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眼罩的用途
    ***************************************************************************************************

    第三世界,赫拉迪克古墓……

    “小沙,你回来了,太好了~~~”

    永冻之湖中心的冰床上,刚回来不久的猫耳发少女,正躺下去,摆出要睡觉的架势,冷不防从外面冲来一道黑色身影,竟然视让所有地狱怪物闻之色变的永冻之水为无物,光着洁白小足踩在上面,来到湖中的冰床,然后一个飞扑,将床里面的猫耳发少女抱住,蹭着脸。

    “……”

    轻轻歪头,有着三无倾向的猫耳发少女,露出了一个稍微困扰的表情。

    “小沙小沙,我给你带来了好东西哦,在你离开的时候,准备了很多很多。”

    猫耳发少女让人怜爱的困扰表情,完全被黑色身影无视了,她满足的蹭饱之中,便拉着少女的小手下床,来的湖边,然后,黑色身影在冰洞的一个角落里头翻找起来。

    “贝利尔那家伙到底在做什么,怎么尽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塞到小沙这里。”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黑色身影微微皱起眉头,两只小手不断翻来翻去,时不时将一些奇怪的东西从里面翻出,扔到一边。有几件竟然散发出神器的七彩光芒!

    最终,她终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将一个比她还要大的袋子拖了出来,轻松扛在肩膀上,来到猫耳发少女面前放下,将袋口解开。

    “铛铛铛,快来看看,小沙,我都给你准备了什么,一大袋的暴风蘑菇。富含丰富的蛋白质。能够提供人体每天所需的卡……卡……咖啡机,味道有点像羊睾丸,吃下去感觉全身都来劲,十分带感——师兄是这么告诉我的。”

    洋洋洒洒的将一堆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感觉一副很厉害的样子的【高深】台词。背出口。黑色沈阳——贝安沙把下巴一扬,自我感觉良好,感觉自己已经充分的将姐姐的智慧和经验展现出来了。

    “……”猫耳发少女——沙耶歪着头。轻含食指指尖,冰蓝色的眸子露出困惑之色,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来来来,小沙,尽情的吃吧,还有很多哦。”贝安沙手指一点,一朵篝火凭空出现在湖边,可惜这朵篝火显得有些有气无力,总给人摇摇欲坠的感觉。

    贝安沙擅长的并不是火领域,就连她也没办法在永冻之湖燃起正常的火焰,应该说,这个世界上,除了魔神迪亚波罗的狱之殛炎以外,没有任何人能够在永冻之水旁边生火,贝安沙能够燃起这一小堆营养不良的火焰,已经是很逆天了。

    “太弱了,要是能再强一点就好了,干脆用原罪之火试试看吧。”贝安沙跃跃欲试,无愧于她笨蛋魔王称号。

    “会消失的,蘑菇,还有冰洞。”就连一直保持着无口状态的沙耶,也淡定不能了,伸手拉着贝安沙的黑色披风,摇摇头。

    “是吗?真是可惜。”贝安沙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这样,就可以了。“说着,沙耶来到篝火旁,笼着睡衣一般单薄的白裙,轻轻蹲下,将一只只蘑菇串到树枝上面,聚精会神的烤了起来。

    “干脆去迪亚波罗那家伙那弄点火吧。”贝安沙还是不死心,竟然打起了三魔神的注意,这可不是随便说说,她是真有这个胆。

    “师兄,是谁?”为了打消贝安沙的不安分念头,烤着蘑菇的沙耶,不得不稍微动动脑子,机智的转移话题问道。

    “咦,小沙不知道吗?我明明寄了那么多信。”贝安沙大吃一惊。

    “不知道。”沙耶摇摇头,其实她知道一点,安达利尔和贝利尔这两个恶客,可没少在冰洞里将她吵的不得安宁,贝安沙的来信,自然也就落入了她的眼耳之中,只是没有太在意罢了。

    “一定是安达利尔那家伙,她嫉妒我的厨艺。”贝安沙沉思片刻,浑身一震,仿佛发现了真相。

    “害怕小沙学会蜂蜜的一百零八种用法,所以把我的信藏了起来,不给小沙看到,自己偷偷的学会,然后在小沙面前大展身手,用我自创的厨艺骗取小沙的崇拜,一定是这样,太卑鄙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仅凭这句话,沙耶就觉得,一定是眼前的笨蛋魔王搞错了什么。

    “不行,不能让安达利尔得逞,哼哼,她怎么也没想到我会那么快知道小沙回来了,现在正是反攻的机会,没错,用师兄教我的绝密计策——失眠埋伏!”

    自导自演着的贝安沙,气势爆棚的站起来,单脚向前,踩在一块冰墩上,一手叉腰,一手斜指天空,黑色的披风凛冽吹起,完美的向世人展示了一个元气满满,妄想十足的笨蛋少女形象。

    “……”沙耶已经完全跟不上话了。

    “看好了,小沙,我自创的传说厨艺,贝安沙的蜂蜜一百零八种用法之——蜂蜜四十四号!”

