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老酒鬼的烦恼
    ***************************************************************************************************

    看到莎尔娜姐姐和卡露洁一前一后离开,去了旁边的训练场,我表示一本满足。

    这样说有点对不起她们,但的确,碍事的人终于走了。

    虽然咱是一点高手气势都没有而且看起来极其人畜无害的傻乐观的家伙,但是,老在女孩子面前被痛揍,无论是什么样的男人也会觉得面上无光吧。

    如今,又回到了阿尔托莉雅尚未离开时的状态,只有我和贝安沙两个安安心心的训练了,终于,本德鲁伊终于可以放开身心,全心全神全意全力的开启抖m狂……是训练狂魔模式了!

    回过头,再次变身cosplay熊的同时,我感动的向贝安沙张开双臂,来吧,我的小师妹,扑到我的怀抱里吧,然后狠狠地痛揍我吧,不要留情,一定要把我揍的死去活来,欲仙欲死。

    诸君,我喜欢被揍,被横着揍,被竖着揍,被倒飞着揍,被连续揍,被揍出鼻血,被揍的走不了路,被揍的下不了床,被揍的生活不能自理,只要是被揍我都喜欢!

    “……”

    最近,是不是被揍的连节操也在不断往身上簌簌直掉呢?这是个问题。

    可是安心的被揍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好不容易把那两个围观者打发走了。另外一个不速之客却接踵而来。

    看到被揍趴在地,一时站不起来的我,老酒鬼的眼眶忽然就湿润了。

    “都是我的错。”她蹲下来,深情的抱住我的熊掌,一边抹着泪水,一边悄悄的在上面不断打量,咽着口水,可能在想,熊掌我所欲也,只是这玩意到底能不能吃呢?

    我连抬起头甩她一记白眼的功夫都没有了。熊屁股上毛球似的短尾晃了晃。示意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然后给我滚远点。

    “一定是我那时候的训练太严格了,老是把你揍的鼻青脸肿。没想到竟然让你喜欢上了被揍。为了被揍个痛快。甚至不惜来到第三世界寻找强者的拳头,都是我的错。”

    【滚】

    聚起一丝力气,我勉强向这老女人举了一块木牌子。

    如果不是她的实力和贝安沙相差太大。怕一个不小心给弄死了,我现在非得放贝安沙咬人,把这为老不尊的混蛋一拳揍到麦哈拉斯山脉那边去。

    “难得我这么关心你,真是冷漠啊。”恢复吊儿郎当的姿态,挖了挖耳朵,老酒鬼露出恣意狂妄的笑容。

    “怎么,这就是你的世界之力形态?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到,怎么越变越返祖了,是因为智商问题吗?老是这样一直退化下去,小心哪天就变不回来了。”

    “要你管!”我忍无可忍,取消变身,一记飞天螳螂脚踹了过去,可惜低估了自己的伤情,动作做了一半,身体飞到半空,腰间就传来咔嚓一声,当时就让我全身灰白化,一半的灵魂都快从嘴里冒出来了。

    “没事吧,要让牧师来看看吗?”老酒鬼极其担心的凑上来,尽显师徒之情的轻轻在我腰上一拍。

    致天国的奶奶:

    我只来得及用手指在地上留下一个【氵】字,不知道莎尔娜姐姐能不能识破真凶,帮我报仇。

    ……

    “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两个都喜欢跑来打扰我训练,我的训练就那么好看吗?”一番休息过后,我总算回过气来,或许应该说是从阎王爷那回来才对。

    “非常好看,看到有人被揍,不知为何,自己也会觉得身心愉快,神清气爽。”老酒鬼毫不犹豫的竖起大拇指,朝我露出爽朗笑容。

    “……”

    这家伙已经不行了,性格极端恶劣的无药可救,多让她存在一刻,整个大陆就要被多污染一分,求哪位大神施展神通收了这妖孽吧。

    “你该不会就是为了特地来看我被揍的吧。”

    “不行吗?”

    “贝安沙,我们走吧。”我甩了她一记后脑勺,二话不说拍拍屁股准备离开。

    “等等,等等,亲爱的吴,我们不是老师和学生这样的伟大坚固关系吗?”带着一丝献媚的声音,这老酒鬼让我浑身鸡皮疙瘩直掉的跟上来,笑嘻嘻说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更何况是这老酒鬼,我现在恨不得一个跟斗云翻它个十万八千里,远离这家伙。

    “不干,无论你说什么我也不会干。”没等老酒鬼说完,我就呼噜噜的摇着头,拉着贝安沙的小手,走的更快。

    “听我说,不是让你去做什么,只不过是想问你几个问题罢了。”

    脚步一顿,我回过头,诧异的看着她:“真的?”

