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地狱的异类文明
    ***************************************************************************************************

    说来的确挺话长的,老剑齿猫这一解释,就足足说了大半个小时,我才总算理清情报,知道它为什么要被迫出来流浪,无法留在沼泽老家。

    简而言之,在地狱世界,已经有一小部分怪物产生了智慧……不对,用智慧这个词语形容或许不大恰当,应该换成文明更加好一点。

    有极小的一部分怪物,在高智慧的促动下,已经不再满足于为了生存,为了**,每天都过着被鲜血与杀戮填满的简单粗暴生活,它们开始渴望一种东西,叫做文明。

    比如说眼前这只老剑齿猫,就是如此,它会尝试接触新鲜的事物,并学习和模仿,比如说它穿着的布衣,手中的手杖,以及优雅绅士的气质,都来自于学习,和不同种类的怪物相遇,它会想要进行交流,而不是单纯的考虑是否可以猎杀捕食,满足自己的杀戮**。

    说白了,这就如同从野兽进化到人的根本性改变。

    但是,这样的特异存在毕竟只占极少数,大部分崇尚鲜血杀戮的地狱怪物,并不认同这种想法,甚至将其当成是异类,认为这些异类亵渎了恶魔赋予自己的天职。背叛了种族,背叛了地狱,甚至冠以人类和天使的走狗这样的罪名。

    不得已之下,老剑齿猫只好离开家乡,四处流浪,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

    听完老剑齿猫的解释后,我陷入良久的沉思中。

    地狱一族会不会产生文明,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我在闲暇的时候,也听阿卡拉和凯恩聊过。结果是可能性很小。几乎不可能,这是由地狱世界存在的客观属性因素所决定。

    一个地狱怪物,大多数情况下有着这样的规律,实力越强。智慧越高。就以整个地狱世界的平均水平而言。其实一个精英级别的怪物,智慧就已经完全不逊色于人类,甚至在阴险狡诈方面还要胜过人类。

    如果是这样一个高智慧的精英怪物领导整个群体。那么,地狱世界发展出文明,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很多人忽略了一点,怪物越强大,体内的地狱负面邪恶能量也越浓缩,越庞大,智慧不断提高的同时,性格也在不断变化,这导致了它们所产生的智慧,并没有向文明的方向发展,而是用在了研究如何欺骗,如何杀戮,如何折磨的手段上面。

    打个最简单的例子,原来世界是一个高科技的世界,而暗黑世界是一个魔法武力的世界,这两个世界的人类的智商,并不会存在说哪个更高,哪个更低,为什么暗黑世界没有发展成高科技世界,而原来世界没有发展出魔法文明?

    这就是受到自身所在的世界的某些客观因素和属性的影响,地狱世界也是同理。

    当然,阿卡拉和凯恩的讨论,都是建立在一个【正常情况】的规范之内,别忘记,还有一种叫奇迹的超脱常理的事物存在,所以并不能说这两个人的判断有错。

    老剑齿猫想表达的意思,想要说明的事情,我已经理解并接受,就算不能理解也得接受,因为老剑齿猫本身的存在,就已经是最强而有力的证据,轮不到我不承认。

    【但是,按照你说的话,这种异类一般产生在智慧更高的强者身上,你这家伙,看起来不怎么厉害的样子,却能四处流浪,活到现在,是不是隐藏了实力,说!】

    眼珠子咕噜一转,我又泛起了新的疑问。

    “这个……这个嘛……”老剑齿猫闪过一丝慌张,随即无奈的将手中的手杖展示出来。

    “其实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的实力的确不怎么样,能够变成这样的异类,说是奇迹也不过分,但是变成异类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我有更多的时间思考,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新事物,所以学到了一些小把戏,让我逃过了不少劫难,当然,如果是遇到大人您这样的强者,这些小把戏就完全没有作用了,会被那些恶魔妖精抓住,也是因为一时无法抛下新同伴不管,犹豫了一下,失去了逃脱的机会。”老剑齿猫如是解释道。

    【你是想说你很讲义气?】我哼哼唧唧,区区一只剑齿猫,风度气质比我好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在其他方面压制我,真是不知死活。

    不过,这些小事先放在一边,我不等老剑齿猫回答,又举起牌子。

    【将你的小把戏表演来看看。】

    这可谓是将怀疑进行到底了,若是老剑齿猫依然能不慌不忙的拿出让我李菊福的东西,我就姑且先相信它一回吧。

    “如您所愿,大人。”老剑齿猫宛如台上表演的艺人一样,先是优雅的弯腰行了一礼,之后,将猫爪上的手杖不断旋转起来。

    “碍于空间不大,我就随便表演几个小把戏吧,希望大人您不要笑话。”

    这样说着,正对着我的老剑齿猫,缓慢的转过身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它的身体,在转身的时候,仿佛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缝隙中,宽度竟然不断变细。

    一个人,如果从正面转向侧面,那么,在对面的视线中,他的身体宽度的确是会变小没错,但是老剑齿猫变小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当它的身体转过九十度,侧对着我的时候,在我的视线中,它细的就只剩下一条笔直竖立,如同发丝的细线。

