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魔王的对话
    ***************************************************************************************************

    时间回溯到半天之前,在暴风峡谷计划火热实施的时候,第三世界罗格草原,某两位在妹妹的家里混吃混喝许久的霸王房客,因为妹妹的【怒然离去】,终于不甘心的回了自己的老巢。

    半年过去,安达利尔正在准备新一轮针对罗格营地的进攻,虽然知道营地有讨厌的天使一族帮助,而且自身实力也在不断膨胀,非昔日可以任自己揉捏的吴下阿蒙,普通的小打小闹已经威胁不了罗格营地。

    但是,性格凶残暴躁的安达利尔,已经是一年不进攻不舒服斯基,就算没办法灭掉营地,能干掉对方一些冒险者也好,反正自己的地狱大军源源不断,而敌方第三世界的冒险者却是培养艰难。

    这样打算着的安达利尔,已经将一部分兵力集结在营地附近,准备惯例的春季大进军。

    忙的热火朝天的安达利尔,偶尔清闲下来,会忽然产生一种念头,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然后,今天,终于忙完了所有的进攻部署,可以安下心来休息的安达利尔,坐在王座上沉思良久,终于想起来了。

    她的手在前方中轻轻划了一圈。空气中顿时浮现出一面镜子,镜子里面映着的,却是一朵巨大的花苞。

    “贝利尔姐姐!!!”脾气火爆的安达利尔,一声怒喊,顿时,镜子中的巨大花苞左右摇晃起来,接着,那一片片花瓣向外舒展,绽放,露出里面的花芯。

    如同棉花糖一般形状以及柔软的花芯上。睡着一名蝴蝶萝莉。那双美丽无双的蝴蝶翅膀,像被子一样,将少女娇小的身体包裹起来,就仿佛在大冬天的时候用棉被将自己圈起一样。花芯之中的萝莉少女睡得十分香甜。舒服。幸福,似做着什么美梦,一抹晶莹的口水从她嘴角边溢出。让人有些不忍心打扰这样的甜美梦乡。

    如此香甜,如此可爱的睡姿,并没有激起安达利尔的爱怜之心,反而让她怒火中烧,深呼吸,再深呼吸,将高耸的胸脯抬的更高,然后……

    “贝——利——尔——姐——姐————!!!”

    宛如万道雷霆齐齐落下的恐怖怒吼声,响彻整个古墓,甚至连遥远的黑色荒地,黑暗森林,都在微微颤抖,所有的怪物都忍不住抱头蹲地,惊恐不已,不知道今天女王陛下又在发什么火,是不是轮到自己遭殃了。

    这一声无以伦比的怒吼,同样通过镜子,传到里面的睡在花苞之中的萝莉少女耳中。

    只见她骤然触电似的,从睡梦中一蹦三尺高,跳了起来,眼睛还没办法睁开,就已经扑打着蝴蝶翅膀,无头苍蝇似得在周围乱飞乱撞起来,口中喃喃有声,完全把梦境和现实混淆在了一起。

    “敌袭!敌袭!恐怖的肉山大魔王来了,小安儿被生吃了,小沙被烤着吃了,笨蛋小阿因为太笨,逃跑的时候拌到石头摔死了,被对方做了一锅石锅菜,现在要来吃我了,得赶紧逃,赶紧逃。”

    安达利尔忍无可忍,对着镜子,手刀切下,镜子里面乱飞乱撞的蝴蝶萝莉,顿时被一记隔空手刀击中脑袋,抱着头,呜呜悲鸣的重新落到花苞之中。

    “贝利尔姐姐,醒过来了?”

    “醒……醒过来了,呜呜呜,小安儿好过分,明明人家在做着美梦,眼前出现了一大桌美味佳肴,结果被小安儿一吼,这桌菜就变成了生切小安儿,烧烤小沙,煮炖小阿。”

    “梦的事情先放到一边,我有正事想问一问贝利尔姐姐。”安达利尔用力的揉着太阳穴,纵使已经和镜子中的蝴蝶萝莉相处了上万年,她还是没办法跟得上对方的节奏。

    “什……什么事?”

    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的迷糊,总之镜子中的蝴蝶萝莉,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目光显得十分无辜和茫然。

    “贝利尔姐姐,你竟然已经忘记了,上次不是说好的吗?在沙耶那儿商量的计划!”

    安达利尔忍不住再次怒吼,整个古墓又一次哆嗦的颤栗起来,今天罗格草原的怪物可真是遭了秧,平白无故的被吓了个半死。

    “啊,计划?啊,对了,是计划,我记起来了,是那个计划对吧。”眼看安达利尔气的眼睛都通红了,蝴蝶萝莉赶紧点头,满满一副【不管有没有想起来总之先点头承认了再说吧】的表情。

    “半年过去了,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吧,快点进行,快点!”安达利尔那头火焰一样燃烧起来的红发,嘭的一声,真的燃烧起来了。

    “我知道了,快点进行计划对吧,我知道了,小安儿别生气,头发烧起来了,头发!”蝴蝶萝莉被吓的泪眼汪汪,指着对方的一头宛如美杜莎般竖起的火焰长发,连连说道。

    “还不都是你的错!”

