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骑士小说的真谛其实就是【哔哔哔】
    ***************************************************************************************************

    “没有说是我,我从来没有说是我呀混蛋!”图拉科夫伤自尊的抱着头,看样子拉斐尔这颗心灵炸弹将他伤的着实不轻。

    “哦?你这大嘴巴到底想说什么,干脆一口气说完如何?”拉斐尔一点同情心都欠奉的摇摇头,不过,对付图拉科夫的大嘴巴就得这样才行,不然他能天花乱坠的把一点小事吹上天。

    “哼,那还用说吗?感觉被小看了的图拉科夫,迫不及待的将手指指到我身上。

    “新人小弟,不就是我们新增的一大助力吗?上次见他的时候还是领域境界,现在已经世界之力中级境界,连赫拉森也被他打败了,他一个不顶得上那些赫拉迪克的老头子?”

    “咦,我?”我怎么也没想到图拉科夫说的人竟然会是我,一时带愣住了。

    直到拉斐尔的眼睛,呆呆落到我身上,然后忽地,像黑暗中亮起的车灯似的,化作刺眼的光线投过来,口中念念有词。

    “对呀,我怎么忘记小小吴了,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吗?有小小吴一个,绝对可以顶得上赫拉迪克族那一群人,图拉科夫这家伙。偶然还是挺机灵的嘛,怎么办,该怎么使唤小小吴,充分利用他的价值比较好。”

    喂喂喂,我都听到了,我全部都听到了!!!

    “小小吴~~~”拉斐尔的眼睛再亮一分,噌噌噌的上前几步,紧紧握着我的手,两眼呈红心状。

    “小小吴小小吴,猜猜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她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却偏偏还要打哑谜。让我去揣摩她的心思,借此深入话题。

    毫无疑问,拉斐尔的眼睛里,现在闪烁着的光芒是类似“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嘛”一般的意思。只不过我怎么能让她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呢?

    “抱歉。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睁开拉斐尔的手,退后一步。

    “不知道也没关系,我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拉斐尔逼近一步。

    那你还问个屁呀!

    “等等。拉斐尔,不是我说你,太露骨了,你看小弟都被你吓坏了。”这时候,萨绮丽宛如救世主一样闪亮登场,插在我和拉斐尔的缝隙之间,拦住了她逐步逐步逼近的脚步。

    好人啊绮丽阿姨,回头我立刻给你立个长生牌。

    “有那么明显吗?”拉斐尔回过神来,下意识擦了擦嘴角,看了一眼其他人。

    所有人都齐齐的,重重的把头一点。

    “讨……讨厌啦,这是爱,是爱懂不,爱屋及乌,因为我深爱着我的宝贝孙女,所以连着小小吴也喜欢上了。”

    我只是爱的附带品么?就像是横幅上面写着的充值送大礼,说是大礼其实只不过是一条五毛钱一根的手机绳,类似这种角色?

    “总而言之呢,鉴于你上次的赖账行为,我们现在已经对你的信用产生了严重质疑,所以说,想要使唤小弟可没那么容易,得经过我的允许才行。”萨绮丽得意的轻哼道。

    “我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成了小小吴的监护人了。”拉斐尔没有上当,不甘示弱的与之对视着。

    “就在刚刚,是吧,小弟。”萨绮丽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意思很明白,是直接被拉斐尔剥削呢?还是通过她这个【经纪人】,获得更大的利益,大家分成。

    原来如此,我看错你了,绮丽阿姨,没想到你接近我竟然也我为了一个利字。

    我悲愤莫名,愤世嫉俗,俗不可耐的在心里打着小算盘,貌似走萨绮丽的路线比较划算,获利较大,于是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小小吴,我看错你了,看来你对琳娅的爱也不过是如此。”拉斐尔仿佛被至亲之人背叛了一样,伤心欲绝。

    “话不能这样说,拉斐尔大人,我现在不正是打算挣多点钱养家吗?这可是对琳娅的负责。”我咳嗽几声,拿出早就想好了的应付说辞。

    gj,萨绮丽背朝着我竖起大拇指。

    “可恶,连小小吴都变得那么机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拉斐尔不甘心的咬起嘴唇,似乎穷途末路了。

    哼,小看我这个罗格第三……不,现在已经是第二吝啬的下场,就是这样,凡是刺激到我的罗格第二吝啬之魂,智商就会无上限的爆发,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不过也罢,听好了,小小吴,现在我就给你下令吧。”

