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强者间的对话
    ***************************************************************************************************

    就在某德鲁伊走后不久,因鲑鱼剑所产生的爆炸终于停息,大片被炸毁的枯树林,诡异般的重新生长出来,不到一会儿就覆盖了所有裸露的地面,宛如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除了那片让某德鲁伊差点埋骨他乡,葬身虎口的蜘蛛形状空地以外。

    从地面探出的巨大【洞口】,已经钻了回去,静静的,静静的,忽然,那几条数里之长的蛛腿,开始缓缓迈步起来,看似极其的缓慢,但是八条腿,每条腿迈出一步,空地就诡异的前行数里,八脚并用,速度快的恐怖,比之前它追袭某德鲁伊的时候,快了不知多少分。

    要是某德鲁伊还在这里,看到这一幕,恐怕非得吓都吓死,一是没想到这只远古巨无霸蜘蛛,速度竟然还有所保留,二是没想到刚才威力不逊色于三重焰拳的爆炸,竟然貌似没有对这只巨无霸蜘蛛,造成任何的伤害,看它闲庭漫步的迈腿姿势就知道了,受伤了哪还能露出这种悠哉淡然的动作。

    缓缓迈着脚步,蜘蛛空地以看似慢动作一样,实则飞快的速度,返回到死林深处。就在这时,忽然间,八条蜘蛛腿齐齐一停,它的速度停下,就像一辆加速到极致的跑车,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缓冲的停下来一般,诡异的很。

    蜘蛛空地静静的停留着,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形成一片巨大黑幕。将本来就已经昏暗阴森到极点的死林。渲染的更加黑暗,方圆百里之内,没有任何一个怪物敢随便靠近,这就是属于死林统治者的威严和魄力。

    但是。在这片生命的禁区里。却不知何时。忽然多出一个小点,相对于蜘蛛空地而言,小的不能再小的小点。

    这个小点。停留在蜘蛛空地的头顶正上方,谁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仿佛凭空形成,仿佛一直就在那里,散发出诡异莫测的气息。

    地上静止的蜘蛛空地,和半空静止的小黑点,就这么顿着,仿佛这片空间里面的时间,已经停止了一般,暗色的风,黑色的云,以及惨淡的光,到了这里,都为之凝固。

    许久许久……

    终于,从半空上的小黑点,发出了声音,打破了这种永恒寂静。

    它的第一句话就让人惊骇不已。

    “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就在小黑点发出声音后,过了数秒时间,从整个大地底下,也发出嗡嗡的沉厚声音。

    “沼泽之主,你为何而来?”

    “哎呀哎呀,当然是为了看一场好戏了。”

    半空中的小黑点,被死林统治者称之为沼泽之主的存在,把玩着手中的什么东西,惬意自然的笑道。

    仔细拉近镜头一看,才发现,这个小黑点手中的东西,是一柄在贵族绅士手中常见的西式手杖,而这个小黑点头戴黑色圆顶高帽,以及身穿黑色燕尾服,脚套软皮长靴的打扮,和这柄手杖也十分合称,那风度翩翩的挺直身影,俨然就是某个贵族的大老爷。

    但是,它是一只猫。

    没错,那张长着猫胡子猫鼻子猫眼睛猫嘴巴的茸毛猫脸模样,以及从圆顶高帽两侧露出的猫耳朵,手持手杖的猫爪子,和燕尾服后面轻轻甩动的两条猫尾巴,这些身体特征,无一不在说明它就是一只猫,一只彷如人类般双脚直立的绅士贵族猫,和猫的报恩里那只帅气的猫男爵极为神似。

    假如说,某德鲁伊如果在此时再次出现,看到眼前这只黑色高帽黑色燕尾服,带着淡淡笑容的绅士猫,一定会察觉到,咦,貌似这家伙的声音很耳熟呀。

    和自己在死亡火山里抓到的,据称来自某片沼泽区域,因为套出了重要情报而【饶】过它一死的老剑齿猫,十分的相似,当然,相似的只有声音,剑齿猫那一身轻铠甲,手持圆盾皮鞭的凶残形象,和眼前这只帅气文雅的双尾绅士猫,却是有着天渊之别,让人完全无法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戏看完了,该走了。”地底下的声音十分冷淡,似乎并不大欢迎客人的样子。

    “真是冷淡呀,难得的见面。”将手中的手杖轻轻转了一圈,沼泽之主一点也没有因为主人的不好客而生气,依然笑眯眯的说道。

    “不过,这样好吗?这么轻易的放过那个人类,就算要演戏,至少也要演的逼真点,刚才那一幕,可是假的连我都要忍不住站出来指手画脚了。”

    “你似乎没有资格说我吧,沼泽之主。”被窥破了举动的死林统治者,不咸不淡的,带着讽刺的应道。

    “别以为在死亡火山里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我要是在演戏,你那又算什么?冒充人类口中的先知或者是指引者吗?可真够憋足的。”

