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我连节操都不要了还有谁能阻止!
    ***************************************************************************************************

    十分钟后,训练场旁边一间摆放训练武器的杂物石屋里面,隐约可见光芒闪烁,从木制的门缝中透露出来。

    片刻之后,我黑着一张熊脸从里面走出来,步伐格外沉重和无力,仿佛收到了医院的关于自己的癌症晚期加一级伤残通知书。

    “这个嘛……想听听我的意见吗?”鲑鱼剑里,某咸鱼剑的声音,带着三分心虚,七分憋笑。

    “说。”我的脸更黑了,恨不得干脆抱着这把该死的鲑鱼剑一起跳双子海同归于尽算了,免得来之不易的节操被它吞食干净。

    “其实……”艾芙丽娜咳嗽几声,似在斟酌着最温和,最治愈的话语,挽救我这已经破碎的心灵。

    其实我认为……熊尾巴的哪条粉色缎带真的很赞。”

    “你这个混蛋啊啊啊啊!!!”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往我还鲜血淋漓的伤口上撒盐粉,不可饶恕,我要干掉这家伙,出来,给我滚出来,死咸鱼剑,我要和你单挑!

    “我说的是真的。”见一句话刺激的某德鲁伊抓狂怒吼,做愤怒哥斯拉喷火状,艾弗利亚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它是真的没有恶意。

    “没想到一头布偶熊,配上那种轻飘飘的粉色白底蕾丝连衣裙,加上缎带帽子,还有女式小腰带,还有红色公主靴,竟然那么相称,真是出乎意料,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变态恶心,所以你无须为此太过介怀。”

    顿了顿,艾弗利亚有些意犹未尽的补充(刀)一句:“刚才那副模样。就是你之前那个世界里俗称的魔法少女。我猜的没错吧。”

    “说出来了!你这混蛋!竟然将最大的禁语说出来了!!!”

    魔法少女三个大字,等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我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丧尽。

    “吼吼吼,艾芙丽娜。你这把该死的咸鱼剑。给我出来!出来!我要和你单挑。我要把你泡在盐水里一千年!一万年!让你变成一把臭咸鱼,烂铁棍!!”

    抓着鲑鱼剑的尾巴,不断狂甩。狂甩,再狂甩,就宛如大白鲨或者是鳄鱼,咬住猎物的瞬间的凶猛甩头动作,可怜的鲑鱼剑,被不断撕扯,间或砸落在地上,又狠狠扔上半空,施以地球上投,若不是坚固无比,它早就已经变成一滩肉酱了。

    “我都说了,对鲑鱼施加暴力,对我是没有任何用的,这笨蛋为什么听不懂人话呢?”艾弗利亚小声嘀咕道,不过生怕再次刺激对方,也只能默默旁观。

    半小时后,我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看着手中完好无损的鲑鱼剑,好不容易消下一点的气,又涌了上来。

    “我不服,我命由我不由天,区区一把鲑鱼剑,别想偷走的我节操!”我喊出了主角们常用的台词,希望能借此找回气势。

    “噢喔,不错不错,就是这股气势。”咸鱼剑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打着哈欠,无所谓的鼓着掌,语气和态度都让人火大,会变成现在的情况都是谁的错啊,谁呀!!!

    算了,以后再收拾它,刚才就当是一场噩梦,对,一定是噩梦,我要重新来过,只要想做到,就一定能做到。

    将熊爪紧紧一握,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高举咸鱼剑。

    变身——不对,变身你妹,是铠化!!!

    铠化哦啊啊啊————!!!

    鲑鱼剑再次化作白光,将身体包裹起来。

    那种被小黑碳吸血一般的感觉,涌了上来,有了前面几次经验,我已经能够忍耐得住,不让自己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了。

    然而意外总是来的那么忽然,就在这时……

    “凡,刚才听到你这边动静不小,没出什么问题吧?”

    忽地,阿尔托莉雅的关切声音传了过来。

    怎……怎么可能,竟然在这种时候,果然是准悲剧帝的命运吗?

    我心声绝望,已经准备好奉献上未来十到二十年的节操了。

    等等,还不到放弃的时候,还可以挽救!我要逆天呀呀呀!!!

    光芒包裹之中,心灵发出了不甘怒吼,似乎响应了我的愤怒,光芒暴涨起来。

    随即,变身……不,是铠化完成。

    白色的铠化光芒收敛,但是更加耀眼的金色光芒,却充斥着视线,让阿尔托莉雅一阵眯眼。

    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了金光之中,铺满了一地的鲜艳红玫瑰。

    “凡,你……”

    摇摇头,将这些幻觉祛除脑海,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影,惊讶的睁大眼睛。

    金光闪闪,金光闪闪,金光闪闪,除了金光还是金光。

    好一会儿,阿尔托莉雅才适应这些金光,看到一头胖嘟嘟的布偶熊,穿着一身华丽的金色铠甲,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哼,简直完美。

    我笔直站立,四十五度望天,满眼哀春悲秋无病呻吟的淡淡忧郁,恨不得跟沙希克借朵红玫瑰叼在嘴边,才显得更加威武雄壮。

    从现在开始,请称呼我为黄道十二宫最后最强屏障双鱼座黄金圣【哔】士玫瑰王子阿布罗熊.凡!

