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

    地狱世界东部,整个地狱最有名,让无所忌惮的恶魔怪物也闻之色变的骸骨山。

    那是一座平地而起,将近三千米高,远远看去宛如巨人一样的大山,虽说这个高度,无论在暗黑大陆,还是在地狱世界,都不值一提,比骸骨山高的山峰山脉海了去。

    但是,骸骨山却是由无无数数的骸骨,堆积起来,没有一点泥,也没有一块石,放眼望去,全是恶魔的骸骨,数不清的空空眼洞中,滴出一滴滴墨绿色的毒液,遍地的锐利骨刺,也在散发出惨绿的光泽,只要碰上一丁点,立刻就会化成这座骸骨山的一部分。

    无数的怨灵,缭绕在这座骸骨山中,在无数骨堆的缝隙中穿梭,痛苦的呼啸,凄厉的哀嚎,远隔骸骨山数百里,就能看到一团巨大黑色的,由无数扭曲怨灵组成的邪恶无比的雾气,将整个骸骨山笼罩在里面,墨绿色的丝线冉冉而起,将这团雾气束缚着,形成一个巨大的骸骨与怨灵的牢狱,堕落在此,将承受着无穷无尽的灵魂和骸骨的折磨。

    在骸骨山的顶峰,有一个块山丘似的巨大头骨,嘴型似龙。角似恶魔,一双眼洞微微泛着幽绿光芒,宛如随时都能活过来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这块巨大无比的头骨,并非平放在骸骨山峰顶端,而是微微倾斜,呈仰头状,瞭望着天空,远远看起,头骨的主人似乎有说不尽的悲凉。愤怒。不甘。

    头骨内部,是一座宽广阴森的宫殿,幽幽绿火散发着昏暗光芒,照亮了一条笔直通道。通向那足有千米深的宫殿最深处。一座高高耸立的王座上面。

    “贝利尔姐姐!”

    安达利尔翘着修长美腿。端着骸骨雕刻成的高脚杯,轻轻晃荡着里面的嫣红鲜血,显示出一副悠然自得。智珠在握的神形态度,不得不说,很就没有见到这位恶魔女王如此轻松了。

    她正对着前方不远的一面镜子说话。

    “我有在好好干活哦,绝对没有睡觉哦,人类联盟什么,已经快要被我打的溃不成军了。”坐在花瓣边上的贝利尔,一边揉着毫无说服力的惺惺睡眼,一边脸不红气不喘的拍着胸口保证。

    “算了,反正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能维持现状就好了。”心情不错的安达利尔,在贝利尔惊讶的目光注视下,难得没有化作咆哮体,仅仅是嘴角僵硬的扯了一下,一口气将杯中的血液喝光。

    “小安儿,心情不错的样子嘛,难道说已经抓到那个人类救世主了?”

    “没有,不过快了。”

    “哦?”贝利尔轻轻歪头,不大敢相信的样子,毕竟地狱世界有多大,她可是很清楚,就算四魔王身为那里的半个统治者,想要在茫茫地狱中寻找一个人也是很艰难的工作。

    “我已经将命令下达给整个东西部的所有魔王,让它们留意,没想到刚过不了一会儿,就有了好消息,有四个小家伙发现可疑的陌生人物,布偶熊模样,和对方战了一场,不敌而退,种种迹象都表明那就我们要找的小虫子。”

    说着,安达利尔嘴角弯起一道优美的弧度,已经有多久没有享受过这种万事顺利的感觉了?那种一切尽在掌握预料之中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哦哦!真是太好了,那快点把人类的小小救世主抓起来,要活的,本魔王要用尽手段将他折磨致死。”贝利尔舔舔唇口,难得露出一副魔王像。

    “不急。”安达利尔竖起食指,在微笑的唇口上摆了一个嘘声手势。

    “小虫子不笨,大概已经发现了是我们把它弄到这里,所以飞快的逃离了出现点,以他的速度,两三天的时间足以跑得很远很远,没有那个必要大费周章去搜索。”

    “难道说小安儿已经有了主意?”

