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等这次上镜完后,我就要回老家种莫洛洛了!
    ***************************************************************************************************

    自然,这名全身黑色打扮,气质冰冷杀戮的神秘少女,就是数小时前还在鲁高因接受某师兄的魔王课程的贝安沙了。

    她酷酷抿着樱唇,看着眼前趴伏在地上的巨大木乃伊。

    “你……”

    想了想,有点印象,但是想不起来了,为什么会想不起来呢?算了,想不起来就杀掉吧。

    “我是小魂啊,我是督瑞尔大王的左右手小魂啊!!!”

    卡片兄陡然间感到冰冷杀意,似乎在下一瞬间脑袋就会和身体分家,它连忙哭爹叫娘的大喊起来,希望自己背后的靠山,能够让眼前的魔王杀手手下留情。

    “督瑞尔……”贝安沙若有所思,这名字……好像挺熟悉的。

    “是沙耶大王,沙耶大王啊!!!”卡片兄快要给眼前的少女跪了……不,它早就已经跪下了,不愧是传说中的笨蛋魔王,连和自己关系最好的姐妹的名字都记不住。

    “原来是小沙的亲卫,沙耶就是沙耶,为什么叫督瑞尔叫的那么难听。”贝安沙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小沙呀,但是这家伙,竟然擅自给小沙取那么难听的名字。真是该死。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阿兹莫丹大人饶命。”

    卡片兄很想对着眼前的魔王少女狂喊解释,督瑞尔这个名字,就是沙耶大王对外的称呼呀,反倒是沙耶这个名字,除了四魔王以及我和黑暗长老以外,没几个人知道。

    不过,给它一百个胆子,它也不敢这样做。甚至觉得庆幸。幸好自己跟了督瑞尔大王数千年,知道她的真名,不然今天就要被眼前这可怕的魔王杀手给顺手咔嚓了。

    “既然是小沙的左右手,本王就饶你一命吧。”

    贝安沙觉得自己还是很疼爱妹妹的。不然的话。这家伙今天就要顺手干掉。原因嘛……没错,这家伙长得太高了,趴在地上也那么高。而且衣服干瘪瘪的样子,还很臭,比师兄差远了,看不顺眼,所以要干掉。

    要是身在远方的某人,知道她的可爱师妹,竟然拿他和一具干尸木乃伊比较,不知会作何感想。

    “谢阿兹莫丹大人不杀之恩。”卡片兄再次痛哭流涕,自己这条小命,总算是暂时保住了。

    “小沙呢?”

    消去心中的杀意,贝安沙微微皱眉,似乎不是很舒服的抖了抖身体,又将披风抖了抖,顿时,一片沙子从她身上抖了下来。

    “沙耶大王回地狱了。”小命得保的卡片兄,长吁一口气,终于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生怕说慢一步又要引起她的杀意。

    它看到了从对方身上抖下的沙子,又是一阵胆战心惊。

    在赫拉迪克古墓里宅了千年的古代无魂之卡,虽然是个和平万岁的稀有品种,不怎么希望外出,但是对于自己的地盘,还是相当了解的,尤其是赫拉迪克族当年设下的风暴之墙,也层怀着好奇和一个不做死就不会死的心脏,想要挑战一下自己能深入多远。

    结果,不愧是连三魔神都捉鸡的风暴之墙,凭着它古代无魂之卡的魔王巅峰实力,也只能勉强的靠近风暴之墙的最深处,尚且不敢进去,一进去,自己这条小命也得立刻玩完。

    挑战数次后,卡片兄就完全死心绝望了,知道凭自己的实力,绝对无法穿过风暴之墙,就算是四位魔王阁下,恐怕也难以做到,那三位魔神大人,要穿过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但是看到眼前的情景,卡片兄有点蒙了。

    从少女身上抖出来的沙子,并不是普通的沙子,每一粒似乎都被半透明的黑风卷裹着,透露出无尽风暴的可怕气息,光看到这些抖落在地上的数百粒沙子,卡片兄就有一种置身于天地大暴风之中,身体和灵魂被撕扯的错觉。

    错不了,这些沙子,绝对是风暴之墙最深处的沙子,也只有那儿的沙子,在经历数万年的风暴洗礼下,才有如此强烈的气息,也只有这些沙子,才能在不被四魔王的强大力量所影响和毁灭,尚且留在身上,现在才抖落下来。

    也就是说,眼前的阿兹莫丹大人,竟然是直接穿过风暴之墙过来的?

