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教练,重要的攻略选项点错了呀!
    ***************************************************************************************************

    “为……为什么?”虽然心惊胆战,但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心,主动问道。

    “因为我觉得,女王陛下很有可能已经察觉到了。”卡露洁眨了眨眼,用的是猜测语气,但是表情却已经是九成九的确定。

    以她和阿尔托莉雅之间的关系和了解,这副肯定的表情实在是太有说服力了,让人无法不信。

    “什么?”任总总理由掠过心头,我也没有想到,真正的答案竟然是这样。

    阿尔托莉雅,竟然已经察觉到了?

    “那她为什么不说?”虽然不想怀疑卡露洁,不过我还是无法理解,既然阿尔托莉雅已经察觉到,而且之前又说过要好好监督我,这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行为,未免太不像她的作风了。

    “因为……或许……”卡露洁迟疑了一下,看了我几眼,或许是觉得我是阿尔托莉雅的丈夫,关系又如此好,说出来也没什么所谓,因此顿了顿之后,她解释起来。

    “因为女王陛下,其实和亲王殿下是同一类人,陛下努力起来的时候,一点也不必殿下少拼命,所以我斗胆猜测。或许是察觉到了殿下的欺瞒之后,陛下最终觉得,自己并没有立场去责备殿下,所以选择了沉默。”

    原来如此,我感叹一声,这种做法的确符合阿尔托莉雅的公正性格,既然自己也做了,那有有什么理由去说别人呢?

    “到底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你知道吗?”我又问道。

    “这我就不是很清楚了,陛下的心思。身为臣子的我。不敢胡乱揣摩。”卡露洁狡猾的含糊其词起来。

    刚才不是揣摩的挺准的吗?怎么现在就变成不敢了?

    面对卡露洁的睁眼说瞎话举动,我翻了个白眼表示抗议,不过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既然她不肯说。那无论我怎么劝诱。都绝对不会说出来。卡露洁的性格我多少也了解了一些。

    “这浴水,泡着蛮舒服的,是特制的?”心中的疑惑得到解决。我不由的转移了话题。

    “嗯,是我们精灵族秘制的花浴,可以极大舒缓疲劳,知道陛下要闭关训练以后,大家都害怕陛下太拼命,所以不辞辛苦的收集材料送过来,本来如何送来第三世界,是一个大麻烦,不过现在,多亏了殿下和托莫雅公主的帮助。”卡露洁淡淡一笑,娓娓的解释道。

    “哦,我到有点印象。”我想了想,记得前些日子,卡露洁的确好像是拜托塔莫娅帮个忙的样子,具体内容我也没问,想来就是这个了。

    “殿下还是乘着药效还在的时候,好好休息一会吧,药效完全发挥,大概要泡一个小时左右。”

    “好吧,辛苦你了,卡露洁,不用帮我按了,你也去歇息吧。”我点了点头,靠着浴桶,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盹,连卡露洁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

    等卡露洁把我叫醒的时候,水还热着,大概是这位细心的侍女中途好几次帮我加热了,药效已经过去,感受不到那股暖洋洋的滋润感了,我也不留恋,依靠着回复的一点体力,自个起身穿好衣服,又在卡露洁的伺候下吃了晚饭,而后倒头就睡。

    果然,有个正经的能干的贴身侍女,就是好啊,想起家里的那两位,即便是在梦中,我的滚烫泪水都忍不住流了出来。

    又过了几天,见卡露洁还是跟在身边,没有丝毫外出历练的准备,我有点坐不住了。

    怎么回事,难道她真的不在乎阿尔托莉雅的命令,真的不担心阿尔托莉雅通过考验的时候,还未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

    坐立不安的我,闲暇之余,总是忍不住去偷偷的窥视卡露洁的表情,这种举动,甚至让萨绮丽她们误会了,怀疑我是在阿尔托莉雅离开后,色心按捺不住,开始对卡露洁产生了邪恶想法。

    这帮人呀,想法怎么就那么下流呢?虽然卡露洁的确和黄段子侍女长得一模一样,但两者的性格气质却有天渊之别,我又怎么会把她当成黄段子侍女推倒呢?

    在众人背后的碎碎语中,我终于忍不住了,于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潜入卡露洁的房间,看着只穿一身诱人的紫色蕾丝内衣的她熟睡在床,没有丝毫防备,双眼不由的露出了强烈兽欲……

    剧本拿错了呀混蛋!

    不知不觉又联想到禽兽公爵的剧情去了,三无公主你给我够了,公爵和侍女的戏份拜托少写一点,饶了暗黑大陆的所有侍女吧!