    “哈哈哈,没想到竟然被发现了,我还以为做的很隐蔽,老朋友,你的眼睛可真没白长那么多。”猫男爵造型的沼泽之主,风度翩翩的轻笑几声。

    “只不过,再怎么说,我也是在让那个人类自投罗网,就算到时候那四位魔王大人兴师问罪,我也可以解释,怎么说也不能扫了安达利尔大人的兴致,不是吗?难得她摆出了猫抓老鼠的架势,真的是好久没有见到这位大人兴致如此之高了。”

    “所以呢?他却是往我这边来了,我可不记得安达利尔大人有在这个方向布局。”死林统治者似笑非笑的说道。

    沼泽之主摁着额头。摇着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这是个意外,我没办法预料的意外,这个人类,怎么说呢,方向感似乎有点差,明明我已经指点的那么清楚了。”

    “不管怎么样,反正这种事情和我无关。”

    “想要置身事外吗?莫非你也察觉到了什么?”

    死林统治者沉默起来,似乎默认了。

    见对方没有说话,沼泽之主似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这场战斗。层次似乎已经超过了四位魔王大人和三位魔神大人的范畴。像我们这些【无名小卒】,要是随便插手的话,天知道会不会被一根从天而降的手摁死,不是吗?”

    “既然清楚。那又为何多管闲事?”

    “不插手。到时候四位魔王大人怪罪下来。也不好办呀。”沼泽之主叹气道,不过这份无奈,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它又饶有兴致的看着脚底下的那片蜘蛛空地。

    “我算是走过场,完成任务了,你呢,老朋友,接下来该怎么办,是要上报给安达利尔大人,还是装作没看见,似乎无论选哪个都不合适,我真为你担心啊。”

    “不劳操心。”死林统治者听出了幸灾乐祸的意思,冷冰冰的回答,不过随即,它也沉思起来,看起来的确如沼泽之主所说,这件事情有点难办。

    如果仅仅是四魔王,三魔神与暗黑大陆之间,这个层次级别的明争暗斗,它到是一点也不用担心,它虽然不比四魔王和三魔神,但在这种层次级别的斗争中,想要保命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问题是,如果涉及到更高一个层次,那情况就变得微妙了,向安达利尔上报,或许会麻烦缠身,彻底陷入这场层次不明的诡异阴谋之中,届时死无葬身之地而不自知。

    不上报的话,自己故意放水,隐瞒不报的举动,也会遭来安达利尔的怒火。

    县官与现管,哪个更重要一些,死林统治者现在正是陷入这样的纠结之中。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刚才装作不知道,任由那个人类通过就好了,死林统治者终于意识到什么叫好奇心害死一只猫。

    当然,其实它心里也很清楚,假装不知道这种行为,依然很蠢,作为这片区域的唯一统治者,那么大一个人类,惹出那么多麻烦,还要假装不知道他经过这里,当别人是傻的么?

    想来想去,还是那个人类的错,你经过就经过吧,悄悄的就行了,为什么还要闹的鸡飞狗跳,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难道这蠢货还没有察觉到四魔王正在追杀他?

    “既然他已经离开了我的区域,这件事就不归我管了,其他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想了许久,死林统治者沉声说道。

    言下之意,就是要装傻了。

    “安达利尔大人的怒火,可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承受得了的。”

    “哼,我虽然不是她的对手,但是她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是因为在暗黑大陆,已经准备好了备用的躯壳吗?”

    沼泽之主这一句话,似乎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让死林统治者无语半晌,然后,空地中忽地涌起一股剧烈的杀机,将整个天地包裹起来。

    “放心吧,老朋友,我们是什么关系,难道你以为我会去告密吗?这对我而言可没有任何好处。”

    身处死林统治者的杀机包围中,沼泽之主不慌不忙,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笑眯眯道。

    良久,杀机褪去。

    “老朋友哟,我来只是为了提醒你,千万别以为有了准备,就可以松懈大意了,别忘记那位阿兹莫丹大人,要是它亲自前来,你就算是有一万备用躯壳,也逃不了它的原罪吞噬。”

    说到阿兹莫丹这四个字时,不仅是死林统治者,连沼泽之主,眼睛里也掠过一丝畏惧。

    四魔王中,对它们而言威胁最大的就是原罪魔王阿兹莫丹,当然,并不是说阴谋魔王贝利尔它们不怕,相反,是已经放弃了害怕,如果贝利尔要杀你,根本就不需要怕了。因为结果已经注定,谁也逃不了贝利尔的掌心。

    幸运的是,贝利尔对于调教地狱里的魔王们这种事情,似乎早就玩腻了,已经失去了兴趣,只要不作死招惹它的话,它才懒得为一名【无名小卒】而动脑,三魔神和泰瑞尔才是它的真正对手。

    “不需要你操心。”思考良久后,死林统治者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气,八条腿重新迈动。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尽头。