    意识到这个唯一的可能性,卡片兄目瞪口呆,继而全身更加剧烈颤抖的趴伏在地上。

    早就听说过了,四魔王之中,以贝利尔大人的智慧最高,以阿兹莫丹大人的武力最强,而且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四位魔王大人,虽然还在世界之力境界,但是凭着它们的特殊性,真正实力其实都已经等同于魔神强者,要不然,也无法震慑像自己一样的众多魔王巅峰之境的怪物强者。

    而四魔王之中最强的阿兹莫丹大人,地狱里甚至谣传它的武力已经堪比三位魔神,卡片兄之前还不大相信,那三位魔神大人,据说可都已经是魔神高级境界,阿兹莫丹大人再怎么厉害,境界相差如此巨大,根本没办法和它们三个相比吧。

    但是如今,看到这一幕,卡片兄却不得不信了,至少,能通过风暴之墙的阿兹莫丹大人,在某一方面,比如说能够经受得了风暴之墙洗礼的躯体坚固程度上,已经完全不逊色于三魔神。

    “这些沙子,真麻烦。”抖干净身上的沙子,贝安沙皱起的眉头终于舒展下来。

    “小沙,回地狱去了?”

    “是……是的。和以往一样,每隔数十年回去一次。”卡片兄更加敬畏的趴伏着身体,恭敬应道。

    “原来如此,算一算,也的确是这个时间了。”贝安沙终于没有表现的一脸迷茫,似乎知道些什么,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寂寞,随即苦恼起来。

    该怎么办呢?本来想找小沙商量的,她比我聪明,一定知道该怎么做。小沙不在了。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去找贝利尔吗?我才不要呢,贝利尔那么狡猾,老是笑眯眯的欺负人。要是被它知道了师兄教给我的那些东西。还不自己用上。把我扔到一边。

    在卡片兄胆战心惊的注视下,贝安沙眉头又皱了起来。

    对了!

    贝安沙想来想去,终于发现了眼前趴在地上的大家伙。

    既然是小沙的亲卫手下。应该有点脑子才对。

    “你,过来。”她朝卡片兄勾了勾手指头。

    “阿兹莫丹大人有何吩咐?”卡片兄当时就菊花一紧,眼泪再次狂飙,感觉自己的小命又在风雨飘摇中了,怎么会这样,阿兹莫丹大人该不会又改变主意,打算宰掉自己了吧?

    但是,即使怕的要命,它也不敢违抗,就这么跪着,一点一点的挪过去,提心吊胆的来到魔王少女面前。

    “这个,拿去,种上。”

    贝安沙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之不易】的师兄交给她的莫洛洛种子,放到卡片兄面前。

    “这……这个……怎……怎么……”

    握着这一小袋种子,卡片兄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阿兹莫丹的凶名,在地狱早就如雷贯耳,她在地狱里就只干三件事,抢,问,杀。

    先是抢,有好东西是吧,对,我说的就是你身后的蘑菇,拿来,什么,不拿?杀了。

    即便是你乖乖的交出好东西,接下来还第二道考验,问!

    输了?对不起,你已经死了。赢了?你这家伙,是在讽刺本王是笨蛋吗?杀了!

    前期,海量的作死向魔王强者,死于违背。

    中期,海量的笨蛋向魔王强者,死于问答。

    后期,剩下的魔王强者,都无师自通了好几个被动技能,能侥幸从阿兹莫丹手上逃脱,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倒霉的家伙会被干掉。

    可以说,因为阿兹莫丹的存在,整个地狱的魔王强者,平均智商上升了好几个等级,大和抚子系数也上升了好几个等级。

    好吧,说了那么多,卡片兄无非就是想表达一个意思。

    以【抢】而闻风丧胆的阿兹莫丹大人,如今竟然【送】自己一袋东西?

    卡片兄宁愿相信天堂和地狱调转过来了,自己背后长了两双天使翅膀,也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等等,貌似自己忽略了什么,后面似乎还说了两个字。

    【种上】?

    “阿兹莫丹大人,这……”卡片兄欲哭无泪的看着对方,能不能,那个,稍微再给多一点提示?

