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一章 被遗忘的礼物以及各自的试炼
    ***************************************************************************************************

    【难道你忘记了那只叫双尾的猫和你说过的话吗?】

    【它和我说过的多着了,到底是哪句?】

    【关于容器和能量的定论。】

    我想了想,貌似的确和双尾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它还形象的在地上砌了个容器来说明。

    【那又怎么样,难道说你认为它说的一点都没错?】

    【以它现在所处的环境和实力而言,那番话,可以算得上是最肤浅的道理了。】

    “……”瞧瞧,这把毒舌的咸鱼剑,就算双尾的实力不值一提,也没必要这样拐弯抹角的说它吧。

    【双尾和我说过,我体内的力量,并非来自修炼,而是天生就有,难道也是真的?】

    【没错,你总算找到关键了。】

    【和这一次你说的“刺激”有什么关系?】

    【动脑子自己想一想,假设在这个前提下,为什么你的妖月狼巫迟迟没办法突破?按道理来说,你的布偶熊形态经历过领域境界,经历过世界之力境界,境界方面的桎梏,已经不是限制你的妖月狼巫的实力的问题,境界不是原因。力量又源源不断,为什么还是没办法突破?】

    【到底是什么原因,我脑子笨,你就给我说明了吧。】

    【唉……我就知道,算了,就当是自言自语吧,那是因为妖月狼巫的身体,还未能完全适应得了自身的力量,对自身力量的灵魂还不够深,所以没办法再继续提升力量。被限制在了这里。】

    【还未完全适应自身的力量?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做低头沉思状。忽然猛地一惊,仿佛发现了什么。

    【哼,终于反应过来了吗?没枉我费一番口舌。】

    【你这家伙,是怎么知道我和双尾说的话。难道说一直在偷窥我的活动?】

    【这种小事怎么样都好吧蠢货!你到是给我好好想一想。从晋升妖月狼巫到现在。你总共用过多少次它的力量,对它的理解到底有多深!!!】艾芙丽娜忍不住抓狂咆哮道。

    原……原来是这样。

    面对艾芙丽娜的愤怒,我无言以对。装傻的吹了吹口哨蒙混过去。

    不过,这也怪不得我吧,想想我才历练多少年,说严重点,其实就连地狱格斗熊的真正能力,也尚未挖掘出来,十二三年的时间,别人连一个小境界也未必能提升得了,而我却从一个一级的德鲁伊,提升到现在的世界中级境界的cosplay熊,还要再加上一个领域境界的妖月狼巫,这能怪我吗?这能怪我吗魂淡!

    想着想着,我顿时理直气壮起来,错的不是我,是时辰!

    【算了,我就知道你又在找借口,总之无论如何,你知道原因就好。】艾芙丽娜似乎看透我的心思,叹了一口气,紧接着默然沉思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一会儿,就在我以为它睡过去的时候,这厮忽然出声,吓了我一跳。

    【还记得那只人鱼送给你的礼物吗?】

    【我去,别一惊一乍好么?】我正琢磨着该怎么办,艾芙丽娜这一嗓子把我吓坏了,还以为是怪物偷袭。

    【那只人鱼?你是说埃里雅吗?她送过我礼物么?】我挠挠熊头,一脸迷茫,莫非真的是自己忘记了?

    【不是那只小人鱼,是那只大人鱼。】

    【大人鱼……哦,你是说埃里雅的父亲,人鱼之王艾克西亚吧。】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原来是它。

    【它送礼物的事,我到是还记得,只不过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明明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我的实力也提升到了世界之力境界,难道说还没有到触发的条件?】想到艾克西亚往的那份神秘礼物,我一脸的幽怨,它该不会是在忽悠我吧。

    【到不是没有到触发的条件,而是令有原因。】

    【什么原因。】

    【它的礼物,给你弄坏了。】

    【我记忆不好你别骗我,我什么把礼物弄坏了,连是啥玩意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坏了?】我一听,顿时不能忍,这不是诳我吗?

    【和那头黑龙一战的时候。】艾芙丽娜淡淡说道,顿时让我闭上了嘴巴。

    和黑龙艾利西亚一战呀,原来如此,如果是那一战的话,或许……大概真的有可能在那时候弄坏了。

    毕竟,出现了那么诡异的事情,让我做了那种悲伤莫名的梦,感觉再发生点其他,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了。

    【最近,没有做那些梦了吧。】艾芙丽娜忽然问道。

    【没有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是你自己说不想做,想当一个平平凡凡的救世主吗?我只是按照你的意思办而已。】这把咸鱼剑满口无责任的说道,不等我抗议,又说了一句。

    【顺便把那只人鱼的礼物,给你修复好吧。】

    【你有那么好心?】我我一脸的疑神疑鬼,艾芙丽娜有没有这个能力修复,我到是一点也不怀疑,怀疑的是它的用心。

    【既然你不相信那就算了。】

    【别,万寿无疆的艾芙丽娜大人,请务必帮我修好吧。】我连忙献媚,不管怎么说自己也不吃亏是吧。

    【混蛋,都说别再用万寿无疆了,本圣剑的岁数都不知道多少万年了,你是在咒我快点死吗?】艾芙丽娜化身哥斯拉喷火咆哮。

    【好了。修复好了。】

    【咦?】我眨了眨眼。

    【什么都没发生呀喂,礼物呢?】看着什么也没发生的身体,我大声喊道,这货该不会是在忽悠我,或者把礼物私吞了,说不定礼物是一万吨黄金螃蟹,或者是一百颗人头大的深海珍珠,吼吼,那该值好多钱啊!

