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食物危机
    ***************************************************************************************************

    从死林统治者那死里逃生的第二天,我开始尝试深入这片雪域。

    “哈欠!”这什么鬼天气,连cosplay熊都要流鼻涕,该死的。

    揉着湿润的熊鼻子,我抱怨连天。

    唯一能称得上运气好的是艾芙丽娜那边并没有忽悠我,在藏了小半天后,鲑鱼剑真的莫名复原到了我的背上,一觉醒来,往后一摸,就摸到了一条鱼尾巴剑柄,那种感觉极其复杂,难以言说。

    然后,有一个极其不妙的消息,那就是食物开始紧缺了,幸好小幽灵并不依赖食物,小雪它们也是有就吃,没有也行,就我一个人的肚子比较爱闹,一天不吃就开始咕咕叫起。

    仔细算一算,就算再怎么省吃俭用,两三天后,最后一块饼干也会被我消化掉。

    虽说冒险者嘛,做不到辟谷那种地步,但是十天八天不进食,还是没多大问题,但影响战斗力呀,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要是遇到同等级别的对手,因为饿肚子而被打败,那说出去,可真要成为本年度最佳糗事了。

    鲑鱼剑也不是不可以吃,但是别忘记。它是我的力量的一部分,哪有自己吃自己的力量来充饥的?

    难道说,我真的要学地狱怪物一样,展开一段神奇的贝爷之旅,遇啥吃啥?

    小矮人?虽然没有几两肉,但可煲汤!

    幽暗蝙蝠?适合烧烤,翅膀嘎嘣脆!

    薄暮之魂?干掉以后掉落的灵魂碎末可当调料!

    巨型蜘蛛?那额头的三双眼睛,早就想试一试味道了,还有肚子,不知道一口咬下去。会不会蹦的满嘴脓液呢?

    沉沦魔?去了头吃!

    木乃伊?剥了皮吃!

    巴罗格?一身的肌肉。可以提供半个月的卡路里,更要吃!

    想着想着,我就泪流满面了,果然自己离贝爷之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呀。

    摸了摸肚子。我扯紧腰带。继续前进。

    对我来说。雪域虽然冷了一点,但是却格外的有亲切感。

    无论是冬天的冰冷之原,还是哈洛加斯的雪山。差不多都是这样漫天苍茫一片白色的景象,这会让我误以为回到了暗黑大陆,行走在冰冷之原,就快要回到罗格营地见到维拉丝她们了,心里不由自主的涌起激动喜悦,脚步也渐渐加快了。

    好吧,我当然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

    忽然间,我猛地俯下上半身,将自己半掩埋在冰雪之中。

    嘘,看我发现了什么,这里有一群落单(?)寒冰爬行者,我们可以尝试捕捉它们,一只寒冰爬行者可以为我提供好几天的能量,它的蛋白质是牛肉的两倍,而脂肪却只有牛肉的一半……贝爷泥垢了!!!

    看来我的确是饿坏了。

    擦了擦嘴角,我谨慎的先在周围侦查了一圈,确认接下来的战斗不会引来其他怪物以后,才忽然冲上去,就像一头饥饿已久的老虎扑向羊群。

    足有两米高的寒冰爬行者,是哈洛加斯区域比较难对付的一种怪物,它们全由深蓝冰晶组成,十分坚硬,这意味着它们的物理防御很高,全身吞吐着足以将人冻僵的寒雾,也能有效抵挡魔法伤害,火融冰到了它们身上似乎行不大通的样子。

    通过直立行走而空余出的一双手臂,极为有力,一爪子甩下,对体力单薄的职业,比如说法师刺客而言,具有很大的破坏力,正面能喷德鲁伊的极地风暴,所以聪明的冒险者总是喜欢绕到它们背后,等它们弯腰捡肥皂的时候再一鼓作气冲上去。

    综合来说,这是一把硬骨头,就连死灵法师也不乐意见到它们,因为它们死后不会产生尸体,只有一堆冰碎,无法在上面施展召唤。

    上帝创造这种怪物,可能就是专门来恶心我们这些冒险者的,这样想着,我忽然心里一惊,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

    没有尸体?

