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你很有想法
    ***************************************************************************************************

    乘着夜色,我宛如刚刚从某些治疗男性隐疾的医院里走出来的病人般,紧拉了拉斗篷帽子,警惕的左右张望一眼,发现没人,才低下头,迈着匆匆脚步,从阿尔托莉雅的家离开。

    刚才和阿尔托莉雅的那一吻,太忘我了,肯定已经被卡露洁和阿姆露迪娜看了个正着,超哈子卡西的说。

    不过那两个人都很体贴,大概明白我现在的心情,或许是已经走的远远的,或许是躲在暗处,用【陛下和殿下恩恩爱爱真是太好了早点生个孩子吧】这样的温暖目光目送我离去,总之没有来给我送行真是太好了。

    离开一段距离后,我才松口气,将斗篷帽子放下,仔细回忆思索起刚才在家里的那番交谈,整理着重要的信息。

    首先,阿姆露迪娜和卡露洁,会继续留在第三世界磨练,这是已经确定的事情。

    然后是小亚瑟王和咪啪骑士,现在正在外出中,我说怎么没见到她们两个,若是那小不点王在的话,恐怕我刚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口一个坐骑哒的跳上来,落到我的脑袋上面,举剑炫耀:这么简单的任务。身为本昂的坐骑,完成也素理所当然的事情哒,应该更早些完成回来哒,六十分,只有六十分哒。

    至于咪啪骑士,则是十分有可能在阿尔托莉雅邀请我,或者我现在离开的时候,【不经意】的出现,笑眯眯的凑上来作弄我。

    想到这,我不由的又警惕张望了几眼。

    阿尔托莉雅可能会在半个月之后离去。为了完成考验。不准备充分可不行,她要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将在领域境界已经难有敌手的实力,再上一层楼。尽量不让实力的因素影响到考验。

    她现在是领域高级实力。加上亚瑟王套装和伊米尔套装两大神器套装的加幅。虽然说这两大套装因为亚瑟王的分割封印,受到了严重限制,必须通过考验。找到被封印的神器碎片,最后才能发挥真正的实力。

    即便是如此,有着两大封印神器套装的阿尔托莉雅,除了同样拥有神器套装的二代十二骑士,比如说卡露洁这样的存在,基本上,在领域境界已经找不到敌手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阿尔托莉雅就不能在领域境界中更上一层楼,她还可以突破到领域巅峰境界,甚至有可能到达像地狱格斗熊那样的,人在领域,但力量已经是世界之力水准的准世界之力境界。

    到达这样的境界后,阿尔托莉雅才算得上是领域最强,连现在的卡露洁也未必会是她的对手。

    继续深入考虑,根据阿尔托莉雅所言,神器碎片一共有四份,阿尔托莉雅通过第一次考验的时候,是在伪领域巅峰境界,那么接下来很可能会遵循这样一种规律。

    在领域巅峰,才有可能完成第二次考验。

    在世界之力境界巅峰,才有可能完成第三次考验。

    而到达吞噬世界之力境界,才有可能接受最后一次考验,最终接近昔日亚瑟王的高度,以四翼之境,匹敌六翼,甚至在六翼强者之中,都是至强的存在。

    简直碉堡,现在想想,怎么说都应该把阿尔托莉雅列为救世主更加恰当一些吧,等她完成第三次神器碎片考验,像三魔神之流,已经不在话下,就更别说第四次考验,完成以后,仅凭阿尔托莉雅一个人,就能让精灵族直接和天使巨龙两大种族分庭抗礼,简直毫无挑战性可言。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还是需要点时间的,以阿尔托莉雅的天赋,从伪领域到领域,乃至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都应该不难,看她现在的进度就知道了,从两年多以前完成第一次考验,晋升到领域境界后,短短时间内,已经到达领域高级,要准备进行第二次考验了。

    第二次考验,对阿尔托莉雅来说,也应该不难,难就难在接下来的世界之力境界,或许得花上一段较长的时间,才能到达世界之力巅峰境界,再然后,就是情况不甚明朗的第三次考验了,这第三次考验,我看最大的问题不在考验本身,而在规则的变化。

    自原罪之战以后,暗黑大陆就少有能够突破到吞噬世界之力境界的人,塔拉夏应该算得上是旷古烁今的一代强者了,三魔神都被他封印过,但是根据各种比较李菊福的历史考据,塔拉夏似乎也没能突破这层桎梏,而是依靠其他的外力,达到抗衡三魔神的地步,他本身的实力境界,还是滞留在了世界之力境界巅峰,或许是像地狱格斗熊一样的准吞噬世界之力境界。

