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恐怖的死林统治者
    ***************************************************************************************************

    第二天早晨……说早晨也不大恰当,在死林这种鬼地方,一天到晚都是灰雾笼罩,实在让人分不清白天黑夜。

    话说回来,地狱世界有白天黑夜之分吗?貌似从我来到开始,天空就一直是暗红色,没有亮过,也没有黑过,是这片区域的环境如此,还是整个地狱世界都是这样,缺乏朝阳夕霞,月起月落。

    思考着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我偷偷从洞穴里钻出来,窥视了外面几眼,没有发现敌情,才拍拍身上的泥土,一跃而起,回到地面上。

    看来挖洞过冬……不对,是挖洞藏身还是可行的,毕竟,就算那些巨型蜘蛛会打洞,也不可能那么无聊一口气打下几十米深吧,嗯嗯,我果然是个野外生存专家。只在贝爷之下。

    得意的赞扬着自己,我切换回保命的cosplay熊变身,准备继续赶路,争取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昨晚做的标记还在。

    我在地上瞅了几眼,立刻发现一个用树枝摆成箭头形状的记号,指着前方,这是为了防止一觉醒来后记得不得方向特地做的,幸好没有被破坏。

    【我认为这样的记号对你来说可有可无。】大清早的。艾芙丽娜就精神十足的展开吐槽。

    不过它这句话我爱听。

    【是吧是吧,像我这样的迷宫杀手,就算不做标记也没问题,怎么可能不认得路,做标记只是为了预防某些百万分之一几率不到的意外发生,是一个成熟细心谨慎的冒险者的体现。】

    【算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艾芙丽娜的声音里透露着严重的脱力疲惫感,明明刚才还很有精神的说。

    【所以说,今天打算怎么办呢?】

    【这个我休息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还是一点一点前进吧。别再打草惊蛇了。】

    像昨天那样。吸引一大群怪物在身后追杀,太冒险了。

    【现在才准备这么做是不是已经太迟了?】

    【晚羊补牢,犹未亡矣】我一脸深沉的说道,脸上闪烁着哲学家的光辉。

    【意义不明。】

    【所以才说你这是咸鱼脑袋。】不屑的白了一眼。我不顾艾芙丽娜的抗议。继续前进。

    偷偷摸摸的。打枪滴不要。

    如是过了半天……

    【怎么回事,有点顺利过头了。】停下脚步,我一脸的不可置信。

    虽说是慢步推进。但也不可能运气那么好,一个敌人都遇不到,我已经充分做好了杀人灭口,屠村焚尸的准备,绝对不能再让自己的行踪被透露出去了。

    可是大半天过去,愣是一个敌人都没看见,身为死林主人的巨型蜘蛛,无处不在的小矮人,以及神出鬼没的薄暮之魂,还有忽然从天而降的幽暗蝙蝠,仿佛忽然都去了异次元打麻将。

    整个死林,一直安安静静,散发出一种诡异到极点的气氛,若非自己的脚步声还在,我甚至怀疑会不会是进入了无声电影的世界中,不由自主的涌起毛刺悚然感。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会不会是你往回走了?】艾芙丽娜又跑出来捣乱。

    【为什么你老是要怀疑我的方向感?】我很是气愤,这咸鱼剑,就不能学会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吗?

