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重逢女王姐姐
    ***************************************************************************************************

    我们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没想到萨绮丽的准备速度更快,如果不知道她很久以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怕是谁都会误会这个豪爽而又狡猾的营地魔女,真实的一面是个风风火火,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

    我们赶到传送站的时候,她已经先一步到那里,看样子正准备离开了。

    “你们来做什么,尤其是你,拉斐尔。”见我们几个走过来,她大喊一声,目光落到拉斐尔身上。

    “该不会是想说来给我【最后一次】送行吧?”

    我:“……”

    果然不愧是斗了十几年的冤家,猜的一点都没错,拉斐尔来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怎么会呢,我可是对你很有信心哦,萨绮丽。”拉斐尔掩嘴轻笑,假的不行。

    “哼,去去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哪里来哪里去,到是小弟……”目光从拉斐尔转移到我身上,萨绮丽这才露出开心笑容。

    “和拉斐尔那家伙不同,是真心来给我送行的对吧。”

    “当然。”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果然没有白疼你,像图拉科夫。沙希克那几个家伙,几十年的朋友,要走了连哼也不哼一声,拉斐尔这家伙就更过分了,来看好戏。”

    一边抱怨着,萨绮丽从传送台上一跃而下,二话不说就把我的头搂在怀里,像母亲抱着宝宝一样在上面温柔抚摸着。

    “绮丽阿姨……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苦巴巴的抗议道。

    虽然柔软的触感很好,沁人的体香也很好,但是像小孩子一样被对待。感觉却一点也不好。

    “说什么呢。在我面前,你永远只是个小孩。”萨绮丽狡黠的笑着,搂的更紧了。

    “是啊是啊,要不然怎么能满足她老牛吃嫩草的嗜好呢?”拉斐尔在一旁轻声嘀咕道。

    “拉斐尔。你这混蛋!别以为自己的年纪就很小了!”萨绮丽立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终于把我放开。向拉斐尔那边瞪了过去。

    “都已经是当奶奶的人了,还整天小小吴小琳娅的叫着装可爱,也不知羞。”

    “你……你说什么?”拉斐尔也像是被摸了屁股的老虎一样。被萨绮丽这句话彻底的激起了怒气。

    我和伊兰雅只好不断在中间打圆场,总算才让这对一生冤家的魔女大人消停下来。

    怎么感觉我们两个才像是大人,正在安抚吵闹打架的小孩呀,和伊兰雅无奈相视一眼,两人同时露出了苦笑,不过伊兰雅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份工作,笑容中更多的是认命。

    “绮丽阿姨,这次你打算去哪里历练突破?”为了防止两个人再生口角,我只好先一步转移话题,插嘴问道。

    “去库拉斯特森林。”萨绮丽想也没想的回答道,看样子是早就已经选好了目标。

    “库拉斯特森林?”我皱起了眉头。

    如果说哪里最不适合法师单独历练,那无疑就是库拉斯特了,因为那里的地形比较复杂,视线狭小,对法师而言相当危险,而另外四大区域,无论是罗格草原,鲁高因沙漠,还是群魔堡垒,以及哈洛加斯,都是相对开阔的地方,法师比较容易发挥。

    萨绮丽是死灵法师,但死灵法师也是法师啊,天生的防低血弱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

    “就不去能去其它地方了吗?”我忍不住说道。

    “小弟,你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既然是要历练突破,那当然是要把自己处于最危险的境地,要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安安心心历练,那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萨绮丽扬着眉毛,轻轻一笑,笑容中释放出强大的自信,让我心中的忧虑不知不觉减少了几分,只不过还是有点担心……

