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吾王与沙拉
    ***************************************************************************************************

    “不幸啊~~~~”

    明明休息了一整晚,应该精神奕奕的迎接新一天的抖m……不对,是迎接新一天的艰苦训练,但是,这浑身的伤痕以及酸楚是怎么回事?

    看来今天得和师妹大人请半天假了,不然小命会玩完的。

    “殿下,身体不舒服的话,今天就暂时休息一天吧。”身后的卡露洁关切出声道。

    毕竟是昨晚亲眼看着某德鲁伊受难,知道他被百族公主折腾的有多惨,受到了多么可怕的惩罚。

    “卡露洁,我没事,哼,虽然**受到了敌人的折磨,但是我的精神永不言败,不对,应该说我昨晚已经胜利了,成功的压制了拉斐尔一次,无论是在才艺还是在智商上,那家伙,只不过是靠着野蛮的武力才将我打倒罢了。”

    想起昨晚的辉煌战绩,我还滋滋有味,意犹未尽,只感觉身上的酸楚都轻了好几分。

    卡露洁:“……”

    塔莫娅:“……”

    阿姆露迪娜:“……”

    “怎么了,一个个忽然沉默不出声的?”

    “不……没什么,只是觉得殿下的歌。某种意义上比十大歌姬还要厉害。”卡露洁轻轻歪头,露出微妙的笑容。

    “哦,是吗?”听了这句话,我顿时如同痒处被挠中了,心里美滋滋的,虽然有点介意【某种意义上】这几个字眼,到底是什么意义上?卡露洁要是能说清楚点就好了。

    总之那些细节就不必在意了,我只要把卡露洁这句话当成我的歌要比十大歌姬强就行了,嗯嗯。

    这时候,一旁沉默的塔莫娅。也点头肯定了卡露洁的意思:“我爷爷也曾经对我说过。某种才能,无论是好是坏,有用无用,只要能将其发挥到极限。那么都可以称之为天才。”

    “是……是吗?”我再次震惊了。没想到自己还有被当成天才的一天。

    难道说。忍受了三十多年平凡的我,终于要又丑小鸭摇身一变成为白天鹅了?就连这张平凡的面孔,说不定也会在一夜之间。变成我所陌生的超帅气模样,完爆卡洛斯!

    这剧本实在太狗血了,不过我喜欢,导演,就按着这个方向发展吧,不但实力超凡天赋过人,而且英俊威严智力超凡,最重要的是要有节操,这样的付费德鲁伊大礼包,拜托给我来一个吧!我要成为土豪人民币玩家!!!

    来到训练场,今天稍微晚了一点,贝安沙已经先在那等着我了,看到她的一身酷黑的娇小身影,两条马尾长发随风舞动,我就忍不住被萌了一脸,凑上去一把将这萌萌的笨蛋小师妹搂住,亲热的在她的光滑柔软脸蛋上蹭着。

    “师兄?”贝安沙似乎被我忽然的举动弄迷糊了。

    “我啊,这是在补充师妹能量。”因为从莱娜那里学到(?)的奇怪知识,我现在蛮喜欢找这个借口,比如说补充维拉丝能量,补充萝莉能量,补充【哔】乳能量,补充三无能量,补充无节操能量……

    混蛋,我说我的节操怎么会掉在那么快!原来能量补充错了!

    “师妹能量?”

    “对哦,来自贝安沙的能量。”

    “那贝安沙,可以补充师兄能量吗?”

    “你到是学的蛮快的嘛,我松开贝安沙,诧异的看着她,从莱娜那里学来(?),到用到其他女孩身上,我可是足足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没想到贝安沙转眼间就学以致用了,这还真的是我那笨蛋小师妹嘛?该不会是被贝利尔附体了吧。

    上上下下打量着贝安沙几眼,感觉还是熟悉的气息,我才点点头。

    “当然可以。”

    “那贝安沙就不客气了。”话还未说完,贝安沙已经扑到了我怀里面,脸蛋在我胸膛上撒娇磨蹭着。

    真是拿这小师妹没办法,难道说我在无意间,教会了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撒娇的办法?

    等我们师兄妹蹭蹭脸,交流了一番感情后,我开始往物品栏里翻找起来。

    “贝安沙吃了早餐没有?”