    “当然了。”

    “说来听听嘛,别吊我的胃口了。”

    “哼,怕是贝利尔姐姐你心里早就有数了吧,我在想什么。”安达利尔无奈的摇摇头,还是说了出来。

    “很简单,既然知道被弄到这里,是我们的阴谋,那么,那只小虫子当然是想躲避我们的抓捕,该逃到哪里去呢?答案不是一目了然吗?他肯定是想逃到那三个家伙的地盘,如此一来,我们也不敢贸贸然闯入去追杀它了。”

    “不错不错,小安儿,我也觉得会是这样。”贝利尔托着下巴,一个劲的啄米似的点着头。

    得到贝利尔的承认的安达利尔,嘴角的弧度又微微弯多了一分。

    “那只小虫子,应该不会蠢到四处乱撞,想必这几天的时间里,除了逃命以外,也花了不少时间打听情报,知道了自己的处境。”

    这样说着,安达利尔轻轻一点,在她的侧边忽然出现一幅半透明的巨大地图,里面的密集标注显示着这就是地狱世界的完整地图。

    “那只小虫子出现的地方是在这里。”她在东部的某个地方上轻轻一点。

    “他想逃到那三个家伙的地盘,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条是穿越最短的距离,直接到达中部,不过中部可是整个地狱世界最危险的地方,那里的强者太多,就连那三个家伙也未能完全让整个中部驯服。”

    顿了顿,安达利尔继续说道:“所以说,假如小虫子得到了这样的情报。那么,他很有可能还会走另外一条相对远一点,但是比较安全的路线,那就是经由这里,通往地域北部,那里同样是那三个家伙的地盘,但是强者相对少些,比较安全,同时,那里的边界区域。也是一些鬼鬼祟祟溜进来的联盟小虫子们活跃的地方。因我们和那三家伙的明争暗斗,所形成的三不管的地带。”

    恨恨咬牙说着,安达利尔最后把手一指:“当然,还有一条路线。就是从东经南。跨过一段漫长的距离。到达西部,这条路线唯一有利的地方,或许就是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了。但是想通过那么长的距离,就算是我们,在不使用传送阵的情况下,也要花上大半个月的时间,中途有数不胜数的强大魔王盘踞,我想那只小虫子应该不会那么蠢,会选择这条路,不然的话,怕是用不了我们动手,他就自个倒在半路上,倒在那些魔王手中了。”

    “嗯,分析的有道理,那么,小安儿准备怎么对付那个人类呢?”认真聆听着,等安达利尔说完以后,贝利尔点点头,带有考校意思的问道。

    “简单,最后一条经过东南部到达西部的路线,我们可以暂时先排除掉,就算那只虫子真有那么傻选择这条路线,足够长的距离,也足以让我们反应过来,重新布置,所以我们现在先把目标定在中部和北部的路线上。”

    继续在地图挪着手指,最后,安达利尔在两个地方上重重一点。

    “看看这里,贝利尔姐姐,受恶劣的地形和环境限制,无论如何,那只小虫子也要绕一段路,无论是想去中部,还是想去北部,他都必须经过同一个地方,从这片火山,经由一片熔浆地带,再穿过沼泽,之后,才会因为目标的不同而选择不同路线,贝利尔姐姐,你怎么看?”

    “嗯……没问题,换成是我,我也只能走这条路线。”贝利尔面带笑容的肯定道。

    “有贝利尔姐姐把关,我就有十成把握了。”

    “然后,既然知道对方要走什么路线,小安儿打算怎么办呢?”