    这种变化。在自然中透露出一种巨大的突兀感,让人在恍然不觉中上当,简直是再精彩不过的魔术。

    那根唯一还保留下来的手杖,在随后也哧溜一声被拖入这条细线之中,这一下,老剑齿猫的身体就完全整个变成一条难以察觉到的细线了,仿佛它的侧身被压缩成了这副模样。

    不过,在cosplay熊敏锐的气机感应下,它的存在还是暴露无遗,这只是一种十分巧妙的障眼法罢了。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理。正如它所说的那样,骗一骗普通人还行,如果遇到强者的话就有点难忽悠了。

    很快,老剑齿猫转过身来。它的身体也恢复正常了。爪中的手杖转了一圈。眯起双眼,似乎有些小自得。

    还没等我给点掌声,它再次表演起来。一只猫爪灵活的把玩着手杖,做出各种表演,吸引着我的目光注意,另外一只爪忽然一伸,等我看过去的时候,上面竟然多了一顶黑色的圆顶礼帽。

    哦,不错不错,越来越有魔术师的范儿了。

    停下手杖的表演,老剑齿猫缓缓的,缓缓的,就如那些爱吊人胃口的魔术师一样,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将圆顶礼帽戴到头上。

    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圆顶礼帽落到它头上后,还在不断往下,它就仿佛被吸入了帽中一样,随着圆顶礼帽的不断落下,上半身不断消失,最后,圆顶礼帽啪嗒一声掉落在地,老剑齿猫的身体似乎进入了里面,完全消失了。

    又是不错的藏身法,这种手段连普通强者都难以察觉,我开始相信它能凭着微弱的实力,在这危机重重的地狱世界流浪了。

    从帽子里探出一只手,将帽子缓缓抬起,老剑齿猫的身影,从脚到头,随着帽子的抬起不断出现,最后抬到它的头上时,稳稳戴在上面,老剑齿猫再次向我弯腰行了一礼。

    精彩,精彩的魔术,真该让它去教一教菲妮,别老是玩那种躲在箱子然后让别人往里面插剑的把戏了,连小孩子也能说出原理呀喂,那还叫魔术吗?应该归类为马戏团的滑稽表演更合适吧。

    我忍不住惊叹的鼓起了掌,老剑齿猫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又表演了几个小魔术,比如说从空空如也的圆顶帽子里掏出一些小玩意,让我怀疑这顶帽子是不是多啦【哔】梦的四次元口袋。

    掏啊掏,忽然,一根尾巴不小心从里面掉了出来。

    欢快热烈的表演气氛,瞬间结冰,老剑齿猫仿佛被冻结了一样,一动不动,优雅的绅士笑容,被固定僵硬在脸上。

    【这是什么?】我好奇的看着掉落在地上的尾巴,有点像……呃,有点像猫尾巴。

    “这是道具,表演用的道具。”老剑齿猫连忙将尾巴捡起来,塞入帽子中,满满一副藏了什么秘密的样子。

    【真的吗?我似乎看到了上面带着一丝血迹,而且……】

    看了一眼老剑齿猫身后不断慌慌张张甩动着的猫尾巴,我再次疑神疑鬼的问道。

    【而且,和你的尾巴,看起来一模一样。】

    “大人,这种细节请不要在意,是小事,小事。”老剑齿猫神色慌张,明显隐瞒了什么,不过看到它露出一副【人艰不拆】的辛酸悲苦神色,仿佛遭受过某种天大的冤屈,我想想觉得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忍住没有追问下去了。

    收起帽子,老剑齿猫松了一口气,重新露出从容不迫的微笑。

    “大人,现在您该稍微的相信我一些了吧。”

    【啊,相信了,就暂时让你跟着吧。】嘴巴里这样应着,我却转过头和艾芙丽娜沟通,哼,我真是个智深若海,疑神疑鬼,缜密心细,沉稳冷静,算无遗策,两面三刀的可怕家伙,人称笑面熊吴凡就是本德鲁伊。

    【艾芙丽娜,你觉得这家伙如何,是不是真的如同表面上一样,只有这么丁点的实力,有没有隐瞒什么,能不能靠得住?】

    艾芙丽娜打着哈欠,随随便便应付了我一句。

    【只能告诉你,我没有从它身上感觉到任何的恶意。】

    哦,也就是说。暂时可以信任咯?