    “我知道啦,小安儿就别生气了,脾气老是那么暴躁的话,很容易失眠哦。”

    安达利尔:“……”

    “我现在,立刻,马上进行,拜托了,小安儿,别用那么恐怖的眼神盯着我。”

    委屈的说着,蝴蝶萝莉,也就是四魔王之首贝利尔,缓缓合上双目,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精神力从她身上发出,不知扩散到几许之地。

    “咦?”她忽然轻呼一声,露出微妙的笑容。

    “没想到主角还真的来了,该说的钓鱼成功还是怎么呢?虽说是无意为之。”

    “到底怎么了。贝利尔姐姐。”见贝利尔总算有点阴谋魔王的样子了,安达利尔怒气稍平,迫不及待的问道。

    “稍等,小安儿,给你看点有趣的东西。”

    这样说着,贝利尔的小手,也在虚空之中划了一个圈,顿时,在安达利尔面前出现了第二块镜子。

    这块镜子里面的景色,宛如一团糨糊漩涡。而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倒影出一片阴沉沉的暴风黄土,以及两道模糊交战的人影。

    镜头拉近,两道人影变得清晰起来,赫然是一名淡褐色长发。身穿白色骑士服的少女。手握细剑与一只布偶熊交战的情形。

    看了几秒。安达利尔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平息的怒气再次点燃。

    “这群卑贱的人类,竟然乘着我们和沙耶离开了。跑去救赫拉迪克族,真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不行,我得立刻去一趟!”

    说着,安达利尔转身欲走,却被贝利尔叫住。

    “等等,小安儿,着急什么呀,不是说好了要进行那个计划吗?现在他来了,可是正好。”

    安达利尔的身影顿了顿,回过身,稍微冷静了一些,不过还是怒意未消。

    “也对,不过眼睁睁看着群几只小蚂蚁在我们的地盘上蹦跶,实在是气不过。”

    “安啦安啦,让对方从天堂掉落到地狱,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小安儿你就拭目以待吧。”

    “可是……贝利尔姐姐,我们真的任由他们把赫拉迪克一族救出去?”

    “哼嗯,没什么关系,赫拉迪克一族已经元气大伤,没什么威胁了,放了就放了。”贝利尔轻点樱唇,目光落到镜子中的战斗上面。

    比起不疼不痒的赫拉迪克族,她其实更心疼这具人偶。

    这可真是一具巧夺天工的人偶呀,里面那些珍贵的材料,及时是贝利尔也心动了。

    可是人偶太精致了,她舍不得拆掉,就好像做的漂漂亮亮的蛋糕,不忍心用刀切开一样,现在看来,是要便宜对方了。

    呜呜呜……好多好多珍贵的材料,变成长了翅膀的肥羊飞走了,早知道当初就不玩什么自相残杀的游戏,直接把人偶拆了多好。

    贝利尔含着手指头,垂涎欲滴的看着人偶,露出一副珍贵玩具被抢了的欲哭表情。

    镜子之中的战斗,已经是接近尾声,人偶正在不断朝风暴墙深处掠去。

    “这具人偶是傻了吧,那可是赫拉迪克族的风暴墙,连我们都不敢深入。”看到这一幕的安达利尔,幸灾乐祸的目光落到贝利尔那边,似乎在说,你也有失手的时候。

    “不对,我给人偶输入的精神智能是完美的,绝对不可能出现错误,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这样做。”贝利尔不甘心的咬起手指头,嘴硬道。

    “我可想不到她有什么原因要这样做,这样送死,倒不如干脆自爆,还能给对方造成一点麻烦。”安达利尔双手抱胸,撇撇嘴,显得不以为然。

    结果却是两大魔王都没有想到的,镜子之中,人偶前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她们熟悉的身影。

    “小阿?”

    “笨蛋阿兹莫丹!”

    两位魔王同时惊呼起来,然后看到人偶被一拳击飞。

    “我知道了。”贝利尔一拍掌心。

    “毕竟是简单的精神智能,人偶的分辨能力不高,一定是把小阿的气息当成是我的了,等看到小阿,发现她不是我的时候,便把小阿当成伪装入侵者进行优先攻击了。”

    “所以说这种玩具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吗?”安达利尔失望的摇摇头,随即咬牙切齿。

    “阿兹莫丹这笨蛋,没想到还在继续卧底,谁能告诉我,这笨蛋是不是已经笨的忘记自己是一名卧底,完全融入了人类的氛围里面去了?”

