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主角已死,侍女当立
    ***************************************************************************************************

    在阿姆露迪娜的成功反劝说下,我稍稍安心,也没有再一个劲的暗中盯着卡露洁不放,让其他人误会了。

    于是就这么过了几天,大概是两三天的样子,这天早上,我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周围好像有什么东西,变化蛮大的样子,但具体让我说出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早上一路去训练场的时候,变得疑神疑鬼,让同行的阿姆露迪娜和塔莫娅频频用好奇的目光盯着我。

    来到训练场后,那股不协调的感觉还是围绕在身边,没有散去,一如既往的,我和贝安沙开始吃起了早餐,只是因为萦绕不散的怪异感觉,今天的早餐吃的特别没滋没味,虽然这奇怪的花果沙拉,味道着实不怎么样。

    “贝安沙,你察觉到点什么没有?”我也没抱什么希望的随便问了贝安沙一句,毕竟是笨蛋师妹嘛,这种事情不能太勉强她。

    “师兄说的是什么?”因为卡露洁在附近而变得沉默不语的贝安沙,将疑惑的目光看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总觉得怪怪的,好像身边发生了什么巨大变化的样子。”状似起鸡皮疙瘩一样。我用力的搓了搓两条胳膊。

    “巨大变化?”贝安沙头一歪,似乎在很用力的思考问题。

    然后,她说了这么一句:“巨大的变化,贝安沙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变化的确是有一点点。”

    “说来听听?”见贝安沙说的是一点点变化,我觉得她思考的问题和我是不一样的,但是还是抱着丁点的好奇心追问下去。

    “那个女人。”贝安沙飞快抬头,瞄了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的卡露洁一眼,用好像只是一只蚂蚁被捏死了般的淡定语气说道。

    “那个女人,突破到了魔王境界。”

    “魔王境界?”我愣了愣。两秒后才反应过来。魔王境界不就是世界之力境界吗?

    原来如此,卡露洁已经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呀,知道真相以后,我即刻恍然大悟。这股滞留在身边不散的奇怪的不协调感。不正是一大早起床后。见到卡露洁的那一瞬间,开始产生的吗?

    我嗯嗯的点着头,手中继续叉起一块水果。正欲塞入口中,忽然间,全身一颤,而后迅速石化,保持着嘴巴大张,正将水果塞入口中的滑稽姿势,身体完全僵直无法动弹。

    卡露洁突破到了世界之力?!!!

    回过神来后,身体仍然在剧烈的发抖,我觉得现在不是吃早餐的时候,便朝贝安沙示意,让她做一个“啊~~”的喂食动作。

    贝安沙:“啊~~~”

    我将刀叉上的水果块往她张开的樱唇中一塞,迅速放下,站起转身,大步来到卡露洁面前。

    “卡露洁,你……突破到了世界之力?”

    “是的,殿下,有什么问题吗?”露出侍女的标准微笑,卡露洁柔声问道。

    “不,也没什么问题……不对,问题大着了!”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

    “到底是什么时候突破的?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昨天晚上才突破的,我还以为殿下已经看出来了。”卡露洁反而疑惑的看过来。

    “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已经看出来了?”我哭笑不得。

    “抱歉,是我疏忽了,应该先跟殿下打招呼才对。”恪守侍女之礼的卡露洁,立刻向我道歉,不过神色还是有点困惑。

    似乎在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为什么殿下要如此大惊小怪呢?

    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还不算什么?

    我无语的看着卡露洁,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前几天晚上和阿姆露迪娜的对话。

    并不是每一个候补者,都希望成为十二骑士传承者,尤其是对于其中的佼佼者的卡露洁而言,更是如此,她是为了侍奉在阿尔托莉雅身边,才甘愿成为双子骑士的传人。

    因此,依靠十二骑士所传承下来的力量,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对于卡露洁而言,或许真的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和骄傲的事情,对于所有冒险者来说都是梦寐以求,难比登天的突破,在卡露洁看来,却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事情,她不看重,似乎也能够理解。

    理解了这个事实之后,回想起前几天的举动,我不禁难为情的挠挠头。

    在我看来,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并不容易,而在卡露洁看来却并非如此,这种认知上的差距,造成了我认为督促她要尽快突破,是一次很正常的举动。

    而在卡露洁眼中,我认为很正常的举动,却变成了类似“为什么不好好吃饭,饱了难道就不用吃了吗?人不吃饭可是会饿死的,所以快点给我去吃吧”这样的奇怪举动。

    人比人,气死人呀!

