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赫拉迪克族大迁徙
    ***************************************************************************************************

    看着眼前烤半熟的蘑菇,我的冷汗飕飕冒出。

    “不需要烤熟。”贝安沙却是摇了摇头。

    “这是在帮小沙试吃,小沙,总是烤不熟蘑菇,所以这样就行了。”

    “烤不熟蘑菇?”脑袋冒起无数的问号,这个世上,真的存在【烤不熟蘑菇】的人吗?该不会因为是贝安沙的妹妹,也做得一手好黑暗料理吧?

    “嗯。”贝安沙点点头,总算还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是来玩……不对,是来找蘑菇……不对,咦,我出来是想干什么来着?

    歪着头,贝安沙一脸的迷茫。

    是为了跟老师学香料吗?不对,刚出来的时候,好像还没有遇到老师吧。

    是出来找师兄玩的?更不对,那时候更没有遇到师兄。

    是被贝利尔骗出来的?

    是被安达利尔赶出来的?

    咦咦咦?

    像冒泡一样,贝安沙涌起了无数问号,和某德鲁伊一起,完美的组合成了笨蛋问号超人师兄妹。

    总而言之,我们两个看起来都很迷茫的样子,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吗?细节的问题就不要在意了,姑且先相信贝安沙的话吧。

    她有一个叫小沙的妹妹。喜欢吃蘑菇,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烤不熟,或者说不愿意烤熟蘑菇吃,只听说过有人喜欢吃几分熟的牛肉,却从未听说有人喜欢吃几分熟的蘑菇。

    我姑且将这段乱七八糟,充满问号的对话之中,那些有用的信息筛选出来,记在心里。

    “总之,现在要为小沙试吃一下。尝尝这些蘑菇的味道。对吧。”

    “嗯。”

    “贝安沙可真照顾妹妹,一定是个好姐姐。”我摸了摸贝安沙的脑袋,赞许道。

    “诶嘿嘿,因为小沙很可爱。”

    你也很可爱呀我的小师妹。只不过可爱的方式可能有点不同。是傻的可爱。

    “贝安沙。要试吃了。”气势十足的将木棍上串着的烤蘑菇,高高一举,然后贝安沙就毫不犹豫的将蘑菇塞入嘴中。嚼呀嚼,嚼呀嚼,面无表情的吞咽下去。

    下一刻,贝安沙两手捂着脸颊,“>。

    只不过在眨眼间,贝安沙就恢复过来,叹了一口气,小声嘀咕,喃喃自语了一句。

    “还是迷幻蘑菇更有趣一些呢……”

    “你刚刚说什么?”我一时没有听清楚,不由的凑上了耳朵。

    “师兄,也吃吃看。”贝安沙没有回答,而是将另外一串蘑菇递了过来。

    看着眼前半生半熟的蘑菇,我心生不妙。

    自己怎么就那么傻呢,竟然送上门找死,雷顿都已经给我说了这些蘑菇不能吃,还傻乎乎,屁颠屁颠的往贝安沙这边凑。

    总想着这么坑悲剧帝菲妮,却已经忘记了,自己就是菲妮的王位觊觎者,传说中的万年老二准悲剧帝,结果现在自己先悲剧了。

    看了看蘑菇,我抬起头,看着贝安沙清澈纯洁的乌黑眸子。

    那是不带任何杂色,没有任何恶意,充满了【一人一半】的师妹温情的目光。

    无法拒绝,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

    颤抖着手,从贝安沙手中接过蘑菇,我僵硬的笑扯嘴角。

    没事吧,应该没事,刚才贝安沙已经吃了,只是受刺激了那么一两秒钟,看起来问题不大。

    但是,我又忽然想起,贝安沙可是连她做的黑暗煮面条都能若无其事吃下去的存在呀,她的牙跟胃,构造和坚固程度,根本就是非人类级别的。

    想来想去,感觉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干脆点吧。

    于是,闭着眼,我狠狠一口把蘑菇吃了下去。

    滴答滴答,时间缓缓流逝。

    下一刻,耳中响起了无数嗡鸣声,就好像身处于大型的施工场所,耳中除了“嗡嗡嗡嗡嗡嗡”以外,什么也听不见。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好,下一刻,我知道我太天真了,这只是前戏。

    咽下蘑菇的第二秒钟,脑袋剧烈震动起来,身体就像是那种击碎水泥路面的大型冲击钻一样,脑袋成了转头,被人抓着“通通通通通通”的往坚硬水泥面上钻。

    有如同普通人,一口将整瓶芥末吃下去,总之是翻山倒海,强烈到了极点的刺激【快感】直冲脑袋,鼻孔被开了洞似的,不断漏气,眼睛嘴巴剧烈抖动着,流着泪水,吐着白沫。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某德鲁伊疯了一样,发出意义不明的低沉怒吼,忽然暴起,撑着旁边的墙壁,额头重重砸在上面,一下,两下,三下……连续不停的砸。

