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吾王号,出发!
    ***************************************************************************************************

    这种节操流失的日子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数天过后,在无精打采的被贝安沙痛揍着时,我心里默默想到。

    每天傍晚回家,被小幽灵控制着身体,就算她一路上没有使坏,也总是会有各种大大小小的事件,将将身上残留不多的节操摔出来。

    很有可能,就是这几天的时间里,我在阿尔托莉雅,卡露洁,塔莫娅,阿姆露迪娜三人的心目中,好评率已经从五星掉到了三星半,连那半颗星也在不停闪烁,很快就要消失了。

    于此相对于的,是训练效果并不显著,虽然每天都已经被贝安沙揍的死去活来,哭爹叫娘,晚上摁倒小圣女的心思都没有了。

    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当天傍晚,惯例和大家一起回去的时候,我顶着一个不比熊头小多少的鼻青脸肿的脑袋,一路做出沉思者的严肃表情,仿佛在忧国虑民,心系天下。

    “凡?”

    “阿尔托莉雅经过一天的训练,也十分疲惫,只不过身为一族之王,她大概习惯了不将这些疲惫烦恼之类的表情表现出来,让他人看到。产生不安。

    所以这样看去,她的神色和气势,只是比以往严肃沉静了许多,更加庄严不可侵犯了,绝对想不到,这位精灵族的女王陛下,除了没有被贝安沙揍的浑身抽搐,肌肉撕裂的痛苦以外,其实身体的乏力疲惫程度,并不比我好多少。若是精神松懈下来。她恐怕立刻会倒下吧。

    但每到这个时候,状态如此糟糕的阿尔托莉雅,却还是会将注意力放到我身上,细心观察我的身体状况。虽然这份关心让我感动不已。但也让我吃了不少苦头。可谓痛并快乐着。

    “凡?!!”阿尔托莉雅的第二声,终是将我惊醒过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我连忙回过头。问道。

    “不,没什么问题,只是想说,凡今天的状态,似乎还不错。”阿尔托莉雅仔细看了我一眼,露出淡淡笑容。

    “是吗?”我打量了自己一眼,并没有发现哪里能看出状态好的地方。

    相反,因为今天我觉得还有点余力,所以并未让小幽灵控制身体,所以表现出来,步伐要比前几天沉重许多,简直就像重伤者在踉踉跄跄的捂着伤口前行。

    “嗯,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总之是觉得,凡的背影,比之前正常多了。”吾王想了想,那根金色呆毛无精打采,软弱无力的转了一圈后,整理着尽量能让人理解的措辞,说出她的想法。

    “背影?”我愣了愣,背后忽然嗖嗖冒出冷汗。

    莫非阿尔托莉雅看出了点什么?

    不是我夸小幽灵,她对我的了解程度,真的到了让我汗颜程度,想当初,在前一个神诞日的时候,为了对付堕落联盟,蒂亚不是冒充过我,穿着一身黑斗篷在营地里巡逻吗?当时我还十分的惊奇,为什么蒂亚能将我的步伐和平时走路的一些下意识举动,模仿的如此相像,不是十分熟悉我的人,根本看不出真假。

    如果说蒂亚的模仿是九分,那么小幽灵的模仿,就是满分十分,如果还有附加分的话,我也要全部加给她,用一句话来形容,如果像蒂亚当时那样,让小幽灵冒充我,就算是我看到了,也会觉得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可疑家伙,绝对就是自己没错。

    所以,如今,让小幽灵控制我的身体行走动作,是绝对不会留下任何一丝破绽的,和平时我自己的模样,没有任何区别,相反,如果让我控制小幽灵的身体,做出她平时的举动,虽然我有自信,她的每一个细节举动,一颦一笑,我都十分清楚,但是能不能时刻记在心里,自然而然的模仿出来,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得不说,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细心程度,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话题扯开了,现在,对于小幽灵超越影帝级别的模仿,阿尔托莉雅还是看出了不协调的地方,我只能说,这大概是因为灵魂联接的关系了。

    你看,卡露洁和阿姆露迪娜就一脸茫然,没有阿尔托莉雅的感觉。

    塔莫娅稍微露出一个思考的动作,但也是迷茫成分居多,这说明她虽然作为我的召唤宠物,和我的心灵联系,并不会比灵魂联接的女孩们弱多少,但毕竟相识时间尚浅,而且也不是夫妻关系,不可能像吾王一样对我观察那么细心。

    “是……是吗?我自己到是没什么感觉。”面对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注视,我冒着冷汗,哈哈一笑的避开了对视,含糊其辞。

    “有可能是我的错觉吧,总之,凡没事就好。”

    面对某人的打马虎,阿尔托莉雅也不深究,再次深深看了对方一眼之后,便沉默下来,默默的顾着走路,毕竟,她已经疲惫的连说话都感到吃力了。

    又是数天过后,我已经完全不用依赖小幽灵控制身体,每天能自己走回去了,虽然步伐有点寒颤就是了。

    这算不算是训练成果呢?在贝安沙的无限铁拳之下,世界之力中级境界的恢复能力和抗打击能力,已经慢慢被激活了,小宇宙燃烧起来,即将从第六感突破到第七感!

