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女孩们的话题
    ***************************************************************************************************

    在我爆发出父爱光环,以及萨绮丽爆发出老师之魂的双重爆发中,围绕着小黑碳,我们聊的火热,甚至已经开始想象未来小黑碳该如何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并就此提供若干可能性和方案。

    “喂喂,别无视我呀。”站在一边,完全插不上嘴的拉斐尔不干了,身为百族公主的她,到了哪里都是主角,怎么能被冷落呢?

    “去去去,这没你的事,哼哼,以前老是嘲笑我是死灵法师,整天阴森森的玩骨头玩尸体,所以才找不到男人,现在后悔了吧,死灵法师也有死灵法师的好处。”

    对于能够被拜托成为小黑碳的老师,萨绮丽显得十分自豪,毕竟在第三世界,刚来到的新人就算再怎么尊敬崇拜这些实力强大,经验丰富的老前辈们,但也不会拜师那么夸张,或许这种事情对于萨绮丽而言,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所以特别兴奋。

    “有什么好得意的,小小吴,你那对双胞胎女儿,转职的是牧师对吧,虽然我是法师,但不怕告诉你们,当年还未来第三世界的时候,也复制过一段时间牧师的事情,略有心得。让她们两个做我的学生吧。”

    拉斐尔不服气的拉着我的手,一副我不答应她就不放的耍赖模样。

    “这个……我得尊重她们的意见是吧,再说,她们在牧师训练营似乎已经有老师了。”我撇头斜眼,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道。

    负责过牧师训练营又怎么样,说到底还是非专业人士,我还是更信任实力虽然不是很强却尽心尽力的阿露卡琪,可不会把西露丝和艾柯露教给你,跟着你学坏,变得一样那么耍赖狡猾。虽说她们好像已经被三无公主给教坏了。

    有点悲哀呀。是我这个父亲没有尽到该尽的教导义务,没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女儿,才会让三无公主得逞,都是我的错。

    明眼人一眼都能看得出的拒绝之意。拉斐尔岂能看不出来。她顿时大怒:“好呀。小小吴,没想到我竟然将宝贝孙女嫁给了白眼狼,关键时刻。你竟然一点都不帮我吧。”

    “西露丝和艾柯露毕竟是牧师,和拉斐尔大人的职业不对口,要不我找找其他人,愿意成为拉斐尔大人你的学生的人,肯定大有人在。”

    “不要不要,我就要西露丝和艾柯露。”拉斐尔又趴倒在桌子上撒赖滚脸了,喂喂喂,你到底是琳娅的奶奶还是她的妹妹呀,给我想起百族公主和联盟长老的身份别再卖萌了呀!!!

    “小弟,我们别理这种家伙,继续和我聊聊莉莉斯的事情吧,在她过来之前,我想知道的更多,做好充分的准备。”

    津津有味的看着老头对那让人怜悯的满地打滚求关注姿态,萨绮丽轻轻一笑,将我拉过她那边去,彻底的落井下石。

    “萨绮丽,你这混蛋!”见自己如此手上,萨绮丽还要伤口撒盐,拉斐尔顿觉不能忍。

    “失败者就该有失败者的样子,给我蹲到角落里舔舐伤口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掌背掩口,发出女王式的【嚯嚯嚯】笑声,萨绮丽痛打落水狗的指着帐篷一角,神气到了极点。

    “好你个……哼哼哼,我看图拉科夫说的果然没错,萨绮丽,你根本就是看上了小小吴,想要老牛吃嫩草对吧。”拉斐尔摇摇晃晃,背影散发着黑化气息的站了起来。

    “什……什么?你这家伙,是输不起吗?”见拉斐尔竟然将她最介意的事情拿出来,萨绮丽也生气了。

    “当然没有,我只是在想呀。”拉斐尔阳光灿烂的一笑,配合上她那黑化的背影,让人尤为觉得恐怖。

    “刚才不是说到小小吴的生育问题么,其实我觉得,虽然小小吴受到的限制的确很强大,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增加一点点希望。”

