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乘着吾王不在赶紧把侍女攻略了吧(雾)
    ***************************************************************************************************

    阿尔托莉雅走的波澜不惊,并没有给大家带来任何变化,该做什么的,还是继续在做什么,除了我,每天被贝安沙揍翻,被揍的三魂六魄出体的时候,脑海之中的人生跑马灯里,要多出现一个人,为她要面对的强大考验而担心以外。

    不对,还有一个人,生活节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没错,很简单就能想到,那个人就是一直跟在阿尔托莉雅身边侍奉的侍女卡露洁。

    阿尔托莉雅走了,她被留了下来,没有人陪她对战练习了,也没有主人让她侍奉了……我是这么想的时候,暮然发现,似乎我也是……她的主人。

    好吧,迷之精灵族亲王殿下的身份,终于再次被记起来了。

    不过没关系,阿尔托莉雅不是让卡露洁好好提升,一定要在她完成考验之前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不然侍女之名难保吗?虽然这绝对是阿尔托莉雅的督促之词,不可当真,不过一丝不苟,一板一眼,把阿尔托莉雅的每句话奉为圣旨的卡露洁,可是绝对不会这样想。

    所以,在阿尔托莉雅走后,她肯定会立刻出发。外出历练,和我这种经常要外出找回节操以及人生意义的人不同,坚定不移的去寻找强者之路。

    我本来是这样以为的,可是事实证明,我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我完全低估了卡露洁内心作为侍女的使命感,她对自己的要求之苛刻,出乎任何人的意料。

    没有离开,甚至连动身的准备都没有,阿尔托莉雅前脚离开。她后脚就跟在了我身后。宛如平时和阿尔托莉雅在一起的时候那样,恭恭敬敬的,保持着最完美的侍女风范,不远不近。刚好离我隔着三步的距离。跟在后面。

    起初。我没在意,只是赞叹卡露洁的尽职,心想过了今天。或者用不了一天时间,就在等会,她就会主动和我提出请求,然后外出历练吧。

    可是一天时间过去,第二天早上,当我推开门,发现本该悄然离去的卡露洁,正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处静候侍奉时,那张还带着睡意,懒洋洋的伸手打着哈欠的蠢脸,定格当场,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等等,不急,一定是我哪里搞错了,卡露洁一定会先提出离开的请求,我不能慌了阵脚。

    总是会在毫无意义的地方莫名的燃烧起对抗意识的某笨蛋德鲁伊,心里这样想着,睡脸一收,摆出了一张国字威严脸,咳嗽几声,背着双手,对卡露洁酷酷的点了点头,大步走出房门。

    飞快的洗漱完毕,和往常一样,卡露洁已经给我和贝安沙准备好了早餐和午餐,出了门,便看到塔莫娅和阿姆露迪娜已经在等候了。

    和往常一样打着招呼,一行人再次来到鲁高因训练场,塔莫娅和阿姆露迪娜告辞离去,剧本和之前都没什么区别,唯一例外的就是少了一个阿尔托莉雅,以及卡露洁留在了我的身边。

    算了……这时候也没办法狠心将卡露洁赶走,看来是躲不过了。

    早餐过后,就是练习时间,十天时间过去,我和贝安沙依然在玩着二连击的游戏,没有变化,只不过是让贝安沙稍微再将力道调整一下,加一分力。

    这样看来,其实练习还是有效果的,虽然效果很不明显,是一种潜移默化,细水长流般的变化,在一日复一日的时间流逝中,根本看不出来。

    但是跨幅度的仔细对比一下,现在的我,和二十天之前还未开始练习的我,两者相比,却能发现已经变了不少,换做是二十天之前的我,是绝对绝对没办法承受现在的贝安沙的二连击。

    不过,世界之力中级境界的抗打击能力和恢复能力,虽然有了成果,但另外两项,凝聚力和爆发力,依然是收效甚微,莫非贝安沙的拳头还是轻了?等等,不对呀,我几次都被打晕过去了,要是这样还轻,那岂不是要让贝安沙对我用致死的攻击?