    “太简单不过了。”不知想到什么,安达利尔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残忍狰狞。

    “既然小虫子自动送上门来,我们当然是要好好戏耍一番,让他一点一点的陷入绝望,那样的骸骨和灵魂,才配得上放到我的骸骨山上。”

    说着,她重重在地图上一指:“我已经部署好了,就在通过了沼泽之后,要选择分路的点上,设下天罗地网,让他在自以为逃脱成功,产生巨大喜悦的时候,将他打入绝望深渊,真想立刻看到那张扭曲绝望的面孔啊,真想啊!哈哈哈哈~~~~”

    “呜哇,小安儿,你太阴险了。”看到安达利尔仰天厉笑的恣意张狂模样,似乎就连阴谋魔王也看不下去,贝利尔直摇头的说道。

    “哼,对付该死的人类,就应该这样。”

    安达利尔不为所动,手指轻轻一弹,把旁边显示的半透明地图击碎,重新坐下,翘起大腿。落在王座扶手的手臂,撑着侧脸,面色阴冷威严,满满一副血腥女王样。

    “我知道了,小安儿的全部计划,就是这些了对吧。”

    “贝利尔姐姐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

    “有。”

    “哦?快点说吧。”

    安达利尔微微坐直,紧紧盯着镜子中的魔王,有着女王一般自信的她,如果换成是别人说出这样的话,她立刻二话不说将对方撕碎,哪怕是同为魔王的督瑞尔和阿兹莫丹,也很难左右她的决定。

    只有贝利尔,只有智慧让她心悦诚服的贝利尔,安达利尔才会放下女王姿态,低下头,认真虚心的请教。

    “我想说的话是,小安儿的品味太差了,能不能换个地方住,正因为是这样我才不喜欢去小安儿那里玩。”

    镜子中的镜头一转,变成了整个骸骨山的景象,贝利尔的意思不言而喻。

    安达利尔:“……”

    “怎么样,小安儿,终于打算认真的考虑了?我有不错的地方推荐哦,只要你点头的话,我立刻给你换。”

    见对方陷入一大波的沉思之中,贝利尔以为计划通。两眼闪闪发光,轻拍蝴蝶翅膀欢快的跳起舞儿。

    “比如说这样,再比如说这样。”她的小手不断轻点,镜子中的影像一会儿换成绚烂花海,一会儿换成静谧湖畔,一会儿变成碧幽森林,都是让人迷醉的景色。

    “够了,我想住在哪里是我的自由!”安达利尔终于忍无可忍,啪嚓一声将镜子抓碎了。

    “骸骨怎么了?什么品位,什么低俗。与我何关。只有骸骨,只有看到这些骸骨,我才能……”轻轻自喃着,安达利尔将手中的骷髅杯随意一扔。那一排排幽绿的火焰逐渐熄灭。再次将整个宫殿笼罩在黑暗之中。

    “哎呀呀。小安儿脾气还是那么粗暴,明明我还有话想说。”看着在眼前破碎掉的镜子,贝利尔一副很困扰的样子。但是嘴角的淡淡微笑却又与之矛盾。

    “要不要告诉小安儿呢?那个小小救世主的某种奇特能力。”她轻点下巴,歪头可爱的想着,最后一拍手心。

    “有了,让命运来选择吧。”这样说着,贝利尔掏出一枚金币,往上一扔。

    “正面说,反面不说。”

    金币在半空转着圈圈,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以后,落在地上,弹了几下,打了几个滚,最后竟然卡在一道小缝隙上,直立起来。

    “哎呀呀,真是让人出乎意料的结果。”贝利尔再次困扰的歪头。

    “该怎么办呢?有了,出现这样的结果,一定是上帝的旨意,小安儿,可不能怪我哦。”悦耳脆声的轻笑着,贝利尔的身影渐渐没入空气之中,连同她那朵巨大花床一起,消失不见。

    ……

    用了将近三天时间,我终于走出死亡火山群,地势逐渐变得平缓起来。

    可是,现在面临着一个小小的问题。

    我想去三魔神的地盘,到底该走哪条路好?

    地狱世界东部的话,应该是和中部,南部,北部相接临吧,南部也是四魔王的地盘,不予考虑,至于西部,得绕过南部才能到达,也可以pass。

    也就是说,摆在眼前的只有两条路线,去中部或者去南部。

    到底哪条路线比较短,比较快,比较安全呢?还有,到底东南西北都是哪些方向呢?我得搞懂了这些才能继续前进。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当我走投无路,准备用惊人的第七感指引道路时,终于被我抓到一个认得方向的家伙。

    无论是想去中部还是南部,都得往这个方向直走。

    据说是从远方的一片沼泽,经历艰难险阻,穿过熔浆地带到达这里的那只聪明的老剑齿猫,如是告诉我。

    好人……不对,好猫啊!