    “拉斐尔大人,不是说好了不说这个的吗?”我哭笑不得的央求道,但是下意识的,却竖起了耳朵。

    希望?什么样的希望,说来听听吧,维拉丝可是一直想要生孩子的说。

    “男女的血统契合度,如果找一个契合度高点的,生育的几率也会更大些,就好比巨龙一族,一般不同的龙类之间,比如说火龙和白龙,是不会互相结合,因为血统契合度太低,会导致生育能力更低。”拉斐尔李菊福的自信满满说道。

    “可以增加这个契合度吗?”我眼前一亮,情不自禁问道。

    “这个我可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

    宛如看到猎物落入陷阱中的猎人般,拉斐尔狡黠一笑,但是这时候,我却顾不得那么多,为了维拉丝,也为了我自己,这个必须打听清楚。

    “知道什么?拉斐尔大人你到是快说呀。”

    “嘿嘿嘿,我却知道,只要多找找,总会能找到和小小吴契合度较高的女孩,说不定到时候就能生育了,小小吴,我看萨绮丽对你id好感不错,干脆你直接把她推倒了,试试她和你的契合度吧。”

    终于,拉斐尔一脸促狭的暴露目的,原来拐了一个大弯,她还是在绕着弯子调侃萨绮丽呀。

    我失望的叹着气,看来还是得我和维拉丝多多努力滚床,才是王道。

    忽然间,一股毛刺悚然的气息从身边发出,我惊恐的回头一看。发现萨绮丽涨红着脸,正死死瞪着拉斐尔。

    要遭!

    我蹑手蹑脚的从她身边离开,图拉科夫他们也是如此,大家相似一眼,心照不宣的比了一个噤声手势,悄悄的离开了法师公会。

    而后,就听到一阵鸡飞狗跳,时不时从屋子里面扔出些盆盆碗碗,甚至是整张桌子,整个书架。可想而知里面的两大魔女战斗有多激烈。

    “真是一场闹剧呀。”大家惊魂未定的叹了一口气。想到为什么自己非得夹在两大魔女的争斗之间,卷入是非不可,心中就觉得十分心虚,总觉得又做了许多无聊的事情。

    “无聊无聊。我去逛酒吧去了。”图拉科夫大咧咧的迈出脚步。正准备走人。

    就在这时。三道巨大的黑影忽然将他笼罩起来,一只大手拍在他的肩膀上,牢牢叫他的脚步按停。

    “图拉科夫。你该不会忘记了,我们这一身是拜谁所赐吧。”高大威猛,和野蛮人相差无几的圣骑士沙希克,指着自己全身焦黑的颜色,以及一头乡村非主流造型的头发,眼神发黑的幽幽问道。

    平时总爱照镜子梳一把他那连苍蝇站上去都会打滑的中分头的沙希克,对于眼前的造型,显然是十分不满。

    和沙希克一样造型的达迦和辛巴拦在前面,不怀好意的盯着图拉科夫。

    顿时,这个大嘴巴大块头,额头上密集的冒起了冷汗。

    “等……等等,有话好说,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对吧。”

    “不对,我们只是被连累受罪的前战友,现在是……敌人。”沙希克灿烂一笑,露出一拍整齐森然的牙齿。

    “达迦,辛巴,你们能忍受得了这种说法吗?多年的战友情分,就要被这一句残酷无情的话给抹杀了,你们心甘情愿吗?”

    图拉科夫和沙希克是老对头,所以图拉科夫自然知道和沙希克说什么也没用,这时候得争取另外两个人的支持才行,不得不说这大块头还是有几分头脑的。

    可是,他这次把其他人连累惨了,营地魔女的组合爆炸,因为威力太大,对受害者造成的**和心灵阴影难以愈合,已经多年不用,却硬生生被他的大嘴巴给逼了出来,而且把其他人也牵连进去,这份仇恨,就算是双子海的水也冲刷不淡。

    图拉科夫不说还好,这一说,更是吸引仇恨,另外两只大手也齐齐按在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好汉饶命,有话好说,对了,我知道鲁高因有一个酒吧,那里卖的用仙人掌酿的酒绝赞,我请客,多少都没问题。”图拉科夫一边挣扎着,一边诱之以利。

    “放心吧,有你请客的时候。”沙希克骚包的叼着一朵红玫瑰,笑的深沉。

    “等我们气消了以后。”

    “不————!!!”

