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营地的非日常
    ***************************************************************************************************

    当沼泽之主一路以天女散【花】之势靠近时,魔王血肉复生者终于也察觉到了第三者的插足。

    它停下杀戮的动作,那双泛白阴冷的异形之眼微微一转,落到朝这边飞过来的沼泽之主身上,顿时一愣,仿佛万年不变的面孔,也露出了诧异之色。

    那脸色仿佛在说,卧槽!这不是沼泽之主吗?!

    别奇怪为什么魔王血肉复生者会认识沼泽之主,尽管两者的领地相隔大老远,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极,好像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实在是因为沼泽之主的名声太显赫了,仅在三魔神和四魔王之下,有数的那几位强者,就包括了沼泽之主,当然还有某德鲁伊擅自命名的那位死林统治者,在整个地狱世界都是定定有名,而自己,实力又在这几位有数强者之下,算是地狱世界的第三或第四梯级。

    再加上沼泽之主这家伙,好奇心旺盛,喜欢到处跑,魔王血肉复生者不但知道它的大名,而且还和它有过几次的碰面,只是抱着地狱世界居民的谨慎防备心态,它怕对方动手,所以并未靠近接触。反而避之不及。

    如今,这只神秘的猫竟然再次光临,而且还摆出一副准备救驾的姿态,它和眼前这从未见过的神秘生物是什么关系?自己到底要不要看在沼泽之主的份上,放它一马?毕竟这只猫很不好对付,要是惹毛它的话,自己的日子会很不好过。

    魔王血肉复生者的眼珠子咕噜转了一圈,露出思考之色,目光无意中落到沼泽之主手中捧着的事物上,看到了那投影之像。

    此时此刻。它的脸色变化。用以下两个字表达足矣。

    卧——————槽——————!!!!!!!!!!!!!

    那双阴冷眼珠差点没从眼眶里掉出来,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发自本能的,魔王血肉复生者二话不说。四条小山一样的巨腿舞的像车轮似的。拔腿就跑。连续不断的轰轰轰震响,眨眼间,它那巨大的身躯就逃的无影无踪了。留下它那一干异形小弟,面面相窥。

    老大这是怎么了,上次被一条冰痕吓的掉回头,这次又被一只猫吓的屁滚尿流,这还是这片区域至高无上的强大统治者吗?

    不管怎么说,连老大都跑了,自己更得跑,抱着这种心态,这些数量庞大的血肉复生者,也甩起了四条腿,仿佛千军万马奔腾似的向魔王血肉复生者留下的滚滚尘埃追上去。

    如此戏剧化的变化,足以让任何人目瞪口呆,包括我在内。

    虽然两眼发黑,模模糊糊,已经出现了无数重影,但是魔王血肉复生者的一举一动,包括它的那些小弟制造出来的如此大的动静,我还是看出来了,确认这不是幻觉。

    怎么回事,难道说有什么更加恐怖的强大存在莅临了?

    我唯一想到的就是这种可能性,紧接着,似乎不出我的意料般,旁边传来啪嗒一声轻微的落地声。

    是谁,到底是谁,竟然能将魔王血肉复生者吓的屁滚尿流,难道说是……四魔王……安达利尔来了吗?

    抱着死不瞑目的好奇心,我艰难的转过头一看,视线模糊中,看到了双尾的身影。

    怎么……可能是它?它怎么可能把如此强大的……难道说这家伙……一直在……隐藏着……隐藏着实力……其实是……是足以让魔王血肉复生者惧怕的存在?