    【阿尔托莉雅,找我有什么事】回过头,我恨不得眼睛也射出两道金色光芒,炯炯有神的看着来客。

    “卧槽,这浓眉大眼的帅熊是谁?”鱼骨剑中。传来咸鱼剑夸张到极点的惊呼,这一定是嫉妒,**裸的嫉妒。

    默默将鱼骨剑藏在身后,然后往地上一扔,我摆出一张国字熊脸,迈着金光闪闪的脚步,一扭一扭的收着熊屁股,走向阿尔托莉雅。

    “凡,这就是你的世界之力形态吗?”惊讶过后,阿尔托莉雅露出淡淡笑容。好奇的问道。

    【嗯哼。没错,黄金圣斗熊】

    决定了,这就是我崭新的世界之力形态的新名字!至于涉及侵犯版权的问题,请找上帝。

    “不错的名字。这副铠甲。到是和我们十二骑士里面的其中几位相似。”阿尔托莉雅点点头。说道,难怪她刚才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了。原来十二骑士套装里,也有类似的打扮呀。

    看看吧,我早就说过了,三魔神什么的,七英雄什么的,十二骑士什么的,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产生了强烈的即视感么?

    说起来,我又想起了笨蛋黄段子侍女的朝阳之露套装,那一身羞耻的单薄暴露型魔法少女打扮,真应该让她看看我现在的模样,让她知道什么叫主仆有别,什么叫节操战士,啊哈哈哈!!!

    “其实我觉得应该叫cosplay熊更加恰当。”

    在我得意忘形的时候,被扔到一边的鱼骨剑,适时传来艾芙丽娜的补刀声音。

    混蛋,都已经把这货扔到一边了,竟然还能出声捣乱吗?还有这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是怎么回事!

    我整个人都震惊了,全身簌簌发抖着,仿佛被cosplay这个词点中了死穴,不断在脑海中回想,宛如魔音,再也消除不掉!

    不——————!!!cosplay熊什么的,我绝不承认!!!

    “凡,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见我忽然颤抖起来,吾王再次关切问道。

    【不,没什么,刚掌握不大适应罢了】我勉强找了一个借口,并让自己镇定下来。

    阿尔托莉雅在的话,和她在一起的卡露洁自然也少不了,跟在后面,也对我的打扮发表了一番眼熟评价,让我都有点好奇,十二骑士里面到底是哪几个和黄金圣斗士的打扮类似。

    人妻骑士肯定是不可能了,她的套装我见过,还有熊灵萝莉艾鲁法西亚酱也不是,洁露卡那一身羞耻的魔法少女打扮更加不可能,卡露洁的套装则是一身幽蓝,宛如在湖中心翩翩起舞的盛装妖精的灵动典雅打扮。

    这对双胞胎姐妹,无论性格,能力,还是套装打扮,都是天差地别,这到底算是上帝在眷顾谁呢?我觉得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肯定是黄段子侍女那稍大妹妹一分的胸部,已经占据了所有眷顾,可怜这笨蛋侍女还在为此沾沾自喜。

    将脑海中见过的十二骑士细数一遍,我并没有发现有类似黄金圣斗士的打扮,看来应该是在剩余的人之中了,到底是绝士之剑,还是圣法之贤,或者是其他人呢?我现在记得的只有这么多了。

    摇摇头,回过神,在我回想的这段时间,塔莫娅和阿姆露迪娜也停下练习,好奇的跑过来围观,对我区区一只布偶熊穿着黄金圣衣的搭配打扮,很是评头论足了一番后,众人才满足好奇心,相续回到自己的训练场,继续练习。

    呼,总算是过了最大的难关,差点就要倒在节操的不归路了。

    目送最后一道人影离去后,我顾不得光鲜干净的黄金圣衣,整个人虚脱一般的坐在地上,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

    “在关键时刻到是变得挺机灵的嘛。”

    身后传来咸鱼剑那隐藏不住淡淡遗憾的声音,眼看就要节操丧失了,竟然在关键时刻挺了过去,顺便还耍帅了一把,真让人感到可惜呀是这样认为的对吧混蛋!

    不过现在咱心情好,不和你计较那么多。

    得意洋洋,搔首弄姿那么一会,我依依不舍的取消黄金圣衣的铠化,看着鱼骨剑变回鲑鱼剑。

    “小样,我已经找到了铠化的窍门了,休想将那什么cosplay熊的奇怪称号,加诸到我的头上。黄金圣斗熊才是我最终的归宿。”对着艾芙丽娜冷笑几声,我自信满满宣布道。

    “是吗?那就让我看看吧。”艾芙丽娜这混蛋,不置可否,一副【你悲剧定了】的口吻,让人超火大的多说。

    “就让你看看吧混蛋,可别哭出来!!!”

    我大吼一声,再次将鲑鱼剑高高举起!

    变身……不对,要说几次,是铠化,铠化!