    回归正题,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休息时间,我趴倒在地,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苟延残喘,一脸严肃的看着卡露洁。

    “卡露洁,问你个问题。”

    “殿下请问。”在我说着话的时候,卡露洁已经像往常一样,将我的身体,轻柔翻转过来,然后抬起头部,放到她的膝盖上,再掏出手帕,帮我擦拭着脸上的尘埃血迹。

    “将你这份温柔嫁给我……不对!”咳咳,被卡露洁那白衣天使一般的温柔举动,触动了内心,差点就要一时冲动求婚了。

    “我是说,阿尔托莉雅的话,难道你忘记了吗?”

    “女王陛下的话?不知道殿下说的是哪一句。”卡露洁的俏脸微微泛红,显然是把我刚才意思模糊的时候冲动的求婚之举,完全听入了耳中。

    “阿尔托莉雅不是让你在她完成考验之前。一定要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吗?”见卡露洁脸红,我也不禁有些害羞,糟糕,节操又掉了。

    谈及阿尔托莉雅的命令,卡露洁脸上的羞红顿时不见了,露出一副庄严认真的样子:“当然,请殿下放心,陛下的命令,卡露洁怎敢忘记呢?”

    “那你还……我的意思是说,你现在应该更抓紧一些提升自己才对。而不是照顾我。阿尔托莉雅完成考验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慢的话,或许要花很多时间,快的话。或许几天就能完成。难道你就一点也不着急吗?”

    “殿下的关心。卡露洁铭记于心。”看着我,眼前温柔尽职的侍女,露出淡淡的感激微笑。

    “但是请殿下无需担心。按照时间看来,陛下现在应该差不多只是将族内的事务处理完毕,还未前往接受考验。”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好奇了,按照卡露洁刚才的说法,她应该不是受到第一世界那边的消息,才知道阿尔托莉雅刚刚处理完事务,而是猜测出来的。

    “虽然没有收到第一世界那边的消息,但是殿下别忘记,我那笨蛋姐姐,怎么说也是管理着族内的情报明,和她稍微通了气,知道族里大概有多少事务等着陛下处理,毕竟离开了大半年。”

    这样说着,卡露洁露出淡淡苦笑,似乎已经想象出了女王陛下埋首案牍,没日没夜工作的景象。

    原来是黄段子侍女那情报头子,没想到看似她在营地不务正业,只顾着照顾小黑碳,却还暗中掌控精灵族的所有情报,真有两手,我小看她了。

    放到原来世界的话,这黄段子侍女应该就是那种超级黑客,可以在极远的距离远程控制,谈笑间将敌人的一切掌握在手,生杀予夺的家伙,真可怕,这样的可怕侍女,我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欺负一下才行,免得她嚣张得意过头,走向节操的不归路。

    “按照你的说法,就算阿尔托莉雅现在还没有出发,那也应该快了,最快的话,说不定在几天时间,她就能通过考验,虽说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就怕万一,卡露洁,我觉得你应该是那种考虑完全的人。”

    我还想劝服卡露洁,希望她这几天稍微考虑一下自己,别再无微不至的伺候我了,免得到时候没办法完成和吾王的约定。

    “殿下无需担心,没问题的。”卡露洁的一双紫眸,透露着不可曲折的自信色彩,让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再劝的话,就是不相信她,怀疑她的实力了。

    看来我一个人还不行,得再找个人和我一起劝,说不定会有效果。

    合适的人选,自然只有阿姆露迪娜了。

    和她约好见面的时间,当天晚上,乘着卡露洁不愿意,我偷偷溜出来,到达见面地点,昏暗的灯光下,一道娇小笔直的女性身影,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了。

    我有理由怀疑,这位一丝不苟,认真过头的女骑士,很有可能是在和我约定了以后,就来到这里一直等着了。

    “阿姆露迪娜,久等了。”我加快脚步走上去,招呼道。

    “不,哪里。”宛如得到命令的士兵一样,步伐端正的转过身,大晚上的,身上依旧穿着铠甲的阿姆露迪娜,立刻应道。

    看到她身上穿的铠甲,我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她是约定好之后就来到这里一直等着,这样算来约莫有两三个小时了吧,真是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才好了。

    在无奈的同时,我也暗暗责备自己,早就应该猜到阿姆露迪娜的性格,得知她会有这样的举动,早点赶过来了。

    “咳咳,阿姆露迪娜,没有打扰到你吧,那么晚还把你叫出来,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我斟酌着语句,寻思该怎么把卡露洁的事情说出,让阿姆露迪娜和我站在同一阵线,一去劝服卡露洁。

    “当……当然,这是我的荣幸,殿下。”阿姆露迪娜连忙应道,见迟迟没有得到回应,她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是有什么开不了口的事情吗?难……难道说……

    想到某种可能性,前一刻还是威仪严肃的女骑士。下一刻,就变成了满脸通红的怀春少女,她捂着通红的俏脸,见殿下还是没有说话,大概是在为难着说出来。

    这种时候,正是身为属下的自己,为殿下排忧解难的时候,无论有多难为情,没错,这才是骑士。这才是骑士之道!

    于是。带着娇羞,阿姆露迪娜结结巴巴的开口:“难……难道说……殿下……殿下是想……忍不住……想……想摸摸头?”