    为什么塔拉夏这样的天才,也会倒在最后这一步呢?稍有点脑子的人,其实都能看出来,肯定不是塔拉夏自身出了什么问题,而是自原罪之战以后,规则发生了某种变化。

    相应的,暗黑大陆也在原罪之战后,变得脆弱了,第一世界,光是领域等级的战斗,就已经无法承受,第二世界,无法承受世界之力级别的战斗,第三世界,无法承受吞噬世界之力级别的战斗。

    是不是因为暗黑大陆出现了这样的状况,才被限制实力呢?想想看,若是吞噬世界之力强者继续出现的话,暗黑大陆就可能会因为他们的战斗而被毁灭,出于保护,所以规则限制了吞噬世界之力境界的晋升。

    道理上是说得通,但缺乏事实依据。所以我们也无法准确下判断,只知道比起原罪之战以前,突破到吞噬世界之力境界,肯定是变得困难了,阿尔托莉雅想要更进一步,完成第三次考验,怕不会那么简单。

    算了,我想那么远干嘛,阿尔托莉雅的第二次考验还没谱呢,因为按照考验的尿性。阿尔托莉雅应该是在领域巅峰的实力状态下。完成比较合适。

    但是,现在她的实力只有领域高级,想在半个月内突破到巅峰境界,就算以吾王的天赋。也稍微有点勉强。

    我在想。以领域高级实力挑战考验。算不算得上是阿尔托莉雅的故意为之,带着一点小小的任性和骄傲,就是要让亚瑟王看到。就算不按照你的要求,我也能完成你打造出来的考验,我不会屈服于亚瑟王第二这个称呼,总有一天,我要尝试超越你。

    好可爱,在这种地方闹别扭的阿尔托莉雅,真的好可爱。

    一个人像花痴病发作般的捂着脸颊,陷入陶醉之中,等时不时经过的路人投来诧异目光,我才回过神来,尴尬的咳嗽几声,继续迈出脚步。

    这个嘛,总之有点失望,虽然阿尔托莉雅还要留下来半个月,但是这样看来,她要全力备战,我能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

    要是阿尔托莉雅能够完成考验,说不定一口气就能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不好,看来我也得多加努力才行,不能让阿尔托莉雅追赶上来。

    想到这里,我暗暗鼓足干劲,准备从明天开始就进行特训,怎么说也得先把世界之力境界摸熟了再说,还有,关于这个形态的命名,还有鲑鱼剑……还有变身……其实关于世界之力形态,我有着一肚子的问题,这些问题,都要在这段时间内解决掉,不然吃饭不香,睡觉不安。

    说起来,我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

    沉思数秒,我一拍掌心。

    对了,和塔莫娅约好了,一觉醒来后就将她召唤回来,今早被拉斐尔和萨绮丽那么一搅合,接着又是吾王相邀,我差点就忘记了。

    为了避免我这悲催的脑内储存再次出现问题,我还是乘现在记得,立刻召唤吧。

    我左右观察,寻找着可以使用的电话亭,准备拨打1000100,召唤塔莫娅。

    有了,那个地方比较偏僻,又空旷,就去那里吧。

    脚步迈出的一刹那,我忽然浑身僵硬,想起了某个设定。

    在晚饭后的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这段时间,是日常的洗澡时间,记得武帝大人的确是这样说过的没错。

    抬头看看昏暗的天色,我也没办法确认武帝大人是否已经吃过晚饭,过了多久,总而言之,以咱的准悲剧帝属性来看,这时候召唤是相当的危险。

    对,忍住,反正也没说这一觉要睡多久,等明天再召唤吧,我真太tm机智了!

    既然这样,接下来还得做点什么才好呢?对了,去看看贝安沙吧。

    我忽然想起自己的笨蛋小师妹,最近她肆无忌惮的散发无存在感气息,造成了极大的后遗症,以至于现在大家都时常忽略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早上图拉科夫说的那个一个可以顶得上十几个赫拉迪克强者的人,我一开始还以为他说的是贝安沙,没想到却是我,果然是无存在感气息太强烈了,导致大家都忘记贝安沙的存在了么?

    不过,贝安沙从未在他们面前出过手,他们大概也不知道贝安沙的实力几何,就连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贝安沙很强大,很有可能比我还强那么一点点,一点点。

    我现在很好奇腿毛仙人是在哪里捡来这么一个神奇的女孩,一身黑色的酷酷贝安沙,两根马尾的笨笨小师妹,简直全身都是谜团。

    她现在应该在……呃,在鲁高因皇宫的那个顶层仓库里头吧。

    看看皇宫的方向,很好认,鲁高因最高的那座宫殿建筑就是了,很快,我来到鲁高因皇宫门口,在夜色的掩护下,绕到皇宫背面,找到当初和贝安沙潜入的地点,几个跳跃,轻松的就来到了某座宫殿的顶层。

    鲁高因国王哟,这样的保安措施可不行呀。完全不合格,还是让法师公会多设置几个警报魔法吧,至少能逮住贝安沙这样的笨鱼。

    记得是那座宫殿顶层来着?