    这可真不是开玩笑啊喂,又不是说一次两次尝试过后,就能领悟的东西,这样的话或许我还会狠心试一试,而是要不断练习,不断让贝安沙用致死攻击揍我,就算我身上顶着一百个,一千个主角光环,在贝安沙的一千次,一万次致死攻击下,也总会有一命呜呼的时候,绝对不是说笑的。

    也罢,还是先把抗打击能力和恢复能力锻炼出来再说吧,或许到时候会有新的发现。

    带着这种想法,一天的训练开始进行。

    因此有了卡露洁这个外人在,笨笨的贝安沙,变成了酷酷的贝安沙,就是在和我一起吃着早餐的时候,也是抿着嘴,甚少说话。

    看着我这小师妹,不是一般的怕生。

    如今,酷酷版的贝安沙,一手抱着蜂蜜坛子,一手抬起,那陡然之间散发的冰冷气势,让我产生了她今天会不会多下一分力把我揍惨的错觉。

    “碰——碰——”两声,贝安沙闪电似的拳头,已经揍在了身上,继续在地面耕犁出一条直角边的沟壑。

    训练场布置了自我修复魔法,真是太未雨绸缪了,连我都忍不住要给法师公会点32个赞,不然的话,光是这半个多月,恐怕眼前这个训练场就要变成一个十多米深的巨坑,没办法正常使用了。

    这个大坑,都是用我被揍飞的身体。一点一点耕犁出来的。

    和往常一样,到中午,休息,继续练习,再到傍晚……

    “呜哇……真是惨,今天的节奏好像变快了,多被揍了几次。”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惨叫起来。

    依然还是小幽灵控制着身体,将我【运送】回去,如今。这似乎成了一个指标。一个是否应该让贝安沙加大力道的指标,假如说哪一天,不需要再让小幽灵附体运输,那么就意味着可以让贝安沙加一分力了。这是这二十天来。我摸索出来的抖m……不对。摸索出来的变强道路。

    待和塔莫娅以及阿姆露迪娜告别,回到帐篷的时候,小幽灵把我的身体往椅子上一躺。立刻就溜出来,钻回项链里面去了,她还是不习惯身边有除了我以外的人在。

    没了小幽灵的支持,我立刻就变成了一滩烂泥,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了,但是此时,我心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目光时不时瞄到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卡露洁身上,窥视着她的表情变化。

    跟在我身边的这一天时间,我一直对阿尔托莉雅隐瞒欺骗的秘密也暴露了,在自然得看她的反应。

    往严重的方向想,这应该算是欺君之罪了吧,卡露洁该不会忽然拔出剑来,剑起剑落,把给我给伏罪了吧?

    “亲王殿下。”

    “是……是的。”想到深处,我正牙齿打颤,冷不防卡露洁忽然出声,差点将我吓尿。

    要出手了,要死了!

    “殿下累了,我去烧盆热水,给殿下洗澡吧。”卡露洁这样说道。

    原来不是要制裁我呀,还好还好。

    小命得保,我松了一口气,自然也就忽略了卡露洁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等卡露洁离开以后,我细想了想,才觉得不对劲。

    等等,她刚才说什么?烧水洗澡对吧,这到没啥,问题是,这其中是不是夹杂着有奇怪的词语或者意义成分。

    说到底,我现在连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该怎么洗澡呀?