    不,等等,现在还不是得意忘形的时候,这种程度的效果。不能肯定是中级境界的能力被激发出来所致,也有可能是身体已经习惯了这种攻击力,变得麻木了,简而言之就是抖m属性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最后那句话是开玩笑的,真的,相信我。

    鉴于抖m……咳咳,不对,我是说,不管是那啥提升了也好,还是能力被激发了也好。总之。对于现在的训练量,我又开始有点欲求不满了。

    大概是和贝安沙一起训练的第十天吧,这天早上,我如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叫醒了还睡着迷糊的小师妹。一起吃早餐。

    早餐是卡露洁给我准备的,一种类似沙拉的,由鲜花花瓣和切块水果混合在一起的营养食物。看起来有点像是森林妖精的早餐,如此纤细美丽的食物,给我一个大男人吃真的没问题吗?

    不过味道有点怪,酸酸的,涩涩的,并没有和美丽外表相符合的美味,大概是因为难以入喉,明明只有一小盘的分量,吃下去以后,却让我咽不下其他任何食物了。

    有可能是因为考虑到这种情况,卡露洁又给我准备了另外一份早餐,丰富十足,分量十足,美味十足,这份是给贝安沙的,真是个细心体贴的侍女,跪求入手!

    只是……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星期这样的早餐的我,看着贝安沙大快朵颐,十指和嘴巴沾的油光闪闪,手中的叉子停在半空,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也想吃那份呀喂!贝安沙大人给我留点肉吧!

    咳咳,总而言之,开始新一天的训练吧。

    “贝安沙,从今天开始,我们来点新鲜的。”站在训练场上,和贝安沙面对面的站着,这一次,我没有急着开始,而是对贝安沙说出了我的欲求(抖m)不满的新计划。

    总觉得刚才有一股满满的迷之恶意窜过身体,是错觉吗?

    “哦!”贝安沙高举着吃蜂蜜的小手,应了一声,看起来有点高兴,大概是这几天重复的,一成不变的揍我的举动,让她也感到无聊了,现在听到有新的【揍我一下】巧克力贴纸加入,顿时就雀跃了。

    “总之这一次试试二连击。”

    “二连击?”

    “对,简单的说,就是一击之后,不要停,继续冲上来,再来一击。”我用贝安沙也能理解的方式,说出了自己的设想。

    没错,二连击是个好主意。

    我现在大概已经适应了贝安沙现在的攻击,需要增加训练量了,在加强攻击力和二连击之间,考虑了好一会,最终选择了后者,感觉这样比较带感,说白点,我再也不想做一拳(被揍飞)超人了。

    “贝安沙明白了,二连击。”含着沾有蜂蜜的手指头,歪头想了一会,贝安沙恍然大悟,小鸡啄米似的点起头。

    “既然是二连击的话,那么每一拳的攻击力,肯定要比之前减少几分……我看看,减少多少好呢?算了,贝安沙,你看着办吧,反正别把我打晕过去就行了。”

    二连击模式下,用之前的攻击力肯定不行,连续承受两次那样的攻击,我的身体绝对受不了,所以要减轻力道,但具体减轻多少,我却没有准,干脆交给贝安沙估计就行了。

    这笨蛋小师妹,不是我自夸,在战斗天赋上真的强大无比,让她自己掂量力道,比我自己定一个量安全多了。

    “贝安沙明白。”果然,这一次贝安沙想都没想就点了头,看来已经知道该控制力道了。

    “好吧,新一天的训练,开始!”一声宣布,我变身了cosplay熊,贝安沙也开启了吃蜂蜜揍人模式,一手抱着蜂蜜坛子,另外一只手慢慢抬起,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我已经丝毫不敢小看她的这个微小举动。

    果然,就在她的小手抬起到和肩膀同一水平线时,忽地,身形一闪,贝安沙已经出现在了身下。

    第一拳!

    带着淡蓝色火焰的拳头落下,世界之力剧烈震荡起来,如同纸糊的一般撕裂,破碎,紧接着落到熊肚子上。

    宛如大虾一般弓着腰,双足离地,我张大嘴巴,似胃酸的不明液体从口中涌出,飞溅。整个身体被这看似娇小柔弱的拳头,狠狠击飞出去。

    强烈的痛楚冲击着四肢百骸,但我却还有心思咂巴几下,暗道这一拳有点不够劲。

    但是下一刻,贝安沙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还在一路倒飞出去的我的侧边,对着我的侧腰又是一拳轰出。

    第二拳!

    我说……小师妹,那可是价值高达一个爱疯五代的部位呀。

    带着满脸的泪水,身体在半空中折了一个九十度,继续飞出。这一拳。让我意识有点模糊了,仿佛又找回了第一次,被贝安沙那一拳揍晕过去的感觉。

    “轰轰轰————!!!”

