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别无选择的塔莫娅?
    ***************************************************************************************************

    如是过了三天后,第四天,我仍然在训练场鬼混。

    为什么非得用鬼混这个词形容现在的自己,因为……训练完全没有进度呀。

    世界之力境界不比领域境界,在领域境界,我随随便便在训练场练习一下技能,招式,把熊屁股扭个不停,或者和和卡洛斯西雅图克对战,总之只要累出了一身汗,就有效果了,和锻炼身体没什么两样。

    可是世界之力境界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要锻炼的不仅是肌肉,还有脑力,就像小学初中的课程,自学就行,不需要什么教导,但是到了高中大学,没有老师前辈们的指导的话,面对越来越困难的题目,智商就捉鸡了。

    顺便一说,艾芙丽娜也是罪魁祸首,这混蛋,大概是寂寞久了,这几天嘴巴就没怎么停过,只要我一变身cos……不对,什么cosplay熊,是黄金圣斗熊才对,只要我一变身cosplay熊,它就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大有挥斥方遒,指点山河之势,毒舌等级呈陡坡线上升。

    一定是它害我分心的,没错,我现在没有一丝进步。都是因为它的错,和我本人的天赋智商一点关系都没有。

    听到附近两个训练场上传来的阿尔托莉雅和塔莫娅她们的战斗练习动静,我心里羡慕极了,我也想找个人来练练手,顺便指点一下迷津呀,可是世界之力强者岂是说有空就有空,问拉斐尔,她十分残念的摇摇头,说现在的前辈们都有任务在身,暂时无法过来给我指导。让我多等几天。先一个人在训练场玩玩泥巴。

    虽然最后一句是我脑补上去的,但感觉她就是这么个意思,可恶,这笔账我会算在你的宝贝孙女琳娅身上的。等着瞧吧。回去以后看我怎么欺负她。吼吼!

    “我说,艾芙丽娜,你就不能说点有用的话吗?”又是毫无头绪的摸索了一会之后。我沮丧的一屁股坐下,仰躺在地,对着被扔到一边的鲑鱼剑道。

    “你想听什么?不涉及机密的话,我到是可以大发慈悲告诉你。”这把破铜烂铁,一脸的fbi嘴脸,仿佛它身上藏着多大的秘密似的。

    虽然貌似它的秘密的确很大……

    “教教我,现在该怎么训练提升。”我拿出务实的精神,不好高骛远,现在只想解决训练问题。

    艾芙丽娜:“……”

    “怎么,不知道?之前不是吹嘘的自己很厉害吗?怎么一问这种问题立刻就说不出话了?”见艾芙丽娜沉默不语,我即可嘲讽模式全开。

    “如果……一只蚂蚁向你讨教该怎么提升力量,你也答不出来,不是吗?”艾芙丽娜不咸不淡的说道。

    “是吗?虽然向你问这种问题,的确是我的考虑不周,不过我到是觉得,这更像是和一条只会在水里吞吐淤泥的鲑鱼请教。”

    见艾芙丽娜冷嘲热讽的,我也不甘示弱。

    “你还真敢说这种话呀,区区一只连靠近我都做不到的蚂蚁布偶熊。”艾芙丽娜生气了。

    “哈?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对了,一定是嘴巴出问题了吧,我帮你修一修。”故意竖着熊耳朵,然后,我将手中的鲑鱼剑,鱼嘴对着地面啪啪几下,宛如在上面刮了几个响亮耳光。

    可怜的鲑鱼剑,在我和艾芙丽娜的吵架中,这几天不知道充当了多少次牺牲品。

    “真可悲,你这种报复方式,简直就像是三岁小孩在闹别扭。”

    “我可不想被一把什么都不懂还要冒充高人的咸鱼剑这样说。”

    眼看又要和往常一样吵起来,浪费时间了,我连忙喊停了。

    “算了,你这家伙,帮不上忙就没任何的利用价值了,给我乖乖闭嘴,看本德鲁伊用自己的伟大智慧解决难题吧。”

    “拭目以待,聪明的德鲁伊路痴笨蛋阁下。”艾芙丽娜嗤笑一声,安静下来,似乎打算看好戏了。

    瞪了它一眼,我回过神,开始思索这几天自己为数不多的收获。

    首先是铠化,是铠化,不是变身!