    【不,我从来没有怀疑过,真的。】

    【总觉得你话里有话,果然不愧是喜欢藏头露尾的家伙】我意有所指的讽刺道。

    【连把我拔出来的资格都没有的家伙闭嘴。】被指着痛楚,艾芙丽娜日常的气急败坏。

    【我不是没办法拔出来,而是考虑到你的自尊心,不忍心拔出来罢了,毕竟剑头部分是“那种造型”嘛,呵呵。】

    【是哪种造型,你给我说说看,到底是哪种造型,敢猜错我就撕了你这张臭嘴!】

    我吹着口哨,避而不答,任由艾芙丽娜愤怒嚷嚷。

    有时候,总是要留点悬念才够美。

    又过了半个小时,还是一个敌人都没有遇到,这片死林,安静的有点过分了。

    【我说艾芙丽娜,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忍不住咽了一口,艰难问道。

    【哼!】这家伙还在生刚才的气,重重甩了我一声,用不怀好意的语气说道。

    【就游戏而言,一直没有遇敌的话,也没有陷阱迷宫阻路,正常情况下不是意味着很快就要见boss了吗?】

    【哈……哈哈哈,也是呢,只不过,真希望这个“游戏”能够温情一点,在见boss前给我个补血补蓝的地方。】

    我发出干巴巴的笑声,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艾芙丽娜声音里透露的幸灾乐祸了。

    果然,这是要见boss的节奏吗?我就说以自己的准悲剧帝光环,不可能那么一路顺风,结果是悲剧积累,要给我一份大礼呀。

    【但愿那个死林的统治者,不要那么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此时此刻,我也只能这样默默的祈祷。

    秒杀boss,怒刷装备什么的,我就不指望了,各种情报显示,死林里的统治者并不像枯裂大地和死亡火山的那么好欺负,我不一定能压制得了对方,就算能,这死林的巨型蜘蛛数之不尽,统治者一声召唤,随时都能弄来五位数的小弟。形成强大的势将我牵制住,我拿什么去秒杀boss。

    这或许是一场比赫拉森之战更艰难的战斗呀,我叹气想道。

    不过,和赫拉森之战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我随时都可以跑路,不是那种必须打败对方的战斗。

    想到这里,我给自己鼓了鼓气,继续迈出脚步,向前进发。

    走着走着。忽然。心里出现一股莫名的阴影笼罩,本能的危机感开始发出警报,每向前一步,脚步就变得更沉重一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惊骇莫名。

    哪怕是当初面对赫拉森。我也未曾有过这种感觉。这种发自内心的警惕。不安,甚至是……淡淡的恐惧感。

    开什么玩笑,区区一个死林统治者。就算对方是世界巅峰境界,打不过,我也能逃掉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这种不安不详预感是怎么回事,连一个区域的boss都吓成这样,将来我怎么去面对四魔王,更甚是三魔神。

    心里涌出一股强烈的不甘,倔强,我咬咬牙,继续迈出脚步。

    我到要看看,这个让我产生如此反应的boss,到底是什么来头,长着什么三头六臂。

    【别勉强,接下来的敌人,对你来说很强大。】艾芙丽娜的声音缓缓响起,不是平时那种充满调侃意味的吐槽,而是带着认真严肃的口吻。

    这是它第一次这样提醒我。

    【不过,这种时候勉强不勉强,都已经迟了,你好自为之吧。】紧接说完,艾芙丽娜的声音逐渐消失,貌似准备潜水看戏了。

    竟然连艾芙丽娜都这样说了,这次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一脸凝重的停下脚步,瞭望着前方。

    忽地,大地轻微一震。

    数秒后,再次一震,这次的震动强烈多了,感觉是在逐渐的靠近,不过声音很沉闷,听起来不像是庞然大物在地面上行走的声音。

    紧接着数秒,又是一震,这一次整个地皮都在不断颤动,如果是有庞然大物靠近,那么现在我已经能看到它的身影了,可是眼前除了永恒不变的死林景色,什么都没有。

    忽然,一股恐怖强大的魄力,凝聚过来,落到身上,像被某种极其可怕的目光锁定注视着,让我全身控制不住的紧绷起来,毛发竖直,就像忽然被抓住尾巴的猫一样,不由自主的一蹦而起,跳上数百米的高空中。

    怎么回事?