    等等,我十天的卡路里呀!!!

    一股悲愤之情,冲天而起,化作熊熊的怒火,在这些寒冰爬行者发现我之前,就已经挥舞着熊掌,啪啪啪的将三四只拍碎,对付一群连个精英都没有的怪物,简直就是虐菜。

    不到一分钟,二十多只寒冰爬行者就倒在了我的熊掌之下,看看经验值,还差一丝就要到六十三级了。

    等等,我是不是稍微抑制一下经验值比较好呢?等快要饿死的时候再升级,也不知道升级带来的原地满血复活功能,能不能把饿肚子也顺便一块给治了。

    琢磨着能不能用升级来治饥饿,我应该是冒险者之中的第一人了吧,应该感到自豪吗?

    在寒冰爬行者留下的满地冰碎之中翻了几翻,果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吃的东西,甚至连件装备,连瓶药水都没有爆落,简直无情。

    继续前进,约莫一个小时过后,我又发现了新敌人。

    一群恶魔妖精。

    这种外形如同四五岁的小孩,却长着一个恶魔脑袋的怪物,送给我吃我也不会要,不过据说这些家伙脑子还蛮聪明的,我应该留下一两个,打听打听这片雪域的情报。

    恶魔妖精会瞬移,稍不留神就会被它们溜掉,普通冒险者想要将它们全灭几乎是不可能,如果数量太多的话,就算是我也不会轻易出手。

    所幸。它们数量不多,我有充分的把握能够全部留住。

    手段很简单,观察它们的行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瞬移,来到一个比较靠近中心的位置,世界结界开启,将所有恶魔妖精笼罩在里面,封锁空间让它们无法瞬移。

    只要敌人数量不是太大,导致世界结界无法完全覆盖。或者里面同样有世界之力强者。可以摆脱我的结界封锁,这一招是百试百灵。

    看到这些恶魔妖精,被忽然从天而降的cosplay熊吓了一跳,刚想下意识的瞬移拉开距离。却紧接着被世界结界封锁。别说瞬移。连腰都几乎直不起来,我心里一阵痛快。

    一直以来都是自己遇到各种强敌,被对方的势或者结界封锁。无法施展瞬移,如今也终于强势封锁了敌人一回。

    面对一群无法瞬移,甚至几乎丧失了战斗力的恶魔妖精,那就不是虐菜,而是屠杀了,不过动作得快点,世界结界的展开很容易会吸引附近强者的注意。

    这正是我没办法经常展开世界结界对付敌人的原因,不然的话,世界结界一开,力量爆发,世界之境等级以下的敌人,如果数量不大,无法形成强大的势对抗,根本就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魔王】二字,可不是开玩笑的。

    干掉这一群恶魔妖精,只留下一个看起来最贼头贼脑的家伙,对其逼问一番,我终于获得了想要的情报。

    第一是关于这片雪域的统治者,有两种,一是巨锤死神,一是女妖,同样,这两者都各自有一个魔王强者统领。

    两个统治者好呀,听恶魔妖精这么一说,我顿时喜大普奔。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如果只有一个强者统治,就比如说死林区域,那么这个强者很有可能会很强大,一个以上的话,实力再强就有限了,真正的强者,岂会甘愿和其他人共同统治一块地方?