    虽说艾芙丽娜是个喜欢气急败坏的家伙,不过它的判断还是可以相信,既然这样说了,应该是没有问题才对。

    心底之中对艾芙丽娜的那份信任,让我终于完全放松了警惕。

    保持cosplay熊很累的说,而且木牌快用完了。

    这样想着,我取消了变身,变回了本体,反正以老剑齿猫的实力,就算是本体的伪领域高级境界。也足以战胜它。不足畏惧,不足畏惧是也。

    “原来这就是大人您真正的模样。”老剑齿猫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怎么样,是不是很帅?”我觉得地狱怪物的审美观会有点不同,或许会得出一个不一样的结论。于是心里抱起了小小的期待。

    “大人。您是要我说实话。还是要我撒谎?”老剑齿猫犹豫了片刻,吞吞吐吐问道。

    “算了,什么都别说了。”我一脸的泪。

    “也别太难过。大人,我觉得平凡很好,平凡不容易引起其它怪物的注意,更安全。”老剑齿猫安慰我道。

    “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在这里不会引人注意吗?”我指了指自己。

    “一点也不,大人,您现在简直就是黑夜中的唯一一颗明星。”

    “长得平凡还容易引起注意,我高兴个屁呀!”

    “大人请节哀。”

    “……”看来这只老剑齿猫的确很诚实,诚实的让我忍不住产生做一锅龙虎汤的想法。

    “对了,你有名字吗?该怎么称呼你好。”

    “名字的话……大人就叫我双尾好了。”老剑齿猫想了想,说道。

    我:“……”

    “大人,怎么了?我的名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不,没有……”

    我其实想问,刚才那条不小心掉落的尾巴果然是你的吧,不过想到老剑齿猫……不对,是想到双尾那一脸的淡淡忧伤,觉得还是不要揭穿残酷的事实比较好。

    “我叫吴凡,人类,德鲁伊职业。”我朝双尾伸出手。

    “大人,以后请多指教。”双尾微微笑着,将猫爪子递上来,握了握,算是暂时结了个同伴。

    “对了,我刚才听你说话和动作的时候,那些礼仪,还有很多知识,似乎都和我们人类有关,难道说你去过暗黑大陆?”

    “大人真是细心,的确如此,我去过暗黑大陆,而且在那呆过不少时间。”

    “没有伤害过人类吧?”

    “那是当然了,这些知识,这些礼仪,都是从人类身上学的,伤害它们的话可就学不了了。”双尾连忙摇头道。

    “我想也是,看你的样子,并不像是一个残忍嗜杀的怪物。”

    “是的,大人,到是被像大人这样的人类冒险者,追杀过不少,真希望人类和我们地狱一族,有一天也能像我和大人现在这样,能够不要一见面就互相厮杀,而是冷静坐下来说说话。”

    “我想这很困难,至少在千年以内是别想做到。”

    “没办法,这是文明不对等的必然结果,只有等地狱世界发展出真正的文明,不再一味的嗜血残杀,才能得到理解,才能建立沟通,但是话说回来,想要过安达利尔大人这一关可不容易。”

    我们两个就是如此这般的闲聊着,以此增进了解,双尾的知识很渊博,很多见解就算是身为人类的我也心服口服,可以看出,它在暗黑大陆绝对呆过不少的时间,到最后,我甚至觉得自己不是在和一只怪物聊天,而是面对一个博览群书的老贵族。

    “双尾,你是怎么去暗黑大陆,又是怎么回来的?”我一直好奇这个问题,于是乘着聊天间歇的功夫问道。

    “说是【去】和【回来】,到不说是被迫去,被迫回来更恰当一些。”双尾无奈的摇着猫尾巴,说道。

    “本来是不愿意去的,在地狱世界流浪虽然危险,但也有乐趣所在,可是这是四位魔王大人的命令,自己一个不小心被卷了进去,不得不来到暗黑大陆,见识过暗黑大陆文明以后,我又不想回去了,可是还是那四位魔王大人,容不得对我们这些无法做出贡献的家伙,又把我们赶了回来。”

    “赶回来?以我对四魔王的了解,它们应该会选择更简单粗暴的方法,直接杀了你们了事。”

    “的确如此,所以准确的说,我们是顺带被赶回来的。”

    “顺带?”

    “是的,大人在地狱世界应该也呆了一段时间了,应该能发现,地狱世界现在有不少本来只有暗黑大陆才会出现的物种,最简单的比如说堕落罗格,那可是大人您所在的暗黑大陆,被地狱力量魔化以后的土生土长物种。”

    “为什么四魔王要把这些怪物弄回地狱世界呢?”

    “或许是为了给地狱世界注入新鲜血液,让竞争和厮杀变得更加激烈,以此诞生更加强大的强者吧,比如说血鸦,如果她现在还活着,没有被干掉的话,大人您应该知道她才对,她就是最好的例子,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理由,我也不敢胡乱猜测,那位大人的心思,可不是任何人能够揣摩得了的。”

    “那位大人?”

    “是啊,就是那位大人。”双尾露出一丝畏惧神色,仿佛害怕什么似的下意识东张西望一眼。

    “哦,你是说贝利尔那家伙对吧。”我恍然大悟,能够让怪物们害怕成这样的家伙,除了贝利尔还能有谁。

    “正……正是。”双尾顿时飕飕冒着冷汗,把猫尾巴夹了起来,手杖差点没抓稳,再也没办法保持风度翩翩的贵族举止。

    喂喂,有必要害怕到这种地步吗?一副贝利尔好像就在旁边窥视着的样子,还有,你到底是猫还是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