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故土之心,精诚如金
    ***************************************************************************************************

    眼看着赫拉迪克人一个个逐渐消失在传送阵,传送阵每一次只能传送五人,一万人就得……嗯,这个嘛,就得传送很多次,至少需要一天时间。

    不过已经足够了,简易传送阵可以维持三天的时间,只要没有地狱一族过来捣乱,无论怎么传送,横着传送,倒着传送,时间都够。

    “呜哈~~任务终于完成了,好想回去立刻洗个澡,睡上一觉。”站了个把小时,目送了数百赫拉迪克人离去,萨绮丽打了一个哈欠,舒展着美好动人的腰肢,懒洋洋说道。

    “好啊,就当做是给你这次任务的奖励如何,我来帮你实现。”身后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回过头一看,可不是拉斐尔吗?

    她刚才可忙的够呛,又是要和雷顿长老他们洽谈,又是要组织上万赫拉迪克人,忙的马不停蹄,到处都能看到她的忙碌身影。

    第三世界的联盟总负责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得来的,至少自己没办法做到和拉斐尔一样好,百族公主的名头果然名不虚传。

    我们悠闲的站在一边,很开心的看着拉斐尔的身影这样想到。

    现在,拉斐尔的声音骤然一响。想到刚才的惬意自得,大家都有点心虚,讪笑着回过头。

    “咦?我才不要呢,这种事情回去以后我自己也能做,干嘛要这样无聊的奖励。”萨绮丽一脸的受骗。

    “那可难办了,这次的功劳那么大,萨绮丽你想要什么呢?”拉斐尔有些困惑。

    “简单,在营地所有人面前叫我三声女王大人。”萨绮丽爽朗的竖起大拇指道。

    喂喂喂!

    “真的要这样做,我可是一点也不介意哦。”拉斐尔笑眯眯的看着对方。

    “等等,让我好好想一想。”咬着拇指。做了一个思考的动作。萨绮丽终究是认识到了,做这种事情或许最难为情的人不是拉斐尔,而是她,所以摇了摇头。

    “把神诞日还给我。”她貌似换了一个比较【简单】的奖励。

    “好好好。当然没问题。”拉斐尔双手合十。笑的十分轻松。仿佛这对她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不妙,萨绮丽,这家伙好像在打什么鬼主意。”图拉科夫悄悄说道。

    “我当然知道。哼,到时候见招拆招,反正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上。”萨绮丽轻哼一声,和拉斐尔对视着,两人都是一阵皮笑肉不笑的,气氛诡异的很。

    “那……那个,我的奖励呢?”我觉得作为这一次的主要工程,拉斐尔这样把我无视实在太不应该了。

    “都已经抢走了我的宝贝孙女,我最珍贵的宝物,竟然还不满足吗?小小吴你可真是贪心不足呢。”

    目光落到我身上,拉斐尔忽然伤心的抹起了眼角,用一副无赖的语气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难道说我以后得给你干一辈子的免费活?”

    我斜着眼,挖挖耳朵,表示这次你用这个借口赖过去了,以后可就没那么好使唤我了,**……不对,是信誉,我是说信用和名誉,是无价的,懂?

    “唉?这个……真是哪小小吴没办法,什么都好,就是好色了一点。”

    喂喂喂,这到底是哪门子的转进如风,我只不过是讨要任务应得的奖励,为什么非得被说成是好色不可?

    “没办法,我就勉为其难的满足一下小小吴的好色吧,来,啾~~~”

    说着,拉斐尔中指食指并拢,在上面吻了一记,然后朝我一扬,也就是传说中的飞吻了。

    所有人:“……”

    “你们这是什么目光?”见我们集体无语,用微妙的目光看着她,拉斐尔来气了。

    这个……虽然说嘛。

    我上下打量了拉斐尔一眼,和琳娅十分相似,说是琳娅的奶奶,其实更像是琳娅的姐姐,除了胸部……咳咳,那啥以外,可以说任何方面都不逊色于琳娅,尤其是那股成熟妩媚气质,更不是现在的琳娅所能具备的。

    但是……这没有任何意义呀,我是个实在的人,请拿出点实质性的奖励吧,就算给我一颗无瑕疵宝石也好,我也认了。

    我漠然着目光,用眼睛这样对拉斐尔无声的说道。

    “难……难道说,小小吴还想更深一步觊觎我的美色?呜呜呜,因为丈夫太久没有回来,独守空房宛如寡妇一般,被好色的男人盯上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拉斐尔悲痛掩面,时不时透过指缝观察我的表情,哭的那叫一个假。

    这是在上演哪门子的三流肥皂剧场?其实我很想问一问,你的丈夫,琳娅的爷爷,到底叫什么名字!是何方神圣!这存在感稀薄的碉堡天了吧!我都快被好奇心挠死了!

    “啊啊啊,你这家伙够了,说来说去就是想赖账是吧,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萨绮丽看不下去了。

    拉斐尔一定也生气:“不管我多少岁,都得叫你一声萨绮丽阿姨,不对,或许是婆婆比较合适,不是么?”

