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主角之路,任重道远!
    ***************************************************************************************************

    “我这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贝安沙那漂亮的脸蛋,放大在视线之中。

    梦吗?怎么梦见贝安沙了,不管了,先捏捏脸再说。

    我伸出手,在近在咫尺的脸蛋上捏了起来,喔喔,就算在梦里,手感也如此真实,这光滑柔软的弹性简直无以伦比,只逊色于小幽灵。

    “师兄~~”不仅手感真实,还会发出和贝安沙一模一样的声音,难道说我是如此的想着贝安沙,才会在梦中将她这般真实的模拟出来?

    不,等等,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迷迷糊糊的大脑,终于找到了晕倒过去之前的联接点,将所有的一切都想了起来。

    这并不是梦,我让贝安沙来揍我……不对,来帮我训练,结果她一拳就将我打晕过去了,甚至直接从世界之力境界的cosplay熊形态,被打回了本体。

    虽说是因为我毫无防备,有心想测试一下贝安沙的力道,但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晃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脑袋,我从地上坐了起来。

    “师兄,没事吧。”贝安沙揉了揉刚才被我捏的有稍许泛红的红扑扑脸蛋,更加凑近的看着我。几乎将整张脸贴了过来,那双乌黑明媚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不,我没事。”挠挠头,虽然还在惊讶贝安沙的拳头力量,但这种时候,却是身为师兄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的时候,就算肚子还在做疼,我也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让贝安沙知道她的师兄是多么的男子汉,这点小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太好了。师兄一起没有醒过来。贝安沙很担心。”贝安沙松了一口气,眼睛高兴的微微眯了起来。

    “我晕睡多久了?”

    “大概……十分钟左右吧。”

    “那么长时间?”皱皱眉头,揉着还在翻滚不停的肚子,我费力的想要站起来。却失败了。这种力量。简直如同十头巨龙首尾相连拍成一条直线撞过来般,晕过去十分钟也不算夸张。

    咦,脸上怎么黏稠稠的?

    大脑完全清醒过来之后。我感受到了脸上的异样感。

    这时候,贝安沙像是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得意的嘿嘿一笑,我和她的脸蛋那仅存一分的距离,也被她消灭,完全凑了上来,伸出娇小嫩滑湿热的舌头,像平时舔手上的蜂蜜一样,细细的,卖力的舔着我的脸颊。

    “贝安沙,你……这到底是什么?”我忍不住往另外一边的脸摸了一把,看看手指,上面沾满了金黄色的灿灿蜂蜜。

    “贝安沙,说说看,你对我的脸都做了些什么?”我终于察觉到情况有点不对了。

    “为了把师兄叫醒,贝安沙用了最聪明的办法。”恋恋不舍的缩回舌头,贝安沙眼睛亮闪闪的看着我,仿佛在说,夸我吧,尽情的夸我吧。

    “所以呢,到底是什么样的聪明办法。”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贝安沙。

    “贝安沙啊,用最最最香甜的蜂蜜,涂在师兄的脸上,这样一来,师兄闻到蜂蜜的香味,就会加快速度醒过来了。”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犯人就是你呀。

    “师兄师兄,这个办法很不赖吧。”

    “啊啊,是啊,相当聪明,很有贝安沙的风范。”

    “诶嘿嘿,是吗?贝安沙也稍微变得厉害了一点对吧。”

    “说的没错,师兄我真是太高兴了。”这样说着,我伸出手,继续一开始的举动,两手在贝安沙柔软的脸蛋上搓揉起来。

    “因为师兄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所以忍不住想要搓贝安沙的脸蛋。”

    “紫……紫妈?(是……是吗?)”在我的技巧搓揉下,贝安沙发出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竟然一点都不怀疑我的话,这到底是该有多天然呆呀。

    还有,虽说是因为我的关系导致发音不准,但还是要小心被间隙掉,既然红白公主这样的无节操之神都已经出现的话……

    欺负这样的笨蛋师妹,我也于心不忍,很快就松手了,想擦掉脸上的蜂蜜再说,粘粘在附着在脸上实在太难受了。

    里番的妹子们,还真是辛苦啊。

    深有感触的发出以上感叹,只觉节操似乎又被坏掉的自动贩售机吞了一万点,炮姐何在?

    话说,为什么我要用【又】呢?

    “师兄,等一下,贝安沙来帮你。”见我作势欲擦,贝安沙不干了,一屁股坐在我的肚子上,上半身压过来,两手按着肩膀不让我坐起,然后重新凑上脸蛋,吧嗒吧嗒的再次舔脸。

    我的肚子哟!