    面对给我提供了海量情报的老剑齿猫,我难得善心大发,没有干掉它,将它打晕之后埋入洞穴里,等它醒过来,从洞穴里挖出来后,几天时间已经过去,我已经走得远远的了。

    沿着这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

    顺着老剑齿猫给我指引的方向,我一路前进,再前进,离开死亡火山区域,在逐渐变化的地形环境中,终于看到了另外一片景色。

    那是宛如恐怖电影之中的场景——一片枯死的,发黑的,光秃秃的槐树森林。

    那离奇怪状的光秃树杈,就像是魔鬼的爪子,一片又一片,让人看了心悸,粗大扭曲的树干,宛如一张张人脸,似乎随时都会从上面睁开一双猩红眼睛,挥舞着宛如恶魔爪子一样的树杈,变成一头头可怕的树魔。

    这种景象,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倩女幽魂里的那颗树妖姥姥,要人老命的是,这样的树密密麻麻,飞上半空一眼望去,遍地都是阴森森的奇形怪状的树杈,就宛如从深渊里探出的无数双爪子,密密麻麻,一阵风吹过,这些【爪子】舞动摇曳着,产生一种群魔乱舞惊悚景象。

    想想看,有无数个树妖姥姥出现在眼前,会是什么样一种情景,导演,我要的是无数个小倩啊!

    当然,说到幽灵的话,我身上也有一只,可当万只小倩!!!

    带着各种各样的吐槽,我咬咬牙。一头陷入了这片死林之中,如果我算的没错,这鬼地方应该就是当初我打听到的情报中,所显示的死林了。

    话说回来,这个方向真的没问题吗?

    我回想起老剑齿猫的说法——沿着我来时的,就是这个方向一直走。

    沿着它来时的方向。

    记得它说过,它来自一片沼泽之地,穿过一片熔浆地带到达这里,是这样没错吧,我的脑内储存应该还没差到把前几天的重要信息遗忘掉。

    可是眼前这片死林……明显不对呀教练。我原本以为它说的熔浆地带。应该是另外一片区域,那个被我命名为熔浆之地的地方。

    这种时候,是应该相信老剑齿猫话里隐藏不清的意思,还是应该相信自己的方向感呢?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说不定是那只老剑齿猫忽悠我。这种时候。绝对应该相信自己才对。除了自己以外,谁也靠不住!

    说不定穿过这片死林,就能看到老剑齿猫所说的熔浆地带了。对,一定是这样,我把拳头一握,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是觉得就算调回头也未必能找到熔浆之地,反正都迷路了,没办法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吧。】艾芙丽娜恰到好处的吐槽,让我恼火的狠狠一把将咸鱼剑甩在地上。

    真应该让这出口不逊的咸鱼剑,见识一下我大迷宫杀手的风采,可惜这里没有迷宫,不然我绝对要把它吓尿,绝对!

    和艾芙丽娜斗嘴间,脚步已经一步踏入到了死林的范围,眼前枯死的槐树由疏变密,完全进入之后,变得星罗密布,平均每不到五米的距离就有一颗,几乎遮挡了前面的方向,地上寸草不生,只有一片腐烂的黑土,根本看不到路可走,很容易就会在里面迷失方向。

    原本就已经血红昏暗的天空,此时变得更暗,头顶上被密密麻麻,形状峥嵘奇异的树杈遮盖,耳边状似传来一阵阵毛骨悚然的乌鸦凄厉叫声,整个树林摇曳起来,仿佛一只只晃动的恶魔。

    头疼的看着这些阻路的枯树,忽然,大脑连续闪烁灯泡。

    有了,这不正是显示我迷宫杀手风范的地方吗?

