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变态跟踪狂艾芙丽娜?
    ***************************************************************************************************

    “我更喜欢那把武帝剑,你是这样叫它的对吧,全力全开的十万星辰破坏炮,可真带感,好几次都忍不住想把它变成一把魔杖,你懂的。”

    “你这家伙,要是干了这种蠢事,我非把你那可笑的下半身从泥里面拔出来插到粪坑上不可。”我一听,冷汗就冒出来了,艾芙丽娜这白痴混蛋,竟然还打过这样的主意。

    不过眼珠子一转,我语气大变,讨好的说道:“很喜欢十万星辰破坏炮对吧,艾芙丽娜,能不能帮我修复武帝剑,顺便升级一下?”

    “不可能。”这难说话的家伙,虽然打着哈欠,语气却坚决的很,一听就知道没戏。

    “那把鱼骨剑重造一下,至少像武帝剑一样,带点增幅能量的能力。”眼看武帝剑没办法重出江湖,我退而求次,希望艾芙丽娜所剩不多的良心,能够看在我这次心灵受创不浅的份上,给点补偿。

    “不可能不可能,以你现在的力量,要是再像武帝剑一样随随便便增幅个好几倍,那你的敌人可就要哭了。”

    “能帮我把敌人的心情也考虑到您真是太贴心了。”我咬牙切齿,恨不得糊这把臭剑的一张可恶熊脸。

    “过奖过奖。算了,这次毕竟是我过分了一些,就稍微提示你一下,当做补偿好了。”

    “哦?”我精神一振,看来这家伙还算有半分良心。

    “其实这把剑,也就是你说的鱼骨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虽然不能像武帝剑那样,随随便便将能量增幅个八倍十倍,但也有一些奇特的能力等待挖掘。”

    “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力?该怎么挖掘?”我来劲了。带着满心的憧憬。

    “是啊。到底是什么呢?比如说知道它的真名就可以解放力量,比如说卍解什么的……”

    “等等,让我确认一下,你刚才用的是疑问语气?”

    “毫无疑问是。”

    “你疑问个屁呀!这玩意不是你做出来的吗?为什么连你也不知道它的能力是什么!”

    我怒了。这不是坑爹吗?我活了三十多年。这样坑爹的剑还是第一次见到!

    “就算你这么说……我当时也是心血来潮。随便做出来的,并没有准备的很充分,就像把一张纸随便揉成团塞到里面。不知道纸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内容,这样说你懂了吗?”

    “懂了!完全懂了!你这比江南皮革厂还要坑爹的渣渣!”

    “别这么说,我又没拖欠你的工资。”艾芙丽娜的语气,让人产生一种它正一边抠着鼻子一边斜眼的错觉。

    我差点就被这把杀千刀的咸鱼剑给气晕过去了。

    呼哧呼哧的回过气,瞪了手中的鱼骨剑好半晌,发现自己的目光一点威力也没有,我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转移话题,免得被气疯。

    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知道了,我还没有把这把鲑鱼剑的潜力完全挖掘出来,除了已知的那些能力以外,貌似还潜藏着更有料的东西。

    “我说艾芙丽娜,你对我原来世界的那些东西,到是了解的蛮清楚的,不是吗?”我想了想,忽然开口问道。

    无论是一开始那口纯正美式腔的英语,还是cosplay这种不可能出现在暗黑大陆的词语,以及魔法少女,变身魔杖什么的,甚至到民工漫,这家伙似乎都有涉猎,真是个让人越来越好奇的神秘家伙。

    “当然了。”关于这一点,艾芙丽娜似乎并不打算隐瞒,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以前没有和你说过吗?在你来到暗黑大陆之前,我就一直在关注着你。”

    “咦?有说过吗,这种事情。”

    “抱歉,我也忘记了。”

    “那就不要用一副【肯定是你忘记了是你的错】的口吻说出来呀混蛋!”

    “先声夺人,理直气壮的把含糊不清的事情变成有利于自己的一面,不是人类的本性吗?”

    “人类的劣根性你到是学了个十足十!!!”

    “我觉得我只是率性而为罢了。”

    “是啊,因为你的性格本来就很恶劣所以用率性而为也是说得通的!”

    “有你这样的能让我率性而为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我可是一点都不好,上帝,佛祖,三清,谁都好,来帮我把这货拉入黑名单吧!”

    “没关系,私聊不成,我可以刷世界喇叭。”

    “你到是把国产网游的喷子套路摸得一清二楚呀混蛋!”

    又一次被艾芙丽娜气的气喘吁吁,冷静,我现在要冷静,不能再掉入这家伙的吐槽领域之中了。

    冷静下来仔细一想,我发现之前的话里有些不能忽视的东西,或者可以说,我刚才吐槽的重点根本就搞错方向了。

    “你刚刚说,在我来到暗黑大陆之前就一直关注着我了,对吧。”

    “没错,的确是这样。”

    “发现一名变态跟踪狂!”

    “不不不,你误会我了。”

    “什么叫误会,难道不是这样吗?竟然在我来这里之前就已经跟踪上了,这不是跟踪狂是什么!”