    看来像死林统治者那样的终极强者,哪怕是在偌大的地狱世界里,数量也绝对不会有多少,估计是我的准悲剧帝光环发作,才那么快就遇上了一个。

    感觉安全得到了保障后,我将重点放到第二个问题上。

    关于食物的问题。

    雪域里有什么玩意是可以入口的,味道一级棒的,想必它多少会知道一点点吧。

    不出所料,从这只恶魔妖精口中,我打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关于一处硬皮老鼠的活动区域的情报。

    话说硬皮老鼠不是暗黑大陆的产物么?原来地狱世界也有,真是长见识了,不管怎么说,硬皮老鼠还是可以接受的,想以前历练的时候,洞窟里那些臭的不行的老鼠和蝙蝠,不也同样吃过,其实每个资深的冒险者都是贝爷。

    不过,想要打这群硬皮老鼠的主意,也不是那么简单,地狱怪物的口味虽重,但对于味道的选择倾向,应该和人差不多,硬皮老鼠的肉质鲜嫩,怕是会引来不少怪物的窥视。

    果然,在我的逼问下,这只恶魔妖精最后才吞吞吐吐的告诉我,那一片硬皮老鼠的活动区域,是处于雪域两大统治者之一的巨锤死神的管理之下。

    换言之,那些硬皮老鼠其实就相当于是巨锤死神圈养的家畜。

    不愧于恶魔妖精里的恶魔二字,这家伙,死到临头了还在打歪主意,想要害我,让我去送死。

    对于这种狡猾狠毒的怪物,我二话不说,将它送到真正的地狱去了。

    还是那只老剑齿猫老实,我还没怎么问,就一五一十的将所有知道的东西招出来了,害我都不好意思杀它,也不知道它现在醒过来了没,有没有去向四魔王告密。

    恶魔妖精也是穷货,一地的尸体,包括几只头目,别说装备,连瓶药水都没掉,好穷,难道这片雪域的学名叫穷域?

    不管了,食物要紧,我得在这两天之内找到恶魔妖精所说的那片硬皮老鼠活动的区域,然后想个办法从巨锤死神手中虎口夺食,草船借【箭】。

    不用多,给我一百八十只,就能顶上好几个月了。

    美滋滋的想着有硬皮老鼠的生活,我一边向雪域深处进发。白茫茫一片的雪地,无边无际,根本分不清方向,看不着路,幸好总是能时不时遇到【好心】的怪物,给我提供情报,到是没有走错地方。

    但天不遂人愿,第二天就下起了暴风雪,如此强烈,让我不得不钻洞躲避这场灾难。却根本不知道。就在不远不近的身后,有一个小黑点,不慌不忙的跟着,时不时优雅的将猫爪上的手杖。表演魔术似的轻轻一转。一身黑色礼服和帽子在雪地中显得格外显眼。不断变强的暴风雪,连它的衣服也没办法吹起一丝。

    “呀嘞呀嘞,还是忍不住跟上来了。难怪人类里面有一句俗语,叫好奇心害死一只猫,我迟早得死在自己的好奇心下。”

    沼泽之主轻轻扯着腮边的猫胡子,那张略显消瘦的猫脸中,一双狭长而锐利的宝石眼珠紧紧眯起,泛着强烈的求知欲。

    “到底这场游戏,谁是下棋者呢?真想知道啊,或许跟下去的话,能找到结果,但是找到结果又能如何呢?真是的,我的好奇心,也快点适可而止吧。”

    “真的那么想知道吗?”稚气悦耳的声音响起,问道。

    “是啊,不然我跟上来干嘛。”沼泽之主嗯嗯的点着头,扯着猫胡子的频率更快了。

    忽然,它全身一僵,身体像是冰棍一样笔直挺立,那甩来甩去的两根猫尾巴,此时也拉耸了下去,仔细一看,可以看到上面的短毛炸起,不断颤抖。

    强大的沼泽之主,就算是面对着死林统治者的杀机,也依然能保持风轻云淡之色的它,此时却在恐惧着什么。

    “真的那么想知道?”在她身后,那道稚气的声音再次响起,从声音中能感觉到一股天真烂漫,轻快调皮的味道。

    但是,沼泽之主却一点也没办法从这股味道里,找到任何的安全感,它全身颤抖的幅度更大了,若不是手杖支撑着的话,或许已经两腿一软倒在地上。

    不敢回头,哪怕是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因为看了会产生更深的绝望,更巨大的恐惧,沼泽之主深深知道这一点,它瞪大双眼,心里诚惶诚恐的想着。