    “你这家伙,想干架吗?”

    “谁怕谁?今天就比试一下,谁才是罗格第一魔女吧!”

    我觉得这个称号,并不算是赞美,没什么好比试的……

    看着剑拔弩张的两大魔女,我们知趣的转身走人,免得大神打架。凡人受到波及。

    “看来是别想要到任务奖励了,这次被拉斐尔坑惨了。”

    “下次拉斐尔叫我们干活,一定得先把奖励商量好,拿到手。”

    “至少也要拿三分之一,总算不至于干白活。”

    “附议。”

    “我们已经被拖欠惯了,都懒得记了。”身为侦查人员的辛巴大叔和达迦大叔表示心早已伤透。

    迁移花费的时间比,预料中的要长一些,主要是鲁高因那边需要一个容纳过程,一下子涌入上万人,就算是鲁高因也无法一口气安置下来。幸好有三天时间。到也不用十分着急。

    第二天的时间又过了一半,终于,最后一批赫拉迪克人离开了。

    “什么?你们不走?”意外出现了,等到最后。雷顿长老以及上百名赫拉迪克人。都是已经或者差不多白胡子的年纪。竟然不愿意走了。

    “没错,族人们都脱困了,我们最大的心愿也完成了。”雷顿拄着拐杖。回过头,宛如看着妻子一般,深情的看着这片沙漠,看着高高耸立的中央塔。

    “这是我们赫拉迪克族世世代代居住的故乡,这座中央塔,是我们祖先留下给我们的宝物,必须有人守护它,我们不能抛弃故乡,更不能扔下中央塔不管,令祖先蒙羞。”

    听到雷顿这句话,我们总算明白当时他露出的刹那决然神色,到底是下了什么决定,他竟然想要誓死守护这里。

    “雷顿长老,请再仔细考虑一下,这些赫拉迪克人少了你的指挥可不行。”拉斐尔着急了,于情于理,都没办法看着这些老人留在沙漠中受苦呀,更何况他们都是最精锐的高技术人才,无论对赫拉迪克族还是对联盟,都十分重要。

    “对对对,中央塔可以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等以后,我们找到其他办法,或者能对抗督瑞尔的时候,再来取回也不迟。”我们也连忙劝道。

    “第三世界又泰恩在,他大理族人,我放心。”雷顿一挥手,决然的示意我们不必再劝。

    “若是真的有那么一itian,可以找到其他办法,或者能对抗督瑞尔,我们再相逢,不也是一样么?别看我们都是些老头子,再活个几十上百年,绝不成问题。”

    “雷顿,你走,我代替你留下。”泰恩上前一步,紧紧抓住雷顿的肩膀,白胡子激动的颤抖着。

    “外面的景色我已经看腻了,正好老来落叶归根,守护这片故土,也算了却心愿了。”

    “混账,你在说什么傻话。”雷顿气的拐杖一顿,大声骂道。

    “你对外面的世界更了解,那些族人更需要你去打理,守护,而不是我这种在这片沙漠待了一辈子,脑子已经晒干晒硬的老头。”

    “可笑,我在第二世界,也不过比你早出来几年而已,为什么我能你不能?”泰恩也不甘示弱。

    两个胡子都已经雪白的老人,互相瞪视着,恨不得对掐,然而,他们的眼眶,还有我们的,却在逐渐湿润起来,为这份浓浓的故土之情,族人之情。

    “无需多说,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谁也别想和我抢。”擦了擦通红的眼角,雷顿强硬的说道。

    “中央塔的控制权在我手上,你和我抢个屁,快点滚回去!”

    “你……”泰恩没想到雷顿竟然那么无赖,一时无语。

    不理呆愣的泰恩,雷顿来到我们前面。

    “凡长老,还有诸位,大恩不言谢,你们的帮助,我们将铭记于心,现在,我们已经没办法回报什么,请受一拜。”

    说着,雷顿和那数十名老人,竟然一起朝我们跪下。

    在他们想跪下的时候,我就打算阻止,却被萨绮丽拉了拉,看了她一眼,她冲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目光悲哀而温柔:让他们跪吧,这样也能走的安心点。

    虽然这些老人还有很长时间可活,但是,如果真的留在这里,其实大家都不抱太乐观的想法。

    和地狱一族的抗争,持续了万年,虽然这几年来,联盟的实力又缓缓复苏的迹象,但是想要真正和地狱一族抗衡,甚至压制。就算一切顺利,恐怕千年以内也很难做到。

    没办法压制地狱一族,没办法对付四魔王的威胁,我们就永远不能在这片沙漠里建立根据地,而从神秘避难所到沙漠的传送站点,在我们来过以后,已经暴露,说不定四魔王会在那里守株待兔,所以没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谁也不会再靠近那里。进入那个神秘避难所了。

    甚至。为了避免四魔利用神秘避难所发难,我们还要想方设法摧毁这条通道,有阴谋魔王贝利尔在,这家伙不知活了多少岁月。在魔法方面的渊博。远超暗黑大陆任何一个法师。不然当初也不会出现水晶碎片事件,而我们现在来往第三世界所用的定位卷轴,还是得益于通过研究这些水晶碎片的技术。开发出来的。