    “没有,等师兄。”贝安沙老实的摇摇头,最近一直是我在给贝安沙喂食,大概已经养成习惯了,贝安沙没有再去找那些奇奇怪怪的食物。

    就算口味再怎么重,胃口再怎么好,最基本的分辨食物味道好坏,贝安沙还是能做到的,海鲜面包和卡露洁的早餐,哪个更美味些想必已经不用我多费唇舌解释。

    虽然说卡露洁的厨艺,比起她的姐姐要逊色不少,这是那个笨蛋侍女,唯一能胜过天才妹妹的几项能力之一。

    “很好,我就琢磨着昨晚的庆祝宴会你没来,所以特地在宴会里弄了点食物,说不定能从这些食物里面感受到一点点庆祝会的余氛。”

    一边开玩笑的说着,我一边将在被拉斐尔追杀的空隙中,好不容易抢救到的美味佳肴,全部拿出来,已经冷了,不过肉类重新烤一烤就好。

    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起卡露洁,不过这些菜比她做的要好吃不少,可以让贝安沙换个口味,最最最重要的是,我终于也能沾点光,不用再吃那些奇怪的花果沙拉了,今早特地吩咐她不用准备我和贝安沙的早餐就是这个目的。

    正当我和贝安沙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一直站在身后的卡露洁却忽然上前。

    “殿下。您的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

    正感动的叉着一大块嫩肉,想要塞入口中,我听了这句话,顿时僵直起来,放下叉子,回过头无奈的看着卡露洁。

    “卡露洁,不是说了今天不用帮我准备早餐了吗?”

    见她手中拿出来的,还是往常吃的那种花果沙拉,我顿时感到蛋蛋的忧伤。

    “但是……如果往日的话还好。今天殿下的状态本来就不行。要是不吃这些的话,恐怕很难挨得住等会的训练。”卡露洁露出了为难之色。

    “这……”我挠挠头,有些迷糊,是自己的智商不足。需要充值。还是卡露洁的话跳跃性太大。让人犯糊涂呢?

    总之,我是没办法立刻将训练和她手中那盘花果沙拉联系起来,看了看卡露洁。又看了看她手中的盘子,愣了数秒之后,忽然一道灵光闪过脑海。

    “该不会……这盘沙拉,是和特制的花药浴类似的东西吧?”

    “殿下……难道不知道吗?”我疑惑的问卡露洁,她反而又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我苦笑起来。

    “是吗?抱歉,我还以为女王陛下已经和您解释过了。”

    似乎其中还有什么难以说出口的事情发生,虽然以卡露洁的道歉结束了这个话题,但她的眼睛仍然残留着一些疑惑,有什么没有搞懂的样子。

    我却是明白了,难怪,就算卡露洁的厨艺不是那么的出色,也不至于做出味道如此……呃,如此奇特的花果沙拉,原来和花药浴一样,这些沙拉具有减缓疲劳痛楚,提高回复速度的效果。

    良药苦口这三个字,瞬间就解释了那股奇特味道的来源。

    难怪难怪,现在仔细回想起来,训练第一天,我是被吾王背着回去,第二天,我让贝安沙减轻了一点力道,但结果还是被吾王搀扶着才能回去。

    第三天开始,卡露洁就为我准备了这样的早餐,虽然那一天也是被揍的不行,并且为了躲避吾王的责怪,开始让小幽灵控制我的身体走回去,但是的确有一种感觉,虽然结果还是很糟糕,但至少比第一天和第二天好了点,之后,训练强度变得越来越大,我还以为是世界之力中级境界的恢复能力和抗打击能力逐渐的被激发出来了,原来这其中也有那份沙拉的功劳在里面,并且可能是让我变得耐揍的主要功臣。

    其实仔细想想,也是我太天真了,从训练至今,也不过是一个月多点,说长那是真的不长,就算我帮上帝充值了花费,得到了它的一点眷顾,让自己的训练速度比正常人快了不少,但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个多月之内,进步如此明显。

    要不然,你让那些在世界之力中级境界停滞了好几年,甚至是十几年,几十年的老前辈们,情何以堪,难道他们就那么傻,没有试过找个人来揍自己吗?这种方法又不是什么独门秘诀。

    清楚了这一切之后,我心里满满的失望,看来自己的进步并不大,大部分都是依靠卡露洁手中那份沙拉的功劳。

    不过,既然有那么好的东西,那就多拿出点来,让大家都尝一尝呀,比如说在旁边训练场练习着的塔莫娅和阿姆露迪娜,这两个认真的执着的女孩,也在卯足了劲的磨练自身,每天傍晚回去的时候,同样是疲惫不堪,并且更要命的是,她们的恢复能力远不如我。

    “殿下……”当我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卡露洁苦笑起来。

    “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也会为阿姆露迪娜和塔莫娅殿下准备,可是……”

    “难道说……很珍贵?”我看着她手上沙拉,小心翼翼的问道。

    后悔不经脑子说出刚才说那样的话了,能对世界之力强者产生如此巨大效果的食物,一般而言,稍微动一下脑子想想,肯定都能猜出来一定很珍贵,不容易弄到。

    “可以这么说。”卡露洁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口。

    “其实,珍贵的每天只能准备一份。”

    “什……什么?”虽然有预料到,但我还是没想到。竟然珍贵到这种地步,每天只能准备一份?