    如果只是回答几个问题的话,这老酒鬼用得着低声下气吗?不对,以这家伙的吝啬和精打细算,肯定是有什么大麻烦才会如此,我不能上当。

    “真的,比海鲜面包还真。”

    “……”

    看来这老女人也品尝过了好奇心害死一百只猫系列的鲁高因特产,活该。

    “我姑且听听。”

    虽然很不想卷入麻烦之中,但我也很想知道,到底还有什么麻烦事,竟然能让没脸没皮的老酒鬼如此头疼,明明刚才才嘲笑别人,现在自己也要步入好奇心和一百只猫系列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别的地方说吧。”老酒鬼鬼鬼祟祟的瞅了瞅四周,一脸的难言之隐。仿佛是那在路边的电线杆上寻找传说之中的神医的特殊患者。

    “你的要求还真多,贝安沙,愿意和师兄一起去酒吧逛逛吗?”我摸了摸贝安沙的头,有点不舍得和激萌的小师妹分开。

    “酒吧……是什么地方?”因为老酒鬼的存在而变得表情酷酷的贝安沙,智商却毫无变化,头一歪就问道。

    我说,我的小师妹,就算以前你是野人,没有去过城镇,但好歹也在营地和鲁高因混了一年多吧。连酒吧都不知道?

    “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喝酒的地方。”我无奈的解释道。

    “酒是什么?”

    “这个……”今天是十万个为什么的时间吗?

    “有很多人吗?”贝安沙没有为难我。又继续问了一句。

    “差不多吧。”

    “那贝安沙不去了。”摇摇头,贝安沙如我所料般的回答道,在我遗憾的目光中,道别离开了。

    “那小不点是谁?”等贝安沙走远后。老酒鬼才偷偷摸摸的从后面凑上来。盯着贝安沙的身影。神色有些正经凝重。

    “哼,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是你知道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吗?”我回过头。冷冷的一撇。

    “都怎么了?都被你的降智光环侵蚀了?”老酒鬼一愣,故作傻傻的问道。

    “……”

    不知为何无言以对的我,忽然觉得和老女人没有任何的共同沟通语言。

    “她是我的小师妹。”懒得和她打哑谜,我直接说出答案。

    “我可不记得又收了一个学生。”老酒鬼挠挠头,露出难道是我记忆丧失的困惑表情。

    “你也配自称老师?是腿毛……是加仑老头那家伙的学生。”

    “难怪……”

    “你知道加仑老头的身份?”见老酒鬼的反应,我好奇问道,以前问过她,明明是一副傻样的。

    “以前我的确不知道,但也没有在第三世界白呆。”窥得我的意思,老酒鬼鄙视道。

    那到也是,不过加仑老头这家伙,就算是第三世界的冒险者,也只有老一辈的才知道,她到底是和谁打听到的?

    “话说回来,你这臭小子,还真跑到哪都不缺女人,这会儿又冒出一个便宜小师妹来了。”

    “别胡说,我和贝安沙可是纯洁的,是你的灵魂太低俗。”我一身正气,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对方。

    “是是是,你和维拉丝一开始也是纯洁的,和臭丫头一开始也是纯洁的,我都知道。”老酒鬼打着哈欠,说出让我七窍冒烟的话。

    “不过,你那小师妹还真不简单,虽然看不清楚她的真正实力,但是我能从她身上感觉到,她的实力或许已经不比当初那家伙弱了。”

    “那家伙?”我疑惑数秒,随即恍然,能让老酒鬼这样肆无忌惮的家伙,都避而不提的名字,除了那个酒红色恶魔以外还有谁?

    也就是说,现在的贝安沙,实力已经不弱于酒红色恶魔了吗?真厉害,我的小师妹真是太厉害了。

    自豪的挺了挺胸,我忽然想起这次莫名的被打扰了训练,顿时又没好气了,和老酒鬼随便找了个酒吧,寻了一处偏僻的角落位置坐下,正想问话,这酒鬼却迫不及待的大声嚷着让侍者快点上酒。

    我要走了,我真的要走了混蛋!!!

    喝下三大杯冰麦酒后,这货才满足的哈出一声,重重放下酒杯。

    “其实,现在有件很麻烦的事情。”

    卧……卧槽,瞬间就碇司令化了!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别那么快切入正题啊混蛋!

    “我现在啊,一直被某个人跟踪骚扰着。”摆弄着酒杯,老酒鬼一脸的花季少女忧郁。

    “就这样?”

    “就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请允许我大笑三声,就老酒鬼这样的家伙,虽说改了那颓废和邋遢的毛病,的确有点美人的样子了,但我还是完全没办法想象,到底是谁口味那么重竟然会去跟踪骚扰她?