    冒险者烧一盆热水需要多少时间?火系法师只要把手伸入水中,不到两秒就能变出一盆热水,卡露洁虽然不是法师,但自有其他办法,所以只是转眼间的功夫,她就回来了,然后将我搀扶起来,走向浴室。

    “等……等等,卡露洁,我觉得我现在更需要躺下休息。”察觉到情况不妙的我连忙说道。

    “洗澡也是舒缓疲劳的一种很好方式,陛下就很喜欢在疲惫的时候洗澡放松。”卡露洁拿出身为贴身侍女的专业知识,对我解释。

    “但是……但是我……我现在一根手指也动弹不了。”憋红了脸,最后,我一脸无奈的看着卡露洁,拜托你也稍微察言观色点行不,在这方面,身为姐姐的黄段子侍女,还真比卡露洁强。

    “没关系。”卡露洁一丝不苟的俏脸,露出带着强烈侍女使命感的英爽微笑,似乎在说,这正是我等侍女存在的理由。

    然后,她说出了不出乎我的意料,却让我惊慌失措的回答:“我来帮殿下洗即可。”

    “这……这怎么行呢?”我当时就慌了,让卡露洁帮自己洗澡?拜托,这可是连我和黄段子侍女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做过的羞耻play,怎么能让卡露洁做这种事情。

    喂喂,别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我是真没让那黄段子侍女帮我洗过澡,是一起洗而不是帮忙洗,不行吗魂淡!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卡露洁困惑的看着我,似乎觉得我在大惊小怪。

    “当……当然很奇怪了。”

    “是吗?难道是殿下那边的风俗习惯有所不同?我也稍微的了解过一些,人类的风俗习惯,似乎没有什么不同,贴身侍女帮主人洗澡,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这个……话是这么说……”我冒了一头的汗水,没想到卡露洁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去了解了,让我找不到任何的借口忽悠。

    “这个……毕竟男女有别,我也是会害羞的。”情急之下,我崩出了实话。

    “就算殿下这么说……但是,殿下现在的状态。没办法自己一个人洗澡,对吧。”

    面对我的无辜眼神,卡露洁的紫色眸子,闪烁几下,飞快的掠过一丝感情。

    你也在害羞,你也在感到害羞对吧,只不过是极力用从阿尔托莉雅那学来的严肃表情掩饰起来了,害羞就别再做了呀,人类和精灵的关系好不容易才重新愈合,为什么要继续互相伤害!

    “我……我让爱丽丝来就好了。”情急之下。我终于想到了刚才将我运回来的【热心人士】。连忙说道。

    “小幽灵,出来,帮我个忙。”怕卡露洁不信,我对着怀里的项链大声喊道。

    没有丝毫动静。稍微查探了一下。那只幽灵正在里面呼呼大睡。

    也难怪。最近几乎每天都要劳烦她帮我控制身体,晚上还要帮我治疗,现在的小幽灵。一天只能睡十六个小时,这真是太可怕了,难怪会睡眠不足,把我弄回来之后倒头就睡,可以理解,完全可以理解。

    我的睡神小圣女哟~~~

    看到睡得香甜的小幽灵,内心感到愧疚的我,不忍心将她吵醒了。

    见项链没反应,卡露洁用行动代替了语言,继续将我搀扶至浴室方向。

    不!!!

    我在心里怒吼一声,作为一名有情操,爱节操,守贞操的三操男人,我觉得我绝对不能越过某天底线,否则就和禽兽无二了。

    于是,我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愤怒的扭过头,对着卡露洁瞪着眼睛,大喊一声。

    “洗澡可以,别脱底裤。”

    “既然是殿下的命令……就这么办吧。”

    卡露洁点点头,那一直掩饰着的脸红害臊,此时终于忍不住露出一丝,看样子也是松了口气,毕竟她已经过了看到男孩的小**会好奇的问“这是什么,为什么我没有”的年纪了。

    在卡露洁的侍奉下,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褪去,最后只剩下一条维拉丝牌内裤,然后被卡露洁搀扶着进入浴桶。

    说好听点是搀扶,实际上,因为我动弹不得,卡露洁几乎是把我抱起来放进去,羞耻啊!节操又掉了!