    随机铠化的问题,我终于是有点头绪了。

    貌似当铠化的时候,心里面一个劲的想着某个形象,比如说超人,那么就有很大概率变成那个底裤外穿,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色狼兼抖s的在胸前留一坨屎黄,上面写着一个大大【s】的家伙。

    这样一说,貌似已经找到了随意控制铠化的办法,应该喜大普奔了,但是,事实却残酷的惊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叛逆之魂,比如说,你想要把某个形象在心中抹掉,绝不去想,越是拼命的抹,就会越忍不住的去想,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吧,不是我自夸,作为一名资深宅,我那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想象力,可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所以,悲剧依旧。

    当然,其实也可以控制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干脆什么都不想,这种程度还是可以做到,可是这样一来,铠化的时候,就会随机选择一种,以我准悲剧帝的身份,这个随机结果会变得如何,那真是说多了都是泪。

    找不到正确的训练方法,我只好继续练习铠化,希望能够熟能生巧,希望能够找到控制变化形象的办法。

    一天过去,训练场的光芒闪烁了无数次。我累的像条老狗似的,摇摇晃晃的离开训练场。

    身体不累,但是心累,数百次的变身,竟然有八成以上都是女装,其中魔法少女的装扮,我脑海中记忆着的,几乎出现了个遍。

    包括里番的……

    “噩梦啊啊啊!!!”泪流满面的抱着鲑鱼剑,我不断将额头往上面,往死里磕。

    “别拿鲑鱼出气好么。鲑鱼是无辜的。要怪也只能怪你看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艾芙丽娜看不下去了,再次出声吐槽道。

    “混蛋,身为宅男的我,不看萌系的魔法少女。难道还要看腐系的美型男bl?”我怒掀心灵茶几。

    “从实用度来看。的确应该如此。”艾芙丽娜打着哈欠。无所谓的说道。

    “我当初会知道自己要穿越到这里还要被这该死的铠化变装困扰,然后决定多看美型系让自己变成一头帅酷掉渣的布偶熊吗?”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命。”

    “我才不要接受这种悲惨的命运!”

    “也不是非得接受不可,你看。上帝不是给了另外一个选择你吗?”

    “什么?”

    “变身药。”

    “从任何意义上而言,更加悲惨。”

    “少年,凡事要往好处想,多尝试一下,说不定能就此觉醒新的属性,乐在其中,不愿意变回来了。”

    “总觉得你说出【乐在其中】的时候,充满了让人作呕的恶意。”

    “啊哈哈哈。”

    “放心吧,万一真变成那种情况,我也会让你先体验快感,把你插到男人的【哔】花里。”

    “嗯哼,能做到再说吧。”

    “你就等着吧,先把埋在烂泥里的下半身洗干净了!”

    和艾芙丽娜骂骂咧咧着,不一会儿就来到传送阵,回到了罗格营地。

    我忽然发觉到自己为什么会不厌其烦的和艾芙丽娜斗嘴了,因为在它面前,我可以不用顾忌自己的穿越者身份,可以尽情的使用原来世界的台词,畅快淋漓的对话。

    这是和其他任何人,甚至包括对我了解最深的小幽灵,也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世上,只有艾芙丽娜知道我的真正身份,甚至,它比我更加了解我,在它面前,我几乎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所以说话也就无需顾忌了。

    来到拉斐尔的帐篷,我当回到自己家一样,完全无视里面的人,一阵噼里啪啦的翻箱倒柜,找到杯子,倒了一杯水,大口大口喝下,然后像毛毛虫一样瘫软在桌子上,合着眼,不愿意起来。

    “怎么,练习的进展不顺利?”正在书房里处理着营地事务的拉斐尔,走出来,看到我在桌子上滚脸,一副死去活来的样子,不由轻轻笑着,坐在了对面,撑起手肘,支着下巴,笑眯眯的打量过来。

    “怎么可能会顺利呢?完全找不到头绪。”我摇了摇头,脸贴在桌子上,看起来就像更加卖力的滚脸撒娇求安慰。

    “不急不急,我这两天已经在帮你盯着,只要有世界之力强者闲下来,就立刻拉过来给你当陪练。”

    “话是这样说,不过眼看阿尔托莉雅和塔莫娅,都在如火如荼的训练着,不断提升,自己却寸步未进,怎么可能安心下来。”

    “那到也是,万一被妻子追了上来,那身为男人和丈夫的颜面,可就不保了。”

    拉斐尔似乎能理解我的心情,伸出小手,在我的头上摸了摸。

    “拉斐尔大人,你能理解我,我很高兴,但是别试图往里面添加奇怪的关系,我和塔莫娅不是夫妻。”

    “哎呀呀,被发现了吗?”

    “果然是这样,到底有什么目的?琳娅的感受你就一点也不打算顾虑了吗?”

    “当然不是,只不过就算我顾虑了又能怎么样呢?改变不了任何事实吧。”

    将在我头上肆意摸着的温软小手收回,然后轻摇食指,拉斐尔啧啧说道。

    “原因前几天我也说过,那番救世主理论,你该不会真的把那些话完全当成是玩笑看待吧,虽然有点荒唐,但是事实就是如此,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同为女人,我不得不提醒小小吴你。”

    换上一副稍稍认真的神色,拉斐尔正色说道:“你认为,塔莫娅公主,除了你以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怎么就没有呢?”我不懂了。

    “我打个比方,小小吴你可别生气哦,比如说,你正抱着小琳娅睡觉的时候,忽然。可能是还**着身子的小琳娅。被其他男人召唤过去,消失在你的怀中,而且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发生,你会有什么感想?”