    目送着死林统治者远去。沼泽之主再次露出耐人寻味的微笑,它的目光落到另外一边,那个人类逃走的方向,自言自语了一句。

    “接下来。该怎么办好呢?用生命来看戏可不是我的风格。”

    ……

    死里逃生。确定死林统治者没有追上来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从半空一头栽倒在地上,差点连cosplay熊的变身都无法保持了。

    地狱世界……果然很危险。除了四魔王以外,竟然还有死林统治者那种恐怖级别的魔王。

    那种力量,恐怕是世界巅峰的极境,比之四魔王的实力,也差不了太多了。

    千万别告诉我,像这种等级的强者在地狱世界还有很多。

    休息片刻后,我费力的站了起来,摸了摸背后,心里油然升起一股悲凉感。

    虽然小命是保住了,但是鲑鱼剑……鲑鱼剑却……

    【捡了一条小命呢,伙计。】忽然,脑海中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

    【鬼啊!】我尖叫一声,怨灵,是怨灵,一定是艾芙丽娜的怨灵找上门来了!

    【说过多少遍了,那柄鲑鱼剑不是我的本体你这混蛋!】见我神色慌张,向天喃喃祈祷的样子,艾芙丽娜哪还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立刻愤怒的咆哮起来。

    【真的?你没死?】我小心翼翼问道。

    【你死了我也不会死!】

    【那就好,那就好,先把我的感动还回来再说吧。】

    【什么感动?】

    【我还以为你主动献身牺牲让我逃脱呢,刚想给你流点泪水,你却忽然跑出来,这不是打击我的热情吗?快点去死吧,只有你死了我才能为你感动落泪。】

    【为什么我非得为了你那丁点廉价的泪水而去死不可!!!】

    艾芙丽娜快要气疯了,你看这孩子,我说过它的日常就是气急败坏,没错吧,一点也受不得刺激,还说自己活了多少万年。

    咳嗽几声,我正了正色。

    【说正经的,艾芙丽娜,鲑鱼剑现在到底怎么了?还能复原吗?】

    【哼!】

    【艾芙丽娜大人!】

    【……】

    【威严满满的艾芙丽娜大人!】

    哄了好一会儿,这把小气巴巴的咸鱼剑才消了气,用一副十分神气得意的口吻说道。

    【那是自然,我弄出来的东西,哪有可能那么脆弱。】

    “……”

    你这混蛋,还好意思说,把我世界之力境界特殊的能力,变成这样一把鲑鱼剑,让我每次变身都要遭受羞耻的瞩目,迟早会和你算这笔账的。

    心里这样愤愤想着,不过现在有求于人,我也只能露出虚伪的讨好笑容。

    【也就是说,鲑鱼剑还能复原咯?】

    【当然了。】

    【大概要什么时候?】

    【我也不大清楚,一个小时到一天之间吧。】

    喂喂,好歹是你做出来的玩意,到是给我认真点把它的功能搞清楚呀混蛋!

    不过听到是这么点时间,我大大松了一口气。

    还好,可以接受。

    没想到鲑鱼剑还有这么一招自爆,威力比三重焰拳还要强大许多,完全可以拿来当做是出其不意的杀手锏。

    缺点就是一刀流,要是没有打败敌人的话就糟糕了。

    【我说艾芙丽娜,身为鲑鱼剑的制作者,你就不能干脆点把鲑鱼剑的所有能力都告诉我吗?】想着想着,我不禁抱怨。

    虽然艾芙丽娜在生死关头,能够给我一声提醒,到也算仁义,但是它早些把鲑鱼剑的能力全都告诉我的话,我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不是么。

    【骚年,自己亲手挖掘出来的东西才是最美丽,最有价值的】艾芙丽娜化身哲学者,深沉而睿智的说道。

    【前提是“不是用生命去挖掘”】我冷冰冰的回了一句,看来这家伙是无论如何也不打算告诉我了。

    懒得理会装傻吹口哨的艾芙丽娜,我开始打量四周环境,离开死林以后,接着会是什么样的地方呢?我得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休息一会,等待鲑鱼剑复原再说。

    虽说背着这样一条鲑鱼剑,老是让我羞耻的一张熊脸臊红,但如今鲑鱼剑不在了,心里又格外的心虚,就好比一个普通人在危险的地方失去了武器。

    一阵冰冷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让我情不自禁的抱紧身体,打了一个冷战。

    好冷,到底是怎么回事,以我这身熊皮的保暖功夫,就算埋在哈洛加斯山最深处也不会觉得那么冷。

    搓着手臂,我环顾一眼四周,那逐渐变得白茫茫的景象,让我顿时明了了自己的处境。

    死林过后是雪域吗?真是没完没了,就不能给我一个舒服点的环境休息休息吗?

    等等,说好的熔浆区域呢?

    我忽然惊觉,终于明白了,自己似乎,貌似,可能,大概走错路了……

    ***************************************************************************************************

    大家别调皮,别再拿暗灭的百科玩了,都快被你们玩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