    耀眼的华光。再次充斥整个训练场。片刻过后,铠化结束,光芒消失。

    一阵阵凄冷的凉风,刮过训练场。几条轻飘飘的缎带。随风飘舞起来。

    良久的沉默后。艾芙丽娜先开了口:“虽然我没办法改变鲑鱼剑的事实,但是鱼骨剑的造型,还是可以变一变。”

    这样说着。它沉默几秒,继续说道:“怎么样,要把鱼骨剑变成魔法少女专属的变身魔杖吗?”

    “不用了……”

    “也对,那种变身魔杖毕竟是女人用的,好吧,我给你变点霸气的,电锯怎么样?”

    “都说不用了你这混蛋。”

    失意体前屈的跪倒在地,两行热泪汹涌洒下,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悲哀,艾芙丽娜也知趣的闭上嘴巴,空荡荡的训练场上,静悄悄的训练场上,只剩下那沙漠中的一朵鲜花般的魔法少女熊,化作僵石,背影灰暗,宛如一副凝聚了无数泪水悲哀的绝望背景。

    第二天,我打起精神,重新来到训练场。

    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自我催眠,我忽然发觉,魔法少女熊的打扮,其实也挺带感的,正如咸鱼剑艾芙丽娜所说,其实也不是那么的变态。

    话说回来,谁能告诉我,我这种行为是否正确,是不是正在走向节操的深渊?

    “总而言之,今天尽情的变身吧,铠化吧,只要没人看到,就算丢尽节操也无妨,回过头把掉落的节操重新捡回就行了。”

    我大声的发出似乎很不得了的宣言。

    “巡逻卫兵,这里有变态啊!”艾芙丽娜恰当好处的发出一记吐槽。

    “哈哈哈,卫兵已经阻止不了我变态了!邪恶的力量正在体内疯狂涌出,快要爆炸了,爆炸出来了,左眼的六芒星封印已经无法阻止,我的力量,强大的变态邪恶之力!”

    “很好,把这段录下来,一定能卖个好价格。”艾芙丽娜打个一个响指。

    “对不起,刚才太得意忘形了,我错了。”我当时就给这把腹黑咸鱼剑跪了。

    总之先扔掉羞耻心铠化吧。

    白光过后,我迫不及待的打量自己,然后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什么羞耻的打扮。

    一身纯正的红衣,红靴,还有红帽子,圣诞老人的打扮,布偶熊陪上这身衣服,是妥妥的合适,没有任何违和之处。

    只不过。

    我拉了拉下面的裤子。

    准确的说,应该是短裙才对。

    为什么圣诞老人的打扮,会是这种超短裙呢?还有胸襟也敞的略开了一点吧,难道圣诞老人如此粗犷,大雪天送礼物竟然露胸毛?姑且不说会不会感冒,小孩子大概会被吓坏吧,会被孩子的父母从烟囱里塞回去吧,这样的圣诞老人真的没问题吗?

    最后,上衣竟然还是无袖式的。

    看来看去,我终于弄明白了,原来这套圣诞衣服是女式的,我现在不是圣诞老人熊,而是圣诞少女熊。

    原以为节操保住了的说……

    “让你以前老是看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遭报应了吧。”艾芙丽娜的吐槽又是那么恰到好处。

    “啰嗦,圣诞少女多可爱,像你这种非人物种根本不可能理解得了。”我撇撇嘴,不满的反驳道。

    无所谓,羞耻暴露着装的魔法少女熊我都挺过来了,圣诞少女熊什么的,小事一桩,根本破不了我的节操盾。

    “我有一个想法。”

    “闭嘴,shutup,我不想听。”艾芙丽娜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我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其实吃下变身药丸以后再铠化,我认为会效果拔群。”

    “啰嗦啰嗦啰嗦!”我不耐烦的打断。

    不过,艾芙丽娜的这个建议,却犹如恶魔的诱惑一般,开始在心头萦绕不散。

    最近自己的悲剧光环大盛,十有**都会变成奇怪的反性别装扮,如果吃下变身药的话,不就负负得正,节操满满了吗?

    问题是,这副模样吃下变身药,真的没问题吗?该不会变成一只母布偶熊吧?

    摇了摇头,我打消这个想法。

    开什么玩笑,还有比吃变身药更掉节操的事情吗?总觉得做了那种事情,身为男人的某些不能丢失的东西,就会失去,还是认认真真,尽心尽力的做好一名普通的变装变态吧。

    不再理会艾芙丽娜的恶魔喃语,我开始尝试铠化后的状态,出几拳,踹几脚,和铠化前做了一个详细比较。

    “简而言之,铠化后,就跟开了界王拳差不多,实力提升差不多有一倍。”

    想到当初那头足以让世界之力高级强者头疼的冰火巨龙,也在自己铠化后,被砍的嗷嗷直叫,我心里得出了这个结论。

    铠化后的自己,应该能够和世界之力高级强者相当了,不过,对付赫拉森那种不是高级,胜过高级实力的精英之中的精英,还是很勉强,最后爆种才能赢……

    ***************************************************************************************************

    玩了几天美版符文4,三观已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