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乱套了
    ***************************************************************************************************

    下午时分,我才呲牙咧嘴的揉着腰醒过来,感觉还是困的不行,但为了男子汉的尊严,现在必须起来了。

    面对卡露洁的时候,有点心虚,不过她到是没什么变化,一如既往的侍奉着,给我准备好了吃的,说起来,她毕竟是情报头子黄段子侍女的妹妹,表面上姐妹两的关系不好,但其实暗地里接头交流的次数,从和卡露洁的数次对话之中,可窥一二。

    所以,卡露洁知道我和莎尔娜姐姐的关系,很正常,有那无孔不入的情报头子侍女在。

    想到这里,我的脸皮也终于厚了起来,表面泛起一层at立场,刀枪不入,甚至打起了【我有姐姐我自豪】的旗号,得意洋洋起来了。

    “姐姐去哪里了?”一整天的操劳过度,让我肚子饿的不行,一边吃着嘴角沾满了油腻,一边问道。

    “莎尔娜大人在一个多小时起来,外出了。”卡露洁掏出手帕,细心的给我擦了擦嘴角。

    一个多小时前?

    我不得不感叹,啪啪啪这种事情,女人就是有着天生的优势,古人很早就已经得出这一点结论。你看,只有精尽人亡,却没有液尽人亡,大家都心知肚明着呢。

    暗自吐槽着,我吃下最后一口,接过卡露洁的手帕飞快的抹了抹嘴,站起来。

    去找找贝安沙吧,今天没有去训练场,也没有提前通知她,不知道她会不会还傻乎乎的在那等着我。要真是这样。我心里可就要愧疚死了。

    “殿下是要去找贝安沙大人吗?”忽然,卡露洁仿佛会读心术一样,这样问道。

    “你怎么知道?”

    “因为一直跟在殿下身边。”淡淡的一笑,卡露洁传递过来无须担心的目光。

    “如果是贝安沙大人那边的话。我早上已经去了一趟。告诉她殿下可能不会来了。让她不需要再等下去。”

    “太可靠了,谢谢你,卡露洁。”

    我感动了。怪不得阿尔托莉雅那么重用她,卡露洁的确是个能将人伺候的很舒服的完美侍女,你想到的,她帮你做了,你忽略的,她也帮你做了,而且分寸把握的十分好,从来不会越礼越界,像我和莎尔娜姐姐在一起的时候,她就会明智的选择站远些,不介入分毫。

    “殿下廖赞了,这是我该做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对了,你知道莎尔娜姐姐去哪里了吗?”

    “这我到是不清楚,不过看莎尔娜大人离开的方向,或许应该是去了拉斐尔大人那边吧。”

    “拉斐尔那吗?走,我们去看看吧。”

    带着卡露洁来到拉斐尔的帐篷,果然不出所料,姐姐来过,可惜就在刚才又已经离开了。

    “对了,拉斐尔大人,姐姐和你说过黑暗长老的事情吗?”

    “黑暗长老?没有,黑暗长老怎么了,难道说被莎尔娜干掉了?”拉斐尔站起来,惊讶的瞪大美目。

    “这到是没有,虽然莎尔娜姐姐很强没错,但是现在想干掉黑暗长老还有段距离。”我一脸无语的看着拉菲尔,是不是聪明人的想象力比较丰富一些,为什么她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怎么看莎尔娜姐姐现在的实力也不可能对付得了黑暗长老吧。

    “还不是因为你们姐弟两个太妖孽了,总是会做出出乎意料的事情,换做是其他普通人,我才不愿意犯傻去想那种可能性。”

    察觉到我的目光,拉菲尔没好气的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找回了身为酒红色恶魔的前生记忆,莎尔娜的前途已经无法估计了,就算哪一天她干掉了四魔王,我也不会怀疑。”

    “曾经的酒红色恶魔,真的有那么厉害吗?”我忍不住好奇问道,虽然知道酒红色恶魔是怎么陨落,但是关于她的其他,我还是不甚清楚。

    “厉害到不是十分厉害,至少比起当年的塔拉夏还远远不如,但是天赋和气场太强了,这点却是连七英雄都比不上的,当年我还在第一世界的时候,酒红色恶魔的名声就已经如雷贯耳,是受到她的阴影笼罩最深的一代冒险者,当时酒红色恶魔这个名字,都可以代替魔王成为让婴儿止哭的工具了。”

