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贝安沙:终于给地狱做了点事!
    ***************************************************************************************************

    只不过,身体的康复,意味着很多事情要接踵发生。

    首先是莎尔娜姐姐,她即刻就要离开了,理由是想让我给她送别,而不是她给我送别,有点霸气的说。

    其次,当然是我也要准备回去了,但是在回去以前,尚且有几件事情要做。

    依依惜别的将莎尔娜姐姐送走之后,我开始考虑这些事情。

    第一是万年公主,这个将我原本的帐篷占据了长达四个多月时间的家伙,本来说是一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能够初步的和身体融合,可是中途似乎出了什么差错,到现在还在拖拖拉拉,尚未完成。

    其实,我怀疑她是在忽悠我,或许她早就能够和身体融合了,只是我之前也说过,融合身体之后,她很有可能就会作为一个全新的生命而存在,这样一来,我们就没有其他手段能够将她带回第一世界,她只能停留在第三世界了。

    所以,在她融合身体以前,我必须将她带回到第一世界再进行融合,以后她才能来去自如,但是这段时间,正是我紧锣密鼓的训练,或许是不想打扰我。给我添麻烦,于是找了个如此笨拙的借口,一直拖延,让我能够安心的训练。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份傲娇的体贴,我还是要感激一下的。

    现在,已经打算要回去了,我自然得通知她一声,让她做好准备,免得她还在那傻乎乎的演戏。

    然后是老酒鬼。虽然我一点也不想提到这家伙。不过在莎尔娜姐姐走后,她也莫名的失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让人惊悚的是。之后我就在鲁高因城看到了红b的身影。这家伙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冷酷模样。大热天的靠近他也能感受到冷冰冰的气息。

    在我发现他的同时,他的尖锐目光也看了过来,两人【基情四射】的对视了那么一两秒。这家伙就若无其事的把头撇过去,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顺着来往的人群消失在街道尽头。

    这家伙……真是莫名其妙。

    看着他消失的挺直背影,我的脑袋不断冒出问号。

    在我的意料中,他会走过来,向我打听老酒鬼的下落,至少也会面带谑笑的说上一句“你这小子还活着,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完全无视我走人了。

    不对,等等!

    我忽然想起第一次和这家伙见面时的约定,他说了只要我让老酒鬼振作起来,就给我很多好东西,暗金绿色大大的有。

    虽说老酒鬼并不是酒红色恶魔,但我是个钻字眼的家伙,他是说让老酒鬼振作,而不是让酒红色恶魔振作。

    所以按道理来说,我现在应该已经做到了,完成了约定,是该轮到他将身上的好东西拿出来,让我挑一挑的时候了。

    难道说这家伙想赖账,所以见到我才二话不说径直走人?

    吼吼,红b你这王八蛋,亏我以前还一直把你看成是毒舌冷男傲娇强气受,你太令我失望了!

    醒悟过来后,我连忙搜遍整个鲁高因,却再也没有发现红b的身影,不过他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咱们山水有相逢。

    留下狠话后,我放弃搜索,转身继续前往鲁高因皇宫,这次来鲁高因,一是要来见见在绿洲之城附近安家的赫拉迪克一族,他们的新部落早在三个多月前就已经建立好了,只是当时我忙于训(挨)练(揍),并没有和拉斐尔她们一起前去庆祝。

    现在要离开了,于情于理还是得来拜访一趟,看看他们的生活怎么样,表达一下关怀,毕竟咱也是堂堂的联盟长老,至少对外而言,这个身份是威风无比的,就像是十二黄金圣斗士中的一员,顶头上司只有女神和教皇,和自己齐名的也就那么十一个,剩下的就是喽啰,自己的手下,或者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如此这般,身份高贵,宛如天神。

    可事实上,内部人员都知道,我这货其实就是个苦力,有事我来干,没事也得卖卖萌当联盟的救(吉)世(祥)主(物)。

    还有,如果我能和蒂亚顺利结合的话,到时候也是赫拉迪克族的驸马了,现在多拉拉感情,打好关系,这样我和蒂亚的婚礼才能获得祝福,而不是拉到仇恨,这是在狐人族身上得来的前车之鉴。