    再说,一枪把对方干掉不就好了。这一点都不像你呀罗格第二吝啬营地混世魔王麻烦制造者酒吧通缉犯万年欠债王卡夏大人。

    “臭小子,想死一万次么?”回过神来,一把冷冰冰的长矛已经停在我的鼻尖上,老酒鬼瞪眼过来,到真有那么几分威势。

    “好吧,我姑且听你继续说下去,就当是听了个童话故事。”停下爆笑,我不为所动的将长矛轻轻拨开,端着果汁滋滋有味的喝起来。

    “如果是普通的跟踪骚扰者,我自然是将对方痛揍一番了事。不过这个人有点不同。”烦恼的卡夏继续说道。

    “怎么不同。难道说你……不会是也看上对方了吧。”我一口果汁喷出,又想笑了。

    “让我用长矛把你这张贱嘴缝起来!”黑化的卡夏一脚踏上桌子,将长矛刺了过来,被我险之又险的空手入白刃挡住了。

    “两位大人……”侍者一脸无辜哀求的看着我们两个。不仅如此。似乎连整个酒吧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

    果然。和这老女人在一起必定会卷入麻烦之中。

    消停下来以后,我觉得火候也够了,再刺激下去。说不定老酒鬼真的要抓狂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所以呢?你到底想问什么,快点说吧。”

    “帮我盯着兰斯特这家伙的动静,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老酒鬼也不客气,二话不说的就使唤起我来了。

    “我记得你一开始只是说想问我几个问题对吧,怎么变成要求我做事了,难道是我的记忆出了什么差错?”

    “我卡夏一把屎一把尿,含辛茹苦的将四个学生教导成才,没想到个个都是如此绝情。”

    “请先检讨一下你自身。”我没好气的说道。

    “帮你盯着兰斯特的行踪到是没问题,只不过为什么是我?”

    “听说你在营地和鲁高因都混的不错,帮个忙又不会死。”

    “这……算了。”被图拉科夫硬拖着去酒吧的时候,的确是认识了不少冒险者,没想到竟然在这种地方派上了用场,我的人生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不过,没想到红b真的盯上老酒鬼了,我在之前就想过各种可能性,毫无疑问,现在的情况应该是我最乐意见到的,这样一来,我就不用苦恼莎尔娜姐姐和红b对峙,我到底该怎么去打圆场了,甚至可以搬来板凳,抱着一桶爆米花坐等看戏。

    眯着眼睛,我乐滋滋的小口小口啜着果汁。

    红b来了第三世界,我是知道的,他甚至比阿尔托莉雅她们还要早来一步,寻寻觅觅,最终还是苦尽甘来,找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颇有千里寻夫的真情所在,实乃喜大普奔,让我不禁感动泪下,长叹一声,真不愧是一部三流棒子剧。

    “你这臭小子,在幸灾乐祸?”老酒鬼敏锐的察觉到了点什么。

    “没,你的错觉罢了,话说回来,红……咳咳,兰斯特是怎么找到你的?”

    “我哪知道,那小子以前就长了双千里眼,狗鼻子,无论那家伙走到哪里,都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甘之如饴。”老酒鬼不屑的撇了撇嘴,接着苦恼的抱起头。

    “为什么是我,按道理来说,既然他知道真相的话,应该是去找莎尔娜那丫头才对。”

    “谁让你冒充酒红色恶魔冒充了那么多年,不找你找谁?”我呲之以鼻道。

    不过我也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仔细回想一下,忽然间,我似乎发现了真相。

    “老酒鬼,我忽然记起来了,有几次和兰斯特在一起,偶尔说了一会,聊起酒红色恶魔的时候。”

    “有话快说。”

    “我似乎记得,他不止一次的提到过,他第一次见到酒红色恶魔的情景,按道理来说,他也是个高傲到极点的人,和酒红色恶魔相遇,被对方打趴在地,踩着脑袋的事情,应该羞于提起才对。”

    “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呢?”老酒鬼眼前一亮,紧跟问道。

    “我一开始也搞不明白,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或许找到了点线索。”吊了对方一记胃口,我才心满意足的继续道。

    “在和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兰斯特不止一次用痴迷的表情说过,他被打败倒地,抬起头,看到酒红色的美丽背影,手持长枪,孤傲于天地,似乎连太阳也能挑下来的景象,那是他这辈子最深刻的记忆。”

    指了指老酒鬼,我一字一句道:“所以说,说细一点,兰斯特最留恋的,很有可能是那一道背影,现在的莎尔娜姐姐,形象完全不符,至于你,最有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就是这一头头发,和这一件披风了。”

    “那家伙可是长发,我也不像吧!”老酒鬼快要抓狂了。

    “反正比起莎尔娜姐姐,你更像就是了。”耸了耸肩,我一脸的幸灾乐祸,真是难得看到老酒鬼现在的样子啊。

    “臭小子,别得意,快点给我出个主意,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很简单。”我的手指,隔空点着她的头和披风,绕了一圈。

    “剃个光头,再换个其他颜色的披风。”

    话刚落音,就被一枪砸下,揍翻了。

    “我就知道你小子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算了,既然已经知道原因,我自个想办法去。”

    说着,老酒鬼不忘用长矛末端在我的脑袋上日常的捅几下,才风风火火离去。

    可恶……这家伙,完全就是在卸磨杀驴。

    摸着肿了好几个包的脑袋,我呲牙咧嘴的站起来。

    “大人,请问要结账吗?”这时候,一直关注着这边的侍者,面带微笑的走上来,恭敬问道。

    结账?

    我微微一愣,随即狂怒。

    老酒鬼,你这混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