    “不,我的意思是说,不仅仅是你来之前,你的前生,上一辈子,上上一辈子,上上上一辈子,一直追溯到很远很远,我都一直在跟踪……哦。不对,是关注着你。”

    我:“……”

    艾芙丽娜说的那么直白,反倒让我就要挂在嘴边的超级变态跟踪狂,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这已经远远超越了跟踪的范畴,已经无法用我现在能掌握的语言来形容了,认识到这种事实,反倒让我无话可说。

    “你……这样跟踪着我,到底想做什么?”想到自己的几辈子,或许就连上个厕所都被别人关注着,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没有那么详细。我可没那种嗜好。只不过是随随便便马马虎虎不情不愿的确认一下你的大概生存情况状态而已。”艾芙丽娜似乎察觉到了我在想什么,解释一句。

    “既然随随便便马马虎虎不情不愿那干脆就别关注好了!”我怒掀茶几,这种被跟踪狂蔑视的感觉让人多蝶摸富油凯。

    “你以为我想呀,算了。别想用这种方法继续套情报了。我不会透露更多。”

    区区一把蠢剑。到是敏锐到了极点,眼睛眨也不眨的识破了我的计谋。

    “为什么要跟踪我,难道说……我其实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家伙。随随便便的就能毁灭世界,你是被人派来监视我的?”我不死心,干脆直截了当的问起来。

    “骚年你想多了,该起床搬砖了。”艾芙丽娜冷漠的说道。

    “……”这家伙,最近感觉越来越毒舌了,没办法,这次完全被它取得了制高权,自己有求于人,被压着打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说,艾芙丽娜,既然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你就一直跟踪我,为什么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要装作不认识我呢?”我一屁股坐下来,准备拉拉家常,忽悠情报。

    “不装的话,不就被你看出来了吗?”艾芙丽娜没好气的回答,似乎在说,问这样的问题你是白痴吗?

    “为什么害怕被看出来呢?”

    “你会告诉你一直跟踪着的人,对他说我一直在跟踪你要小心点吗?”

    “你到是知道自己一直在做亏心事所以故意隐瞒不敢声张,不过总觉得这并不是重要的理由。”我开启了男人的第六感,敏锐察觉到事实。

    “哦?到是忽然变聪明起来了,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因为那时候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挂掉,感觉没有特地说明的必要,毕竟你原来的世界和这里大不相同,就算有一些特殊力量,也未必适应得了。”

    “这到是老实话。”我感慨万分,回想过往,就连我也不大敢相信,从一个和平的世界穿越到这里,从一个一无是处的宅男变成冒险者,竟然真的熬过来了。

    感觉在中途,要是哪里不小心踏错一步,或许早就死翘翘了,所以说艾芙丽娜这样说也合情合理。

    “现在你到是透露的蛮爽快的。”我忽然察觉到,以前一直支支吾吾的艾芙丽娜,貌似这一次透露了不少的信息,虽然都不是关键部分。

    “实力强了,权限大了。”艾芙丽娜言简意赅道。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我有朝一日,实力够强了,你就会把全部事情都告诉我对吗?”

    “嗯哼。”傲娇的哼了一声,艾芙丽娜不置可否,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到底需要什么实力才行?”我不依不饶。

    “你真的那么想知道吗?”它忽然问道。

    这个问题有点……当然是……想的?

    我认真想了想,有点动摇。

    无数仙贝的事迹告诉我,知道的太多并不一定好。

    “所以说,好好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吧,这难道不是你一直追求的目标吗?”见我哑口无言,艾芙丽娜发出冷笑。

    “说的也是。”我叹了一口气。

    “还有一点,我忘记了以前是否提醒过,如果有,就当是再次申明吧。”艾芙丽娜忽然换上正经严肃口吻。

    “的确,我的能力或许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但是千万别存在侥幸,不要指望我,不要依赖我,哪怕你死了,我也不会出手的。”

    除非……直到……

    艾芙丽娜心里轻轻叹息,将这两个字眼,吞了回去。

    “喂喂。太冷酷无情了吧。”

    “这是原则问题。”

    “给我捣鼓鲑鱼剑的时候,可不见得你想起过原则!”

    “这不同,鲑鱼剑本身就是属于你的能力的一部分,我并未赠予,也未剥夺,只不过是把你的一部分能力以鲑鱼剑的方式体现出来罢了。”

    “混蛋,也就是说,我原本有可能是华丽丽的【直死之魔眼】的能力,就这样被你改成一条鲑鱼了?”我听了,顿时觉得不能忍。

    “或许是吧。当然。也别忘了也有可能是【熊孩子贴纸】这样的能力。”

    “……”

    “……”

    沉默片刻,我接受了现实。

    “好吧,我明白了,你不会帮我。对吧。我知道了。”挠挠头。我稍微反省了一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应该是意识到艾芙丽娜或许其实是一个很碉堡的存在那时候吧,的确,我心里是出现了一点侥幸。以我和艾芙丽娜的关系,若是遇到危险,它多少也会看在朋友的份上帮帮忙吧,这样。