    想到这里,我咧开熊嘴,大步向前,对着眼前一颗挡在前面的枯树,一拳挥下,顿时,这颗死树似发出一声凄叫般,咔嚓一声断裂,倒下。

    看到倒下的树木,我心情畅快,不由自主的想起一句名言,这个世上本没有路,本德鲁伊走了,就有了。

    只不过,这看似腐朽的枯树,还真是意外的结实坚硬呀,竟然比地面岩石还硬好几倍,不过在本德鲁伊的熊掌下,也算不了树木。

    没错,就是顺着这个势头前进。

    我大步向前,双掌连连挥舞,一颗又一颗的枯树倒下,宛如一辆巨型推土机,一头巨大的霸王龙闯入,所过之处,树木尽数被折断摧毁,响声不绝于耳。

    片刻后,我干脆懒得用熊掌了,身子一侧,如同橄榄球员似的,用一边的肩膀将挡在前方的树木直接撞断。

    这样一来,就能保持直线前进了,哈哈哈,我真是天才。

    【是吗?我怎么觉得就算是这样,你还是没办法走直线?】艾芙丽娜烦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啰嗦,如果我走歪了,就是因为你在一旁打扰】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

    艾芙丽娜无语,切换成上帝视角的话,从死林的头顶上空往下看去,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一条被某德鲁伊撞出来的路,沿着一条歪歪扭扭的曲线不断变化,就宛如一只精力旺盛且漫无目的苍蝇,在空气中飞过的轨迹。

    不过,好歹没有转过一百八十度倒回去,虽然绕了十倍的路,但还是在一点一点的推进着,这应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艾芙丽娜无语想到。

    不愧是暗黑大陆……不,这应该算是三界第一路痴了。

    其实,艾芙丽娜早就发现了,一开始就走错了路,顺着老剑齿猫指的方向走,没走出多远,就已经曲线偏移了,不然的话,应该是到达熔浆之地才对。

    只是,它终究没有出声提醒,这并非受到【绝对不提供帮助】的誓言的影响,在有限的范围内,艾芙丽娜偶尔善心大发的话,还是会给点建议什么的,就像它愿意回答一些不涉及机密的问题一样。

    只不过,艾芙丽娜觉得,就算提醒了,以这大路痴的水平,恐怕用不了一分钟又会走错,自己可没那个耐心每隔一分钟提醒他一遍要更正方向。

    况且,这未必是坏事,说不定敌人已经在正确的方向上设下了天罗地网,走错了,反而说不定能误打误撞,不是吗?

    就看这笨蛋的运气如何了。

    【我说……艾芙丽娜,有没有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在轰轰作响的树木断裂倒地声中,我熊耳朵一抖,貌似听到了不属于自己制造出来的一丝杂音。

    【……】

    【小气,不就是刚才说了你一句吗?你这还配自称是天下第一咸鱼剑?】

    【我什么时候自称过天下第一咸鱼剑了你这混蛋!】艾芙丽娜终于忍不住,气急败坏的反驳道。

    【这才对,气急败坏的样子才像是你的作风。】

    【你的意思是说我一直在气急败坏?】

    【这种小事先放到一边,以后再讨论,我说,听到什么奇怪的异响声了吗?】

    【对我来说可不是小事,是事关荣誉尊严的大事】

    顿了顿,艾芙丽娜带着一种报复心态的发出冷笑声。

    【我早就听到了。】

    【那为什么不提醒我?】

    【因为想看好戏。】

    【你这家伙啊……】

    我停下脚步,已经没办法再和这条心怀不轨的咸鱼剑废话了。

    咝咝咝的奇异响声,越发明显,越发密集,伴随着沙沙的响声,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铺天盖地的朝自己涌过来。

    终于,一只巨大蜘蛛出现在眼前,不断在密集交错的树杈上穿梭着,最后扯着一根蛛线,吊落下来,拦在前方,额前三双幽绿阴冷的蛛眼,诡异的咕噜噜转动着,将我的身影倒映在里面。

    紧接着,一只又一只的巨大蜘蛛,或从树上,或从地面,发出咝咝的阴冷鸣叫,不断涌现,眨眼间,周围和树上就已经布满了将近千只数量的巨大蜘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