    “乖,我就知道小弟疼我。”见我依然皱着眉头,萨绮丽很开心,又抱了上来。

    “看来,这个世上只有小弟一个人担心我了。”说着,她又瞪了拉斐尔一眼,似在说,你则是恰好相反,幸灾乐祸的家伙。

    “我想图拉科夫大叔和沙希克大叔没来,一定也是因为对你充满了信心。”我觉得必须帮另外两人说点好话了,不然他们以后受到衰老一指的频率,恐怕会急剧增加。

    “哼,他们两个才没那么细心,一个顾着妻子,一个顾着酒友,都不管老朋友的死活了。”萨绮丽嗤之以鼻道。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二位,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别怪我。

    似在故意气拉斐尔一样,萨绮丽理也不理她,又和我聊了几句,终于是打算出发了。

    “对了。”她忽然想起什么,回过头。

    “图拉科夫那家伙,要去的话应该是打算去哈洛加斯,沙希克绝对是群魔堡垒没错,到时候就拜托小弟你给他们打个招呼吧,让两个蠢货可别死太快了,免得他们以为我萨绮丽像他们一样绝情,连个招呼都不打。”

    “会的,我会的。”听到如此犀利的招呼方式,我只能苦笑了,这样说还不如不打招呼呢。

    “那再见咯,小弟,我会很快回来的,可要等着我,别走了,还有拉斐尔,你这家伙累死在书桌上吧。”

    面带笑容的朝我告别后,萨绮丽脸色一变,立刻朝拉斐尔那边做出一个鄙视的手势,然后。她的身影消失在了传送阵里。

    “真拿这家伙没办法,还像个小孩一样。”临别前被鄙视了一记的拉斐尔,气的咬牙切齿,恨恨说道。

    “你也差不多吧……”我小声嘀咕。

    “小~小~吴,你~说~什~么?”拉斐尔转过头,面带笑容的看着我。

    “不,没什么,我是说拉斐尔大人您英明神武,怎么会和绮丽阿姨一般见识呢。”见拉斐尔黑化,我瞬间卖队友求自保。

    “嗯。说的好。哎呀哎呀,竟然一时心软跑来给萨绮丽这家伙送别,我也真是蠢死了,回去回去。该干嘛干嘛。”

    做状劳累的捏着肩膀。拉斐尔懒洋洋的转身离去。伊兰雅冲我轻轻一笑,也跟在她身后一起离开了。

    真是难为伊兰雅这个保姆了,不但要管理好营地的卫兵工作。还要照顾拉斐尔这个小孩子一般脾气的家伙。

    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又看看空无一物的传送阵,我无奈的笑了笑。

    明明嘴上说着不愿意,却还是来了的拉斐尔。

    以及没有来送行,却彼此之间,对对方要去哪里历练一清二楚的图拉科夫,沙希克和萨绮丽三人。

    身边的一个个家伙,怎么都是感情内敛的傲娇呢?也就只有我了,对维拉丝她们的爱,从没有掩饰过,谁见了我都会说这是一个热(好)情(色)如(如)火(命)的真汉子。

    送别了萨绮丽以后,没过几天,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也相续离去,走的轻松,走的潇洒,虽然我是想这么说,但唯独沙希克那家伙,在走的时候和两个妻子拖泥带水,依依不舍,儿女情长的,真是一点男子汉的干练作风都没有,像我就不同了,我走的时候,和维拉丝她们就……

    嗯,那啥来着,还是说说最近的训练进度吧。

    告别了吾王的爱心沙拉的辅助,真实的练习效果也凸显出来了,大概是脚踩了两三个主角光环的样子,训练的提升效果比起其他前辈而言,貌似要快上不少。

    至少,我现在已经能承受贝安沙的三连击了,这还是在没有魔法少女……不对,是没有铠化的状态下。

    铠化以后,我估摸着可以承受贝安沙十拳以内的痛揍,真是可怕,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进化成十全(拳)十(以)美(内)的超人了。

    现在,若是再对上赫拉森,就算毁灭之力不爆种,我也能承受得住冰火巨龙的所有攻击,当然,元素化状态下的赫拉森还是有点……怎么说好呢,不爆种的情况下还是有点力有未逮。

    毕竟,元素化后的赫拉森,实力恐怕已经是接近世界巅峰级强者了,若不是他的身体灵魂被魔化侵蚀以后,实力无法再进一步突破,千年的时光,已经足够这位塔拉夏的学生突破到世界之力巅峰,比四魔王也不会差太多了。