    目送图拉科夫被三人架走,我默默的流下了两行虎泪。

    图拉科夫大叔,你就放心的去吧,那把五孔巨神之刃,我会帮你保管好的。

    眼看只剩下自己一个,我也寻思着去找点什么事情做做好了……

    ……

    第一世界罗格营地。

    女孩们正就琳娅连续的几次喷嚏议论纷纷,神诞日过后,琳娅和莱娜总算清闲了一些,此时也在家中,加入到了话题里面。

    除此之外,还有莎拉的母亲丽莎阿姨,还有同样稍微清闲了一些的罗格士兵统领卡丽娜,当然,肯定还少不了蒂亚,小狐狸,就连总是被某人一口一个小丫头叫的贝雅,也在其中,最后,出乎意料的还有一个塔莫娅。

    这一眼望去,俨然整个罗格营地,甚至是整个暗黑大陆素质最高的女性,或许有一半以上,都集中到了这个小小的,看似不起眼的白色帐篷里面。

    简而言之,这是一场只有女人参与的闺蜜聚会。

    转职冒险者以后,连感冒都成了一种奢侈,见琳娅断断续续打了好几个喷嚏,女孩们不由关切起来。

    “琳娅,是不是这段时间累坏身体了?”

    “不是不是,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琳娅摇了摇头,连体质虚弱的莱娜都没事。她怎么可能会累坏身体呢?

    “不是累坏身体的话,说不定是有人挂念了。”

    见琳娅不像在撒谎城墙,于是,有人露出暧昧打趣的笑容。

    “琳娅可是营地三大美女,挂念她的人可多着了。”

    “不过,若非亲密之人的话,也至于让她有反应,对吧。”

    “所以说……”丽莎,卡丽娜等几个比较喜欢打趣人的大姐相视一笑。

    “一定是某个对她来说十分重要的人,在想念她了。”

    “怎……怎么可能呢?吴大哥才刚刚完成任务。一定很累了。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想起我。”琳娅顿时满脸羞红,连连否认道。

    “哎哟,我们可都没说那个人就是吴小弟呢。”卡丽娜拉高声调。

    “对对对,说不定是拉斐尔大人呢?”

    “你们……”一子下错。满盘皆输的琳娅。娇羞的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至于为什么这些人会知道某德鲁伊刚完成任务,就不得不说一说出现在这里的塔莫娅了,同样是舟车劳顿。从沙漠之中疲惫不堪回来的她,却没有急着休息,在大家的劝说下,还是坚持立刻回来,给女孩们报了平安。

    这一举动,也彻底让她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和敬佩,所以此时此刻,被邀请出现在了这里,在这种只有闺蜜相聚一堂的聚会聊天之中。

    “再说了,就当做是吴小弟吧,昨天才刚刚完成任务,累的不行,恨不得立刻倒头就睡,这种时候,说不定会更加想念起琳娅哦。”

    卡丽娜又发话了,平素聪慧,应对得体,亲切自然的让人无可挑剔的琳娅,作弄她的机会实在不多,得把握好才行。

    “这是什么意思?”小狐狸十分配合的问了一句。

    卡丽娜没有说话,笑而不语的将目光落到琳娅那傲视群雌,就连宽大的法师袍也遮掩不住,被撑的高高鼓起来的酥胸上。

    众人愣了一会,紧接着,除了单纯的,如维拉丝和贝雅之流以外,一个个都露出恍然大悟之色,俏脸上的笑容,也变得促狭微妙起来。

    “没……没没没……没有这回事……吴大哥才……才没有经常想要枕……枕着这儿睡觉呢,丽娜姐姐别胡说!”