    作死了,真的作死了,没想到死亡来的那么忽然,我的好奇心呀,现在你该满足了吧。

    “我在问你问题呢,你怎么不回答?”声音又响了起来。

    在沼泽之主身后不远,雪地之中,一朵巨大的花苞,缓缓钻了出来,花瓣舒展,将里面的一道人影,声音的主人,展现出来。

    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蝴蝶翅膀,贝利尔清澈无暇的眼眸里,带着笑意,看向在自己前面不远,全身僵直的【猫男爵】。

    摇头摇头,沼泽之主拼命的摇头,生怕反应慢了惹对方不高兴。

    死亡并不可怕,身后那位主,有一千一万个办法,让你领略比死亡更恐怖的事情。

    “我……我……有……有那么点……一点点兴趣。”

    没有了丝毫之前应对死林统治者的从容优雅,沼泽之主结结巴巴的回答道,甚至连撒谎都不敢。

    “哦?就算告诉你也没问题哦,想知道吗?”贝利尔轻笑着,睁大好奇的眼睛,看着这只作死的猫咪。

    “不……不想,一点也不想!”沼泽之主头摇的更快了,关键时刻怎能作死,这位主没有立刻动手,说明自己还有一丝被利用的价值,一丝活命的机会。

    “切,真是无趣,我啊,讨厌聪明的家伙。”贝利尔不满的微微努起了小嘴,带着纯真气息的可爱脸蛋,不知为何给人一种比周围刮着的暴风雪更加冰冷可怕的感觉。

    沼泽之主两腿一软,眼前一黑,觉得自己要玩完了,死还是最好的下场。

    “不过……算了,我正好有一点事,愁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却发现了一只有趣的小猫咪,小猫咪,能帮我一个忙吗?”语气一转,贝利尔重新露出灿烂微笑,软声软语的问道,似乎生怕对方不答应。

    “当……当然了,这是我的荣幸!”沼泽之主快要哭了,不知道是因为大难不死,还是因为被对方取了个【小猫咪】的称呼。

    自己怎么说也活了上万年,在大多数地狱强者眼中都是前辈了,如今却被小猫咪的叫?

    不过,如果是贝利尔的话,到的确有这个资格,无论是实力还是岁数。

    “真的可以吗?那真是太谢谢了。”双手合十轻轻一拍,贝利尔笑的更加灿烂。

    “那么听好了,小猫咪,我要拜托你做的事情是……”

    数分钟后。

    “这是很重要的任务,可千万不能搞砸哦,不然的话……”

    贝利尔人畜无害的笑着,话刚落音,忽然,沼泽之主那拉耸垂下的两条猫尾巴,无声无息的断掉了一条。

    “是……是的,遵命!”全身每一个毛孔都钻入了比死林统治者散发出的杀机更加强大十倍百倍的冰冷杀意,沼泽之主牙齿咯吱咯吱颤抖着,挺直身体,大声应道。

    “那么,就拜托了,我等着好消息。”

    说着,那些巨大花瓣缓缓合拢,将贝利尔包裹在内,仿佛出现时的倒带一样,钻入雪地,消失不见。

    过了好几个小时,沼泽之主僵硬的身子才缓和下来,长长吁出一口气,这才敢回过头,看着雪地上的那条断落的猫尾巴,苦笑起来。

    “这下可好了,这下可好了,好不容易长出来的第二条尾巴,保命的尾巴,就这么没了,起码要再花上千年的时间才能重新长出,一念之差呀,我真该学一学老朋友的那份隐忍和果断。”

    说着,他捡起断尾,摘下圆顶高帽,将尾巴往里面一放,变魔术一样的存到了里面,重新戴上帽子,抬起头,看着漆黑一片的暴风雪,喃喃自语。

    “不过,若是能看到一丝真相,一条尾巴……那到也值,所谓的猫啊,并非因好奇心而死,而是为了好奇心而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