    忽然,沮丧的拉斐尔勾起一抹神秘微笑,刹那间就笑容灿烂起来,我和萨绮丽都感觉到了不妙的气息,貌似这一次又被这百族公主算计了。

    “说吧,我可是会按照任务难度收取酬劳。”事已至此,没办法退缩的萨绮丽,也只能强撑着说道。

    “很好,那么听清楚了,我的命令就是,小小吴,快点滚回去和琳娅生孩子吧,生很多很多很多的孩子。”拉斐尔诡异一笑,忽然朝我竖起暧昧莫名的大拇指,说出这样的命令。

    “什……什么?”我和萨绮丽都是目瞪口呆。

    “拉斐尔,你说什么?我怀疑是我耳朵出了什么问题,这时候不是应该利用我强大的实力,去做点保家卫国的事情么?”我摆了一个强壮的pose,示意这才是正确的剧本。

    “哼哼哼,你们都太天真了。完全被那些无聊的骑士小说给骗了。”啧啧啧的轻摇食指,拉斐尔露出得意笑容。

    “骑士小说里的强者,勇者,英雄,救世主,为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为了让剧情更华丽刺激,才会让他去挑战什么魔王魔神,现实中的救世主根本不是这样。”

    “那还能怎么样,救世主不去打败魔王。拯救世界。那还叫救世主吗?”我翻了翻白眼,无法苟同拉斐尔的说法。

    “说以才说小小吴你太天真了,我换个说法,相信你很快就能理解。比如说。人类正处于大饥荒时代。每天都有数万人活生生的饿死,这时候,你得到了一棵树。这种树适应力强,在任何环境都适合种植,而且一年就能长大,可以结出大量可食用的美味果子,这种时候,你是将这颗树变成唯一,让它被世人所渴求,被世人所追捧,还是立刻弄出大量的种子,让这种树种遍天下,短时间内解决饥荒问题?”

    “当然是选择后者了,这还用说吗?”我想都没有想的回答道,甚至不明白为什么拉斐尔会问出这种白痴的问题,答案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很好,那么现在,我们将【这棵树】和【救世主】,这两者的角色互相对调一下,你觉得如何?”拉斐尔的笑意更深,看着我的目光意味深长。

    “这个嘛,我看看,等等,难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呆呆的看着拉斐尔,终于明白过来。

    “bingo,没错,所以说,其实那些描写救世主的骑士小说,真正的写实版,绝对不是什么经过一番磨难,得到传说中的宝剑和铠甲,然后干掉大魔王,拯救世界的荒唐剧情,而是一本——后宫色情小说。”

    所有人:“……”

    虽然貌似有道理,但被拉斐尔这样一说,估计以后什么骑士小说都无法直视了。

    “也……也就是说,小弟最重要的任务,其实并不是拯救暗黑大陆,而是……而是成为……成为那个……什么……”萨绮丽满脸通红的看着我。

    连你也要背叛我吗我忠诚的经纪人哟,金坷垃提成,你就别想要啦!

    “虽然事实有些残酷,但的确是这样没错。”拉斐尔残念的摊了摊手。

    “等等,你的话我能理解,我也不想诅咒我自己,但有句话说的好,虎父也会有犬子,就算是我的孩子,也并不能保证就一定优秀吧。”我还想挣扎一下。

    非要我从救世主和大种马这两个角色之中,选择一个,那还用说,我绝对会选择……

    呃,会选择……

    对不起,导演,我刚才犯中二了,请务必让我重新选择,走大种马的路线,我觉得我能把这个角色演绎的更加完美!

    “当然也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只要生多一点不就成了?总会有继承你的才能的孩子出现吧,这样可比让你一个人去战胜什么大魔王大魔神,拯救暗黑大陆靠谱和保险多了。”

    这样说道,拉斐尔做出最后的救世主总结:“所以说,其实救世主小说的真正结局应该是这样,在经过百分之九十九的后宫色情内容后,最后百分之一,一代勇者带领着二代勇者们带领着大量的三代勇者们或许还有海量的四代勇者们,一起把可怜的魔王给淹没了,暗黑大陆因此得救,真是可喜可贺。”

    我觉得按照这个剧情发展,暗黑大陆是得救了,但暗黑大陆的光棍男人们可就没救了。

    心里默默吐槽一番,我忽然想到点什么。

    貌似阿卡拉那只老狐狸,一直都在明里暗里为我开后宫提供各种便利,难道说,她早就打算这样做?从维拉丝离开维塔司村,跟随在我身边,到为我和阿尔托莉雅【拉皮条】,还有和琳娅,和小狐狸,和蒂亚走在一起,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有不少地方,都有着阿卡拉提供的空间和便利。

    真可怕,真是太可怕了,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阿卡拉的可怕阴谋之中,原来开后宫根本不是我的错,是阿卡拉,都是她搞的鬼,全世界的男人们哟,听见了吗?你们真正的敌人根本就不是我,是阿卡拉。我也不过是受害者,所以拜托以后别再用眼神剐我了。

    “只可惜呢。”这时候,拉斐尔忽然叹息一声。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东西,都太理想化了,几乎不可能实现,上帝是公平的,越是强大的存在,生育能力就越低。这种事不用我说你们也早就知道了。若非如此,这个世界早就被巨龙一族统治了。”

    继续唉声叹气着,拉斐尔说道:“阿卡拉好不容易赌了一把,而且她也赌对了。可惜。堵是堵对了。却也失败了。”

    “这有是为什么?”萨绮丽她们不解问道,赌对了,却又失败了。这似乎有点自相矛盾。

    “赌对了,是指赌对了小小吴,失败了,却是说还是没能乘着小小吴实力弱的时候,留下后代,现在小小吴想要让女孩子怀孕,恐怕比巨龙都还要难十倍了。”

    “拉斐尔,你不说的那么露骨会死么?”见拉斐尔一直将【哔】马、【哔】宫、【哔】情、【哔】孕什么的,挂在嘴边,在这方面很是苦手的萨绮丽有些受不住了,脸色泛红的瞪眼道。

    “哼,就你脸皮薄,我们营地的纯情魔女萨绮丽,以后该这样称呼你比较好?”