    虽然只有一点点这样的想法,但是,在生死关头,这一点点想法就已经够了,足够让我心存侥幸,想着艾芙丽娜有可能出手相救,从而失去最后一丝拼命存活的机会。

    就算主角光环真的存在,那也是拿命搏回来的,从来没有轻轻松松的救世主,当我失去这一分拼搏的勇气,而是幻想着援助之手的时候,或许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我见到了上帝,然后和它一起在时空管理局里捡肥皂的剧本了。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从我关注着你的那一刻开始,就从来没有援助过,哪怕你遇到如何悲惨的遭遇,灾难,或者生死的瞬间,一次又一次的,冷眼旁观着你痛苦,受伤,死去,这次也会是一样。”

    艾芙丽娜似乎担心我还不明白,用冷漠的语气,又强调了一遍。

    “我知道了,谢谢,你这家伙,偶尔还是有一点良心的嘛。”回过神,我笑着说道。

    “什……什么?不打算说我冷酷无情了吗?我知道了,一定是想说这样的话讨好我,让我改变主意对吧,告诉你,门都没有!”

    艾芙丽娜的语气有点慌,显然是未想到,纵使说出如此无情的话语,也没有遭到抱怨甚至愤怒对待,甚至我还能够真心诚意的感谢它。

    “这年头,连区区一把咸鱼剑都要疑神疑鬼。”见艾芙丽娜慌慌张张的样子,我不禁想笑,这家伙,偶尔还是挺憨厚的嘛。

    “你不说我也知道,只有靠自己才能活下来,对吧,我知道的,不会依赖任何人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我淡淡笑道,这一路,不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吗?

    沉默片刻,艾芙丽娜缓缓说道:“你这家伙,也稍微的变了一点点。”

    “你是说和以前的我,还是指和【许久许久以前】的那个我?”

    “禁止事项。”

    “别用这么冷冰冰的口吻说出萌词呀你这家伙,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的是你才对,多大年纪了还一口一个萌挂在嘴边,恶心死了,干脆去死吧!”

    “混账东西,萌和年纪无关,你想要挑战我的信仰吗?”

    “信仰?你是说你的灵魂之中,那团像下水道的淤泥和腐肉搅浑在一起,散发着黑色气体的东西?”

    “你的下半截才是!由厕所蛆虫和老鼠尾巴组成的恶心肉块!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乡村三流搞笑艺人的冷笑话气氛。”

    “你……你这家伙,还真敢说出这种话……”

    “说又怎么样,你这把长满蛆虫的咸鱼剑!”

    “你这只下水道里的布偶熊!”

    “那你就是粪坑下的锤子剑!”

    “你是龟甲缚的变态布偶熊!”

    “你是无节操的搞笑艺人剑!”

    ……

    “一天又那么过去了,空虚呀。”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我一张熊脸格外沧桑。

    “还不都是因为你,一直喋喋咻咻个不停,我是怕你寂寞,才勉为其难的陪你,空虚的人应该是我才对。”艾芙丽娜贼喊捉贼的说道。

    “这都是谁的错!一直嘴巴不停打扰我练习的人是谁!”我愤愤的将鲑鱼剑甩在地上,拖着鱼尾巴,一步一步离开训练场。

    真是和平啊,要是能永远这样下去就好了,眯眼看着那水缸大的夕阳,缓缓落下,我停下脚步,愣愣的看着,发呆着。

    “呐,艾芙丽娜。”忽地,嘴巴不知为何,动了起来。

    “假如说,四魔王就是四魔王,三魔神就是三魔神,我就是我,没有太复杂的东西在里面,我只是一个被上帝稍稍眷顾了一点,有点特殊能力的,普普通通的勇者,四魔王和三魔神,也只是一心想要侵略暗黑大陆,置大家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恶人。”

    顿了顿,我更加入神的看着夕阳:“善与恶,界限分明,就像是单纯的勇者骑士小说一样,正义和邪恶之间,你来我往,单纯的为了一个目标而战斗,那该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呀,不是吗?”

    艾芙丽娜久久没有回应,我继续说道:“有一天,或者是我打败了它们,暗黑大陆获得了和平,我能够和维拉丝她们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或者是被它们打败了,暗黑大陆再次陷入混乱,等待新的救世主出现,艾芙丽娜,你说这样的剧情,会出现吗?”

    艾芙丽娜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我啊,上次做了一个梦。”

    直到夕阳完全落下,我恋恋不舍的回过神,继续迈出脚步,看着昏暗的,寒风渐起的训练场。

    “梦到了我和你第一次的相遇,给你取了名字,不知为什么,泪水就流出来了……”

    “终究……只不过是个梦而已,忘掉罢。”

    艾芙丽娜终于出声,那是它前所未有过的柔和声音,有着一股十分温暖的,仿佛母亲的手在孩子头上轻抚着的感觉,让我在不知不觉中平静下来。

    “是啊,只不过是个梦而已……”我喃喃自语着,忽然间,仿佛真的忘记了梦,那股莫名的悲哀被治愈了,缝隙被缝合起来了。

    只是,为什么还会感到强烈的失落呢?就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轻轻的从指尖划过,消逝,没来得及,没敢伸手去抓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