    我四处张望,宛若飞贼般,在一座座宫殿的楼顶上飞来飞去,寻找油腻的师妹。

    貌似就是前面那座了,等等……

    忽然间,一道黑影拦在前方,小小的个子,却散发出强大气势。

    “愚蠢的勇者哟。竟然敢闯入魔王宫殿。真是……真是……我看看……真是在自寻死路,今天,本王便要让你……让你……嗯,对了。是让你有去无回!”

    说完。将手中的书本收起来。黑影摆出了几个和时代严重的脱节姿势,比如说假面超人pose,美少女战士pose什么的。就连小孩子看到了也会嗤之以鼻。

    这是要闹哪样啊?

    我叹了一口气,惨不忍睹的扶了扶额头,跳上去,对着黑影的小小脑袋,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

    “师兄,欺负人。”贝安沙抱着头,不满的看着我。

    “这时候,不是应该说……说……让我看看。”说着,贝安沙从身后拿出一本书,翻了几页,认真的观看片刻后,重新收起,咳嗽几声。

    “这时候,师兄应该说【魔王,你多行不义必自比死,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征心恶除奸……】嗯,接下来是……接下来是……”

    忘了后面台词的贝安沙,又急忙拿起书翻找起来。

    我:“……”

    多行不义必自毙才对吧,惩恶除奸才对吧,别看不懂就随便的把字拆开来念呀笨蛋。

    看来有必要教贝安沙多识几个字了,我这个做师兄的,真是任重而道远。

    “贝安沙,你在做什么呢?”我又敲了敲贝安沙的脑袋,在她不满委屈的目光看过来之后,开始抚摸头,摸摸,摸摸,很快,贝安沙就似打呼噜的猫咪一样,舒服的眯起了眼。

    “贝安沙,找到了一本有趣的书。”

    终于从cosplay中回过魂的贝安沙,将身后藏着的书递了上来。

    我看看我看看,书名叫【勇者斗魔王之公主的丝袜】,谁能告诉我勇者斗魔王和公主的丝袜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吗?勇者和魔王,就为了公主的丝袜而打起来吗?这分明就是两个丝袜控变态的战斗才对吧!

    总而言之,光书名就已经很奇怪了,也怪不得里面的台词那么恶俗,这到底是什么年代的骑士小说了。

    姑且翻看几页,我立刻就瞎了狗眼,勇者竟然是公主的哥哥,魔王竟然是公主的父亲,而公主则是男扮女装的人妖,为了争夺上一任国王也就是公主的爷爷流传下来的据说能让穿上的人变成女人的丝袜而大打出手……

    这全家人都是变态吧!

    “贝安沙,你看这种书做什么?”我叹了一口气,问道。

    “总觉得应该学一学呢,万一以后遇到勇者该怎么办。”贝安沙将穿在身上的黑色披风高高迎风一扬,两根柔顺的黑色双马尾六十度向上翘起,宛如尖角,做魔王状。

    “……”

    我去,原来贝安沙的双马尾还有这种凶残功能,竟然可以做到这样,岂不是像吾王的那根金色呆毛?

    究竟是我跟不上时代,还是身边的人太奇怪,我已经有点分不清了。

    总而言之,情况我大概明白了,贝安沙也终于到了中二病的年纪,幻想着自己成为大魔王了。

    揉了揉太阳穴,这时候该怎么办呢?作为过来人资深者前辈专家教授,我想我必须给予贝安沙一定的引导,让她顺利渡过这个阶段。

    “咦?贝安沙,你怎么了?”

    回过神一看,忽然发现,贝安沙竟然露出一脸的彷徨,神色似乎在说,糟糕,我隐藏已久的身份,要被识破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懂的,我懂的,什么都不用说了。

    一手轻拍着贝安沙的肩膀,另一手抹着眼角的缅怀泪光,我依稀回忆起以往的自己,也是如此这般:

    啊……啊啊啊!封印在手上的暴君力量要……要,不行,不能在这里爆发,否则整个城市都将毁灭。

    不好,左眼的邪恶之力和右眼的圣洁之力控制不住了!力量要透过这【光与暗】的眼罩涌出来了,我……我就要变身了,但是不行,我还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圣天堕狱之王】身份,忍住,我的善之躯体和恶之灵魂,只要想做到就一定能做到!

    往事不堪回首呀。

    唏嘘感叹几声,我轻拍贝安沙,露出柔和而又深藏不露的目光,掌心一翻,凭空变出了两罐蜂蜜,递到贝安沙面前,朝她露齿一笑。

    “少女,你很有想法,跟我学做魔王吧。”

    ***************************************************************************************************

    被点娘黑了,有点生闷气,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