姿势,各种动作,就宛如小孩子发现一坛水洼,在上面跳来跳去似的。

    卧……卧槽,怎么感觉有点上瘾了,完全停不下来了,要是给双尾看到的话,非得笑死不可。

    好不容易,我终于忍下再次跳跃的冲动,停了下来,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

    我这是怎么了,就算是童心未泯也过头点了吧。

    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有点不像是平时那个稳重如山的我。

    收拾心情,我开始认真的沉思起来,为什么自己会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

    难道说……

    我盯着脚下这条冰痕,露出质疑目光。

    难道说,我在发自内心的害怕……恐惧这条冰痕?所以才想要不断的挑战它,以彰显自己的勇气和存在感。

    不可能不可能,区区一条冰痕而已。说白点,就是别人路过时留下的脚印。

    你说对方是一头远古霸王龙,留下十多米长,几米深的巨大爪印,我或许还会感到惊悚,害怕。

    但是,眼前这不过是一条冰痕而已,就算是我的妖月狼巫,只要刻意去做的话,也能在路过的地方留下一条这样的冰痕。维持个几天不散。为什么本德鲁伊要害怕这种痕迹不可,即便是它的主人出现在眼前,我也未必会感到害怕。

    我内心各种的不服,不愿意承认。

    对。并不是因为害怕。肯定是另有其他原因才会那样做。

    在冰痕旁边。徘徊了几圈,沉思了好一会儿,我决定。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胆小鬼,并不害怕这条冰痕,干脆碰一碰吧,我就还不信了,区区这样一条冰痕,能拿自己怎么样。

    说干就干,我提起熊腿,迈上前,轻轻落下,当脚尖就要碰到冰痕上时,忽然停住了。

    等等,这里可是什么都会发生,什么都有可能的地狱世界,我这样做,是不是太不谨慎了?

    仔细想了想,我收回脚,又沉思起来。

    稳妥的办法……稳妥的办法……对了,只要变身妖月狼巫不就行了?

    妖月狼巫可是对冰冻完全免疫,肯定不会害怕这种战五渣的冰痕。

    想到这里,我嗯嗯的点着头,立刻从cosplay熊切换成了妖月狼巫变身。

    就让我试一试吧,你这装腔作势,想要把我吓住的冰痕,到底有几分能耐。

    心里想着,我再次提脚迈出,这一次没有丝毫的犹豫,脚尖直接落在了冰痕上面……

    “呼~~~总算是把附近一小块区域的家伙驱逐开了,这些不长脑的混蛋东西,竟然连我沼泽之主的面子都不想给,非要受到教训才肯屈服,藏身所也找到了,剩下的区域,等歇息下来,那个人类睡着以后,我再偷偷溜出去清理好了,真是的,我堂堂沼泽之主,如今却得像佣人一样伺候一个人类,要是被那几个家伙知道了,非得被嘲笑惨不可。”

    倍感忙碌的双尾,一边煞有其事的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一边把玩着手杖往回走。

    怎么回事,那人类不在附近,该不会又迷路了吧。

    张望几眼,双尾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对于那个人的路痴等级,双尾可是从头到尾都深有体会,此时心里想着,继续扩大范围搜索。

    很快,凭着强大的感知,双尾就找到了目标,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股让它深深恶寒的东西,涌入意识感知之中。

    这股深寒的力量是……该不会是……不可能吧!

    双眼牙齿打着颤,心不甘情不愿的往那个方向赶过去,眨眼间就来到了目的地,目光首先落在地上的那条笔直冰痕上面,露出凝重之色,和某个德鲁伊一样,在冰痕旁边蹲下,仔细的研究起来。

    没有错了,绝对是那位大人的力量,四魔王之中,最神秘,露面最少的那位大人。

    双尾心里震撼的想着,似乎是为了最后证实一般,同时将猫爪中的手杖在冰痕上面轻轻一点,顿时,一股让人恐怖的冰寒里面,顺着手杖蔓延而上,眨眼间就将整根手杖冻成了冰棍,冰寒力量还在继续蔓延,顺着手杖蔓延到了双尾的猫爪,将它在爪子也冻成了冰块。