    再想到卡露洁的年龄,比我还小不少,以精灵的超长寿命而言,她甚至还勉强算得上是大龄萝莉一个。

    那……那啥,其实真正的主角应该是卡露洁才对吧,怎么看救世主也应该由她来当比较合适,相比之下,无论在哪个方面,她都完爆了我的记录,虽说这是依靠了十二骑士传承的力量,才能做到如此,但事实就是事实,就和你不能因为自己是**丝就赖别人是土豪一个样。

    我的内心多少受到了一点打击,如同看着一本三流骑士小说。都快到结局了,主角好好的一路狂拽酷炫碉炸天,就要以龙傲天的方式干掉所有敌人收尾了,这时候某个配角却忽然站出来,表示自己才是真主角,然后展现超越龙傲天的力量一招把最终boss秒了,前主角只能在角落里头呆呆看着,直到全书完三个大字出现,都没有再露脸过。

    我有理由怀疑,卡露洁是不是偷偷的去时空管理局探监。然后塞钱给那无节操的上帝了。

    咳咳。开玩笑的,总之无论如何,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这种大事,就算卡露洁自己不在乎。也是一件值得普天同庆的事情。又一个世界之力强者诞生了。和阿尔托莉雅的约定也完成了,不管怎么说都要庆祝一下。

    在卡露洁一个劲的摇头下,我好不容易拿出一次主人的威严。霸道的决定下来,今天放假半天,练习时间到中午结束,然后找上塔莫娅她们,回到营地,再找上萨绮丽一行,准备给卡露洁开个晋升庆祝会,大家也好久没有齐聚,一起热闹热闹了,想必喜爱热闹的拉斐尔,会无任欢迎我的决定,并自告奋勇的去准备宴会。

    “贝安沙也一起参加吧,怎么样?”我回过头,对不远处默默吃着早餐的贝安沙邀请道。

    “人多,贝安沙,不去了。”和我预料中的一样,贝安沙摇摇头,拒绝了。

    也罢,她就是和小幽灵以及小黑碳一样的性格,勉强不得。

    中午时分结束训练,和贝安沙分开以后,我们立刻找到了还在训练场对战的塔莫娅和阿姆露迪娜,和她们说了卡露洁的事情,准备举办一个庆祝会,两人自然是欣然同意,和我一起提前回来营地,找到拉斐尔,重复了同样的对话,在拉斐尔不出意外的欢呼下,又通知了萨绮丽一行,这样一来,庆祝会的人数总算是勉强凑合,不会太冷清了,尤其是有图拉科夫这样的大喇叭在。

    准备了一个下午,到了傍晚时分,客人们陆陆续续的赶到,萨绮丽的小队,图拉科夫的小队,沙希克的小队,达迦的小队,以及辛巴的小队,光是这些人加在一起,就有将近三十人了。

    再次说明,别看萨绮丽等人老是凑在一块,就以为这些人是一个冒险小队的,其实并非如此,她们每个人都分属于不同的冒险小队,是这些小队的队长,只不过这五个人是营地公认的强者,彼此的关系也最好(?),所以才经常走到一块罢了。

    这五个人的队友们我都认识,只不过没有像萨绮丽她们一样,来往的那么密切而已,这次的庆祝会,为了更热闹一些,也把他们一起叫上来了。

    除此之外,还伊兰雅,以及……呃,宓瑟雅。

    最近忙着训练,有一段时间没见到这中二少女了,不过,她应该也是接受了侦查的任务,不在营地。

    虽然拉斐尔并没有明确的告诉我,但我多少也能猜出来,宓瑟雅中二归中二,身份和实力却一点也不简单,和骷髅将军那一战,于千万骷髅大军之中潜伏到我身边的蒙面少女,应该就是她没错,拉斐尔口中偶尔提到的秘密侦查王牌,我觉得十有**也是她,大概正因为如此,就连以严格纪律著称的伊兰雅,也对她吊儿郎当,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和贝安沙一样,又是一个身份和职业都非常神秘的家伙,不过出奇的,我对探知她的秘密并没有太大兴趣,大概是她的中二属性实在太强大了,以至于让人忽略了其他东西。

    “哟,宓瑟雅,好久不见了,最近干嘛去了?”我尝试和这东张西望,窥视着食物的中二少女打招呼。

    “拯救世界。”她回过头,见没人注意这边,目光一沉,中二属性立刻就爆发了。

    不过,她最近的任务的确能和拯救世界搭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现在拯救完了?”对此,我只能报以哈哈苦笑,附和的继续问道。

    “不,我已经亲手毁灭了世界。”

    “……”

    你到是给我好好拯救世界呀少女。

    “那我们为何还能站在这里?”