    重创未愈的肚子,被贝安沙这么一坐,让我顿时泪流满面,感觉流出来的泪水都足以洗干净脸了。

    “贝安沙,你这个笨蛋……”我难为情的骂骂咧咧着,只觉得这时候的贝安沙,真的像极了一条小狗,一条扑在主人身上,舔着对方脸的撒娇小狗。

    若是屁股上长有狗尾巴的话,现在也一定会摇个不停吧,我敢保证。

    不愧是舔蜂蜜专家,呆了一会,贝安沙就将我大半张脸上的蜂蜜舔干净了,只剩下最后的关键区域,微微缩回,咂了咂舌头,贝安沙正准备攻略最后一块地,被我及时按住了鼻子。

    “一人一半哦。”轻笑着在她的小鼻头上弹了一记,我伸出舌头。在嘴唇边上转了一圈,将周围的蜂蜜舔舐干净。

    “啊,贝安沙忘记了!”贝安沙愣了愣,忽然惊叫,然后困恼懊悔不已。

    见到她竟然将【一人一半】看的如此重,我有点感动,又是哭笑不得,揉了揉她的脑袋:“没办法,其他地方我也舔不到,不然早就提醒你了。所以这不是贝安沙的错。”

    “原来如此。”贝安沙难过的表情。立刻化作朝阳,纯真灿烂的笑了起来。

    “但是还是不行,要【一人一半】,所以贝安沙也让师兄舔吧。”说着。她掏出蜂蜜罐子。正准备往她的脸上也涂上蜂蜜。

    “咳咳咳。等等,贝安沙,这种事情以后补上也行。先把忙帮完了再说好么,做事可要从一而终。”

    “从一而终?不愧是师兄,贝安沙又学到了。”贝安沙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仿佛我就是发明这句话的伟人。

    好吧……无论如何,阻止了她干傻事就好。

    接下来……继续训练吧,可不能因为这一次意外就停驻不前了,再说,贝安沙现在也是我能找到的唯一陪练对象。

    那一拳,到现在有点做疼,我再次变身cos……不对,是黄金圣斗熊,话说在不经意之间,我好像自我称呼错了很多次吧,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真的要认命变成cosplay熊吗?

    总之,为了加快恢复速度,我再次变身,效果果然良好,只做了几个热身运动,扭了几下熊屁股,就已经完全恢复了。

    不过像刚才那样可不行,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晕了,根本激发不了世界之力的本能保护效果,这样不可能会有练习效果,所以我得再跟贝安沙沟通一下。

    【贝安沙,用比之前再轻一点的力气,行吗?】

    “再轻一点吗?贝安沙懂了。”

    【对对对,别再把我打晕过去了,这样没有练习效果】我连连点着熊头,贝安沙能明白我的意思,真是太好了。

    她貌似对战斗这块,展现出了和她智商完全截然相反的天赋,比如说之前那一拳,我是让她别危及到我的生命,所以她就把我揍晕了,力道控制的【恰到好处】。

    那一瞬间,看到她出力的样子,应该用了**分力吧,我估摸着想到。

    如果贝安沙知道某人现在的想法,一定会雀跃不已,高举胜利的拳头表示计划通,辛辛苦苦做出使出**分力的姿态,果然没有白费啊。

    果然笨蛋的战斗力一般而言都特别的高,这种设定在现实也是存在的吗?因为流失的智商都跑到战斗力上面去了,等等,这句话真的没有把我自己也骂进去?

    总而言之,根据判断,贝安沙的实力应该在世界之力高级,甚至有可能突破到了巅峰境界,而且,她肯定不是普通的强者,是那种能一个单挑好几个同等境界强者的特殊天赋强者,正因为如此,才能将我一拳揍晕。

    再则,从那一拳可以看出,她对力量的掌握运用也十分到位,完全就是大师级的控制水准,比我这种半桶水强到没边去了。

    同时腿毛仙人教导的学生,对比我和贝安沙的种种,我不禁有些怀疑,这笨蛋师妹,该不会是腿毛仙人的亲孙女吧?我则是腿毛仙人的毕生仇敌的骨肉,抱着孩子是无辜的慈软心态,在他万般矛盾的,时时刻刻都想对着我的天灵盖一掌拍下去的心情之中被抚养长大,类似于这样的设定。

    总而言之已经无法用亲儿子和充值话费的赠送品这样的对比,来形容我和贝安沙的差距了,之前我还以为她就算很强,也可能还会逊色自己一点点。

    我还真是太年轻,太天真了,可惜,如果未穿越前玩过山口山的话,就一定不会这么想,低估亲儿子的威力。

    当然,以上这番抱怨纯粹是针对腿毛仙人,最近总觉得不黑这老头不舒服斯基,贝安沙是绝对无辜的。

    就让他去成为什么香料帝王吧,萌萌的笨蛋师妹贝安沙,我就不客气收下了。

    训练继续开始,在我的千叮万嘱之下。贝安沙做好准备了。

    我说,能把蜂蜜坛子放下吗?

    和第一次的遭遇几乎一模一样,贝安沙再次无声无息的冲上来,只不过这一次,大概是她听从了我之前的叮嘱,多放了一分水,所以冲上来的轨迹,到是可以看清楚了。

    而我,也开启了世界结界,全力以赴。不再像第一次那样大意轻敌了。

    靠近瞬间。贝安沙的小小拳头,似乎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青色火焰,出招轨迹完全消失,仿佛她的手臂凭空不见了。但是在下一刻。拳头已经落在了世界结界上。

    噢噢噢!这次我可是有备而来的。放马过来吧!