    【又没说立刻会起作用,回去以后。找那只小人鱼吧。她知道该怎么办,那只人鱼将人鱼一族的特殊能力赠给你,还是蛮实在的,对你而言是及时雨。】

    【人鱼一族的特殊能力?什么样的特殊能力。能不能先透个底?】我好奇追问。结果艾芙丽娜就像石沉大海一样。不吭声了。

    算了,艾芙丽娜这家伙不愿意说的东西,我再怎么套也套不出来。这个等回去以后问埃里雅就一清二楚了,我还是多想想现在的处境吧,否则能不能回去还是两说。

    【其实……】本以为沉睡下去的艾芙丽娜,再次出声,又吓了我一跳。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混蛋!

    【我建议,如果你现在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的话,不如先增强一下妖月狼巫的实力。】

    【话是这样说……可是时间。】艾芙丽娜的意思的立刻理解了,可正因为理解才犹豫不决。

    家里的女孩们在担心,安达利尔的通缉还在继续,自己真的还有那么多空闲时间,在这里增强实力吗?

    【你的妖月狼巫变身,已经在严重拖后腿了,现在,这道冰痕的力量,正好可以刺激你的身体,提升你对妖月狼巫的力量的感悟和容纳,这种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我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艾芙丽娜这一次是真正的沉寂下去了。

    妖月狼巫的力量啊……

    我看着那条冰痕,目光里依然透露着畏惧。

    真的只能用这种可怕的方法提升吗?

    仔细想一想,艾芙丽娜的提议很有道理,或许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也说不定。

    第一,在这里变成冰雕,气息完全收敛,安达利尔的爪牙们就算发现了这里,也不可能知道这座冰雕就是自己的老大在通缉着的人类。

    这第二嘛,更简单,双尾现在是暂时跑去躲避危险,还是真的厉害,还未明朗,我可以以冰雕的形式,继续在这里等,如果它回来,肯定会发现我挪了位置,知道我能从冰雕之中脱困,然后便可以留言让我去找它。

    想来想去,我越发觉得这个主意可行,唯一的问题是,我能不能克服对冰痕,对身体和灵魂被冻结的恐惧。

    看着冰痕,我犹豫许久,牙齿一咬再咬,拳头一握再握。

    啊啊啊,不管它了,哪有提升实力不吃点苦头的,想想和贝安沙训练的经历吧!

    妖月狼巫,变身!!!

    为了防止自己退缩,我直接一跃而起,对着冰痕踩了下去。

    咔嚓一声,妖月狼巫的身体在零点零几秒不到的时间,瞬间冻结,荒芜平野之上又多了一座冰雕……

    ……

    法师公会地下室最深处,一道鲜红色,透露出不详气息的传送门,在昏暗的大厅中央,被地上的魔法阵束缚着,吞吐不定,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里面涌出强大的恶魔,让人心惊。

    传送门不远处,阿卡拉,凯恩,法拉以及几个法师公会的老法师,面露凝重之色。

    “二位,做好准备了吗?”

    阿卡拉回过头,对着身后两道被阴影笼罩着的身影说道。

    那两道身影上前一步,走出阴影,在血色的传送门的光芒照耀下,面庞逐渐清晰浮现,赫然就是莎尔娜和卡夏。

    “事到如今,怎么可能没有做好准备。”莎尔娜一脸冷酷的盯着血色传送门,沉声说道。

    “哼哈哈哈,我的酒已经蓄满了,酒吧那些混蛋老板,还以为我没有钱给它们,呃,虽然的确只给了一半。”卡夏晃了晃酒壶,一脸的满足。

    “一定,一定要回来,联盟不能没有你们。”众人目光沉重的看着两人,说道。

    “这句话对这家伙说吧。”莎尔娜和卡夏。不约而同的指着对方,齐声应道,接着重重哼了一声。

    “废话少说,出发了。”莎尔娜迈出脚步,没有丝毫的犹豫。

    “笨蛋,会让你先吗?永远在我身后吃尘吧。”卡夏大笑一声,忽地加速。

    “厚颜无耻的老女人!”