    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一大片空地,进入死林后就没再见到过的巨大空地,就出现在前方不远处。

    我敢保证,在这之前,这片空地是绝对不存在的,它就好像伴随着刚才一震一震的声音,凭空出现,充满了神秘和诡异感。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也不足以让我如此惊悚,露出恐惧神色。

    那是因为,这片空地的形状,竟然是一只清晰无比的蜘蛛形状,圆挺挺的巨大肚子,八条节腿,甚至是口器前的一对可怕獠牙,都能分辨,栩栩如生,就仿佛是一只和泥土一样颜色的诡异蜘蛛,覆盖在了这片死林上面。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全身的鸡皮疙瘩冒起,内心的危机警报越发响亮,甚至心头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死亡的阴影,种种迹象告诉着自己,眼前尚未露脸的极度恐怖的死林统治者,绝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匹敌的。

    这种罕有的感觉,让我再也无法坚持下去,立刻想要瞬移跑路。

    猛然间,一股滂湃无边的世界威压,从天而降,将整个空间封锁,就算我在瞬时间也爆发出世界之力,依然无法与之抵抗,被死死的压制住,身体霎时间沉重了数百倍,猛烈的震颤起来,瞬移不能。

    跑!

    无法瞬移,我只好重重将熊脚一蹬,在空气中踏出一道巨大的爆裂气流,整个身体宛如炮弹,眨眼间就跨过了数里的距离。

    可是那片蜘蛛形状的空地,也在这时迈出一条腿,大地一震,如瞬移般同样跨过数里距离,紧追其后,速度一点也不比cosplay熊慢。

    明明是看上去足有方圆十里之巨的庞大身躯!!

    全速逃跑中,我忍不住惊讶的回过头看了一眼。怎么也想不明白,如此庞然大物竟然也能跟上来。

    就在我这一眼扫过之时,忽然看到,从那片让人畏惧恐怖的蜘蛛空地中,忽然泥土喷涌,大块大块数百斤,成吨重的巨大泥块飞了起来,从平地上钻出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巨大洞口。

    不对,这不是洞口,是嘴巴。是蜘蛛嘴巴!!!

    看到【洞口】上方那一对熟悉的獠牙。以及从洞口上檐不断滴落的绿色粘液,我吓的魂飞魄散,而且看上去这张嘴只露出一小半,还有大半埋在地下。老天。这只恐怖的。隐藏在地底下的蜘蛛,究竟有多大,该不会是真的像那片裸露出来的空地一样大小吧。

    等等。这张蜘蛛巨嘴,怎么给我一种如此熟悉的感觉?

    明明是在九死一生的状况下,我却忍不住心里掠过一副熟悉的镜头。

    对了,我想起来了,蜘蛛森林里面,蜘蛛洞穴的入口,不正是和这张冒出来的巨嘴,造型一模一样吗?!

    莫非……莫非就是它?

    我心里拔凉拔凉的,再也不敢怀疑这只尚未露脸的恐怖蜘蛛的体型了。

    因为当时,我可是在它的【肚子】里转了一大圈,深知里面的空间大小。

    这绝对是一只不知活了多久的史前巨无霸超级蜘蛛。

    记得老酒鬼不下一次的和我说过。

    体型娇小的敌人不一定实力弱,但一定要记住,那种体型超级巨大的家伙,实力一定和体积成正比。

    等等,蜘蛛老大,有话好说,看在我曾经在你的肚子里一日游的份上,放我一马吧!!!

    庞大的体型加上其散发出的比赫拉森强大十倍百倍的恐怖威压,让我忍不住在心里大喊起来,在死亡的威胁下,再次提速,超越极限的发挥逃命水平。

    就在这一瞬间,那从地面钻出来的数十米巨的【洞口】,忽然一吸,爆发出一股史无前例的恐怖吸力,cosplay熊向前逃窜的身体,冷不防被这股吸力向后一扯,就像后腿被一只恐怖的巨手抓住,狠狠一拖。

    我立刻大口大口的咳血,感觉身体似要裂开来一样,从腰部断成两截。

    小时候捏着蚂蚁的头和尾,轻轻一拉,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但是,现在可不是叫疼的时候,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要是被那张巨嘴吸进去的话,绝对活不了,我可没有孙猴子的能耐,能钻到敌人的肚子里打败敌人。

    忍受着身体前后被剧烈拉扯的痛楚,在贝安沙那里学到的挨揍功夫,这时候终于派上用场,哪怕全身的神经在剧烈拉锯着,颤抖着,我依然保持了一分冷静和果决,咬紧牙根,身体不断发力向前,向前,再向前!

