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笨蛋亲王和呆萌公主
    ***************************************************************************************************

    顺便说说,自拯救赫拉迪克的任务结束以后,没过两天,萨绮丽,图拉科夫一行人就回营地来了,鲁高因虽然是繁华之地,但那的沙漠气温太操蛋了,作为常驻营地的萨绮丽一行人可不怎么喜欢,萨绮丽更是用一句沙漠是女人的大敌这样的借口,爽利的闪了回来。

    虽然我也不怎么喜欢沙漠气候,但是最后那句话我可不会认同,沙漠要是女人的大敌,那我家水灵可爱的蒂亚,是打哪里来的?

    和大家一起回来的还有我和阿尔托莉雅,塔莫娅等,生活在森林中的精灵,自然不会喜欢沙漠气候,而在大雪山深处的塔莫娅,比起冷热不定的沙漠,显然也更喜欢草原气候,虽然现在刚刚过了冬天,草原的气温稍微那么一点点……冰冷刺骨,但是武帝大人表示,这种冷简直是小case,她换上清凉夏装都没问题。

    因此,我们每天的训练多了一道程序,去营地传送阵,到鲁高因训练,再坐传送站回来,至于为什么非得去鲁高因的训练场,因为那的训练场比较多,比较大,更合适我们使用。

    从赫拉迪克族救回来的上万赫拉迪克人们,现在交由艾伦奶奶负责。她也是赫拉迪克人,只是和凯恩一样,祖先在千年前侥幸没有呆在族内,遭到那千年之困。

    将这件事交给艾伦奶奶负责,其一自然是因为她是赫拉迪克人,更能获得被救族人的亲切认同,其二,也是因为营地这边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事情,需要拉斐尔回来主持大局,艾伦奶奶毕竟年纪已高。一些高强度。需要大量精力和时间处理的事务,她已经无法胜任。

    现在,赫拉迪克族那边天天有情报传来,而每天往返鲁高因的我们几个。也抽空去瞅几眼。赫拉迪克人的安排还算顺利。最终,艾伦奶奶和泰恩爷爷,以及几位赫拉迪克族的负责人的商议下。经过全族人投票,已经找到了落脚点。

    他们打算在绿洲之城附近,建立一个全新的赫拉迪克族部落,毕竟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沙漠之中,早已习惯,他们也不想改变生活环境了。

    虽然有点遗憾他们没有选择罗格营地,但是这个决定也在我们意料之中,现在,就等着他们建立好村落,搬迁落脚后,前去庆祝了,以赫拉迪克人的实力,想要建立起一个部落所需的基本设施条件,比如说房子什么的,那真是太简单了,魔法可不仅仅是拿来战斗用的,怕是用不了半个月就会有好消息传来。

    赫拉迪克人安定下来,我们也算完成了雷顿长老的托付,这个任务最后那百分之一的进度,也宣告完成,终于可以将这件事情放下,安心考虑自身了。

    自身啊……想到现在面临的困境,我趴在桌子上,又是有气无力的叹了一口气。

    而对面,则是继续传来两大魔女交火的声音。

    “萨绮丽,我忽然发现,最近把小小吴说成是你的小情人的时候,你连脸红一下的反应都没有了,是不是已经默认了?”话锋一转,拉斐尔发出犀利攻击。

    “干嘛要脸红,我要是脸红了,不就称了你的意,让你得意高兴了吗?”萨绮丽的防守不弱,轻而易举的挡了回去。

    “我看不止如此吧,难道说……”拉斐尔的目光,在我和萨绮丽之间来回徘徊,狐疑中带着暧昧,意思不言而喻。

    “我说,你们二位吵架,别把我牵扯进去行吗?”眼看又要躺枪,我连忙在事件酝酿爆发之前,举手阻截。

    “切,真没意思,萨绮丽,你来干嘛,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少没事在这里晃来晃去,想见小小吴的话,就把他领走吧。”

    “那我可真的不客气咯。”见拉斐尔的话,还是明刀暗枪的,萨绮丽并没有生气,而是笑呵呵的坐在我旁边,手臂往我趴在桌子的背上一搭,示意此物占为己有。

    “萨绮丽,你的脸皮还真是越来越厚了。”

    “过奖,只是想追上你还有点难度。”

    “该不会是真的对小小吴有意思吧,哼哼,正好,我们刚才还聊着这个话题。”

    “哦,什么话题?”

    “关于小小吴的百族亲王称号。”

    “喂喂喂,根本没有聊这种话题吧!”我哭笑不得的打断道。

    拉斐尔却不理我,继续挺起胸膛,得意的说道:“联盟有我一个百族公主,自然也要有一个百族亲王,才比较对称,不是吗?”