    莎尔娜立刻反应过来,怒骂一声,加快速度,短短的十多米距离。一闪即至。两人的身影几乎同时进入血色传送门中。

    “这两个人……都这种时候了,真是当去郊游吗?”看到她们在出发前还要像小孩子一样斗气,阿卡拉和凯恩都摇起了头,满脸的无奈。

    营地的另外一边。某顶熟悉的白色小帐篷里面。

    “莎尔娜大人已经出发了。但愿一路平安。”看着法师塔的方向。维拉丝喃喃说道,然后转过身,看着另外一群整装待发的人。

    一身洁白牧师跑的西露丝。艾柯露,以及身穿皮甲的莉莉斯,三个小公主后面是一脸严肃的洁露卡。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昨晚准备的干粮可别忘记带了,衣服也别少带,库拉斯特那儿气候潮湿,可千万要注意,在海港临时歇脚的话,可以去我们在库拉斯特海港的别墅,洁露卡应该知道在哪里吧,钥匙带了吗?要是弄丢的话,去找碧丝要也行,她那有备份的钥匙……”

    面对即将要出发的四人,维拉丝爱唠叨的性格尽露无遗。

    “都已经准备好了,维拉丝妈妈。”两个小公主齐声应道,莉莉斯则是轻轻点头,洁露卡肃然的脸上,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苦笑。

    昨晚准备的干粮……维拉丝,你根本没有做呀,在厨房里拿着平底锅,想着那个笨蛋亲王,发呆发了一个晚上。

    笨蛋亲王出事之后,那个勤劳能干的维拉丝就已经完全消失了,变成丢三落四,魂不守舍的笨手笨脚侍女。

    连一忆匹马都踩不死的笨蛋亲王,怎么可能在地狱世界那种区区的地方倒下,快点回来吧。

    “卡露洁还好吗?”维拉丝的话,让洁露卡回过神,她神色一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

    “还是十分的自责,一心想着去地狱世界,现在依然被雅兰德兰大长老禁闭着,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妹妹。”

    “去库拉斯特,顺便也去看看她,安慰她吧。”

    “知道了,那我们出发了。”

    说完,一行四人,在维拉丝的送行下,来到传送阵,消失在白光之中。

    ……

    一片茫茫的戈壁,天空上艳阳高照,刺下炙热的光芒,将地面暴晒的冒着热气,宛如一个巨大的烤炉。

    一抹纯白色的身影,在这片炙热戈壁上,缓缓现身。

    眯眼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忍住眩晕感,阿尔托莉雅将手中的胜利之剑紧握了握。

    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喘着气,身上纯白色的礼服也沾满了泥尘,看起来有些狼狈,似乎刚刚经历过了一场消耗巨大的战斗。

    擦了擦光洁额头上的汗水,阿尔托莉雅四处张望一眼,立刻就放弃了寻找水的打算。

    这个比沙漠还要炎热几倍的世界,就算有水也立刻蒸发了,根本不可能剩下。

    “不知道凡现在怎么样了,他的练习是否还在继续,但愿不要努力过头了才好,凡每道这种事会后,就总是喜欢勉强自己,如果没有卡露洁在他身边照顾,我真的无法放心得下,离开他身边。”阿尔托莉雅自言自语的道。

    “还有卡露洁,现在应该已经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了吧,如果是她的话肯定没问题,只要想突破,就一定能突破,我也得加油才行了,不能给大家拖后腿。”

    忽然间,大地隆隆,那些宛如棋子一样,星罗密布的垒在戈壁上的一块块巨大岩石,忽然凭空升起,飞直半空,然后各自合在一起,组成一具具岩石巨人。

    “还真是没完没了。”用力的呼出一口浊气,阿尔托莉雅碧绿威仪的眼眸,透露着锐利严肃之色,手中的胜利之剑向后一拉,率先朝着那些岩石巨人冲上去。

    来吧,亚瑟王的考验,无论是什么,我阿尔托莉雅也无所畏惧,定要将你击破,让你心服口服!

    ……

    第二世界罗格营地,冰冷之原。

    “喂,刚刚那两个女孩,真的是朝着这个方向去的吗?”一名身穿重甲的圣骑士向旁边的刺客问道。

    “你在怀疑我的跟踪能力吗?”刺客不满的瞪了对方一眼。

    “好了,你们这两个家伙,别以为大家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别废话,快点追上去吧,那边可是毕须博须的地盘,小心那两个女孩出现什么意外。”

    身穿黑袍的女法师,法杖在刺客和圣骑士头顶上各自敲了一记。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大地颤鸣的爆炸,自远处响起。

    “那里是……毕须博须的地盘。”这个冒险小队的成员,露出骇然之色,彼此看了一眼。

    “走,去看看。”

    五人飞快来到毕须博须的地盘,眼前出现的焦黑大坑让他们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出来。

    毕须博须……就这样被干掉了?在这短短的时间内?

    “这是……”女法师忽然耸了耸鼻子,伸出指尖在空气中感知了片刻,惊骇睁大眼睛。

    “没有错,是冰火混合魔法,也只有这种魔法才拥有如此可怕的爆炸力。”

    冷静过来后,她用促狭的目光看着垂头丧气的圣骑士和刺客。

    “两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可怜虫,没戏了,人家实力比你高不知哪去呢,回去吧。”

    “又不一定非得实力相称才能在一起。”刺客和圣骑士狡辩一声,不过看他们两个的沮丧之色,刚才的话也只不过是自我安慰而已……

    ***************************************************************************************************

    忘记发布了……悲剧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