    这等于是说,我们能在第三世界,能回去,还是沾了贝利尔的光。

    神秘避难所已经暴露,留着避难所这条通道,就等于是留给贝利尔一个可以酝酿阴谋的空间,所以,拉斐尔极有可能已经做好了某种打算。

    因此,和雷顿长老这一别,极有可能是永远了,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萨绮丽才不让我阻止,免得这些选择留守故土的可敬老人,在以后的日子总是无法释怀。

    想通这一点后,我也默默的收回了上前搀扶的脚步。

    “雷顿爷爷,你这又是何必呢?”我叹着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凡长老,你现在还年轻,还不懂。”雷顿看着我,那张沧桑的布满皱纹的面孔,露出温和淡然的笑容。

    “老人呀,对故土的依恋之心,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硬最臭的石头,犟起来谁也阻止不了。”

    说着,他转过身,和那些老人一起,缓缓走向中央塔,脚步缓慢,却十分坚定,甚至是有一种神圣感。

    “我们老了,已经看惯了这片景色,眼睛和心,都已经被这片景色套牢了,没办法再接受其他景色了。”

    “雷顿长老。”忽然,拉斐尔大喊了一声,咬咬牙,将手中的宝石扔了过去。

    这是一颗定位信息宝石,和我们带给赫拉迪克族的那颗一模一样。

    简易传送阵之所以是简易传送站,不是永恒,就是因为定位信息,会在三天之后消散,失去传送效果,如今,拉斐尔又给了对方一颗。

    但是,这是极为冒险的,如果说,这颗定位信息的宝石,被四魔王得到,那么它们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一起降临到鲁高因城内,到时候,绝对是一场灾难。

    因此,拉斐尔这个决定,可谓是做的十分艰难,甚至可以用感情用事形容,这就是她和阿卡拉不同的地方,如果换成是阿卡拉,她绝对不会这样做,为了联盟,阿卡拉可以扮演一个更加冷酷乃至残酷的角色。

    “等什么时候想看一看你的族人,就用它吧。”拉斐尔对着雷顿走远的背影喊道。

    “拉斐尔长老,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手中握着宝石,雷顿回过头,露出感激的神色,显然,他也知道这一颗宝石代表的意义。

    “但是,我们没有绝对的把握保护好它,所以只能心领了。”

    这样说着,这颗宝石,在雷顿长老手中化成了粉末,它朝我们微微颔首致谢,带着其他自愿留下的赫拉迪克老人们,决然离去,身影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

    “走了……”

    “是啊,走了。”

    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惆怅,虽然只和雷顿长老相处短短几天,但并不妨碍我们对他的认识和尊敬,这是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极富责任心的老人。

    如今,这样一个可爱的老人,却要和我们分别,永远留在这片沙漠之中了。

    为什么像腿毛仙人和法拉老头那些老不死,老是能四处作乱,遗祸人间,而雷顿长老这样的好人,却只能孤守沙漠故乡呢?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我们也回去吧。”眼看事已成定局,拉斐尔失落到了极点,垂头丧气的朝我们招了招手,步伐有气无力,宛如遭到了重大打击。

    要不是心里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看到她这副痛苦的样子,我们还真以为雷顿就是她失踪已久,毫无存在感的丈夫呢。

    随即,我们也坐着传送阵离开,终于告别了沙漠,回到了鲁高因。

    伊兰雅带着几名罗格士兵殿后,负责在离去的时候,将简易传送阵破坏,别忘记还有一天半的时间,要是放着传送阵不管,让它自个失去作用,让地狱一族发现,这一天半的时间,可是足够它们做很多事情,那乐子可就大了。

    “洗澡,洗澡。”萨绮丽一直把洗澡挂在嘴边,神秘避难所根本就没有水,在沙漠之中洗个澡不容易,对于爱干净的她来说,估计这一个多月是憋坏了。

    不过,她似乎带了很多很多水在物品栏里,反正我每次靠近她的时候,都没有闻到任何的异味,反而总是有一股刚刚沐浴过后的清香,果然是印证了某句【御姐有三好】的名言么?

    像图拉科夫,我就敢保证,他绝对有好几天没洗过澡了,连苍蝇都在嗡嗡的绕着他转。

    我的话,虽然也想偷偷懒,少洗几次,不过和吾王睡在一起,却是不想让她闻到一身汗味,所以这一次沙漠之旅,反而更加【洁身自好】了。

    “我要大吃一顿,然后大睡一觉。”接着萨绮丽的话,图拉科夫也气势汹汹的大吼鬼叫道。

    你这脏货先给我去洗澡啊!!!

    洗澡!吃饭!睡觉!

    现在就算是那只国色天香的小狐狸脱光光出现在我面前,也别想阻止我做这三件事,尤其是最后一件,吼吼,没错,小狐狸我们一起睡觉吧!!!

    我仿佛听到了小狐狸在遥远的天边,香唇微颤,傲娇十足的轻吐出两个字。

    白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