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两大魔女的卖萌时间
    ***************************************************************************************************

    “咦,拉斐尔大人,你还未忙完吗?”

    回来之后,按照之前的愿望饱餐一顿,大睡一觉后,醒过来,想着其他人去哪里了,来到法师公会,第一眼就看到拉斐尔,正瘫软在桌子上滚着脸,断断续续的发出悲鸣。

    拉斐尔老大,你是出来卖萌的么?

    “是小小吴呀。”抬起头,拉斐尔泪眼汪汪的看着我,眼眶里蓄满了晶莹水光,说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难道说是忙哭了?那到也是,不仅在赫拉迪克族那乱忙一通,回来以后还无法歇息,要马不停蹄的把赫拉迪克人全部临时安顿好,还得和泰恩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在哪里给这些赫拉迪克人一个长久生活的空间。

    怕是我睡着的这一整天时间里,拉斐尔都在忙个不停。

    不过据我说知,这位百族公主殿下可是女强人类型,和阿尔托莉雅一样,从来不会喊累,现在这样到是十分稀奇。

    “忙是忙完了,早在一个小时以前。”擦了一把湿润眼角,小孩子一般的拉斐尔哽咽说道。

    “那足足哭是一个小时?”我大吃一惊,这到底是得多委屈呀。干脆辞职吧,让萨绮丽干,正好我最近觉得她太清闲了,清闲的老是来作弄我。

    “那……大概差不多吧。”拉斐尔呜呜的点了点头。

    “抱歉,那么忙的话,把我们叫醒来帮忙不就好了。”我觉得有些歉意,虽然因为拉斐尔之前的赖账行为,我们已经下定决心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过要真累成这样,我们也不会真的见死不救。尤其是我。怎么说也是联盟长老,更是负有同样的责任。

    “那么……忙?小小吴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刚才那句话,好像完美的将两天平行线的对话。聚拢到了一起。拉斐尔终于明白过来。两人说的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不是因为太忙觉得委屈所以趴在这里滚脸……咳咳,我是说伤心吗?”我不解的看着她,难道说是自己误会了。

    “当然不是了。小小吴真是的,擅自揣摩淑女的心可是十分失礼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小事而委屈的在这伤心痛哭呢。”

    “是……是吗?啊哈哈……抱歉抱歉,看来是我误会了,那到底是什么事,让拉斐尔大人您如此伤心呢,不妨说出来,说不定我也能帮帮忙。”见拉斐尔鼓起小嘴,露出一副生气的模样,我连忙转移话题道。

    “忙完了之后,我想起还留在沙漠的那些赫拉迪克人。”露出回忆之色,想着想着,拉斐尔的眼眶又湿润了几分。

    “越想越伤心,呜呜呜,小小吴,我们亏大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那么伤心,你到是说明白呀。”我哭笑不得,虽说雷顿长老他们的决定,的确让人心酸,并且竖然起敬,但也不至于伤心成这样吧。

    “因为……因为……你看,那些可都是优秀的学者和法师呀,如果他们能一起过来那该有多好,我们的实力有能壮大一分了,想到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才留在那片沙漠中,我越想越是伤心。”就像是要不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拉斐尔朝我抱怨道。

    “绝大部分赫拉迪克人不是已经过来了吗?有他们加入联盟,应该知足了。”我只能像哄小孩一样,温声的哄着这位百族公主。

    “完全没办法知足,虽然过来的这些赫拉迪克人,也有很多厉害的学者法师,但留在沙漠的那些,也有十几个很厉害,尤其是雷顿长老,可是世界之力等级的强者。”

    “咦,雷顿长老是世界之力级强者?”说出这番话的人,却不是我,而是萨绮丽她们,不知何时,她们也过来了。

    “是啊,你们不知道吗?”拉斐尔奇怪的看着我们几个,似乎在说,相处了那么多天,竟然连对方的实力都不知道,也太逊了吧。

    “不知道,你知道吗?”大家互相看上一眼,均是一脸的迷茫。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没看出,连经验丰富的萨绮丽她们也是一样,这只能说明雷顿的力量气息收敛的很好,还有,拉斐尔也是个极为可怕的家伙,竟然在短短时间内疚知道了雷顿的实力,以及留守的那些赫拉迪克人之中,有几个是学霸型人才。

    说不定,这位百族公主现在已经将那上万赫拉迪克人的老底都摸清楚了,有多少是天才,有多少知识渊博,有多少强者……想想都觉得可怕,她和阿卡拉都一个样,凡是涉及到联盟,涉及到人才和发展,就会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还有三四个是领域强者,五个左右的法师学者……”拉斐尔一一细数着,越数越伤心,滚滚泪水都快夺眶而出了,悲啼一声,扑到了我身上。

    “呜呜哇,小小吴,我好伤心呀,好多好多的人才不见了。”

    “乖乖乖,不哭。”僵硬的扯着嘴角,我向萨绮丽露出求救目光,她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动作,似乎在说,这种时候你就让拉斐尔任性一下吧,她也是为了联盟好。

    难怪当初她宁愿冒着危险,将定位宝石送给雷顿,我还以为她感情用事了,原来早就知道雷顿和那些老人的重要,是在放长钩钓大鱼呀。

    老狐狸,都是一群老狐狸。

    我心里感叹着。无奈的伸手,像平时对待女儿们一样,摸摸头,摸摸头。

    “快点,将这一幕录下来,标题就叫【联盟长老返老还童,百族公主跪求安慰】,以后可以用来威胁拉斐尔。”一旁的萨绮丽小声对图拉科夫嘀咕道。

    喂喂喂,泥焖垢了!!!