    “现在大家所处的世界,是虚假之物。愚者的乐园,真实的世界已经破灭。”

    “……”

    我忽然发现,我这个前中二患者,已经完全跟不上宓瑟雅的话题了,完败给她了。

    抛下还在独自沉醉于毁灭世界的壮举之中的宓瑟雅,我一一和其他人打过招呼,最后被拉斐尔逮住了。

    “小小吴,你那小师妹要来吗?”抓着我的拉斐尔,两眼放光的四处张望着,就仿佛饥饿的野狼正在觅食。

    “你认为她会来吗?”我无奈的看着拉斐尔。

    自从知道贝安沙的实力。竟然还远超越我。甚至可能达到世界之力巅峰境界后,拉斐尔对贝安沙的兴趣就呈百倍增长,天天叨念着该怎么把贝安沙诱拐到身边当王牌苦力。

    可惜,贝安沙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鸟。并且我没办法狠下心。也没有自信能够让贝安沙去听从拉斐尔的吩咐,这是一种无法解释清楚的男人第六感。

    贝安沙的确是很听我的话,很粘着我没错。但是,感觉上如果我对她做出这样的要求,她未必会答应我,贝安沙虽然笨笨的,却能莫名的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充满不现实感的原则,这种感觉很难形容,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喻,贝安沙就好像是历史的旁观者,她只会从第三者的角度观察一切,而不会轻易的参与其中。

    想要让贝安沙成为联盟的一份子的话,我觉得拉斐尔还是得从腿毛仙人那儿着手,毕竟可能只有腿毛仙人知道贝安沙的秘密,知道该怎么去说服贝安沙。

    其实我和贝安沙,是处于一种既很亲密,又很陌生的关系,这份亲密是真实存在的,是我和贝安沙的真正感情,没有丝毫的虚伪成分,但是这份亲密,也有可能轻易的消失不见,因为它缺乏一直维持下去的粘合剂。

    比如说,假如贝安沙忽然离去,不再出现,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知道她的行踪,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甚至没有办法打听到她的任何消息,就像一滴水掉入了大海中,这个笨笨的萌萌的可爱小师妹,从今以后就只能一直在记忆里面存在,然后渐渐淡忘。

    想到这里,我一阵揪心,忽然想立刻去找贝安沙,直截了当的提出要了解她的一些秘密,不过这样做,会不会逼得贝安沙离开我身边呢?我无法得知,却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小小吴,在想什么呢?别难过了,开心点,开心点,现在可是卡露洁的庆祝会呢。”

    见我忽然唉声叹气,愁眉苦脸,拉斐尔应该也知道,关于拉贝安沙入伙这件事,我没办法帮得上任何的忙,她也不强求,伸出柔柔的小手,就在我皱起的眉头上抚平起来。

    “拉斐尔大人,这件事,我看你还是去找加仑老头比较靠谱,或许他能够说服贝安沙。”对于没办法为联盟尽到这份力,我颇感遗憾,只能友情的提示一个线索。

    “加仑大人吗?”拉斐尔轻咬娇唇,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随即灿烂一笑。

    “这种事多想也无益,还是等加仑大人主动现身再说吧,来来来,我们一起去欢迎今天的宴会主角。”

    说着,便拉着我走向她的帐篷,里面有萨绮丽正在帮卡露洁挑衣打扮,作为宴会的主角,还穿着一身侍女服的话可不像话,虽说那一身由精灵大师设计的侍女服很赞,美观度丝毫不比任何顶级礼服差。

    不一会儿,帐门微微颤动,然后被掀了开来,在万众期待中,萨绮丽却是先从里面走出,朝露出失望之色的众人瞪了一眼。

    “怎么,我这张脸,就那么让你们失望?”

    除了拉斐尔嗤之以鼻外,其他人哪敢招惹这位魔女大人,纷纷摇头以示清白。

    “算了,我知道你们这些家伙在想什么,可要看好了。”

    说着,萨绮丽把身子让了让,再次将帐门掀开,数秒后,一道淡蓝色的身影从里面缓缓走出,得到了众人的惊呼声。

    穿着淡蓝礼服的卡露洁,两只小手提着沾地的百褶式公主裙摆,带着略紧张不安的神色,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一直是侍女服打扮的她,现在的文静优雅的贵族少女形象,无疑是让人眼前一亮,仅是换了一身衣服,就让她完成了从侍女到大家闺秀的转变。

    见我就站在不远处迎接,卡露洁眼前一亮,提着裙摆快速几步走上来,和往常一样,来到我身后垂首恭敬的站着,似乎这个位置才是她的栖身之所,安心的松了一口气。

    和其他人的惊讶惊艳比较,我的反应到是平淡一些,当初在群魔堡垒的时候,就已经与和卡露洁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姐,那个笨蛋黄段子侍女约会过,见过她身着其他衣服的打扮,所以知道这份变幻的美丽,有了一点免疫。

    “卡露洁,今天你可是主角,怎么能站在我身后?”我让了让身,回过头冲卡露洁一笑。

    “殿下也要作弄人吗?我现在已经够难为情了。”卡露洁叹了一口气,状似浑身不舒服的牵了牵身上的漂亮礼服。

    “我看这身衣服不错啊,真有那么难受吗?”

    “并非难受,只是……印象中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穿过侍女服以外的外服了。”卡露洁做了一个思考的动作,然后摇摇头,道。

    这……你这侍女,当的也太尽职尽责了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