    眼角闪过一道犀利的目光,贝安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掏出蜂蜜坛子,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在沙耶手上的蘑菇串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刷了一层蜂蜜。

    “呼,怎么样,很厉害吧。”擦了一把额头,宛如收枪一样,掀起披风,将蜂蜜坛子塞入里面(师兄教的),贝安沙一脸冷酷的说道。

    看着蘑菇上面一层金黄色的粘稠蜂蜜,沙耶点点头。

    应该说只剩下点头这个选项了。

    看来。师兄似乎是禁语,一旦提起师兄两个字,阿兹莫丹就会做出傻事,那个人到底是谁?到底教了阿兹莫丹什么?

    “诶嘿嘿,师兄还教了我很多哦,等会再给小沙你见识一下吧。”似乎觉得风头出够了,笨蛋魔王这才安分下来,蹲在小沙旁边,看着篝火上的蘑菇,看着小沙专注的神色。目光温柔。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像极了一个呵护妹妹的成熟姐姐。

    “眼罩,不戴了吗?”浑身散发着极寒气息的沙耶,貌似有些不堪这样的温柔目光注视。抬头细细看着贝安沙。忽然问道。

    “眼罩?”贝安沙下意识的摸了摸左眼。然后点点头:“嗯啊,好久没戴了,已经弄丢了。而且现在也不需要了。”

    “为什么?”

    “因为已经能控制原罪之力了。”贝安沙理所当然的说道,脸上略浮现出一丝回忆之色。

    记得她刚刚成为魔王,获得原罪之力的时候,还无法控制这股强大的力量,即便是使劲收敛,原罪之力还是会出左眼的瞳孔之中泄露出来,形成青色的原罪之火。

    那时候的阿兹莫丹,是整个地狱首屈一指的恐怖分子,因为原罪之力从左眼瞳孔泄露,她的目光成了世间最可怕的东西,随便扫一眼,视线之内,所有事物统统都要被原罪抹杀,起码有超过百万数的怪物,就这样被阿兹莫丹一眼【瞪死】了。

    再这样下去,整个地狱的怪物都要被阿兹莫丹杀个七七八八了,贝利尔和安达利尔可不想做光杆司令,于是就给阿兹莫丹做了一个眼罩,让她戴上,总算是让整个地狱恢复了和平。

    之后,阿兹莫丹总算能控制住所有的原罪之力,不让其外泄,不过眼罩已经戴习惯了,也懒得取下,只不过在某一次【教训】别人的时候,不小心把眼罩给弄丢了。

    听完贝安沙的叙述后,沙耶点点头,忽然放下手中的蘑菇串,踏着宛如稀世珍宝一般美丽的裸露玉足,回到冰床,背对着贝安沙,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半个小时后,沙耶回来,向贝安沙递出小手,张开五指,里面赫然是一只崭新的眼罩。

    “难……难道说,是送给我的?”贝安沙有些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

    “嗯,总感觉,带上去……”沙耶歪歪头,搜索着合适的词汇,那一直淡然飘渺的声线,微微加重一分,强调的说道。

    “帅!”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小沙,最喜欢小沙你了。”

    贝安沙高兴的一把扑上去,将沙耶抱在怀里,少女的脸蛋互相磨蹭着,浮现出一股美好温馨的气息,就连空气中也仿佛洋溢着粉红色的草莓味道,虽说被蹭脸的沙耶,表情看起来有点困扰……

    ……

    阿兹莫丹的眼罩(暗金头盔)

    防御:1999

    需要力量点数:49

    需要敏捷点数:299

    需要等级:99

    799%防御强化

    +199力量

    +199敏捷

    +199体力

    -199精力

    所有抗性+99

    附加原罪之力效果

    +5技能点

    【这是一片残留着原罪之力的眼罩,小心主人找上门,它的战斗力可不止9】

    看着手中的黑色眼罩,我陷入了严重无语的状态。

    好大一串9字,还有个-199精力的属性,果然是因为那个阿兹莫丹是个笨蛋,连上帝都要吐槽她吗?

    还有最后附加的说明是怎么回事?我可从来没有见过暗金装备上有附加说明的,只有神器上面才有,比如说现在还留我身上的这根忏悔之杖,上面就留下了身为制作者的赫拉森的忏悔之语。

    然而这暗金眼罩的附加说明是怎么回事,我可以理解为上帝的玩笑吗?

    也罢……不过说起来,这暗金眼罩,如果不是需求等级太高的话,的确有成为神器的资质,看看这夸张的数据,还有后面那条【附加原罪之力效果】的不明觉厉的属性,如果能佩戴上的话。我估计就凭这眼罩的威慑力,都能在地狱世界里横着走了。

    可惜,等级需求实在太高了,高的让所有冒险者都只能仰望,而不可触及,需求不够就无法触发原罪之力效果,也就没办法震慑那些怪物。

    我心里万般的遗憾,如果不是等级需求太高的话,我绝对会立刻装备上,管它是阿兹莫丹的还是谁的。虽说减199点精力的负面属性有点吓人。但是通过灵魂联接,我从小幽灵她们那里得到了大量的精力属性,就算被扣了199点,剩下的也勉强够用。

    算了。就当是得到了一件新奇的玩意吧。即便是无法装备。只是普通的佩戴上去,感觉也挺不错的。

    想了想,我将眼罩戴上。拿出一把阔剑当镜子,在上面照了照。

    哦哦哦,独眼龙刀疤脸黑社会布偶熊,酷呆了!

