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萨绮丽的辞行
    ***************************************************************************************************

    虽然知道这是阿尔托莉雅的一番心意,但是知道沙拉的珍贵后,我还是让卡露洁不必再给我准备了。

    偌大的精灵族,一天都只能做一份,必定是耗费了极大的人力和物力,甚至让人冒着生命危险,才能采集到足够的材料,现在,度过最初期的训练以后,我已经把握好了挨揍的节奏,说白点就是被揍的有经验了,已经不是很需要这一份沙拉的支撑了。

    没有必要再为了我一个人,劳烦整个精灵族了。

    因为心里果决,是以命令的形式对卡露洁做出这个决定,她歪头想了想,大概觉得有点道理,便点了点头,真是个不可爱的侍女,自从我跟她说了为了主人好,侍女也必须有原则之后,她就依仗着这句话,不再对我的某些(奇奇怪怪)命令百般遵从,而是要先自行考虑一下。

    比如说,命令她不许再伺候我洗澡了,比如说,我拖住拉斐尔,命令她偷偷潜入拉斐尔的办公间,在里面的文件签名后面全部添加上一个猫爪印记,让我们的百族公主的设定变得更可爱一些。

    这侍女变得太有主见了喂!偶尔也听一听主人的任性请求啊,为什么和黄段子侍女是双胞胎姐妹。性格相差会如此之大,黄段子侍女是我给她下的正经命令不肯定,但是听到坑人的命令,却会两眼放光,跃跃欲试,两姐妹的行事风格完全反过来了。

    咳咳,题外话说多了,总之,第二天开始,卡露洁的确没有再给我准备沙拉了。我也久违的能在早上大口吃肉。大口喝蜂蜜……我说贝安沙,都说了别再把食物泡到蜂蜜里去了,还一人一半,你这大笨蛋!

    结果。不吃沙拉的后果。在训练中很明显的显现出来了。和前几天同样的训练量,但是今天,我却提前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就倒下。没办法再继续训练下去了。

    可恶,没想到影响那么大,这岂不是更加说明我的境界本身所激发出的回复能力和抗打击能力,效果要比想象中的还小?

    我趴在地上,死狗一般有气无力的吐着舌头,心有不甘的想到,不过乐观点想一想,如果是一开始,换做是没有经受过任何训练的我,经受今天这样的训练,说不定贝安沙第一次攻击,就已经承受不住被揍晕过去了,更别说能将训练支撑到下午。

    这样想想的话,其实效果还是有的,撇除掉沙拉的功效,我真实的训练进度才能体现出来,让我有一个更直观,更详细的认知,知道这条路该不该走下去,要走多远,多久。

    腐郭达~~~!!!

    没有了沙拉的帮助,在卡露洁的眼皮底下,我也没办法让小幽灵再附身把身体运送回去,只能乘着还有一丝丝的力气,提前结束训练,和附近的塔莫娅和阿姆露迪娜打过招呼后,便回去了。

    在卡露洁的伺候下洗了一个花药浴,再小睡片刻,其间小幽灵又悄悄的醒过来,给我加持了满满的神圣治疗能量,身体终于是回复了几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色降临,华灯初上了。

    这样的日子,枯燥啊。

    吃过卡露洁准备的晚餐后,我觉得没意思,想找点乐子,下意识就往拉斐尔的帐篷跑去,顺便看看她气消了没有。

    “哟哈~~~小小吴~~~”拉斐尔大概也是刚刚吃过晚饭,正在伊兰雅的陪同下,在帐篷外面散步,看着星星,看着月亮,好一个浪漫的百族公主殿下。

    大老远的见我来了,她像小孩子一样,雀跃的跳起来,远远的朝我招着手。

    那么热情?看来气应该是消了。

    想到这里,我犹豫的步伐改变了,一边回应着拉斐尔的招呼,一边以正常的速度走过去。

    还没来到她那,拉斐尔就已经迫不及待,不愿意原地再向我招手了,而是飞奔过来,满满一副要迎接贵客的模样。

    这也太热情了吧。

    根据我对拉斐尔的了解,我察觉到情况有点不对。

    也就是我和琳娅第一次来第三世界,拉斐尔才那么热情过,何况现在她的宝贝孙女现在不在,拉斐尔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这样做。