    到现在回想起来才有点后怕,能干掉赫拉森,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奇迹,当然,赫拉森也别想干掉我就是了,不说我皮粗肉糙,想走他拦不住,看看我眼前这位小师妹吧,她当时也在场,只不过是秉承着【旁观者】的态度从未出手过罢了,若是我这个师兄遇到危险,她一定会出手帮忙的。

    严重欠奉狐假虎威的羞耻感,我得意的回想着,冷不防被贝安沙一拳打到眼睛,半个眼眶都黑了。

    贝安沙,我们是最亲密的师兄妹……对吧?说好了不打脸的!

    就在我飞出去的一瞬间,忽然,一道红色的闪电划破长空,从天而降。

    很难形容这一道闪电的威力,就宛如成千上万道闪电凝聚成一股,变成一个只有两指直径的高速旋转钻头,嗞啦嗞啦闪烁着雷光笔直落下,其中蕴含着的威力,穿透力,将一条直线的空间都钻出整齐的圆孔。

    这道威力恐怖的闪电,竟然是直直朝着贝安沙的方向落下。

    “小心!”虽然知道以贝安沙的实力,不大可能有问题,但是被揍飞出去,身体倒飞在半空的我还是忍不住惊呼一声。

    没等反应过来,也没有来得及看到贝安沙的情况如何,倒飞出的身体忽然撞到什么。停了下来,然后被搂到了一处柔软高耸的怀抱之中。

    “弟弟。”

    熟悉的香味,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柔软触感,以及熟悉的称呼,让我立刻反应过来,知道是谁出现了,是谁把我抱在了怀里。

    放弃抵抗,取消变身,我回过头。甚至等不及看上对方一眼。就激动无比把将身后的人影反抱起来。

    “莎尔娜姐姐,我想死你了。”

    “一点儿也没有长大,还是那么喜欢撒娇的孩子。”略有些粗糙,但是温暖轻柔的掌心。在我头上轻抚着。那熟悉的。只有我能享受到的温柔声音,再次响起。

    就在我要抬起头,把一肚子的思念倾吐出来的时候。忽然,一股让人毛刺悚然的危险可怕气息从背后传来,周围的空气陡然下降了数十度,让我不禁全身鸡皮疙瘩冒起,灵魂都在打颤。

    回过头一看,那股可怕的气息,正是从贝安沙娇小的身子上发出,她一手抱着蜂蜜,一手轻轻抬起,拇指和食指间轻捏着一根长矛的矛尖,面无表情的看向这边,准确的说,是看向我背后的莎尔娜姐姐。

    那双平时闪烁着清澈纯真,无邪可爱亮光的乌黑眼眸,此时竟然微微蒙上一层淡青色,仿佛燃烧起来的青色火焰一般,身后的黑色披风也在无风自动,猎猎鼓起。

    现在的贝安沙,变得十分恐怖,娇小的身影散发出宛如恐怖魔王站在面前般的滔天威势,让人被压迫的喘不过气来,生不起任何的抵抗之心。

    实力差距……太大了。

    这就是贝安沙的真正实力吗?难以相信,那么身为她的老师的腿毛仙人,真正实力又是几何呢?

    在一旁侍奉的卡露洁,就像炸毛的猫一样,瞬间弓起身子,压低腰身,穿上了十二骑士传承铠甲套装,手持细剑全力面对着贝安沙,额头上冒出细密微汗。

    从身后将我抱着的莎尔娜姐姐,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罗格女王,搂着我的手臂,也忍不住用力一紧。

    就算如此,大家的气势还是稳稳的被贝安沙压着,抬不起头。

    怎……怎么回事?怎么转眼间情况就变成这样了?