    我当时就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惊讶的张大嘴巴。瞪大双眼。

    这……这到底是得怎么样脑补。才能想到我大黑夜的把她叫出来。只是为了摸摸头?

    不过,貌似也的确怪不得她会误会,最近的自己。有好几次莫名其妙的伸出手去摸阿姆露迪娜的头,屡次让她狼狈不堪。

    想了想,我决定,今晚回去再收拾收拾小幽灵,她差点就让我被当成摸头狂魔了。

    大概是见我一副无语的样子,以为是默认了,脸色又娇羞几分的阿姆露迪娜,扭捏几分,看看左右,最终将微微低头,双手搀扶着头盔,向上一摘,顿时,苍青色的美丽长发自头盔里面倾洒出来,在月下飞舞着,宛如女神一般美丽,飘逸。

    “如……如果殿下……殿下真的那么想……其实……其实我……我是不介意……请……请随意摸吧……但是……但是在有其他人在的地方还是有点……有点……”

    每说出一个字,阿姆露迪娜脸上的红晕都要更深一分,最后终究是没办法把整句话说完,脸蛋已经成高烧冒烟状态,两眼转着圈圈,意识不清了,只是本能的,把头低下,将那头苍色的美丽长发,凑了上来。

    咕噜~~~

    我艰难的吞咽了一口。

    忽然发现,少女那一头长发对男人的诱惑,竟然丝毫不比其他任何部位弱,本来我是一点也没有这样的打算,想要劝阻阿姆露迪娜冷静下来谈正事的,结果,当看到这一头长发凑在眼前,摆出一个渴求被摸摸头的姿态的时候,竟然怦然心动起来,忍不住迷醉,等发现的时候,手已经不受控制的伸出,落在阿姆露迪娜的头上,轻抚起她那美丽的长发。

    “呜啊~~~啊~~~摸~~~摸过来了~~~殿下的手~~~摸上来了~~~好~~~好暖和~~~好舒服~~~阿姆露迪娜~~~喜欢殿下的抚摸~~~但是~~~明明没有做任何值得被奖励的事情~~~被这样抚摸~~~真的可以吗~~~可以心安理得的~~~幸福的~~~接受吗?”

    没有外人在,阿姆露迪娜自然也无需再掩饰她喜欢被摸摸头以及爱撒娇的隐藏属性,不,或许应该说,因为这些天在小幽灵的控制下的挑拨,她一直忍耐着的感情,一口气爆发出来,比以往更加炙热,更加迷恋。

    抱着我伸出去摸摸头的手臂,现在的阿姆露迪娜,就犹如一只在主人的抚摸脑袋的动作下,双足站立,两只前爪抱着主人的大手,小小的脑袋拼命在主人手心上磨蹭着的,爱撒娇到极点的猫咪,进入了浑然忘我的状态。

    看到如此陶醉的阿姆露迪娜,本来有点难为情的我,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难道我的手……真的是传说之中的把妹之手?

    话说回来,还是快点停止吧,虽然很有成就感,但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的话,我就是跳下黄河一百次,也洗不清和阿姆露迪娜偷情的嫌疑了。

    毕竟,在无人的夜里,在昏暗的灯光下,做出如此暧昧的动作,阿姆露迪娜还在一个劲的发出陶醉舒服呻吟,任谁看了也得误会。

    在阿姆露迪娜依依不舍的目光注视下,我停止了摸头举动,收回了手。

    “别这样,好像我在欺负你似的。”看到阿姆露迪娜泪眼汪汪的看着我收回去的手,我重重咳嗽几声,哭笑不得的说道。

    “殿下……殿下当然没有在欺负我,只是……只是我太任性罢了,抱歉,这样的我,这样的我果然配不上殿下的奖励。”

    阿姆露迪娜万般遗憾,不甘心的哽咽着,带着抽泣说道,那副样子还真是可怜到了极点,谁看到都会觉得肯定是我在欺负她没错。

    “下……下次吧,我们先聊点正事怎么样?”我更加无奈了。

    “下次……真的还可以吗?”阿姆露迪娜停止抽泣,仰起头,泪光闪闪的看着我,在月光下,这张梨花带雨的脸蛋美到了极点,也楚楚可怜到了极点,让我忍不住重重把头一点。

    “属下知道了,属下会好好忍耐的。”收起欲哭的表情,一手将笔直垂落至腰的苍长直,熟练的卷起,盘在头上,另外一手将夹在腋窝下的头盔举起,待长发完全盘起的时候,头盔立刻装备上,将长发牢牢固定在里面。

    一套动作显得娴熟之极,浪费的时间不足三秒。

    ***************************************************************************************************

    昨天着凉了,感冒伴随着低烧,不仅没办法更新,一个大好的周末也就这么浪费了,呜呜,可恶,为什么不是上班的时候,那样小七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请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