    训练场的地面上,刮起一道直角边的鸿沟。在鸿沟的尽头。大坑之中。一道身影自尘埃中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朝贝安沙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砰然倒下。

    当天傍晚。我久违的再次让小幽灵控制身体,大脑晕晕沉沉的,在半昏迷状态下被小幽灵【运送】回去。

    但愿这只笨蛋幽灵,没有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做奇怪的事情。

    日子就这么痛并痛着,在不断的意识模糊中流逝而去,不知不觉又是一个十天过去。

    这一天,我并没有去找贝安沙,也没有去训练场。

    因为,阿尔托莉雅要离开了,经过长达半个多月的闭关训练以后,她自我感觉已经准备万全,要去单独挑战亚瑟王的下一个考验了。

    不过在接受考验之前,她还得先回精灵族一趟,将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完,该交代的事情交代完,当然,这并不是说考验会有生命危险,只是考虑到上一次的考验花了不少时间,这一次的考验大概也不可能短短几天就能通过,说不定还要失败个几次。

    毕竟……我再次打量阿尔托莉雅一眼,终于确定,她还没有突破到领域巅峰境界,不过也快了,如果接着这样闭关训练下去,怕是用不了一个月就能突破。

    明明多花上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增加许多成功率,阿尔托莉雅却选择了现在进行,看来,她还是想挑战一下亚瑟王,想要证明自己,不愿意完全按照亚瑟王给她画好的道路前进,在允许的范围内,稍微任性自我一次。

    得知阿尔托莉雅离开,大家也都来送别了,除了达迦大叔和辛巴大叔,还在外面勤勤恳恳的侦查地狱一族的行踪以外,我,塔莫娅,拉斐尔以及萨绮丽一样,都聚集在了阿尔托莉雅家中。

    “阿尔托莉雅,千万要保重,别勉强自己,知道吗?”心中有千言万语,却没办法一口气说出来,最后,我只能握着阿尔托莉雅的小手,郑重叮嘱道。

    “嗯,凡也是,不要太勉强自己了,偶尔也停下来,休息一会,知道吗?”阿尔托莉雅点点头,目光望来,那双清澈威仪的眸子,也带着真切的温情。

    此时此刻,阿尔托莉雅不再是精灵族的女王,我也不再是联盟长老,准救世主(虽然好像的确没什么自觉),我们两个只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夫妻,正在普通的叮嘱,普通的道别。

    “抱歉,因为我的任性,给大家添麻烦了。”环视众人一眼,阿尔托莉雅微微露出歉意。

    “太见外了,阿尔托,我支持你,一定要走自己的路,就算那个人是亚瑟王大人,也不要气馁放弃。”拉斐尔上前,以长辈之姿轻拍着阿尔托莉雅的肩膀鼓励道。

    其他人也送上祝福,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大家都深知阿尔托莉雅那份耀眼的才华天赋,现在,即便是看到她要去挑战传说中暗黑大陆的最强者亚瑟王,也不会觉得她是自不量力。

    虽然不大,但可能性还是有一点的,这是萨绮丽她们内心的真实想法。

    阿尔托莉雅的天赋虽高,但毕竟亚瑟王的传说实在太深入人心了,哪怕她现在变成了一个手办大小的萌物。

    “在离开之前,我还有一个请求,请诸位务必帮忙。”目光回到我身上,又看了看众人,阿尔托莉雅忽然说道。

    “凡虽然是一个平时看上去不愿意好好努力的人,但是,他付出过的汗水,不比任何一个冒险者少,他走过的路,也不会比任何一个冒险者走过的要简单,最重要的是,凡努力的时候,会变得不爱惜自己,所以,我不在的时候,能否劳烦大家尽量照顾一下,至少不要让凡努力过头了。”

    “阿尔托莉雅,你……”

    “不许说话,凡,我可是都知道的。”

    我刚想说点什么,抗议一下,却被阿尔托莉雅轻轻瞪了一眼,那句【我可是都知道的】让我有点心虚,不敢再说了。

    阿尔托莉雅知道什么,难道说我和小幽灵的做的那些勾当,那些弄虚作假,真的被她看出来了?

    “安心安心,阿尔托,我萨绮丽可是有名的新手保姆,小弟就交给我了。”萨绮丽拍着胸口,自告奋勇的走上来,摸摸我的头。

    一旁的图拉科夫呵呵几声,立刻被萨绮丽无声无息的衰老一指点在地上打滚,真是个不懂察言观色的家伙,活该。

    吾王的目光,接着落到卡露洁身上,两人主仆多年,情同姐妹,已经无需多言就能明白彼此的想法。

    “阿姆露迪娜,好好努力,我和凡都需要你的力量。”

    “必将不负女王陛下重托。”阿姆露迪娜激动的单膝跪下。

    “要出发了。”被我握在手心的温软小手,轻轻反握了一下,阿尔托莉雅退后几步,面带笑容的看着我,将定位卷轴取出,高举,发动。

    顿时,巨大的魔法阵以她为中心,出现在地面,让大家不得不连连退后几步,避开魔法阵的范围,以免出现意外。

    然后,白光逐渐包裹阿尔托莉雅那娇小而挺拔威仪的身躯,慢慢的,慢慢的消失在眼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