    “应……应该不会吧,小阿还不至于那么笨,哈哈……啊哈哈哈……”贝利尔有些底气不足的自我安慰道。

    “不过,这笨蛋总算做了一件好事。”目光落到脑袋凹陷,脖子已经扭转一百八十度的人偶上面。安达利尔叹了一口气。

    至少她把这无用的玩具彻底毁坏了,没有让人类拣着便宜。

    “这个……嗯哈,是哈,啊哈哈哈……”

    贝利尔继续心虚的笑,她其实很想对安达利尔说,那具人偶是由顶级土豪玩家亲历打造,全身神器级零件,哪怕是这样的损坏,也只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便能完全自我修复。

    要是说了。小安儿肯定又要发火了。算了,还是别说吧。

    贝利尔捂住小嘴,背过身去,没让脾气暴躁的妹妹发现她的表情举动。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总之。我就再耐心等待一会。贝利尔姐姐,这一次可千万别再玩闹了,一定要实施那个计划。可以吗?”安达利尔缓缓吐出一口气,坐在她的骷髅王座上,目光死死盯着对方。

    “知道了知道了,小安儿真是的,心急可看不了好戏哦,算了,这次就当是为了小安儿,提前一点进行吧。”镜子之中,贝利尔嘴角微微一勾,那纯真甜美的笑容,不知为何,却有一股让人感到深深恶寒和恐惧的气息。

    “就看你的了,贝利尔姐姐,对了,沙耶妹妹现在怎么样了,还在那里吗?”

    “嗯,不过按照以前的经验看来,也就要结束了,很快她就会回来了。”贝利尔高兴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份高兴,是不是隐藏着【又可以去小沙那里蹭住了】的意思。

    “结束就好,沙耶妹妹到底还是放不下啊……”安达利尔神色复杂,自言自语般的轻声感叹道。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小沙的性子冷淡,对什么都不感兴趣,要是连这份牵挂都没有了,怕是活着也和木偶一样了吧。”贝利尔抿嘴纯真的笑着,眼睛却如历经沧桑,看透一切的老者。

    “话是这样说,只是……算了,贝利尔姐姐,今天就到这里吧,记得快点行动,可别再睡回笼觉了。”

    似乎有些困了,安达利尔抬抬手指,眼前的两面镜子应声而破。

    她闭目养神,好一会儿,忽然睁开双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毕须博须。”

    “伟大的女王陛下,是您的召唤我吗?”黑暗之中,毕须博须那侏儒一般的个头,缓缓现身,卑微的对着阶梯之上,王座之中的安达利尔跪下。

    “进攻部署的怎么样了?”安达利尔冷漠问道。

    “一切就绪,就等女王陛下您一声令下了。”毕须博须恭敬的,声音发颤的回答道。

    这样的进攻计划,数百年来它已经部署过不知多少回,闭着眼睛都能做到了,但是今天安达利尔女王的心情貌似格外不好,刚才那几声怒吼,可把整个罗格营地的怪物吓坏了,就连一只追随在安达利尔已有数千年的毕须博须,也摸不透眼前这位暴躁女王的脾气,此时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

    “嗯,很好。”安达利尔满意的点点头,似乎随时都要下令攻击,但随即语气一转。

    “不过,进攻计划暂时停止,你回去收拢兵力,等待我之后的命令。”

    “谨遵您的命令,女王陛下。”毕须博须把额头重重磕到地上,心里有些好奇。

    停止进攻计划?这对于激进好战的女王陛下来说,可是难得的深情,毕须博须的记忆之中,都已经记不清上一次收到这个命令,是在多少年以前了。

    不过,就算给它一百个胆子,它也不敢问这是为什么,此时唯唯诺诺的领了命令,见女王陛下重新合上眼睛,毕须博须便转身轻悄悄的离去了。

    数日之后……

    “哇靠,这恢复能力碉堡了!”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女,我忍不住惊呼起来。

    毫无疑问,这名少女就是我捡回来的万年公主的人偶身体,得知这具身体具备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以后,我也捡回了一条小命,心中再无忧虑,这几天陪吾王聊聊天,和塔莫娅说说地,或者是逮住小幽灵吐槽,又或者是被萨绮丽她们逮住欺负,日子过的傻乐呵,都快忘记自己姓什么了。

    说真的,我到底是叫吴非凡,还是梁非凡?

    每天不变的任务,就是过来看一眼人偶身体的自我修复进度,结果才三四天的功夫,一百八十度扭断的脖子,在修正过来以后,现在已经完全愈合,再也看不到一丝扭断痕迹。

    侧脑袋上拳头大的凹陷,现在只剩下半个鸡蛋那么大,按照这个速度,怕是用不了两天,身体就能完全修复了。

    这等强大的修复能力,震撼了每一个人,古代赫拉迪克族果然不愧是黑科技的代表,似乎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材料,他们啥玩意都能捣鼓出来。

    这柔软度,喔喔喔,完美再现了少女的滑嫩弹性肌肤,还有这微凉的体温,整体看着和睡美人完全没什么两样,只要不说,谁也没办法看得出来这竟然是一具人造身体,简直碉堡了。

    “放开你的猴爪。”

    在我饶有兴趣的捏着人偶的光滑柔软脸蛋时,赫拉迪克方块忽然飞起,用那尖锐的角对着我的额头撞了一记。

    血,血喷出来了!!!

    ***************************************************************************************************

    今天一更,休息好了,为接下来的加更做准备,诸位的月票,也不要吝啬投给小七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