    “是吗?拉斐尔大人当年亲眼见到过酒红色恶魔吗?”我摸着下巴,越发感兴趣的问道。

    “没有,酒红色恶魔消失的时候,我都还在第一世界,可惜了,没有见到这位恐怖的女王。”拉斐尔轻声娇哼了哼,补充一句。

    “不然的话,我非要和她比一比,是我的百族公主气场更强,还是她的女王气场更强。”

    “……”

    那时候的酒红色恶魔,可是胆敢挑战安达利尔的人物,而那时的拉斐尔,还只不过是粉嫩的冒险者一名,百族公主之名也尚未成型,怎么比?估计酒红色恶魔看都不会看当时的拉斐尔一眼。

    我得看着琳娅,千万别让她被拉斐尔教坏了,变得这么厚脸皮。

    “现在你和莎尔娜姐姐比不就可以了,如果连莎尔娜姐姐都比不上,也就别说酒红色恶魔了。”我满怀恶意的建议道。

    岂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拉斐尔不慌不忙的把头一撇:“我才不屑和一个小丫头比较什么,我就是我,伟大的百族公主根本不需要通过和别人比较来凸显自己。”

    你就吹吧。尽管吹吧,我可不奉陪了。

    暗地里想着,我跟拉斐尔说了黑暗长老的事。

    “那丫头,这么重要的事情刚才也不和我说一声,心里一点也没有联盟,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听完后,拉斐尔咬起了嘴唇。

    “不是为了说这事,莎尔娜姐姐来找你干嘛?”

    “瞧你说的,难道除了这种事情以外,我们两个就没有其他好说了吗?”拉斐尔瞪了我一眼。不耐烦的罢了罢手。似乎在说,大人的世界,小孩子不懂,一边去。

    “你不说也行。我到时候问莎尔娜姐姐去。”

    “……”

    “……”

    沉默片刻。拉斐尔主动招认了:“那丫头。是想来跟我要罗格草原的魔王级怪物分布地图的。”

    卧槽,还有那种好东西?

    我瞪大双眼,口水忍不住流了出来:“拉斐尔大人。既然有这种好东西,为什么不早点说,快点给我也来一份。”

    一时间,我仿佛看到了漫天的完美宝石,全面回复活力药剂,暗金装备,绿色装备,高级符石等等在向我招手。

    “想的到美。”拉斐尔瞪回来,警惕的退后一步,看着我的目光宛如防贼一般。

    “为什么,我这可是为了去惩恶扬善啊。”我大声叫冤,不明白拉斐尔为什么不愿意。

    “第一,魔王级怪物的活动范围大,而且智商不低,我们也没有太详细的情报,怕坑了你们,第二,就和不杀尸体发火是一个道理,我们现在手头上所知道的魔王级怪物,都是一些杀了会让局势变得更乱的家伙,那些能杀的早就已经杀了,还轮得到你们去?”

    “按照你这种说法,我们岂不是遇到魔王级怪物,也不能下手了?”我一听,顿时就郁闷了。

    “也不能这样说,如果是偶遇的话,那就各凭本事,斗个你死我活,但是,绝对不会提供资料,让你们有目的,有针对性的去杀,要是这样做,魔王级怪物抱作一团,或者也有样学样,越界去四处猎杀实力较弱的冒险者,那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了。”

    “你们居然和万恶的地狱怪物达成了共识?”我鄙视的看着拉斐尔,仿佛她背后长了一对恶魔翅膀。

    “没办法,现在局势很微妙,我们也不得不这样做。”拉斐尔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道:“不过,也有一些魔王,到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去猎杀,无需顾忌这些那些,你要是想要它们的资料,我到是可以提供给你。”