    目光再次落到拉斐尔的俏脸那灿烂过头的笑容上,那是真诚无比,没有丝毫作假的喜悦,高兴,似乎在说:啊,刚刚吃饱,正准备活动活动身子,猎物就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着一定是上天的恩赐。

    冷汗嗖嗖的冒出,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哎呀,发现了吗?可惜,已经太~~迟~~咯~~”

    伴随着拉斐尔宛如百灵鸟一般悦耳动人的娇脆声响,背后忽然有什么扑了上来,一把把我紧紧抱住。

    就像调皮的蒂亚,经常从我背后跳跃偷袭一样,可是背后传来的那份柔软触感,却和蒂亚完全不同,无论大小还是其他方面。

    我可没那个闲情逸致享受,拉斐尔越是热情,说明她心里酝酿着的可怕阴谋,越是恐怖,而惊恐之中,我就想要加速甩掉背上的拉斐尔。

    就在这时,她的脸蛋越过肩膀上,凑了过来,小嘴凑着我的耳朵,轻轻发出一声。

    “boom~~~”

    “轰隆隆————!!!”背上的拉斐尔,仿佛变成了一颗炸弹般,竟然随着这一声爆炸了。

    不过这还打倒不了我。爆炸过后,我浑身焦黑的从烟火之中冲出,还在想着该怎么甩掉拉斐尔。

    在爆炸之中,竟然一点事都没有的拉斐尔,再次凑了上来,发出同样一声。

    “boom~~~”

    “轰隆隆————!!!”她的身体再次爆炸。

    “boom~~~”

    “轰隆隆————!!!”

    “boom~~~”

    “轰隆隆————!!!”

    如此重复了七八次爆炸以后,某德鲁伊才口吐焦烟,宛如一只生命力顽强的蟑螂般,最终心不甘情不愿的倒了下去,四肢抽搐几下。最后归于静止。不再动弹,恰时间,一道流星自天边划落。

    “哼,知道厉害了吧。扰乱了我的表演。就算是阿卡拉也不会原谅。”这时候。拉斐尔才有些心满意足的从某人背上离开,拍拍手心,面带微笑的娇声哼道。

    让人惊奇的是。明明那些爆炸,是从她身体发出,看起来就好像她变成了一个炸弹般,但是现在的拉斐尔,却依然是一身白衣飘飘,别说遭受到爆炸的冲击,就连一丝被波及到的痕迹都没有。

    就算爆炸是拉斐尔自己制造出来的,按照法则规律,自己施展的魔法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但是爆炸产生的冲击,以及扬起的漫天尘土和焦烟,法则却不会细心到连这个也帮一一免疫,还是会受到波及。

    此时拉斐尔的模样,就宛如刚才的爆炸,她处于另外一个安全无比的空间似的,让人惊奇不已。

    “拉斐尔,你真是越活越不像话了,小弟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欺负他。”就在这时,不速之客来访,听声音就知道是拉斐尔的老对头萨绮丽了。

    “萨绮丽,你这家伙,哪里有小小吴在,哪里你就会及时出现,你该不会是跟踪狂吧。”

    “我是跟踪狂,那你是什么?虐待狂?暴君?小心眼小孩子气的长老阁下?”萨绮丽翻了一记俏白眼,不甘示弱讽刺道。

    说着,她将五体投地趴在坑上,一动不动,状似尸体的某德鲁伊提了起来,大姐姐风范十足的将其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头,口中柔声安慰。

    “哼,我刚才根本没有施展出威力,别以为我不知道,小小吴,你的装死功夫到是越来越逼真了。”拉斐尔将一道锐利的目光投过来,似在说,你再装死的话,我可就要以毒攻毒,再用刚才的办法把你【救活】回来了。

    感受到这股恶意,我连忙从萨绮丽怀里抬起头,感激的冲她一笑,然后再回过头瞪着拉斐尔。

    “我要是不装死,还不得被你一直自爆下去?”