    “百族公主暂且不说,你确定百族亲王是褒义词?”就连萨绮丽也苦笑了。

    “当然了,那可是超越我这个百族公主所能做到的事情,把许多许多种族真正联合到一起的最务实,最有效的身份和地位。”

    “所以,事实上那种存在,其实就是百族面首吧……”萨绮丽小声的嘀咕道,以免被我听见。

    但是我听见了,嗖嗖嗖数声,这颗好不容易才刚刚粘黏上的心灵,遭受万箭穿心,再次粉碎。

    我今天得罪谁了我,为什么非得平白无故的遭受这些打击不可。

    “所以说呢,萨绮丽,想要吃下小小吴的话,我可要问问你,敢问你是哪来的公主,不是我自夸,我家琳娅算得上是联盟公主。”

    “必须得是公主才行吗?”萨绮丽下意识的咬起了大拇指,陷入沉思之中。

    我说绮丽阿姨你到是别真的和拉斐尔来劲较量啊!!!

    “我是……营地公主。这样足够了吧。”一会儿后,萨绮丽挺了挺胸,得意宣布道。

    “哈?什么时候营地魔女变成营地公主?”拉斐尔嗤之以鼻。

    “你出去随便找谁问问,看看有哪个敢说我不是营地公主的。”

    “你这是威胁逼迫,大家都是屈服在你魔女的淫威之下,才不得不说。”

    “你管我怎么样,只要大家承认就行了,好了,小弟是我的人了,我要把他领走。”

    “请问……我的感受呢?”看着魔女间的争斗。我再次有气无力的举手询问。拜托,能让我安静的好好蛋疼忧伤一会儿吗?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就在这时,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也过来了。

    “正是时候,图拉科夫大叔。快来帮我挡枪。”我抬起头。连连朝大嘴巴图拉科夫招手。有他的大嘴巴在,多少能帮我挡掉一些火力。

    “真是充满了恶意的招呼。”图拉科夫嘀咕着,选了一张椅子坐下。

    “怎么全都跑我这里来了。你们一定是把我这里误会成什么奇怪的地方了,对吧。”拉斐尔头疼的捂额。

    “你以为我愿意,我只不过是来报道情况的罢了,神诞日过了也有一个月了,春种的时间就在眼前,我是代替大家过来问问进展的。”

    第三世界罗格营地的农场和牧场,不比第一第二世界,因为要缩小营地面积,增强防御能力,所以这些农场和牧场,都建立在地下面,就在我们平时生活着的脚下,少说也有十几层的地下农场,地下牧场。

    这些地下的农场和牧场,需要依赖魔法来维护和管理,所以每年都是联盟的头等大事,虽然难是不难,但却十分繁琐,耗神,稍有一个疏忽,可能营地明年就会陷入粮食困境之中。

    “春种吗?可恶,我知道了,没看我现在正忙着吗?”似逃避现实一般,萨绮丽抱头趴桌,断断续续的发出可怜呻吟。

    “我这边也是代替大家过来问一问情况,外面阴魂不散的地狱一族,该怎么处理,总得给个法子才行吧。”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也在眉开眼笑的给拉斐尔增加压力。

    “你们这些混蛋,是商量好了一起过来给我添乱子的吧。”拉斐尔暴走,站起来,冲着众人气冲冲一指。

    “我不干了,我要辞职!”

    “哦。”大家纷纷鼓掌。

    “你们到是给点其他反应啊!”见大家态度平淡,拉斐尔更加不高兴了。

    “拉斐尔,加上这一次,你这几天都已经足足把这句话叨念十二次了。”萨绮丽不紧不慢的啜着一口热茶,说道。

    话说,什么时候,从哪里找来的茶,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发现?

    “虽然今年的状况的确让人头疼一些,但是请坚强一点,坚持下去吧。”另外两人也出言安慰。

    “到底怎么了?”我只知道最近营地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关于地狱一族那边的,正因为如此拉斐尔才将安排赫拉迪克族这么大的事情扔下,跑回来主持大局,却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小弟你有所不知,以前我不是说过吗?安达利尔几乎每年都会组织一次进攻。”

    “有点印象,不过都是小规模的进攻吧,除开我上次来的时候,骷髅将军率领的地狱军团,安达利尔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组织过大规模的进攻了。”

    “嗯,正是如此,所以今年也不例外。”萨绮丽点点头,另外一边的图拉科夫忍不住了,接着她的话说起来。

    “安达利尔这家伙,几乎每次都是在春季组织进攻,而且算准了我们最忙的春种时间,有时候我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农夫家出生。”

    “有那么准?”我心里大奇。

    春种的时间并没有具体的一个时间点,而是得根据天气变化而定,这种工作通常由最有经验的农夫来判断,所以说图拉科夫说安达利尔竟然也能看出来,这实在是一个惊人的消息。

    就好像是生活在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面。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高贵女王陛下,出巡在外,经过农田,竟然能经验老道的说出许多书上学不到的农事,和农夫们亲切交谈,这般让人惊讶。

    “今年的进攻,有什么异常发生吗?”想不通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我转而回到正题问起来。

    “嗯,本来根据侦查人员回报,安达利尔已经将她的怪物爪牙们集结起来。眼看就要和往年一样。例行的展开进攻了,可是忽然不知为何,这些怪物又逐渐散去了,说完全散去也不是。就是游荡在冰冷之原和石块旷野这些地方。给人一种若即若离。随时都会回来的感觉。”

    “这难道不是疲兵之计吗?”我想了想,好奇问道,这种事情。大家不可能看不出来。

    “虽然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但是却不像安达利尔的风格,她是那种雷厉风行的家伙,不是说她不聪明,只是高傲的不屑于耍一些小阴谋,小手段。”

    “所以说,应该不是她在策划什么,而是另有其人?”