    就在这时,双尾轻轻把手一甩,啪嚓一声,爪上和手杖上的冰寒力量,心不甘情不愿的碎成无数冰晶消失。

    作为地狱世界有数的强者,它的实力虽然逊色于四魔王,但还不至于会被对方留下的一道痕迹弄的狼狈不堪。

    当然,也有没有实力却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双尾微微抬头,看着不远处被冻成冰雕的妖月狼巫,头疼的摁起了太阳穴。

    骚年呀,为什么你好的不学,却跟我学了一手作死功夫?

    现在怎么办好呢?

    双尾来到冰雕面前,手杖在上面轻翘了翘,顿时,不逊色于刚才的冰寒之力,从手杖蔓延而上,宛如刚才发生的一幕。

    这股霸道的力量,让双尾暗暗咋舌。看来那位隐居不出的大人,实力比大家想象的还要恐怖不少。

    如此一来,就不好办了,双尾擅长的并非冰系,面对眼前这座冰雕,它也一筹莫展,不敢轻易帮对方敲碎冰层的束缚。

    谁知道会不会连里面的人也一起给敲碎了?

    而且,哪怕只是那位大人路过留下的一道微小痕迹也好,作为实力通天的强者,凡是它的力量。都会顺带留下一点小小的感应。说不定那位大人,此时已经知道它留下的痕迹,将一只不知死活的小虫子给困住了,正走过来看个究竟。

    那时候。面对那位从未见过。不知性格怎样的大人。就连自己都会有危险,不知道能不能从对方手中逃脱,要知道那位大人所擅长的冰冻力量。可是最擅长将敌人留住,禁锢。

    怎么办?怎么办?

    双尾焦急的团团转,同时那旺盛的好奇心也跟着燃烧起来,若不是眼前这座冰雕让它难办,它非得不顾一切的研究这道冰痕,看看它到底通往何方——看其笔直的轨迹,肯定是有着某种明确的前进目标。

    在这种边境之地,那位大人所去的地方,真让人好奇到底会有什么呢。

    只不过,眼前多出的一座青出于蓝的作死冰雕,却打乱了它的好奇心,让它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到这上面。

    还是……还是先走为上吧,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有这条冰痕在,其他地狱一族不敢靠近,并不用担心它的安全,只要等冰痕的力量逐渐消失,他就能自行脱困,当然,那位大人的实力几何,冰痕的力量得什么时候才会减弱,双尾也算不准。

    不关我事,不关我事,都是他自找的,我帮的已经够多了,够多了。

    双尾喃喃自语着,似在不断的说服自己,然后下定决心转身离开冰雕,十米,二十米……

    忽然,脚步一顿,双尾又走了回来,抓狂的挠了挠猫耳朵。

    “啊啊啊,我真是的,算了,死就死吧,违背承诺可不是我沼泽之主会做的事情。”

    “哎呀哎呀,真是一只可靠的小猫咪呢。”

    沼泽之主的话刚落音,忽然,一声清脆稚气,动人无比的声音,从它身后响了起来。

    沼泽之主一身毛笔直竖起,颤了一颤,僵硬的回过头。

    它原本空空如也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朵一人高的巨花,一个蝴蝶萝莉正坐在花瓣上,调皮的甩动着两条如玉似的小腿,用笑意十足的目光看着沼泽之主。

    “贝贝贝……贝利尔大人。”双尾呆呆的,结结巴巴的弯腰鞠了一躬,虽然很想保持绅士风度但是可惜,内心的恐惧让它止不住的在颤抖着。

    “好久不见了,小猫咪,我交代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贝利尔嘶啦一声,扯下旁边的半片花瓣,撕碎一小片宛如零食般,轻轻含入娇小可爱的樱唇之中,一边问道。

    “如……如贝利尔大人您所见,我已经将这个人类,带到了这里,离您吩咐的目的地,已经很近了,但是……”