    “没这回事,我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拉斐尔无辜的眨了眨眼,满是被冤枉的委屈,让我嗤之以鼻。

    的确不是【那么】小心眼,而是【超级】小心眼,天下第一小心眼的女人是黄段子侍女,再过了就是你拉斐尔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刚才连续的爆炸,你一点事都没有?”我忽然注意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拉斐尔的衣服竟然一尘不染,宛如刚才的连续爆炸案只是幻觉,如果我不是受害者,亲自感受到了爆炸威力的真实存在,或许也会这么想。

    “这个嘛~~秘密哟~~”拉斐尔似乎有点小得意,却抿着嘴,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反观萨绮丽,却忽然露出疑神疑鬼的表情,神色越发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两大营地魔女的心思真难猜。

    “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正当气氛陷入沉默的时候,一道声音插入的正是时机,另外四人也亦步亦趋的从远处走过来。

    “今天是怎么了?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吧,我这可不是聚会场所,身为长老,我可是很忙的,超级忙,你们别打扰我。”抬出长老的高贵身份,摆出大忙人的姿态,拉斐尔骄傲的抬头挺胸,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我们。

    “是是是,忙的只能一天到晚欺负小弟,你的确是挺忙的。”萨绮丽没好气的应道。

    “我们好像来迟了几步,错过了一场好戏。拉斐尔,不是我说你,也应该消气了,新人小弟虽然有错,但我觉得始作俑者的萨绮丽才……噗喔!”

    话还未说完,图拉科夫脸上皱纹遍布,满脸沧老,泪水成河的倒了下去。

    萨绮丽若无其事的收回手指,对着无人的一边吹起了口哨。

    “图拉科夫刚才说什么?”拉斐尔警觉的看着萨绮丽。

    “没什么,没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伙满嘴的胡话,对了,我可是大忙人,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可不是和你闲聊的。我很忙的。别浪费我的时间,知道吗?拉斐尔。”

    萨绮丽连连否认,并将拉斐尔刚才那一套。原封不动的奉还回去。

    “好吧,我们大忙人萨绮丽女士,不知今天屈尊降贵,登门拜访,到底有何要事呢?莫非想去单挑四魔王?那的确可是大事,我尽快给你准备饯别宴怎么样?”拉斐尔满口讥讽道。

    眼看两大魔女的火药味又浓重起来,到最后免不了又要波及到我身上,我连忙打起了圆场。

    “对……对了,其实昨晚的宴会我就想问,宓瑟雅,还是达迦大叔,辛巴大叔,你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任务以及完成了吗?看拉斐尔大人的样子,似乎也比前些时间空闲了很多。”

    “不错,任务总算是完成了。”面容和善可亲的辛巴和达迦,微微一笑,点头应道。

    “还能怎么样,那帮小怪物老是游离不去,我们还能一直那样高度戒备下去不成?继续下去,说不定那边还没有发动攻击,我们就已经先自己把自己给累垮了。”拉斐尔一副轻松的口吻,朝我耸了耸肩。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无言无故的放松戒备吧。”我好奇的看着拉斐尔,她并不是那种粗心大意,得过且过的人。

    “总之,姑且是打探到了情报,敌人并非在故弄玄虚,而是上头,也就是它们的头头安达利尔,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

    “从哪里打探来的?”我更加好奇了。

    如此详细的情报,应该是从怪物口中亲自听到才对,而就算在第三世界,能说大陆通用语的怪物也不是很多,大多是一些高智商的精英怪,甚至是领主,魔王。

    能知道是安达利尔下的命令,想必这只怪物的地位不低,至少是能近距离接触到安达利尔的家伙,这样的家伙必定很强大,又有谁能够轻易接近它,打探到情报呢?

    我的脑海中闪过一道人影。

    宓瑟雅。

    当然,也有可能是实力强大,擅长侦查的其他刺客,亚马逊,德鲁伊,虽然世界之力强者稀少,但是偌大的联盟,这样的人物还是能拿得出来的,大概是我所认识的人中,只有宓瑟雅比较符合条件,才立刻联想到是她。

    知道危险的警报解除,我心也安了下来,不管是谁打听到的情报,至少暂时不用为这件事而操心了。

    另外一件大事,涉及到整个营地民生的春种,似乎也解决的差不多了,不然昨晚拉斐尔哪来的美国时间忙上忙下,布置庆祝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