    我真tm太机智了。

    在赫拉迪克族耽搁了一天,长老长者挨个见过,然后游行似的在他们的新部落转上一圈,在上万赫拉迪克人面前露个脸,好让所有人都知道,哦,这个一脸僵硬的笑容,看上去傻乎乎人畜无害的凡人,就是把我们救出来的联盟高手呀。

    自我感觉第三世界赫拉迪克族好感度+100,声望上升到了尊敬层次后,我心满意足的告辞离开,心想着和蒂亚的婚礼,是不是来这儿举行比较好。

    最近,百族亲王,后宫长老的称号,似乎越发响亮,帮我拉了不少仇恨值,而且一拉就是一个种族,日子好难过呀。

    明明拉斐尔也有百族公主的称号,和我的百族亲王只有一字之差,为什么她受到的待遇却和我截然相反,这一点也不科学。

    除了拜访赫拉迪克族以外,还有另外一件对于我而言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见见我的笨蛋小师妹。

    这几个月,天天和她见面。天天在她的铁拳下苟延残喘,早就已经习惯了贝安沙的存在,忽然空了好几天没见,心里怪难受的,好像失去了什么,离开赫拉迪克族后,我立刻就迫不及待的赶去皇宫,结果在中途遇到了红b。

    哼,这就是传说中的倒叙法了,我要是去当作者的话。就连三无公主也要黯然失色。就更别说那个一本书都卖不出的四流腐女写手阿琉斯了,亏她还是我的学生,真是收徒不慎。

    很快,到达了皇宫背面。一如既往的走高空路线。来到那处似乎被遗弃掉的楼顶仓库。见到了贝安沙的身影,她背对着我趴在床上,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见我来了。她飞快的坐起来,把旁边的什么东西抓在手心,一把揣到袋子里。

    哎哟,我的小师妹也开始有事情瞒着师兄了?

    我好奇的凑上去,揉了揉贝安沙的可爱小脸,又在她的耳垂上轻轻一捏,这可爱的小师妹闭着眼睛,发出喵哈喵哈的怕痒声音,放在口袋里的小手却揣的更紧,一副宁死不屈的坚贞模样。

    哼哼,竟然反抗师兄,好大的胆子。

    我轻哼一声,像审问犯人似的绕着贝安沙转了几圈,忽然伸手在她裸露的纤纤小腰上,轻挠起来,那冰凉的,宛如果冻一般滑腻弹性的雪肌,简直会让人摸上瘾。

    贝安沙颤抖着,又不敢躲开,只好拼命忍住。

    还在抵抗?没有用的,在我的魔爪淫威下,哪怕是四魔王也要乖乖就范。

    见贝安沙紧闭着眼,忍的很辛苦的样子,我偷笑着凑上去,忽然一口轻咬住她的耳垂,然后往耳朵里面吹气。

    “师兄,好痒~~~”贝安沙终于忍不住了,咯咯笑着,转身将我推倒在床,然后撒娇的扑上来,在我怀里蹭着脸,像极了粘人的可爱小猫。

    “刚刚在做什么呢?”满足的摸着贝安沙的头,我好奇问道。

    “给大家写信。”

    “大家?你的那两个姐姐和小沙吗?”