    “这个世界……干脆毁灭掉算了。”我终于明白了拉斐尔的意思。抱头苦恼起来。

    “所以说。小塔莫娅已经根本没有选择了。除非你愿意放弃她,承诺永远不再召唤她。”

    “那也不是可以。”我不想就此认输,嘴硬的嘀咕道。

    “就算你答应。小塔莫娅也不一定不会答应,别忘记她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坚持要做你的召唤宠物,小塔莫娅不是笨蛋,女人心也并不迟钝,要成为一个男人的召唤宠物,这是得下多大的决心,默默承受了多大的羞耻,连这些她都能忍受下来,你认为你还能改变得了她,跟她断绝掉这份关系吗?小小吴,要是你真的在她面前说出这种话,她可能会哭出来哦,这和糟蹋一个女人的尊严没有任何区别。”

    “拉斐尔大人,你说的话我能理解,放心吧,我不会干这种傻事的,只不过能不能麻烦你稍微换种说法,这样说,好像是塔莫娅喜欢上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她是为了报恩。”

    我微微叹气,拉斐尔实在太狡猾了,就算以女人的身份一本正经的提醒教训我,也不忘记暗中夹带私活,想要混淆我的认知,甚至达到一种【塔莫娅是因为喜欢我,才为我付出那么多,我不能辜负了她】的催眠暗示效果。

    幸好我熟读人生三大错觉,否则说不定真的要着了她的道了。

    “小小吴真是的,总是在不该机灵的时候特别机灵。”见我这样也没上当,拉斐尔不禁轻轻咬起了娇唇,那微微蹙眉的模样,当真是风华绝代,让人看呆。

    “因为我对自己的魅力,特别的有信心。”

    “别那么谦虚,小小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很可爱哦。”

    “对男人用上可爱这种说法,说明他已经没有其他任何可取之处了。”我表示更加受伤。

    “我是说真的,如果不是结了婚,说不定也我会被小小吴迷住哦。”见我一脸忧郁的样子,拉斐尔更加卖力的安慰起来。

    “啊哈哈……”

    “这是什么反应,难道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吗?”

    见我从忧郁变成苦笑,拉斐尔不高兴了,轻轻将她那墨绿色的发丝轻轻一拨,顿时,一股清淡的,却是悠久的,让人陶醉的暗香,若隐若现的吸入鼻子,和琳娅的香味十分相似,但又有着说不清的轻微区别。

    “怎么样,不比小琳娅差吧,嘿嘿。”见我下意识耸动鼻子的动作,拉斐尔得意一笑。

    “话是这样说,也没办法反驳。”我有气无力的抬起头,上下打量了拉斐尔一眼,有点见不得她得意,我这么痛苦,你却开心,所以……

    “就是胸部……”

    “咚——!!!”

    后脑勺被一只纤细的,却十分有力的小手,牢牢摁下,把我的头按在桌子上,面庞深陷在了木料之中。

    这时候,我该赞叹一声桌子好质量吗?连遭到此等暴力都还在顽强的生存着。

    “小小吴,也是时候到了懂得察言观色的年纪了哦。”拉斐尔那轻柔的,却充满威慑力的声音,传到耳边,及时无法抬头观看,我也能想象得出她现在面带微笑背影黑化的可怕样子。

    “拉斐尔大人饶命,我错了!”

    生怕说慢一个字,被拉斐尔施以【贰百拾贰式琴月阴】,脑袋轰一声爆炸,我连忙说道。

    因为不想一个人独自寂寞的忧伤蛋疼,想拉个人下水陪自己一起,没想到却找错了对象,不知死活的找上了营地魔女,我真是脑子烧坏了。

    话说回来,和琳娅的胸部差距,果然还是拉斐尔的禁忌之一呀,这家伙,好胜心都燃烧到孙女身上了,太不像话了。

    “拉斐尔,你又在欺负小弟了。”就在这时,外面走进另外一个人,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一进门就见我的脑袋被拉斐尔摁在桌子上,萨绮丽正义凛然的站出来主持公道,让我感动的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哎哟,小情人被欺负了,看不下去了?”本来正打算从后脑勺上松开的小手,却忽然重新用力,拉斐尔发出暧昧的轻笑,调侃着道。

    “你也该适可而止了,小心小弟回去以后记仇,把你现在对他的暴力,还施以琳娅身上。”萨绮丽挑挑眉,大步走上来,二话不说一把扯开了拉斐尔。

    对对对,小心我怀恨在心,回去以后将之十倍奉还给你的宝贝孙女……不对,等等,我是这样的人吗?绮丽阿姨,在你的心目,我的形象究竟已经崩坏到了什么地步?

    虽然因为萨绮丽而得救,但是我的心却又碎成了无数块……

    ***************************************************************************************************

    天气变化有点快,昨天受凉了,重感冒,没办法更新,今天试试两更吧,为了告别压秒帝的生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