    下意识将一双熊掌,死死挡在迎面而来的拳头前方,不到百分之一个眨眼间。恐怖的力量已经穿透世界结界,落到手臂上面。

    伴随着整个训练场的一声震颤轰鸣,某只布偶熊再次悲催的倒飞出去。

    喔喔喔喔,这种浑身毛孔舒张……不对,这样说岂不是变成抖m了吗?应该说,这种浑身神经激烈抽搐的感觉,正是我想要的啊!!!

    不管怎么说,还是像抖m吧喂!

    带着自我的吐槽,脑袋天旋地转的飞着,接着在地上弹擦了十几次,身体硬生生在被魔法加持过的坚硬泥土上撕开一条数公里长的鸿沟,身体才完全刹住车。

    这一次,在贝安沙减轻力道和世界结界的保护下,总算没有晕过去了。

    摇摇晃晃的从尘埃弥漫的坑里爬出来,擦干净嘴角的血迹,踏着脚步,慢慢走回数公里,再次来到贝安沙面前。

    cosplay熊的恢复能力果然不错,走过这段路的时间,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

    【很好,就是这个味……不对,就是这个力,再来一次】

    我不服气的举起牌子,觉得刚才自己做的还不够好,还可以再抖m……不对,再漂亮一些,至少落地的时候来个七百二十度翻滚再加自转三周半之类的高难度系数动作。

    贝安沙点点头,将手指头上的蜂蜜吧嗒吧嗒舔干净后,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冲上来,又是一拳。

    喔喔喔!!!

    天旋地转,云霄飞车的快感再次袭来,只不过这风是不是略喧嚣了一点,把我全身的毛发都快扯断了。

    训练场上,又出现了一条长达数公里的鸿沟,数分钟之后,再一次的,我摇摇晃晃的来到贝安沙面前。

    【再来!】

    ……

    【再来!】

    ……

    【还不行,再来!】

    ……

    【七窍都在不停流血,中场休息,让我喘口气。】

    我原本以为我可以胜任五小强的角色,一直不停的挨揍再挨揍,直到小宇宙爆发,现在才知道自己离那种境界还远的很,看来是做不成主角了。

    这样直到日落黄昏……

    贝安沙回去了,我则是被吾王一路背着回到罗格营地,连cosplay熊的形态都已经无法维持了。

    本来还想在吾王面前装一回硬汉,唱一首那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可惜全身肌肉都在抽搐崩裂,基本上,一根手指头都难以动弹了。

    堂堂的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竟然让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吾王背着回去,这脸丢大了。

    “凡,训练强度是不是有些过头了?”面对着这样的我,阿尔托莉雅柔和的声音中,带着淡淡责备。

    “这个嘛……勉勉强强吧,下次会注意的。”扯着唯一能动的嘴巴,我含含糊糊说道。

    虽然这副模样看起来有点凄惨,但都是体外伤,等能再次变身以后,大概一个晚上时间就能恢复过来,比起以前和那几个敌人死战所受到的伤害,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维拉丝说的果然没错,凡就是那种稍微一个不留神看着,就会对自己乱来的人,看来,我也要稍微管制一下了。”

    似乎从我的语气之中,听出了那股漫不经心的想法,阿尔托莉雅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

    咦……咦咦?维拉丝什么时候和阿尔托莉雅说过这样的话,难道说就连吾王也是女孩们派来的间谍?

    我惊讶的瞪大眼睛,对这个间谍无处不在的世界绝望了。

    “明天,要是再受这样的伤,就禁止凡继续训练了,知道吗?”

    阿尔托莉雅稍微拿出一点女王陛下的气势和魄力,碧绿色的清澈威仪眸子,轻瞪了我一眼,顿时,我那点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的勇气,就被吹到九霄云外,连连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算了,明天就让贝安沙再稍微的控制一点点力道吧,一点点……

    “然后……有效果吗?这样的训练。”沉默一会,吾王又接着问道,口气很是冷淡,似乎还在生我的气。

    伊兰雅带回来的训练内容,大家也是知道的,尤其是像吾王和卡露洁这些可以肯定能够很快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的天才。

    她们的求知欲更强,更想知道我的训练内容到底是什么,以后自己心里也有个底,所以纸条上的训练方法,所有人都看了一遍。

    我现在这副模样,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是选择了第二种方法,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应该会走第一种吧,而且速度绝对不比我的第二种方法慢,毕竟她们都是天才中的天才,随便吐纳一口,就抵得上别人苦练十年功。

    “这个嘛……还是能看得到效果的,不过毕竟是第一天,也不可能那么快,所以说感觉嘛……我还是有点感觉的……”

    我挠挠头,含糊其辞道,如果现在说一点效果都没有,那么很有可能,第二种方法就会被吾王禁止练习了。

    感觉?的确是有,看到了奶奶在三途河的对岸花田里,亲切的朝我招着手,这到底算不算是一种感觉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