    “敢录就将你以前洗澡在浴桶里睡死,最后沉下去而不自知的影像复制一百份扔出去。”拉斐尔从怀里抬起头。看着萨绮丽。眼睛闪过一道锐利光芒。

    “啊——!!!你这混蛋,不是说已经销毁了吗?”萨绮丽顿时满脸通红的尖叫起来。

    “噢噢噢————!!!”所有男人却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目光下意识落到萨绮丽裸露出来的,那宛如婴儿一样白皙精致的皮肤上。

    “在想象个什么劲!你们这些色狼!衰老一指!!!”

    几记衰老一指点出。顿时地上躺倒了一片。老人一般的咳嗽哀嚎声四起。

    “为什么新人小弟没事。”图拉科夫受难不忘兄弟。见我竟然还好端端站着,没有受到衰老一指的迫害,不由悲愤。

    很好。图拉科夫大叔,我记住你了。

    “小弟刚才什么都没听到,对吧。”萨绮丽冲我露出威胁目光。

    “对对对,我什么也没看到。”看到几个大男人的下场,我连忙点头,生怕说慢了萨绮丽一指点来,虽然没有尝试过衰老一指是什么滋味,但是看图拉科夫他们的表现,我已经懒得去想了。

    “再说小弟没有变身的时候只有伪领域实力,衰老一指的威力对他来说大了一点。”萨绮丽又找到了一个正当理由。

    “原来实力弱也有好处!”倒地的男人们一个个后悔痛哭。

    “这不公平!”

    “没错,别再找借口掩饰你的老牛吃嫩草的喜好了,萨绮丽,摘下伪装的面具,展现真正的自我吧,我们不会嘲笑你的,顶多只会在酒吧里和别人说一说。”

    “噗通噗通”几声,几只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尸体,被面带微笑的萨绮丽扔到地上。

    我还在好奇萨绮丽想要做什么,图拉科夫他们却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面色发青起来了。

    “不!别这样!萨绮丽!萨绮丽大姐头!萨绮丽女王殿下!我们什么都没说啊!都是图拉科夫的大嘴巴!”沙希克几个拼命挣扎起来,不断在地上打滚,试图远离萨绮丽一点,那副惊恐的样子,仿佛遇到了四魔王。

    “说多无用。”带着笑意的美眸,闪过一道寒光,几具动物尸体被召唤成了骷髅,萨绮丽在骷髅上轻轻一点,然后,这些忠诚的小东西们,就将满地打滚的大男人拖着外出,拜衰老一指所赐,他们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哦,我想起来了。

    看到萨绮丽那轻轻一点的手势,极为眼熟,我终于想起,那不是她曾经在皇宫监牢向我展示过的组合技能攻击吗?我记得当时图拉科夫还用一副受害者的嘴脸愤愤说过,这一招和萨绮丽的衰老一指齐名,不知在多少冒险者心里留下阴影,也造就了萨绮丽的魔女名声,最近这几年才有所收敛,没再用这一招,该而频繁使用影响【较小】的衰老一指了。

    窥衰老一指对谁用的次数最多,我就大致上能猜出来,当年萨绮丽还用组合技能爆炸的时候,谁最受伤,不用说,肯定是图拉科夫这厮,心里留下阴影的冒险者,他肯定算一个。

    现在,因为图拉科夫一番口无遮拦的大嘴巴,终于又逼爆炸魔女重出江湖了,连带沙希克几个也受了罪,怎一个惨字了得,估计接下来,如果这几个人还能活下的话,图拉科夫还要被沙希克几个拷打一番,真是罪有应得。

    没多久,我就听到几声剧烈的爆炸,爆炸之中,隐约传来几声熟悉的惨叫,我默默在胸口比了一个十字架。

    无量天尊,祝你们几位早日成佛。

    回过头,萨绮丽的眼神依然充斥着危险气息,狠狠瞪向面露无辜之色的拉斐尔:“违反约定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长老大人。你可得有心理准备。”

    “到底是什么样的后果呢?”拉斐尔颇有作死倾向的一脸天真问道。

    “上次裸睡流口水还滚落床的影像,我也复制一百份扔出去如何?”萨绮丽露出极度妖娆,极度可怕的微笑。

    这次轮到拉斐尔脸色一变。

    “萨绮丽你这混蛋,不是说好已经把它销毁的吗?”