    “哦?说来听听,到底是谁?”我眼前一亮,仿佛又看到了无数宝石和装备在招手。

    “血鸦,毕须博须,拉卡尼休,树头木拳,女伯爵,安达利尔。”拉斐尔玩味的看着我,一个一个名字的念道。

    每念一个,我的脸色就要黑上一分。

    你这是在玩我是吧,这些可都是有名有姓的老牌魔王级怪物,个个都活了千年以上,身边小弟无数,绝对不是一个冒险者单打独斗能干掉的货色,哪怕你的实力比对方要强。

    除非真的是实力强大到足以碾压对方,能够快速干掉对方然后逃离,不然的话,说不定其他盟友魔王,甚至是安达利尔,就会悄悄的来到你身边,笑而不语的轻抚你的菊花。

    也就尸体发火这家伙,虽然也是老一辈的怪物强者,但是因为先天关系,连世界之力境界还没有突破,得不到重视,没有重量级的盟友,甚至连安达利尔都懒得理它,将它派来离营地最近,最容易嗝屁的邪恶洞窟里,任由它自生自灭,才会被我揍了个灰头土脸。

    总之,说白了,你要是想干掉一个知名的魔王,就得做好同时和几个魔王战斗的准备,当然,我们也是可以呼朋唤友的,只是地狱的强者比我们多,万一强【哔】不成反被操,那就亏大了。

    至于,如果是像女伯爵和毕须博须这样的,安达利尔王座前的亲卫官,更是想都别想,安达利尔极有可能会为了爱将而亲自莅临,现在,联盟还没有能够抗衡得了安达利尔的强者,哪怕是腿毛仙人。根据拉斐尔所说,也仅仅是能从对方手上逃脱,不被干掉而已。

    “怎么样,这些魔王的资料和位置,我完全可以提供哦?”拉斐尔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怂恿道。

    “我要是因为你的怂恿而死了,看琳娅和阿卡拉大人怎么抽你的脸。”我翻了翻白眼,忽然伸手。

    “树头木拳的资料拿来。”

    “怎么,你还真想去?”一看来真的,拉斐尔更加警惕的连连退后几步。仿佛我是黑社会讨债的。

    “虽然树头木拳这家伙比较傻。也是这些知名魔王中关系混的比较差的一个,但也不是小小吴你现在能惹的,放弃吧,去训练场好好挨你的揍去。”

    “瞧你说的话。我只不过是听说树头木拳那家伙的附近有一颗奇怪的树。树上有味道极美的蜂蜜。想去弄点给贝安沙尝一尝罢了,我还真傻的会去惹它呀?”

    “真的?”

    “比海鲜面包还真。”

    “没有骗人?”

    “我人畜无害,诚实善良。说一不二,英勇果敢,铁血无疆。”

    好说歹说,连哄带骗,最后还是从拉斐尔手中要来了一分树头木拳的资料,我看看……虽然从沙希克和萨绮丽她们那也听说过一些关于树头木拳的信息,但果然还是联盟这边比较齐全,树头木拳这家伙,还真不好对付呀。

    同理,莎尔娜姐姐那边应该也没有得到资料,我现在该去哪里找她好呢?

    莎尔娜姐姐的话,如果不是在家里,也没什么其他事情要办,那么应该……

    在训练场吧。

    我果断往营地的训练场方向走去,这里的训练场我也是用过的,大致知道在什么区域,难不倒我,嗯哼。

    一个多小时后,还在前往训练场的路上的我,莫名其妙的就被一群熟悉的冒险者前辈,带到了酒吧,喝了一通麦酒,吹了一会牛,摇摇晃晃的走出来。

    “卡……卡露洁?”

    “是的,殿下,有何吩咐?”宛如影子般站在身后的侍女,一脸典雅庄严的上前。

    “那啥……能告诉我训练场的路怎么走吗?”我吞吞吐吐的问道,恨不得能将脸埋入沙子里。

    卡露洁:“……”

    “味道不错嘛,少年,看来我走了以后,你也学会了不少。”

    忽地,一把声音凭空出现在身后,太突然了,别说我,就是连卡露洁也没察觉到声音的主人是怎么靠近的,当声音出现的一刹那,可以看到卡露洁紧张的拔剑转身,面向来人。

    我到是比卡露洁淡定些,一瞬间的惊愣后,立刻就从熟悉的声音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全身一阵恶寒,仿佛被什么不洁之物给靠近附身了一样。

    回过头,果然没有猜错,那酒红色的齐肩发,那风骚的红披风,还有那吊儿郎当的气质……咦?不对。

    站在眼前的家伙是谁?我怎么不认识?