    “啊啊啊,好呀,那我也叫你寡妇公主拉斐尔好了。”

    “胡说八道,我丈夫才没死,只不过是失踪了几年而已。”拉斐尔不乐意了。

    “是么?好吧,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我一直很想知道,拉斐尔,你还记得你那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丈夫的名字么?”

    “当然还记得了。”

    “能不能告诉我呢?”

    “这个……让我想想,咳咳,不能,凭什么我要无缘无故的告诉你。”

    “喂喂,她刚才说了【让我想想】了吧。”

    “说了,的确说了,我也听见了。”

    “太可怜了,我看死没死都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几个大男人,对于那名传说中,史上最没有存在感的百族公主的丈夫,产生了极大的同情和怜悯。

    “啰……啰嗦!你们这些家伙,我只要有琳娅宝贝就行了。”拉斐尔恼羞成怒。

    “所以说你这和寡妇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吧。”

    “哦霍?萨绮丽,看来你今天是非要和我过不去了。”拉斐尔的一头墨绿色长发无风自动,飞舞起来。

    “别说的好像我以前跟你好过似的,被人误会怎么办?”轻挑着一缕发丝,妩媚的咯咯笑着,萨绮丽眼神却一点没有笑意的回道。

    “看来今天是时候决出个胜负了。”

    “我正有此意。”

    顿时,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喂喂喂,好好说话呀你们两位,这种游戏还未玩腻么?

    “算了,看在小小吴的份上,今天就暂时饶过你。”仿佛听到了我的心声,拉斐尔忽然罢手。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总有你求饶的一天。”见拉斐尔没了心思,萨绮丽顿感无趣,但嘴巴却不甘示弱。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对了,小小吴的后代问题。”拉斐尔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

    我:“……”

    你们两个还是继续好了,为营地第一魔女而战斗吧,我献上最热情的支持。

    “其实我觉得,阿卡拉或许一开始就想错了,或者说还是低估了小小吴的潜力,或许,小小吴一开始就已经受到了法则的生育限制,就像那些巨龙一样,并不是说年轻一点,实力弱一点的时候,受孕的概率就会变得更高一些。”

    拉斐尔又开始若无其事的爆出一些相对于暗黑大陆的风气而言,有些很黄很暴力的台词,这不,萨绮丽又开始脸红了,不过这一刺激她可没有上当,硬是将红晕憋了下去,装作一副自然淡定的样子,继续听着。

    但是,我却已经受不鸟了,这些家伙,皇帝不急太监急,我都还没想过和女孩们生孩子的事情,她们到是早早计划起来了。

    “我知道了,拉斐尔大人,所以拜托别再说了,我们换个和孩子无关的话题如何?”我泪流满面的恳求道。

    “这怎么行呢,这可是事关暗黑大陆的未来的问题呀。”拉斐尔并不打算轻易放弃。

    “我一个人就能拯救暗黑大陆,应该请务必让我一个人来拯救吧,这样总行了吧,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

    “说起来,小小吴现在已经有三个女儿了吧,虽说都是认的干女儿。”

    “对对对,准确的说应该是三个半,卡洛斯的女儿,卡洁儿,也算能算是半个吧。”说起女儿们,我刚才还一脸的苦像,瞬间变得光芒四射,强大的父爱光环爆发出来,腰身从一个苦巴巴的伛偻老农变成了衣甲鲜艳,面带慈父微笑的勇者,闪瞎了一干人的眼睛。

    “对了,绮丽阿姨,我想拜托你个事。”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出声道。

    “我的那个女儿,莉莉斯,刚转职了死灵法师不久,我认识的死灵法师也没几个,若是以后来往第三世界更方便了,能不能麻烦让你给她当一当老师。”

    “是小弟的女儿吗?当然可以,只不过,让我来教导真的可以吗?”萨绮丽眼前一亮,拼命点着头,似乎恨不得现在就能立刻见到小黑碳。

    “当然,绮丽阿姨可是营地公认的数一数二的死灵法师,哪能信不过你呀。”我一记马屁拍上去,自从见识了萨绮丽的组合技能爆炸以后,我就已经下定决心。

    或许萨绮丽还不是联盟最强的死灵法师,但是,小黑碳若是有朝一日能有她这样的技巧实力,我就已经心满意足,别无所求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