    “嗯。”贝安沙娇憨的把头一点。

    我也见怪不怪,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她给她的三个姐妹们写信了,上次在暴风峡谷弄到的暴风蘑菇,似乎也被贝安沙弄去给小沙妹妹了。

    其实我很好奇,贝安沙到底是怎么寄这些信和蘑菇的,又不像我,身为联盟的长老,随时都可以让人帮我寄送。

    不过想到贝安沙的诸多秘密,或许这也是其中一样,我还是放弃了打听,最重要的是她是我的小师妹,仅此而已。

    “抱歉,好几天没有来找你玩了。”见怀里的贝安沙,比以往更加努力的撒娇着,身上透露出些许寂寞的味道,我心里歉意的说道。

    “嗯唔。”贝安沙摇着头。

    “是贝安沙不好,让师兄受伤了。”

    “这是什么傻话,是我让贝安沙这样做的,再说,贝安沙也帮了我大忙。”

    “真的吗?”小师妹抬起头,睁大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嗯,当然了,所以一点也不会怪贝安沙,还要感谢才行。”我郑重认真的把头一点。

    “诶嘿嘿,能帮上师兄的忙,太好了。”确认我不是在撒谎后,贝安沙腼腆一笑,笑容由衷的喜悦,纯真,灿烂。

    “贝安沙,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歪头想了想,贝安沙把头一点:“打算,去看看小沙。”

    “哦?小沙已经回来了?”

    “嗯,差不多了。”

    “除了见小沙以外呢?”我又问道。

    “这个……玩,等老师。”贝安沙又是冥思苦想一阵,才回答道。

    贝安沙——或者应该叫阿兹莫丹魔王,她现在的确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回地狱去吗?没意思,那里除了杀戮,还是杀戮,一点也比不上这里的蜂蜜和面包诱人。

    去见安达利尔和贝利尔?也不要,她们两个老嘲笑自己是笨蛋,而且喜欢使唤自己,做那些一点都不好玩的事情。

    这里有蜂蜜,有面包,有老师,有师兄,而且离小沙也很近,想见就能见到。

    所以,阿兹莫丹打算在这里再呆上一会。直到找到事情做为止。

    “你啊,还真是悠闲。”看着贝安沙无忧无虑的笑容,我忍不住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弹,有些羡慕。

    自己要是也能像贝安沙一样就好了。

    “不过正好,这段时间,师兄我也要回去一趟了,如果感到寂寞的话,就先去找小沙玩吧。”

    我将这趟的来意说明,原本还担心贝安沙一个人在这里会寂寞,没想到她也打算去找小沙。这到是个好消息。

    “师兄。要走吗?”贝安沙露出寂寞的表情。

    “嗯,不过放心吧,会回来的。”

    “那贝安沙等着师兄。”对我的话深信不疑的小师妹,重重把头一点。伸出小尾指。

    “约定好了。”

    “约定好了。”

    彼此的尾指。互相勾在了一起。

    “师兄。今天陪贝安沙一起玩吧。”

    “没问题。”

    “晚上还要陪贝安沙一起睡,把上次没有说完的故事说完了。”

    “当然了,只要贝安沙你喜欢。怎么样都可以。”我摸着贝安沙的头,宠溺的看着她。

    “还有最后,让贝安沙做一顿好吃的给师兄送行吧。”

    “呃……”我脸上的温暖笑容,顿时僵硬起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真的是在给我【送行】呀我的可爱小师妹。

    纠结万分,但我还是痛苦的点了点头,没错,只要是贝安沙的愿望,我都会答应。

    只有这种时候,我才会万分的希望腿毛仙人快点回来,和我和贝安沙一起,师徒三人享用一顿丰富温馨的晚餐。

    第二天,目送着师兄离去的身影,贝安沙惆怅失落。

    师兄又要离开了,是因为忙着对抗安达利尔姐姐和贝利尔姐姐吗?

    那两个人也真是的,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为什么偏偏喜欢入侵这霸占那呢?害我和师兄没办法在一起。

    贝安沙……不,是阿兹莫丹满腹的怨念,拿出口袋里的记忆水晶,决定狠狠向那两个不良姐姐抱怨一通。

    ……

    “贝利尔姐姐!!!”