    “是啊,除了贝利尔还能有谁?”图拉科夫打着哈欠,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目光却有些深沉锐利,毕竟贝利尔这个名字,是任何一个冒险者都无法忽视的。

    原来如此,难怪拉斐尔要匆匆赶回来,以她的能力,恐怕也只有贝利尔才能让她如此头疼了。

    “所以我早就说了,我正在想办法,现在只能静观其变,多派些侦查人员,看能不能收获有用的情报。”拉斐尔冲两人不满的嚷嚷道。

    哦,难怪这几天不见辛巴大叔和达迦大叔的身影,肯定也是不得已被派出去侦查了。

    “不如干脆冲出去大杀一场就是了。”图拉科夫按捺不住的咧了咧嘴。

    “好呀,你去吧,有你这样的默契拍档,贝利尔肯定会很高兴。”拉斐尔做了一个挥挥手的手势,示意大块头赶紧去送死,别在这添乱。

    就在这时,又有几道人影走了进来。

    阿尔托莉雅,卡露洁,塔莫娅,以及阿姆露迪娜四个。

    她们应该比我还早一点离开训练场,回到营地,不过毕竟是女孩,训练过后,回来的第一件事情肯定是先去洗澡。

    “打扰了,大家都这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见里面的气氛有些沉默,吾王的金色呆毛一翘一翘,好奇问道。

    我刚想说明,拉斐尔却抢先一步:“咳咳,没什么,阿尔托,坐吧,小小吴,还不快去倒茶,只不过是在商量春种的问题罢了。”

    我翻了翻白眼,刚想站起来,卡露洁却已经麻利的帮我完成了倒茶工作,好侍女呀,娶了我吧。

    看样子,拉斐尔的高傲好胜心又发作了,不想在同是领导者的吾王面前露出破绽。

    “春种……抱歉,我似乎帮不上忙。”阿尔托莉雅歪歪头,她也不是万能,虽然精灵也会种植一些食物,但是依赖森林资源的她们,并不需要像人类这样的大规模耕种,所以不懂这一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啊哈哈哈……不是什么大问题,阿尔托好好练习就行了,好了,你们聊吧。”

    大概是吾王的坦诚,让我们的百族公主殿下有些不好意思,她轻轻一笑,站起来,回到书房准备继续工作。

    “熊塔,我刚才在路上看到气氛似乎有点不对,是发生了什么吗?”武帝大人直觉十分敏锐,已经感觉到因为地狱实力的诡异举动,而带来的轻微躁动。

    “没什么,只不过是地狱一族惯例的每年进攻罢了。”我不想让塔莫娅分心,就稍微的掩饰了一点实情,将她那透澈无暇,宛如雪山清泉的眸子看过来,想起刚才和拉斐尔的对话,不禁稍稍有些难为情,避开了她的目光。

    “熊塔,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刚说了武帝大人直觉敏锐,果然,我这个轻微动作立刻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不禁将身子探过来,凑近的看着我。

    “咳咳……咳,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刚刚沐浴后的少女清香,随着塔莫娅的这个动作传到鼻子上,让我更加的坐立不安,隐约间,仿佛听到了书房里的拉斐尔,因为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在偷笑着。

    吼吼,还不都是你的错!

    “熊塔,我们是伙伴,要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可千万不要瞒着我。”很是认真的看了我一眼,塔莫娅郑重说道。

    “当然了,要说为难的事情嘛,那的确是有一件。”我乘机转移话题,将这几天苦于找不到方向的难题和大家说出来。

    “原来是这样,小弟,我想具体的问一问,你现在到底是想要一个指导的人,还是指需要一个提升的办法。”

    得知我的苦恼后,萨绮丽点点头,忽然问道,难道说她有什么主意了?果然是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我早该和大家说一说的。

    “如果有前辈指点,当然是最好,没有的话给点建议也行。”我嘿嘿笑了几声,挠了挠头,目光炙热的注视着萨绮丽。

    “这不就好办了,虽然前辈们没有时间来指导你,但是稍微向他们要点建议,应该不难吧。”

    萨绮丽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没想到呢,并不一定要亲自过来,而是给点指导就行,

    “拉斐尔!!!”好打不平的萨绮丽,忽然大喝一声。

    “你这家伙,竟然连这点都想不到,白白浪费了小弟几天时间。”

    我是因为脑子笨没想到,很正常,但是拉斐尔竟然也没想到如此简单的事情,显然,这次的乌龙绝对应该怪责到她身上。

    话说,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我,内心有股淡淡的,化之不去的悲哀呢?

    “因为……因为小小吴跟我说想找个世界之力强者指导嘛,我这边忙的天昏地暗,没多想,也跟着小小吴一根筋了……”书房里传来拉斐尔委屈懊悔的声音,让大家哭笑不得。

    原来我们的百族公主,偶尔也会犯呆萌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