    “卧槽,瞎了我的狗眼。”我连忙捂住双眼,似被对方散发出的光芒所灼。

    “哼哼哼,吓了一跳吧,怎么样,我现在的形象。”对方将她那不再是鸡窝一样凌乱,而是笔直整齐的酒红色头发轻轻一扬,得意道。

    “是吓了一跳。”我松开双眼,终于从被闪瞎的状态中慢慢适应过来,然后举手发言。

    “抱歉,有个问题想问一下。”

    “问吧,本卡夏大人满足你的卑微愿望。”

    “大妈你谁呀?”

    话刚落音,脑袋就连续遭到了几次重击,扑倒在地。

    可……可恶的混蛋,我还以为她多少有些改变,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卑鄙,竟然偷袭。

    “小子,多少来点眼前一亮的感觉如何?”长矛的尾端,不断在我脑袋上被敲起的肿包上戳着,那熟悉的手法,让我回想起了以前惨痛的记忆。

    “我宁愿选择性失明。”拍开长矛,我一股脑的站起来,退后几步,警惕的看着对方。

    话是这样说,但我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变化很大。

    着装上,相比以前到是变化不大,尤其是那标志性的酒红色齐肩发,以及身后的红色披风,只能说比以往更加整齐干净,终于像是一个正常人的打扮了。

    变化最大的是气质,以前那股颓废的感觉完全看不到了,那微微张扬的眼角和眉头,显得锐利张狂,充满气势,对将来充满了野心和自信,似有和天一战的魄力,竟然和莎尔娜姐姐……不对,或许应该说竟然和酒红色恶魔有些相似,仅此一点,就让这个人的形象完全改变了,变得熟悉而又陌生无比。

    克服了那段黑历史之后,卡夏终于浴火重生,展翅飞翔了,虽然我很不想用这两个正面褒义的字眼形容她。

    正当我为老酒鬼……不对,是重生的卡夏的改变,而感叹不已的时候,她却径直在腰间摸了摸,掏出一个酒壶,大喝一口,然后心满意足的哈出一口酒气。

    我:“……”

    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东西,并不会因为重拾人生目标而改变,比如说嗜酒,比如说那恶劣的性格。

    “那臭丫头回来了没有?”喝了口酒后,老酒鬼四处张望几眼,忽然问道。

    “回来了又怎么样,没有回来又怎么样?”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回来的话,当然是要痛揍她一顿,乘着现在还能痛揍她。”这人说着恬不知耻的话,却是一脸的正气凛然,仿佛要去惩恶除奸,为民除害的赶脚。

    这种脸皮,才是我一辈子也学不来的东西。

    “怕是你现在已经痛揍不了了。”我幸灾乐祸的看着老酒鬼,莎尔娜姐姐已经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岂还是你说欺负,就能欺负的。

    不过这家伙……

    我忽然疑神疑鬼的打量着老酒鬼,自从卡露洁莫名的在自己眼前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自己还懵然不知,被贝安沙提醒了才发现以后,我就多了一份怀疑精神,仿佛身边的人全都是隐藏起来的世界之力强者。

    现在仔细一看,我才发现,老酒鬼也突破了,不对,应该说她早就已经是世界之力强者了,只不过是因为自身颓废,加上被身为半个召唤主人的莎尔娜姐姐压制了一大部分实力而已。

    或许,她现在真的还可以继续压制一下莎尔娜姐姐也说不定,我心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哦?瞧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忽然,另外一把熟悉的声音从对面传出,我战战兢兢地回过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露出黑化冰冷女王式微笑的莎尔娜姐姐。

    再看看笑眯眯的将长矛扛在肩上,小口小口啜着酒壶的老酒鬼。

    “卡露洁,情况不妙,我们还是溜吧。”弯下腰,躲开两人直直对碰,火花四迸的目光,我悄悄对身边的卡露洁说道。

    两个最不应该遇见的人,终于不可避免的碰撞上了,乱了,乱了,世界要被毁灭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