    即使是这样,也分毫减轻不了脑袋那股强烈的震颤冲击感,感觉就好像有一场龙卷暴风在脑袋里面肆虐,要将脑壳里面的所有东西打成一团面糊。

    暴风蘑菇,真正的名字正是由此而来,并不是说它长在暴风峡谷里,才叫暴风蘑菇。

    有些放心不下,跑回来看了一眼的雷顿长老,恰巧看到这一幕,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离开。

    又一个受暴风蘑菇洗礼的可怜孩子出现了。

    足足半个小时后,这种冲击震颤的【快感】才有逐渐减轻的迹象。这时候,我已经在墙上砸了三个坑。

    “师兄,真有趣。”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瘫软在地上的我,贝安沙蹲在旁边,歪着头,似乎认为我刚才的举动是故意做出来的。

    “这……这种蘑菇……真的要拿给小沙吃吗?”我虚弱的看着贝安沙,忽然觉得,她或许不是喜欢她的妹妹,而是和妹妹有着深仇大恨。

    “是哦。”贝安沙点点头。

    “小沙最喜欢吃这类蘑菇了。上次给她带去的迷幻蘑菇。可是大受好评。”

    听到这句话,我立刻哭了。

    连迷幻蘑菇也尝过吗?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原来那个小沙。就是雷顿长老口中的“兴趣特殊”的人呀。而且胃口似乎和贝安沙一样好。百毒不侵,我大概是瞎操心了。

    之后,我在床上躺了大半天。才完全恢复过来,感觉所剩不多的智商,因为这一次的大脑直击冲击,又掉了不少。

    顺便还诞生了m属性,对暴风蘑菇又恨又爱起来……这当然是骗人的,我可是遇攻则受,遇受则攻的罗格第一男子汉呀。

    回想起这段不堪的记忆,我神色一阵恍惚,直到身边的吾王摸了摸我的头,才清醒过来。

    “凡,没事吧,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没……没有哈,我一点问题都没有。”

    看到阿尔托莉雅这句话,引得萨绮丽一伙人窃窃私语,看着我们的目光一时恍然,充满揶揄之色,我哪不知道她们想到什么了。

    别这样,我这几天和阿尔托莉雅可是清清白白的,虽然睡在一起什么,却都没干,最多只是睡觉的抱在一起,亲了几口而已,在别人家的地盘毕竟不怎么放得开……

    狠狠瞪了她们一眼,我拉起阿尔托莉雅的小手:“走,一起去看看吧,让我见识一下赫拉迪克族半个小时的工作效率。”

    说着,率先走出房间,其他人也纷纷跟上,不一会儿就出到了外面。

    不得不说,雷顿选的这个点极为巧妙——既不会十分的隐蔽,因为太隐蔽的话,反而容易弄巧成拙,让敌人估算得到,毕竟不止是赫拉迪克人在这片沙漠生存了数万年,那些怪物,有些也在这里生活了数千年,你熟悉的地方,我也同样熟悉,所以最隐蔽的地方反而最危险。

    但是有怪物的地方也不行,被怪物发现了,打上小报告,那还得了?

    既不能太隐蔽,让敌人抓到,也不能有怪物,而且必须是具备普遍性的环境,也就是说,这片沙漠至少还有许多类似这样的地方环境,宛如大隐于市,让敌人无法分辨,这等条件,就有些苛刻了,雷顿能找到也实属不易。

    出到外面,一眼就看到了雷顿长老在那一边指挥,一边也参与进了搭建传送魔法阵的工作之中,和以前见过的法师相比,这些第三世界的赫拉迪克法师显得……嗯,怎么形容好呢,应该显得特别粗犷吧。

    长期和最强大的地狱一族实体的对峙,让这群法师成了战斗种族,一改大多数法师沉稳冷静,做事细致小心,不紧不慢的个性,变得粗中有细,雷厉风行,少说话,多做事,任劳任怨,埋头苦干。

    这样的行事风格,再加上赫拉迪克法师熟练渊博的魔法知识技术,造就了可怕的高效率,雷顿说只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我看还是谦虚了,站在旁边,呆呆看了没几分钟,一个魔法阵的雏形框架就已经被建造出来。

    这简直就是农民劳工型法师,若是让血汗工厂头头阿卡拉看到这些能吃苦耐劳,赤着胳膊,袒露胸膛的做着细致的刻画魔法阵活,一点娇贵气息都没有法师,还不乐疯了?

    管饱就行的高技术人才呀!

    别说其他人,就连长老雷顿,感觉热了,也脱掉了法师袍,露出汗衫短裤,扛着魔法阵的材料来回飞奔,一点也不逊色于那些壮汉,看的我们目瞪口呆。

    图拉科夫十分感动,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宛如学者,对于眼前充满了正能量的感动一幕。心里有着什么东西不吐不快。

    做思考者状,他看了雷顿一眼,又看了看萨绮丽,终于明白自己到底想要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深深感情了。

    “同样是法师,萨绮丽,看到这一幕,你就不觉得羞愧吗?”

    “衰老一指!”