    “种上!”贝安沙加重口吻,眼角微微一翘,气势变得更加锐利。

    “是的,小的马上种上!”卡片兄立刻五体投地,哪还敢多问一句。

    算了,等会去问问黑暗长老吧,那老家伙见多识广,或许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阿兹莫丹大人所说的种上,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定要好好种,长出很多莫……莫莫……摩罗刹。”

    见卡片兄如此识相,贝安沙稍稍满意,不过这玩意叫什么来着,记得师兄是说……说是莫……摩罗刹什么的,应该是吧。

    “是的,遵命!”卡片兄一听,摩罗刹,又有了新线索,不管三七二十一记下先。

    眼看小沙不在,贝安沙也不打算就留,见要交代的事情已经完成之后,她伸手一挥,顿时好几袋的蘑菇出现在地上。

    “这些,等小沙回来了,交给小沙。”

    “遵命!”见到地上出现的几袋蘑菇,卡片兄到是见怪不怪了,这位魔王阁下,在地狱里头抢的就是那些好吃的,尤以蘑菇为最,害得现在许多怪物,都不敢在蘑菇生长出没的地方落脚了。

    这些好吃的东西,都让阿兹莫丹大人送给了她最疼爱的妹妹督瑞尔大王。当然,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吃,卡片兄也不予评价。

    反正有一次它好奇的不行了,让手下们也在地狱弄了点阿兹莫丹大人时常送给督瑞尔大人的【好吃东西】,结果魔王巅峰实力的它,躺在椅子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了好一会。

    从此它领悟了两个道理,第一个,好奇心害死一只猫,第二个。督瑞尔大王好胃口。

    诸事完毕。贝安沙正准备走人,脑海里忽然又想起师兄教过的东西。

    一个新时代的,与时……与时什么来着?玉石俱焚?嗯嗯,就当是这样吧。师兄说过。一个新时代的。玉石俱焚的魔王,第一步,应该学会诱惑勇者当自己的手下。

    “虽然眼前没有勇者。不过好歹有一只活着的家伙,就拿它来练练吧,师兄说要这么诱惑来着?嗯嗯……貌似莫名其妙的就合格了,总之股却回忆一下师兄说过的话吧。”

    贝安沙开动脑筋,闭目沉思良久,忽然一拍手心。

    貌似,有一句很合适。

    她立刻从袋子里掏出两块暴风蘑菇,指着卡片兄。

    “你很有想法,跟我学做菜吧。”

    “咦……咦咦?我?”卡片兄指着自己,一脸的受宠若惊。

    这是何等恩赐,一向独来独往的阿兹莫丹大人,竟然说要教自己做菜,卡片兄脑袋有点晕乎乎的,莫非阿兹莫丹看上自己了,想让自己跳槽当它的手下?不行,自己可是督瑞尔大王的人,要有节操。

    姑且看看情况再说吧,不管怎么说,卡片兄是没办法拒绝。

    “愿意,当然愿意。”它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生怕慢了,换来对方的一剑斩头。

    “现在就开始吧。”贝安沙那一直酷酷抿着的小嘴,终于露出些微开心笑意,太好了,师兄说的果然没错,这不,轻而易举就将对方给【诱惑】过来了,真是太简单了。

    于是,两大魔王点起了火,开始就地蹲下,烤起了蘑菇。

    卡片兄觉得自己不能让阿兹莫丹大人失望,辜负它的一片苦心,虽然以前没干过这火,但是区区烤蘑菇谁不会,它小心翼翼的烤着,控制着火候。

    但是另外一边,贝安沙似乎却不大顺利,不知怎么的,地狱厨房属性发作,一会儿,她手上的蘑菇就变成了蘑菇状黑炭。

    奇怪了,上次和师兄一起烤的时候,明明很顺利的说。

    贝安沙心里嘀咕着,算了,就当做是换个口味吧。

    “完成了。”她站了起来。

    “我……我也完成了。”瞅着时机的卡片兄,也紧随其后宣布,目光一撇,落到对方手中的【黑炭】上面,不知为何,卡片兄打个一个冷战,暗道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拿来让我看看。”

    贝安沙从卡片兄手中抢过蘑菇串,看了看自己的,又看了看卡片兄的,嘴角微不可查的鼓了起来。

    吃下自己的,眯上眼睛,片刻之后,又吃下卡片兄的。

    然后,贝安沙低着头,沉默起来。

    “阿……阿兹莫丹大人?”卡片兄两条腿开始颤抖起来,它感觉到一股杀意正在弥漫,然后,也终于知道刚才那股冷战到底从何而来。

    完了,我完了,竟然忘记了那么重要的事情,用心用力的将蘑菇烤好,这不就跟那些在问答之中赢了阿兹莫丹大人的笨蛋一样了吗?