    “那给我吃了,阿尔托莉雅岂不是没有了?”我忍不住脱口问道。

    “正是如此。”

    听到卡露洁的回答,我呆了起来。

    想起来了,也正是第三天,我开始吃这份奇怪早餐的第一天,从那天开始,每次傍晚一起回去的时候,阿尔托莉雅都显得格外疲惫,甚至没办法和我多说几句话。

    我还以为是吾王见我训练如此卖命。不服输的劲头也来了。加大了训练强度,没想到真正的答案却是这样,她把珍贵的沙拉让给了我吃,才让自己如此疲惫。

    目光再次落到卡露洁手中的沙拉上。此时此刻。我感觉到这样一盘小小的沙拉。分量竟然如此重,重的让我眼睛湿润,重的让我喘不过气来。

    “卡露洁。你这笨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难道说,在你的心目中,我比阿尔托莉雅还重要?亏你还是她的贴身侍女,这是失职,渎职,知道吗?”

    感动,后悔,自责等等复杂的情绪,在脑海中凌乱的搅拌着,让我失去了冷静,对卡露洁的语气不由自主的重了起来。

    “一切都是我的错,请殿下责罚。”卡露洁既不生气,也不反驳,只是平静的低下头,深深弯下腰,一副任由我责骂打罚的恭顺侍女姿态。

    她的举动,让我冷静下来,暗中责备自己乱了方寸,深呼吸几口后,缓缓说道:“抱歉,卡露洁,我不应该怪你,只是,我怎么样也想不通,为了侍奉阿尔托莉雅而尽心尽力,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的你,为什么会任由她做这种事情,难道说是她强行命令你这样做,并且不许你对我说?”

    “不,陛下并没有强行命令我这样做,只是吩咐我不要和殿下提这件事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阿尔托莉雅?身为贴身侍女,不仅仅是遵从命令,为了主人着想,必要的时候也应该拿出自己的原则才对,不是吗?”

    “殿下所言极是,我也想过劝说女王陛下,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这样很好。”

    “你的第一主人,第一侍奉对象是阿尔托莉雅,不是我,可不要弄混淆了,眼看着自己应该抛开其他一切,全力的去侍奉的主人,每天都带着如此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去,你觉得这样很好?”我瞪了她一眼,越发不明白卡露洁心里在想什么了。

    “我认为……”卡露洁沉默片刻,缓缓绽放出开心的笑容,真诚说道:“我从未见过陛下,如此为一个人着想,如此爱着一个人,虽然这样做,会让陛下变得疲劳辛苦,但是,我认为,看到比以往更精神一分的殿下您,陛下内心是幸福的,比起身体的辛苦疲惫,这份难得的,无可取代的内心幸福,更加重要。”

    听完卡露洁一番肺腑之言后,我惊呆了,好一会儿说不出一句话,一个字。

    许久,我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

    “卡露洁。”

    “殿下有何吩咐。”

    “我想了一会,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对我隐瞒事实真相,让阿尔托莉雅如此辛苦,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所以决定还是要惩罚你。”

    “请殿下尽管惩罚。”卡露洁恭敬的点下头,没有丝毫怨言。

    “嗯,内容我已经想好了,就罚你对着天空大喊三声【殿下是笨蛋】吧。”

    “咦……咦?”前一刻还一脸平静,带着淡淡笑容准备接受任何惩罚的卡露洁,脸上的冷静终于被打破,露出慌张失措的表情。

    “殿下,您……”

    “怎么,不是说任何惩罚都能接受的吗?”

    “与其说是惩罚,不如说是作弄更加恰当才对吧,抱歉,殿下,卡露洁没办法接受。”

    “不不不,就是惩罚,不是作弄,你得说话算话才行。”

    “不对,是作弄才对。”

    “我说了惩罚就是惩罚。”

    “殿下刚才也说过身为贴身侍女,不应该一味的听从命令,必须有主见,为了主人着想,必要的时候也要拿出自己的原则对吧,我现在正这么做着。”

    “我看错你了,卡露洁,本来以为你和洁露卡不同,是个老实可爱的家伙,没想到也这么狡猾。”我露出痛心疾首的神色,似在感叹着一个大好青年,就此堕落。

    “毕竟,我和姐姐是双胞胎嘛。”卡露洁到是没有反驳,而是轻轻歪头,露出一个正经的,而又带着一点小小狡黠的柔和美丽笑容。

    这份笑容,有着和黄段子侍女截然不同,却又丝毫不逊色的魅力,让我一时看呆了。

    “殿下……我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卡露洁被我盯的有点害羞了,低下头轻声问道。

    “不,没有,沙拉拿来吧。”

    “是的,殿下。”轻笑一声,卡露洁将手中的盘子,端端正正的放到我面前。

    什么美味佳肴,都给我一边去!

    我默不吭声的端起盘子,一口一口的吃着沙拉,之前还觉得味道怪怪的,难以下咽,此时却越吃越香,就仿佛里面包含着阿尔托莉雅的味道一样,如此香甜可口。

    吾王万岁!

    “啊,对了,卡露洁,别忘记了刚才的惩罚,现在不做,以后也得补上。”

    卡露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