    察觉到大家的目光,害羞的将双手护在胸前的琳娅,今天可谓是方寸大乱,连连失误,现在已经兵败如山倒,只剩下被大家调侃的份了。

    “诶嘿嘿,琳琳娅,老实交代的话,我们就放过你。”忽然,蒂亚调皮的从后面抱住琳娅,附耳暧昧说道。

    “交……交代什么?”琳娅小声嘀咕着,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大家,显然还在惦记着刚才被捉弄的事情。

    “胸部,还在长大吗?”

    顿时,所有人都感兴趣的竖起耳朵。

    “这个……那个……”没想到是这样的问题,琳娅脸色泛红的吞吞吐吐几句,终究这里全都是女性,胆子大一些,所以最后还是说了实话。

    “前……前几年……还稍微的……大了一点……现在……基本上没有了。”

    “……”

    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冷气。

    竟然前几年还在长大,现在【基本上】没有,也就是说,还有可能有一点点了?难怪有这种分量。

    尤其是贫乳派的某人和某人,更是咬着手帕,怨天不公。

    “其实前些年还算正常,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拼命长大起来了。”

    说起胸部,琳娅也颇有苦楚,实在太大了,严重影响了她的行动,每天都得用裹胸带勒紧才行,这样又会变得不舒服,有时候呼吸都有点困难。

    若不是……若不是吴大哥喜欢的话,自己真的想去找找看,看是否有让胸部变小的魔法存在。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个嘛……大概是十一二年前吧。”琳娅稍微考虑了一下,说道。

    那时候,才十七八岁,刚刚初出茅庐,成为一个没多久菜鸟冒险者的她,胸部只不过是一般人之上,还不能算是**属性,哪知道这几年长的那么快。

    “十一二年前,不是正好遇到大哥哥的时候吗?”莎拉忽然冒出一句。

    她可以发誓,这句话绝对是无心的,没有任何羡慕琳娅,所以想陷她于不义的成分在里面。

    听了莎拉这句话,众人顿时恍然大悟,用暧昧到了极点的目光看着琳娅。

    原来如此,长的那么大,原来都是那个人的功劳呀~~~

    “莎拉妹妹……你……”琳娅羞的额头都快冒烟了,不过她总算还保持了几分冷静,见势不妙,就想转移话题。

    “别说我,蒂亚不是也不小吗?”她转过身看着站在身后的蒂亚,目光落到她那规模同样不小的胸部上面。

    “咦,我的吗?”

    蒂亚毫无自觉的用手托了托她那众人之中,排在第二位的饱满坚挺酥胸,若是有男人在场,看到她这个动作,不流鼻血才怪呢。

    “蒂亚的话,虽然很大,不过她的个头较高,看起来到不会显得特别夸张。”

    “就是就是。”

    众人看着蒂亚,纷纷评头论足起来,意见都是一样,因为蒂亚在众人里面,同样是最高的,完美的修长曲线,让她的胸部看起来虽然很大,但却不至于大的太离谱。

    就在这时,一直带着温柔害羞的微笑,安静看着这一幕的维拉丝,忽然打了一个小喷嚏。

    顿时,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她身上。

    维拉丝吓的颤颤发抖,缩在椅子里面,就像被群狼环伺下的可怜小白兔。

    本来就位列众人之中【最好欺负,最喜欢欺负】第一位的她,现在主动露出把柄,完全可以用某一句名言来形容——我沉睡了一万年,终于还是不小心打了个喷嚏,真是自寻死路……

    ***************************************************************************************************

    面包娘的魔勇,历时七年终于完结了,还没有看过的童鞋鼎力推荐去看一下,另外,小七十分怀疑面包娘还有里番版的魔勇,毕竟魔勇刚出的时候那剧情……还有被禁的原因,大家懂的。

    最后,面包娘在其他书站开了新书,书名叫【萌萌山海经】,不知道的童鞋可以去搜索一下,支持面包仙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