    想到那些家伙的下场,卡片兄一阵无力呻吟,只觉得和平如此短暂,这一次自己真的要下地狱了,真正意义上的地狱。

    “砰”一声,低着头,散发着黑色气息的贝安沙,凭空一拳击出,落在仅隔几米的卡片兄身上。

    它的身体,就像被高速火箭撞了正着般,轰一声笔直飞出,落在它最喜欢的宝座上面,宝座破碎,身体继续飞出,撞破了好几堵墙,落在地上,陀螺似的滚的七荤八素,最后才停止下来。

    “哼。”贝安沙狠狠的轻哼一声,好歹对方是小沙的左右手,才没有痛下杀手。

    这样的家伙,我才不要。还是师兄最好,回去找师兄继续学习吧。

    想着,她把斗篷一卷,身影消失在了墓室之中。

    好一会儿,鼻青脸肿的卡片兄从破洞里爬回来,看到空空如也的墓室,又一次的老泪纵横。

    终于……终于把这位杀神送走了,捡回了半条小命。

    不过,这半条小命还悬着,若是不把阿兹莫丹大人交代的事情做好。恐怕也留不久了。

    想到这里。它顾不上浑身疼痛,连忙召集手下。

    “快,快去联络黑暗长老,问问它摩罗刹到底是什么东西。该怎么种?”

    黑暗长老虽然还在地狱跟随照顾着督瑞尔大人。但是传递消息这种事情还是能轻而易举的做到。

    半个小时后。手下回来禀报,黑暗长老不知道摩罗刹是什么玩意。

    卡片兄快要抓狂了,这老头。亏平时还倚老卖老,吹嘘的好像无所不知,在关键时刻却完全靠不住。

    不过,急中生智的卡片兄,忽然想起某魔王的笨蛋属性,或许,是它把名字记错了呢?

    于是聪明的卡片兄将贝安沙交给它的莫洛洛种子拿出来,让手下再次联络暗黑长老。

    又过了半个小时,莫洛洛种子回到了卡片兄手上,随着回来的还有暗黑长老给的几本书。

    貌似是人类的书,【当不成勇者的我只好认真做农夫】、【机智农夫不会灾荒】、【想成为世界最强农夫】……

    暗黑长老该不会在耍自己吧,卡片兄觉得自己大脑不够用了。

    不过,等将这些书翻看一遍过后,卡片兄如释重负。

    如释重负个屁呀!

    虽然知道阿兹莫丹大人要让自己做什么了,但是,这沙漠古墓里头,哪来的种这些莫洛洛的环境,这不是坑爹吗?

    狠狠将手中的书摔在地上,卡片兄化作咆哮体的大吼大叫起来,只觉得自己这一次真的要玩完了。

    不,等等,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还不到绝望的时候,召集小弟们问问看。

    于是一大群巨型木乃伊,拥挤在巨大的墓室之中,和卡片兄一起冥思苦想。

    “无魂大人……”这时候,忽然有人说话了,卡片兄眼前一亮,目光望去,发现居然是之前那个差点被它踹飞的深蓝色的巨大木乃伊。

    这种家伙能想出什么好办法。

    “有话快说。”卡片兄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不抱任何希望。

    “武魂大人,我刚才看了这几本书,书上似乎说了,种莫洛洛,只要有土地养分和水和阳光就行了,对吧?”

    “还用你教!”卡片兄更加不耐烦了。

    “阳光,这沙漠遍地都有,只要出了古墓就是,水也不缺,就是这土地养分……”对方畏缩迟疑的说道。

    “你这蠢货,想故意惹火我对吧。”卡片兄怒了,这家伙,尽说一些废话。

    “我说,我说,无魂大人,您忘记了吗?我们刚开始,刚被制造出来的时候,被叫做什么?”深蓝色木乃伊吓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继续说下去,要是不能给出满意的答案,你懂的。”卡片兄摩拳擦掌,阴森森的看着这名不知死活的手下。

    “是的……属下是想说,我们刚刚被制造出来的时候,不是叫中空尸怪吗?身为木乃伊的我们,肚子里面是空的,尸体可以提供养分,所以……”

    这名巨型木乃伊,颤颤发抖的将所有话,一口气说完。

    卡片兄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土地,养分,中空尸怪。

    它眼前一亮,终于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很好,很好,你很有想法。”感觉又捡回了一条小命的它,满意的拍着这名巨型木乃伊的肩膀,将手中的莫洛洛种子,抛了几下,不怀好意的看着下方的一干小弟。

    此时此刻,在它眼中,这些小弟已经不是小弟,而是一片片沃土。

    于是,在数年后,第一第二世界的冒险者,惊奇发现,赫拉迪克古墓的所有巨型木乃伊投影以及分身,身上都长满了黑色的魔化莫洛洛。

    至于贝安沙,和她忘记了一开始出来的【告别零之魔王】的伟大目标一样,莫洛洛的事情,也在不久以后被她抛在脑后,让卡片兄看着一群天天要给自己的身体浇水,还得外出古墓晒一会太阳的莫洛洛化的小弟们,流着泪盼了一年又一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