    接下来,热水一泡,那渗入五脏六腑的暖洋洋感觉,不比小幽灵注入的圣洁之力差多少,顿时间,身上的疲惫和痛楚被驱赶了不少,舒服的让我直想呻吟,刚才掉节操的时候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去,早知道有这种神器效果,就不应该扭扭捏捏了。

    看了一眼,水上面飘着些不知名的花瓣,呈淡蓝色,竟然还是药浴?精灵族传承数十万年的文明,果然不可小视。

    一双柔柔的小手,此时落在肩膀上面,轻轻按着,配合热水药浴的效果,顿时让我忘记了自己是谁,飘飘欲仙,只觉得魂都快要没了。

    和在贝安沙的铁拳下苟延残喘对比,现在完全是在天堂啊!

    热气腾腾的水蒸气,钻入鼻中,除了淡淡花瓣以及药香味以外,在我这灵敏无比的德鲁伊狼鼻子的分辨下,还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幽香。

    不是从身后的卡露洁的香味,而是……阿尔托莉雅的。

    看来,这应该是阿尔托莉雅每天洗澡的浴桶,呜哇哈,真是太幸福了,这股萦绕不散的香味,感觉就跟和吾王在一起洗一样。

    我陶醉的深呼吸了几口,一脸的变态表情。

    没错,现在的我,既抖m,又变态,我就是传说中的抖m变态超人德鲁伊吴凡,吼吼!!!

    “……”

    那……那啥,人总是会在浴室里做一些奇怪的举动,大家都懂的,都懂的对吧,解开了衣服的伪装束缚后,得到解放的灵魂发出喜悦咆哮,因而做出一些平时不会做的举动。

    比如说忽然摆出一副庄严神圣的面孔,指着头顶上的花洒道:“神说,要有水。”

    另外一只手在视线看不到的地方,悄悄把开关拧开,于是水来了,内心满足了。

    人类呀,在内心深处,说到底就是这样一种单纯而笨蛋的动物,从来没有将童真抛弃过,只不过是掩盖在了内心最深处,等待爆发罢了,所以说请忘记刚才发生的一切事情吧混蛋!

    咳咳,言归正传,虽然很想眯上眼,在热水和卡露洁的侍奉中,好好睡一觉,但是萦绕在心头的一件事,却让我耿耿于怀,无法安然休息,目光时不时的落到卡露洁身上。

    “卡……卡露洁?”

    “是的,殿下,有什么吩咐吗?”正帮我捏着手臂的卡露洁,抬起头问道,恍惚间,在水雾朦胧下,我差点就把这张和黄段子侍女一模一样的脸蛋给搞混淆了,以为是黄段子侍女在身边侍奉自己。

    用力的摇摇头,认清现实,我有些心虚的避开卡露洁的目光。

    “那啥……卡露洁,今天的事情,应该不会告诉阿尔托莉雅,对吧?”

    “今天的事情?”卡露洁略为一想,明白了我的意思,神色变得更严肃一分。

    “从道理上来说,是应该和女王陛下汇报,毕竟亲王殿下,可是一直一直隐瞒着陛下,对吧。“是……是的。”的俯首伏法,低头认罪。

    要是被阿尔托莉雅知道了,她会不会立刻将考验先扔到一边,来这里问罪呢?以她的性格,十分有可能。

    “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告诉。”

    峰回路转,卡露洁的一句话忽然让我感到了光明,但是不对劲,身为阿尔托莉雅的贴身侍女,并且一直崇拜着阿尔托莉雅,对她忠心耿耿,这种事情,正常的卡露洁是绝对不会隐瞒不报的。

    想到这里,我刚要高兴的舒展开来的脸庞,变得警惕,多疑。

    事出反常必有妖,想想我的准悲剧帝光环吧,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我不能放松警惕,说不定下一刻阿尔托莉雅就会破门而入,出现在我面前,用她那根呆毛猛戳我的额头,让浴室染遍我的鲜血。

    想到各种柴刀好船结局,我颤栗起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