    我承认,我被自己现在的形象逗乐了,算了,就这样戴着吧,感觉还不错,略有点中二病羞耻play的感觉,不过反正在地狱世界也不会遇到熟人。

    带着唯一的收获,我从巨坑里面一跃而起,数分钟后才回到地面,一眼瞧见了双尾在那急的团团转,仿佛火烧屁股一样。

    “惨了惨了,真不该带他来这里,这若真是阿兹莫丹大人留下的痕迹,那里面很有可能还残留着阿兹莫丹大人的原罪之力,哪怕只有一丝也不是他能够承受得了,我这该死的好奇心,我这该死的好奇心,要是他在里面出事了,完成不了那位大人交代的任务,我就算再长一百条尾巴,改名叫百尾也没用了。”

    双尾不知道在小声嘀咕些什么,焦急的就连我回来了也没注意到,知道我朝它嘎姆一声招呼了,它猛地回过头,激动的泪花都涌出来了。

    看来它的确是在担心我。

    我得承认,我有些疑心病重,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放心得下双尾,总觉得它是带着某种目的接近自己。

    刚才,在被阿兹莫丹残留的中看不中用的原罪之力,吓的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我曾经一度怀疑是不是双尾故意把我带到这里,让我来送死。

    可是后来一想,这种可能性太低了,低的有点扯淡,双尾要是想害我的话,直接把我引到安达利尔的陷阱里不就成了,又能干掉我,又能向安达利尔领功,一举两得,干嘛要这么费劲绕一个大圈子把我带到这里。

    看到双尾不似作假的焦急神色,或许在这一刻,我才完全对它放心下来。

    “大人,大人,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双尾再也顾不了保持优雅绅士的风度,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飞奔过来,甚至想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停!

    我一只熊爪伸出,将它拦住,抱歉,我对和怪物拥抱没有任何的兴趣。

    “抱歉,失礼了。”双尾很快也冷静下来,骚包起来,优雅的弯了弯腰,笑眯眯问道。

    “怎么样,大人,在里面可有收获?”

    【没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过这个大坑,的确是阿兹莫丹的手笔,我在里面感受到了原罪之力的力量。】

    【是吗?那真是恭喜大人了。】双尾眼角里带着笑意,心里却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吹吧,你就使劲吹吧,要是里面真的有阿兹莫丹大人的原罪之力,以你的实力还能回来?真当我是傻子么。

    “咦哟?大人,你脸上的眼罩是?”忽然,双尾终于发现了眼前这只布偶熊身上,多了一样东西,不由好奇问道。

    这眼罩……貌似有点眼熟,到底是什么却记不起来了。

    【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小玩意而已。】

    我发现双尾平时挺淡定的,就算聊起魔王级强者也能侃侃而谈,但一旦触及到四魔王就变成胆小鬼了,所以不忍心告诉它这是阿兹莫丹的眼罩,以免它一路上都提心吊胆的。

    “是吗?也罢,既然见识也见识过了,大人,我们快点出发吧。”

    点了点头,将双尾捞起放在肩膀上,我大步流星的迈出脚步,身影化作一道疾风,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一晃半个月过去,我和双尾有惊无险的穿过了六七个区域,已经从东部区域跨到了南部区域,当然,处境还是没有任何变化,毕竟南部区域也是四魔王的地盘。

    虽说只要再从南部区域到达西部区域,就是三魔神的地盘,可以摆脱安达利尔的追杀了,但现在可不是高兴的时候,因为真正的艰难旅程,从到达南部开始,才真正的开始。

    “不容易呀,大人,终于到了南部区域。”休息的时候,双尾再次画出一张简陋地图,猫爪中灵巧转动的手杖轻轻在上面一点。

    “只不过是开了个头而已。”听双尾说的好像已经完成了一般旅程似的,我摇摇头,叹口气。

    “从南部开始,才是真正的旅程,在这里要连续绕两段远路,比我们已经走过的路,要长数倍不止,而且……”我的手指向地图南部一处最偏僻的区域。

    “根据你之前的说法,这一段路,是最危险的一段。”

    “是的,大人,这里在地狱世界也算得上是荒芜之地,只有极为强大,极为韧性的地狱一族才会选择在这里生活,经过这里的时候,我们要小心万分,被发现的话,可就真的要完了。”

    “真的有那么强?比起我们以前那片森林的大蜘蛛如何?”我想起了死林统治者,不由的好奇问道。

    死林统治者,仍然是我来到地狱世界迄今,所遇到的最强怪物强者,没有之一,由此看来这样的强者在地狱世界也十分稀少,我可以松上一口气了。

    “约莫有两三个吧。”双尾眯着眼,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让我刚刚松出的一口气又倒吸了回去。

    别给我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这和送死没什么分别吧双尾老大?!

    ***************************************************************************************************

    月票很给力,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看能不能在这一年之中的最后一个月,拿到好成绩,小七还是蛮信奉有始有终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