    “但是?”贝利尔吃花的动作微微一顿,只是这个微小的变化,就让双尾冷汗直冒,四魔王里面,性格最喜怒无常的不是暴虐的安达利尔,也不是蛮横的阿兹莫丹,而是这位阴谋魔王。

    “您……您请看。”双尾擦着冷汗,侧身让开,让贝利尔看到在它身后的那座冰雕。

    贝利尔眼睛不瞎,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不过是处于国际惯例的调戏一下眼前这只小猫罢了,看到它身后的冰雕,贝利尔沉思片刻,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

    “这可真是料想不到的意外呢。”

    “贝利尔大人,不关我事,我只是离开他身边一会,他就不知怎么的,发现了这里,并且莽撞的去碰触了,才会变成这样。”双尾连忙解释道。

    “我知道,这条冰痕,对他而言可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被吸引而来,一点也不奇怪。”贝利尔抿嘴笑着,那神秘兮兮的语气和说辞,让双尾的好奇心被高高吊起,却又不敢出言询问。

    “那么……贝利尔大人,我现在该怎么办?”

    “小猫咪。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离开了。”贝利尔说出让双尾意料不到的答案。

    “可是他这样……”双尾欲言又止。

    “放心吧,这样就行了,他会顺着这条道路,一直前进。”说了一句让双尾摸不着脑袋的话以后,贝利尔天真含笑的目光落到它身上。

    “怎么,还有其他事吗?对了,任务的报酬,想要是吧。”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不用。”双尾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恨不得甩断以明志。

    和贝利尔要奖赏?开玩笑吧。和它打交道。不被玩死就已经是最大的奖励了。

    摇头拒绝后,双尾一秒钟也不敢多做停留,迈出脚步离开了,直到走出数十里远。才回过头看了一眼。叹息一声。

    抱歉了。我已经无能为力,自求多福吧,有趣的人类。

    沼泽之主走后。贝利尔又圆又大的可爱眼睛,微微眯起,扇动蝴蝶翅膀从花瓣上跳落下来,来到冰雕面前,绕着转了一圈。

    “嗯哼,这可是意外的收获呢,很好,很好,就这样吧,就这样前进吧,让我看一看……”喃喃自语着,贝利尔低头看了一眼冰痕,忽然将小手一挥。

    顿时,通向魔王血肉复生者那边区域的冰痕,逐渐淡化,消失,只留下通往乱灵之地深处方向的冰痕,还清晰的印在地面上。

    “就这么办吧,真是拿你这个路痴没办法。”说着,贝利尔拍拍小手,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然后打了个响指,那朵巨花凭空从她脚底下钻出,宛如一张巨嘴般将贝利尔吞入里面,复又钻入底下,连人带花一起消失。

    荒芜的平野之上,只剩下一条单向的冰痕,以及踏在上面的一座冰雕,默默存在,仿佛永恒,一阵凄风吹过,就连风中怨灵的尖嚎,也不敢靠近……

    ……

    罗格营地,一处丛林地形的训练场中。

    让人眼花缭乱的剑光,不断在林中闪烁,出剑的速度,刁钻的角度,都让人为之赞叹,一片树叶落下,在剑光之中瞬间化为数十片。

    “莎拉,你的剑带着迷茫和不安。”如此犀利的剑术,却似乎还有人要挑剔,忽然间,一把沧桑锐利,让人感觉仿佛一把剑刺过来的硬朗声音在旁边响起。

    剑光停下,露出莎拉那娇小绝美的身姿,她擦了擦额头的微汗,低下头,不言不语。

    “莎拉,冷静,不要被心所迷惑,我说过多少次,作为一名优秀的剑士,当剑握在手上那一瞬间,就应该抛弃所有的感情。”

    “吉尔爷爷,抱歉。”莎拉听在耳中,却置若罔闻般,没有精神的回答道。

    “你啊,你啊,平时那么听话,怎么就在这种时候倔强了呢?”白胡子老头,莎拉的剑术老师吉尔老人怒其不争的顿着拐杖。

    “吉尔爷爷,我以前说过,我学习剑术,是为了能和大哥哥一起战斗,如今,大哥哥行踪不明,我怎么可能安心得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