    “哼,我早就知道你这小人会这样做,所以才留着防一手,果然派上用场了。”萨绮丽得意的鼻子轻哼。

    “反了吧,应该是我知道你这小人会违约,才留一手的。”

    “啊?你在说什么,有本事出去营地打听打听。我萨绮丽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我拉斐尔也是说话算话。”

    “呸呸呸。昨天还赖账呢,先把任务奖励给了再说这话也不迟。”

    “你上次还不是……”

    看见两位魔女阁下又争吵起来,我默默退后数步,擦着额头的冷汗。

    别闹。二位。你们就不怕艳照门么?

    争吵了好一阵子。两位魔女大人似乎也意识到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决定一起销毁,在发下重誓以后。同时拿出了影像水晶。

    “等等,我还是信不过你。”

    “我也信不过你。”

    两人虎视眈眈,忽然想到了站在一旁看戏的某德鲁伊。

    “小小吴,你来。”

    “小弟,帮个忙。”

    说着,两只小手同时递了过来,霸道的各自将一颗闪闪发耀的水晶塞到我的手上。

    看着两枚水晶,我咕噜的吞咽一口。

    一个是百族公主殿下的裸睡像,一个是营地魔女的入浴图,两个都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这等诱惑,想必是个男人就抗拒不了。

    我在考虑这时候拿着水晶跑人的可能性,经过大脑一番精密计算,得出了零的答案,不由沮丧。

    “小弟,想要看也不是不行哦。”

    我的表情似乎被对方尽收眼底了,只见萨绮丽朝我抛了一记媚眼,轻点红润艳丽的娇唇,一股让男人疯狂的成熟妩媚,却又带着一点淡淡青涩害羞的气质,迎面扑来。

    “只是看了以后,可要负起责任哦,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把你的琳娅宝贝抛弃了,我就什么都答应你。”

    虽然是想装出成熟妖艳,妩媚无边的御姐一面,可是萨绮丽脸上淡淡的红晕却已经出卖了她。

    “瞧瞧,调戏别人反而自己脸先红了,老处女也就能做到这种程度了。”拉斐尔在一旁轻轻嘀咕道,好在萨绮丽忙着【诱惑】我,似乎没有听到,不然还不当场发飙不可。

    “那还是算了。”我连连摇头,想让我抛弃琳娅?门都没有。

    “你说什么?我哪点比不上琳娅了,小弟你到是说说看。”萨绮丽不依不饶的上前一步,向着我的眼睛逼近过来。

    我仔细看了一眼,这张近在眼前,在眼睛里放大了之后依然精致美丽的俏脸,并没有逊色拉斐尔多少。

    换言之,肯定也没有逊色琳娅多少。

    正因为这样,有点难办,得找个绝对性的,萨绮丽也无法反驳的理由才行。

    想了想,我认真的看着萨绮丽。

    “非要说决定性的理由的话,那就是——琳娅的胸部比你大。”

    “小弟你这混蛋!”迎接我的是萨绮丽悲愤欲哭的一拳头,倒地之前,还听到拉斐尔畅快的笑声,似乎在觉得宝贝孙女唯独胸部不像自己,其实也并不算是一件坏事。

    最后,在两大魔女的监视下,我两手微微用力,将影像水晶给捏碎了,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又和萨绮丽做了浪费时间的蠢事,刚才说到哪里来着?”拉斐尔百无聊赖的瘫倒在桌子上,歪着头,回忆起来。

    “对了,赫拉迪克族的人才呀!”惊叫一声,她连续炸了眨眼,眼眶又有湿润起雾的迹象。

    “你这家伙,还真是死性不改。”看到拉斐尔这副模样,萨绮丽似乎早就习惯了。

    “凡事多往好处想想,多往好处想。”

    “我才不要被傻乐天派的萨绮丽教训,让你管理联盟的话肯定不出三天,联盟就要变成马戏团组织。”拉斐尔不领情的撇撇嘴。

    “你这混蛋,说谁是傻乐天派?”萨绮丽气的摩拳擦掌。

    “其实往好处想的话,我们不是多了一名高手吗?这名高手,可是完全抵得上那十多位。”

    身后响起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命不该绝,祸害遗千年的图拉科夫,只是图拉科夫大叔呀,你身子怎么那么黑,和非洲叔叔去学rap了吗?还有那根向天翘起的辫子为何如此杀马特,是在村口理发店做的新发型吗?

    看看沙希克,辛巴,达迦,个个都是如此,看来他们可以组成非洲新农村风杀马特洗剪吹rap四人组了,搞笑程度肯定一流。

    “说谁呢?该不会是想说你自己吧。”拉斐尔上上下下打量了浑身焦黑的图拉科夫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微妙表情。

    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说:老板,给我一个廉价版雷顿,我用一千个限量珍藏版图拉科夫打包交换。

    刚刚被衰老一指,被组合爆炸的图拉科夫,继**受创之后,心灵也添了新伤……

    ***************************************************************************************************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了,厚着脸皮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