    心里闪过这样一个疑问,但是很快,我又察觉到一个微妙的细节。

    双尾现在的情况,貌似并不怎么好,而且模样有点奇怪,它手里托着一颗记忆水晶,应该就是我在匆忙之间让它包括的,属于贝安沙的记忆水晶,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启动了,里面显露出贝安沙的投影。

    而此时此刻,双尾全身的猫毛,全部炸起,猫眼瞪大,简直就要脱眶而出了,里面流露着极度恐惧敬畏之色,两条腿颤颤发抖,而且怎么说呢,它的裤裆……呃,湿哒哒的。

    这家伙……是冒着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威势,跑过来救我的吗?我脑补了一番剧情,觉得自己误会双尾了,无论如何,似乎安全了。

    心里刚刚想到这里,意识就似拔了插头的电视一般,啪嗒一声,关闭,漆黑。

    ……

    眨眼间,春天已经快要过完了,度过了一个漫长雨季的罗格草原,正处于春夏交汇之日,气候逐渐的转暖,差不多又到了该给羊群剪羊毛的时候了。

    这是维拉丝最喜欢的季节,将一只只毛茸茸,胖乎乎的绵羊,身上逐渐变得多余而闷热的羊毛剪掉,看着被剪毛后欢快跑动的羊群,这种收获的喜悦感无以伦比,若是大人也在一旁,依偎着他,看着在草地上奔跑的羊群,自己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梦想,就实现了。

    当然,接下来的夏天也好,阳光充沛,是洗衣服晒被子的最好季节,每天傍晚收回来的衣服和被单,都带着暖洋洋的太阳味道,还有新鲜的青草芬芳,还有……还有大人的味道,光是闻一闻就觉得最幸福了。

    秋天当然也好,收获之季,最喜欢的莫洛洛成熟了,可以收获了,可以给大人做新鲜的烤莫洛洛,烤熟后剥掉外皮,那喷香喷香的味道就在热气之中立刻钻入鼻子,想想就让人陶醉。还有加上各种配菜料,营养十足的莫莫面,当然,带着肉馅的烙莫莫饼大人也很喜欢,还有炸莫洛洛条……大人,大人到底会选哪样呢?

    冬天,冬天也不错,虽然很冷,而且前些年,营地还经常冻死和饿死人。光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就令人悲伤落泪。但是这几年已经不同了,没有人再冻死饿死了,这都是阿卡拉奶奶她们的功劳,当然。大人也是。就是从大人来到罗格营地以后。变化才那么大,哪怕,即便大人不是真正的救世主。至少在我的心目中,他也是,也是我的……我心目中的……呼哈,说到冬天,就想起神诞日,要和大人能在身边就好了,前不久的神诞日,大人不在,尽管大家都用心去过,去享受了,但还是觉得无论做什么都高兴不起来。

    春天,刚刚过呢,虽然连绵的雨季让人有些困扰,但是看着光秃秃的草地,嫩芽逐渐冒出,想到羊群们又可以美餐一顿了,生命勃发的感觉真的是相当美妙呢,还有大人……下雨的话,会经常在家里像小孩子一样在家里赖着哪都不愿意去,看着都快要长霉了,嘻嘻,不过呢,这样懒懒的大人,却愿意陪我一起去逛市场,两人一起撑一把伞,靠在一起,被大叔大婶们夸恩爱呀,夫妻相呀什么的,有点害羞呢,不过回想起来,卖山芋的维克扎大叔有点过分哦,老是对大人说一些奇怪的话,做一些奇怪的眼神,说山芋什么的,可以……可以那个……真是的,下次一定要好好说一说他,别把大人教坏了,真是的,真是的!

    阳光明媚,晴空碧蓝,草地万顷,微风吹拂,让遍地的绿草轻轻弯腰,一群羊在半山坡上嬉戏追逐,不远处的茂密小林,发出沙沙的树叶响声,惊起数十只鸟儿展翅飞舞,叽叽喳喳的悦耳歌唱,简直就是仙境一般的草原风光。

    维拉丝将洗净扭干的衣服抖了抖,晾在离家里几十步远的,搭着两棵树上的晾衣杆上,而然细心的将衣服上的皱褶拉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回过头,看一眼碧蓝的晴空,看着一群鸟儿飞过,她轻轻的哼起了小曲。