    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惊醒了睡梦中的贝利尔。

    “不是说好了不睡觉了吗?”安达利尔怒发冲冠……不,应该说,她无论任何时候都是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因为有着如同火焰一样高高扬起燃烧着的冲天火红头发。

    “难怪那么激进好战,一定是因为那头头发的关系……”贝利尔眯着朦胧双眼,暗地里嘀咕道。

    “贝利尔姐姐,你在说什么?”安达利尔怒眼一瞪。

    “没……没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安儿那么急匆匆的。”打着哈欠,轻飘飘的拍打着蝴蝶翅膀飞起来,贝利尔好奇问道。

    “收到阿兹笨蛋的信了。”安达利尔扬了扬手心中的记忆水晶。

    “又是小阿的信吗?你不是发誓再也不看了吗?小心哪天真的被气死哦。”贝利尔有点无语的看着对方。

    性格暴躁的安达利尔,每次都会被阿兹莫丹的来信给气的七孔冒烟,发誓下次再也不看了,但是每到下次,安达利尔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完整看上一遍,哪怕被气的快要发疯。

    这都是满满的爱呀,小安儿这个死傲娇。

    贝安沙揉着眼睛,心里默默想到。

    “这次有点不同了,那个一直无所作为,只会推荐蜂蜜的吃法,足足推荐了一百零九种的笨蛋,那笨蛋,大笨蛋——————!!!”

    似乎蜂蜜和一百零九这几个字眼,严重刺激到了安达利尔的某根神经,甚至让她忘了重要的事情,变得愤怒起来。

    你这不是记的很清楚吗?贝利尔心里吐槽一记,露出安抚的笑容:“冷静,冷静,小安儿,要事要紧。”

    “没错,那笨蛋做的蠢事,稍后再说,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逐渐冷静下来的安达利尔,终于忍住了没有将手中的记忆水晶捏碎。

    “贝利尔姐姐,你自己看吧。”她将记忆水晶一把扔了过去。

    “到底是什么呢?难道说小阿已经发明了第一百一十种做法?”贝利尔饶有兴趣的把玩着飞过来的记忆水晶,将里面的内容看了一遍。

    “原来如此,小阿这次的确是立大功了,终于知道对方行动的时间了。”

    “哼,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劳,就算那笨蛋不说,只要对方一有动静,贝利尔姐姐你这边也能立刻察觉到,不是吗?”安达利尔鼻子一哼,双手抱胸,满满的女王样。

    “至少不用两眼摸黑的干等下去了,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行动的话,连觉也不敢睡深,生怕错过警报,太痛苦了。”贝利尔纠结的说着,又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就是因为贝利尔姐姐你老是喜欢睡觉,我们进攻的步伐才停滞了那么久!”安达利尔忍不住又愤怒了。

    “安啦安啦,小安儿,区区暗黑大陆,逃脱不了我的魔爪。”贝利尔故作狰狞表情,将身下的花瓣撕扯下一块,仿佛将它当成了暗黑大陆一样,一把塞到嘴里嚼动起来。

    “呼呼……暗黑大陆……嚼嚼嚼……迟早要……嚼嚼……臣服在我的脚下……嚼嚼嚼嚼……血流成河……横尸遍野……嚼嚼嚼……呼哈哈哈……咕噜……呃……咕嘎……咳咳咳!!!”

    看到吃着东西说话结果被哽噎的泪眼汪汪,直捶胸口的贝利尔,安达利尔觉得一点也没法安心下来。

    “总而言之,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就要在这几天行动,那就去准备吧!”为了挽回形象,贝利尔神色一肃,提起右足踩在安达利尔的骷髅王座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前方。

    “交给我吧。”安达利尔叹了一口气,觉得还是自己办事最靠谱。

    “那就拜托你了,小安儿,我也要留在这里好好准备一番。”挥手送别着远去的安达利尔,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不见……

    “我也要……哈呜呜呜~~~好好的……好好的准备~~~”

    揉眼迷糊的说着,贝利尔似梦游一样,飘乎乎的,飘乎乎的回到她的花床上,舒服躺下,四周的花瓣一合,将她的娇小萝莉身躯包裹起来。

    “贝利尔姐姐,你又睡着了!!!!!!!”

    许久,安达利尔的宫殿再次传出一声让整个罗格草原震颤的怒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