    文艺学者公知专家图拉科夫口吐白沫倒地。

    虽然有心帮忙,比如说抬抬材料什么的,我这一身蛮力还是能派上用场,可是看那些赫拉迪克族宛如流水线一样流畅的工作。就连材料运送时间都计算在内。就像上紧了发条的数十个齿轮,互相作用,没有一个停过片刻,我们明智的选择了在一旁观望。没有上前好心帮倒忙。

    这是属于他们的领域。他们的骄傲。他们的默契,就算魔法造诣同样不弱的萨绮丽,缺少积年累月形成的分工配合的默契。上去也只是添乱。

    二十分钟,或许还不到,我们口中必须花上一整天时间才能搭建起来的魔法阵,就已经完整的出现了,顺便一说,这个一整天,还是将赫拉迪克族考虑再内的时间。

    若只有我们几个搭建,众人里面,只有萨绮丽是法师,懂得一些魔法阵知识,其他人都只能做搬运材料的活,这样的组合,半年也未必能将简易传送魔法阵搭建起来。

    简易传送阵搭建好之后,雷顿长老重新穿上法师袍,将自己打扮的端庄严肃,转眼间又从农民工变成了高深莫测的法师,他手捧着一颗类似夜明珠的宝石,在所有赫拉迪克法师的激动注视下,庄严肃穆的走向魔法阵。

    这颗珠子,就是鲁高因总传送站的定位信息,用魔法术语解释起来比较麻烦,我就用我能理解的方式,给这颗珠子下了定义。

    简单来说,它就像是一根网线,外加一个ip地址,虽然看起来不起眼,却是整个简易传送魔法阵中最重要的东西,魔法阵的材料,赫拉迪克族也有,随时都能拿出来,我们只是考虑到赫拉迪克族可能已经山穷水尽,才特地把材料也带了过来。

    真正重要的还是这颗珠子,没有里面的定位信息,没有鲁高因那边的同意联接,就算赫拉迪克族自己搭上一百个传送魔法阵也无济于事。

    在激动和期盼的注视下,雷顿将珠子缓缓融入于魔法阵之中,然后,又有数名法师,将手中的宝石一一镶嵌,这些是提供能量的宝石,就不需要多解释了。

    当最后一刻宝石落在魔法阵中时,暗淡无光的魔法阵,亮起了一层淡淡白光。

    “好了。”通过传音符纸,我们对身处于鲁高因的拉斐尔说道。

    等待片刻,淡淡泛着白光的魔法阵,好像接受到了某种信息,忽地变得更加明亮起来。

    “连接上了。”那些精通魔法阵的法师们,看到这一幕,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魔法阵,已经和鲁高因魔法阵连接在了一起,可以正常使用了。

    通往外界的大门,终于敞开了!!!

    无数法师激动颤抖,甚至有些赫拉迪克人当场就眩晕过去,有些跪倒在地,喃喃向祖先们祈祷,告知。

    就连雷顿长老,也是老泪纵横,缓缓闭着眼睛,似在回忆这些年来的酸甜苦辣。

    所有的感情,在传送阵开通的一刹那,全部化作了喜悦。

    不过,他好歹是整个赫拉迪克族的负责人,身负重担,没有像其他赫拉迪克人一样久久沉浸在喜悦之中,只是片刻,便擦干皱纹上的泪水,大声指挥起来。

    在雷顿长老的指挥下,整个赫拉迪克族有条不紊的运作起来,虽然沉浸在巨大的脱困喜悦之中,却没有一个人争先恐后,要抢夺位置,要先一步离开。

    等要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个囚禁了大家千年的地方,被大家所厌恶着的地方,竟然如此让人留恋。

    许多人都默默抓上了一把沙子黄土,放在袋子之中。

    因为这一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第三世界赫拉迪克族的情况,不比第一第二世界,这里是督瑞尔的地盘,我们没办法在它的眼皮底下搭建永恒传送阵,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整个赫拉迪克族转移,远离这片险恶故土。

    传送阵刚刚开通没一会儿,我们这边还没有人用传送阵离开,那边反倒是先来人了。

    阔别一个多月的拉斐尔,在我们惊讶的目光中,巧笑嫣然的自魔法阵中出现,随即是数名联盟负责人,还有和我们通过话,教会我用灵魂魔法感知的泰恩爷爷,以及一些罗格士兵,里面包括我熟悉的面孔,营地的士兵统领伊兰雅。

    一阵惊讶过后,我们随即也转过弯来。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传送阵的双向了,我们能从这里离去,其他人也能从那边过来,拉斐尔的到来也是理所当然,这可都是一群高技术人才呀,肯定要过来亲自迎接,才显得重视。

    有拉斐尔和泰恩在,接下来就没我们几个什么事了,只需站在一旁围观赫拉迪克族大迁徙。

    第一批离开的是赫拉迪克族的青年以及孩童,他们是赫拉迪克族的希望,然后是老人,这并非完全出于尊老爱幼的精神,而是这些老人,大多数都是强者,以及是一本魔法活字典,只有青年孩童离开,没有这些老人的话,那第三世界赫拉迪克族的传承也就完全断了。

    然后才是壮年妇孺,以及大部分的普通人,所有人加起来,一共有一万左右的人口,比起第一和第二世界,有些惨不忍睹,但是已经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我们本来以为,在魔王督瑞尔的威胁下,第三世界赫拉迪克族能有千把人就已经算不错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