    只是,连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那本该柔和,悠扬,轻快,带着草原独特风情的小曲,却带着淡淡的伤感,沉重,寂寞,连在半空追逐嬉戏的鸟群,也落在两颗树上,静静的歪头看着维拉丝,乌黑的眼珠子似乎在发出无声的安慰。

    “如果大人在的话……”喃喃着,维拉丝眼睛忽然一酸,似乎有什么要从里面涌了出来,她连忙擦擦眼角,用力的深呼吸一口,将这股酸楚吞了回去,然后拍拍脸蛋。

    “不行不行,已经决定好了,不能再哭了,不然的话,大家也都……大家也都会……大人一定不希望我们这样,要面带笑容,面带笑容,等大人回来的时候,再把这些忍耐的泪水,一口气朝他哭干,明明已经决定好了。”

    不断拍打脸蛋的维拉丝,用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对……对了,家里储备的食物已经差不多吃完了,得去准备了。

    似乎是为了转移心情一样,维拉丝忽然想到另外一件事情,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家里一眼。

    叫上莎拉……不对。

    露出黯然之色,维拉丝忽然想起,莎拉最近天天都是早出晚归,出去练习去了,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两个人一起去市场,好久好久没有看到莎拉脸上宛如天使一样灿烂美丽的笑容了。

    摇摇头,维拉丝呆呆的走回家,准备外出,却不知道,晾衣杆下,还有足足一桶的衣服在那静静的,无辜的呆着,已经完全被遗忘掉了。

    上午时间眨眼过去,外出回来的维拉丝终于发现被遗忘的衣服,连忙晾好,接着准备午饭,这时候莎拉回来了,洁露卡也回来了,两人一起在厨房帮忙。

    一顿安静过头的午饭,即使莱娜和琳娅忙着,没有回来,也还有莎拉,小茉莉,洁露卡,双子公主,小黑碳,人数不少,但是却没有人说任何一句话,安静的只剩下一片吞嚼声,大家其实都想说点什么,活跃一下死气沉沉的气氛,可都莫名的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口,这让维拉丝对着镜子练习已久的【面带笑容】,完全没有机会发挥出来。

    饭后,维拉丝另外准备了两份午饭,离开家,直径前往阿卡拉的家,给在那里忙碌着的琳娅和莱娜送过去。

    因为联盟的快速发展,事情变得多了起来,阿卡拉经营了几十年的小黑店,终于不得不另外分割到其他地方。另遣他人照顾。而在它的小黑店旁边,也多了一顶帐篷,作为琳娅和莱娜学习和处理营地事务的专用书房,阿卡拉和凯恩也常在这里。这个新加入的小小帐篷。俨然已经成为了联盟总部一样的存在。

    听到里面的忙碌声。维拉丝并没有进去打扰,或许在心底里,她也是在害怕着什么。因而不敢踏入,只是将午饭交给了守卫,然后转过身,走了几步,又回过身,呆呆的帐篷。

    “维拉丝大人,若是想进去的话,就进去吧。”门口的守卫表示亚历山大,忍不住出声道。

    “谢谢,不必了,我不想打扰到她们。”维拉丝温柔的摇了摇头,这样说着,却继续呆呆的看着帐篷,没有丝毫挪步的意思。

    “那么……维拉丝大人,您还是先回去吧,有什么消息我立刻通知您。”一会儿后,门口的守卫压力更大了。

    “回去……也没什么好做的。”维拉丝微微低下头,将脸色埋藏在刘海在阴影之中。

    看到这样的歌姬大人,守卫们眼睛都不由的酸楚下去。

    那个在舞台上唱着轻快的草原之歌,害羞温柔,无论对谁都面带笑容的歌姬大人,如今不仅失去了那份笑容,而且变得死气沉沉,像是失去了魂一样。

    “抱歉,难道说……打扰到大家了?”维拉丝似终于察觉到了。

    “没有没有。”守卫们连忙摇头。

    “那么……就请允许我继续等下去吧,好吗?”

    “当然了,歌姬大人。”守卫黯然的点了点头,转过身,不忍再看到这样的歌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