    我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就好像前一刻还是风和日丽,幸福美满,下一刻就雷霆暴雨,哀戚悲哭,变化实在太大了。

    直到目光再次落到贝安沙手上轻轻捏着的长矛上,我才恍然大悟,大致上明白了事情经过。

    在贝安沙揍我的一瞬间,应该是被来到这里见我的莎尔娜姐姐见到了,护短的女王姐姐,就算知道这是练习,也不会轻易放过揍她的宝贝弟弟的家伙,于是顺手赏了对方一根长矛。

    这根破空而来的长矛,似乎激怒了贝安沙。

    想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自己果然是一辈子打圆场的命啊。

    “贝安沙,别生气,姐姐不是故意的。”轻轻从莎尔娜姐姐的怀里脱开,我走向贝安沙,来到她面前捏了捏脸蛋,然后把她抱在怀里。

    “不要生气好吗?她是师兄的姐姐,也是关心我才那样做的。”

    “姐姐?”贝安沙的强大气势一顿,迷茫的歪头看着我。

    “对,就像你和小沙的关系一样,如果看到有人,像你刚才对我那样把小沙给打飞的话,贝安沙也会忍不住出手惩罚教训,对吧。”我举了一个简单易懂的例子,以免这笨蛋小师妹无法理解。

    “我懂了。”贝安沙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会杀了那个人。”

    “对,就是这样,所以这是意外,是人之常情。”我笑着点头,贝安沙还真是疼小沙呀。

    “没什么人能够一拳打飞小沙。”

    “当然了,因为有贝安沙你在保护她嘛。”见贝安沙的气势逐渐冷却下来,我再献上一记马屁。

    其实,贝安沙的意思是想说,以小沙的实力,没有人能够一拳将她揍飞……

    “既然是像贝安沙担心小沙一样,担心师兄的话,那么可以原谅。”

    看了莎尔娜一眼,终于,贝安沙完全放松了警惕,黑色眸中的淡青火焰消失,手上捏着的长矛被她甩到了一边,又变回了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酷酷笨笨的可爱小师妹。

    “那今天的练习还继续吗?”仰起头,贝安沙瞪大明媚的眼睛看着我。

    我想了想,好不容易才将气氛缓和下来,要是让无法无天,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莎尔娜姐姐,继续和贝安沙呆在一起,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算了,今天的练习就到这吧。”嘉奖的摸了摸贝安沙的头,我笑着说道。

    “那贝安沙先去玩了。”点点头,撒娇的蹭了蹭我的手心,贝安沙吧嗒吧嗒的舔着蜂蜜,转身离去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没来得及回过头,背后冷不防就传来了莎尔娜姐姐的冷脆声。

    “我的小师妹,说来话长了。”挠挠头,我想着该怎么和她说明才好。

    “很可怕的气势,比我在沙漠里遇到的最可怕的家伙,还要可怕一点。”看着贝安沙的背影,莎尔娜眼睛一眨不眨,若有所思。

    “最可怕的家伙?姐姐遇到谁了?”我反倒是对莎尔娜姐姐口中提到的可怕家伙,十分在意,能让女王姐姐用可怕二字形容,肯定非同凡响。

    “黑暗长老。”

    “……”

    我露出了无语的目光,我胆大包天的女王姐姐哟,拜托别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好吗?黑暗长老可是督瑞尔的左右手之一,和卡片兄是同一个级别的世界巅峰境界强者,被它发现的话可一点都不好玩。

    “算了,之后再好好和我说明吧,把自我离开以后的一点一滴,都要说清楚,不许遗漏一点,知道吗?”

    霸道的对我下了这个命令,然后,莎尔娜姐姐那宛如万年寒冰一样冷峻高傲抿着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酷酷的,温柔的笑意。

    “好久不见了,弟弟。”这样说着,像对待小孩一样,她重新把我紧紧搂入了怀里。

    “……”

    萨绮丽也是,莎尔娜姐姐也是,两人是不是母性都过于旺盛了一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