    一定要战胜摆脱这股吸力,不然就完蛋了!

    cosplay熊的身体,此时就像一个风筝,吊在半空,想要前进,下面却被拉扯着,哪怕把脸憋红了,卯足劲的摆出一副向前冲的样子,依然尴尬的动弹不得,就像舞台上的小丑在表演一般。

    从洞口发出的强烈吸力,几乎快要实质化的变成一只弥天巨爪,将爪子范围内的一切事物,除了cosplay熊以外,前方一百二十度的事物,枯树,泥土,甚至连空间都产生了剧烈的扭曲视觉,似乎也被巨爪给撕扯破碎,一起源源不断的被吸入进去。

    不到十多秒的时间,巨嘴的前方就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扇形大坑,粗略一估,起码有数十万吨重的泥土被吸入了里面。

    我说,应该饱了吧,吃下了那么多泥,肚子再大也该饱了吧。

    带着这种美好的幻想,我用尽最后一份吃奶的力气,准备一鼓作气,逃离这恐怖的吸力。

    可恶,没想到对方一来就是这种手段,我现在甚至连铠化的空隙都没有了,不然的话,还能增加几分脱困的希望。

    此时已经僵持了差不多半分钟,那张巨嘴似乎不耐烦了,剧烈收缩着,吸力猛地一变,瞬间增强了五成不止!

    咦……咦咦?竟然还能增强!!!

    就算是早早铠化了,恐怕也逃不掉吧,这家伙……太强了,仅仅是从嘴巴里发出的吸力就已经让我无法抵抗。

    看着身体逐渐的被拖回去,我心生绝望,原来自己离真正的强者还有如此差距。

    要完蛋了吗?

    【把剑扔出去。】就在这时,脑海中传来艾芙丽娜淡淡的一声。

    咦?

    把剑扔出去?是鲑鱼剑吗?可是这岂不是会……

    想到艾芙丽娜应该不会害我,我咬咬牙,心里暗道一声抱歉,将背上的鲑鱼剑重重一扯,松手。

    根本不用扔,在如此强大的吸力下,鲑鱼剑化作一道急速流星,笔直向巨嘴射去,眨眼间就被吞掉了。

    就是在这一瞬间,心头涌起莫名的灵感,似乎有谁在指引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一样,我懵懵懂懂的在心里默念了一个【爆】字。

    大地一声闷响,无尽的火焰气流从巨嘴中喷发而出,就像一座忽然剧烈爆发的火山,火焰,气流,浓烟,三者结合,形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冉冉升起,暗云密布的天空都被整个破开,露出大洞。

    遭遇如此剧烈的爆炸袭击,巨嘴再也没办法发出吸力,乘着这个机会,我大吼一声,身影化作一道笔直的白光弹出,不到一会就逃离了上千里,依然一点都不敢松懈,急速中伴随着连续的瞬移跳跃,空白的脑海中只转着一个字,逃!逃!逃!

    幸好,死林统治者的出动,似乎让其他怪物纷纷避让,不敢和它抢【怪】,这一路上,我竟然没有遭到丝毫阻拦,顺顺利利,畅通无阻的跑出了死林。

    这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吧,当看到密布覆盖的枯树,逐渐变得稀疏,地势慢慢发生转变的时候,我死硬憋着的一股劲终于松懈下来……

    ***************************************************************************************************

    恭喜酱油一支将晋升掌萌,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哦,么么头,以后也请继续支持小七的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