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暴风蘑菇
    ***************************************************************************************************

    “你……你这家伙,到是一点也不知道手下留情啊。”捂着喷血的额头,我愤愤怒视着方块。

    “对猴子手下留情只会让猴子更加得意忘形。”

    “卧……卧槽,竟然说的那么过分,而且竟然说的那顺口,我差点就想一拍大腿叫绝了,好歹想起对方是在损自己。

    不过,今天本德鲁伊大发慈悲,就不和这万年公主一般见识了。

    “高兴吧,你的身体很快就能修复好了,能用上了。”我拍了拍赫拉迪克方块,仿佛已经忘记了到底是谁把这具身体弄坏。

    虽然说的确不是我……

    “就算修复好了,也只能临时用用。”方块公主貌似撇了我一眼,冷冰冰的说道。

    “咦?怎么回事,什么叫只能临时使用?”

    不解的看着她,刚才还在惊叹这具碉堡的身体,如此强大,怎么转眼就出现问题了?

    “猴子的智商啊。”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方块公主好歹没有无视我,解释了一句。

    “你该不会以为只要像方块或者项链,还说像你制造的那具连腰都弯不下的木头疙瘩一样,只要俯身上去就好了吗?”

    “咦。不是这样就好了吗?那还要怎么样?”挠着头,我一脸茫然,这种貌似很高魔法的东西,我这个魔法白痴,就跟动漫里那些一碰带电的东西就会立马弄坏,一辈子只能生活在深山古刹的角色类似。

    “还有,我做的那具木偶人身体无法弯腰吗?应该可以吧?”

    “只能弯下四十五度,这也算弯下腰的话。”方块公主变得更加冷冰冰。

    “这个嘛……好歹也能弯下……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我改进改进。”偷偷试了一试最多能弯下四十五度腰是什么感觉,我果断心虚的改口。

    “没那个必要。老实说你竟然能制造出来。就已经给了我极大惊喜了。”

    “是……是么?”这句话到底是在夸我,还是讽刺我?我有点搞不清楚。

    “总而言之,这一次是不同的。”

    “怎么个不同法?”

    “如果还是像以前一样,只是附着在身体之中控制。那么只算是借用。对于这具身体而言。我只是外人,而不是主人。”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那要怎么办呢?”

    “你真的想知道?”

    “啊啊。当然想了,好奇的不得了。”

    “先要%¥&%……*¥##%$,然后再¥#%¥……&*(*%¥%+#%&……%¥)%#……”

    “行……行了,别说了,我承认我是魔法白痴。”从方块公主口中吐出的一连串魔法术语当时就让我跪下了。

    “总之,需要进行很复杂的魔法操作,才能完全融合入这具身体,是这样对吧。”

    “没错,至少必须和身体所有的魔法单元连接在一起,才算是融合的第一步。”

    “魔法单元?”

    “就跟**的神经差不多,你可以这样理解。”

    “喔喔。”

    “这具身体,一共有二十五万三千七百六十九个魔法单元。”

    “喔喔喔!!!”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这……这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和身体完全融合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无法确定。”

    “……”

    高科技就是坑爹呀。

    “如果猴子在这两年因为嘴馋被四魔王捕获的话。”

    “也就是说,大概两年时间差不多就能融合吗?”我擦了擦额头冷汗,和这方块公主说话,果然得携带一定量的智商才行。

    顺便,还有好脾气。

    “差不多吧,可惜辅助融合的魔法阵已经失传了,不然可以将时间压缩到三天以内。”

    你就知足了吧你。

    “完全融合以后,岂不是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想附着什么就附着什么?”我又好奇问道。

    结果这个不经大脑的问题,被方块公主狠狠白了一眼:“你现在可以将灵魂从身体中抽取出来,附着到其他地方吗?”

    “也就是说不能是吧,真可惜呢,感觉好像被囚禁到了身体的牢笼之中。”

    我惋惜的摇摇头,像现在多自由呀,想换身体随时都可以换,不如改天我做一具有两头大象先生的碉堡身体给你体验一下如何?名字就叫虚空假面,那造型,配上那名字,简直就是中二杀马特洗剪吹狂拽酷炫叼霸天的经典之作。

    “哦,是吗?”方块公主语气如冰,再次浮了起来,用赫拉迪克方块那尖锐的利角瞄准我的额头。

    怎……怎么回事,我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应该没有像以前一样自言自语的说出口呀,这家伙莫非懂得读心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我面对着方块公主,苦巴着脸,一步一步后退着:“等……等等,那……那啥,有话好说,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为何要互相伤害?”

    “只是觉得猴子好像很向往我现在这种不被身体囚禁的自由生活,所以想帮个忙罢了。”方块公主不怀好意的说道。

    “冒昧问一下,你想怎么个帮法?”

    “当然是……**毁灭,把你的灵魂拯救出来了!”说着,赫拉迪克方块咻一声直奔我的额头而来。

    “救……救命啊。谋杀啊!!!”我一低头,险险的躲了过去,随即大声呼喊起来。

    “不要动,疼一下下就好了。”方块公主回过头,继续冲上来。

    “疼一下下就完蛋了你这恶毒的杀人凶手!”我继续躲避。

    “重新开始不是很好吗?以谁都不知道的身体和身份,隐藏那龌蹉的灵魂,将过往那些所有羞耻的事情统统忘掉,这样你的亲人朋友或许也能松一口气,开开心心的给过去的你举办丧礼了。”

    “别说的好像我的过往全都是羞耻事情,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似的!”

    “哎呀。不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我可是号称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的堂堂正正的男人。”

    “这话令我领悟到【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精妙之处。”

    “你这家伙,嘴巴是不是越来越毒了?”

    眼看方块公主越逼越紧,就快躲不过去了。我左右看看。灵光一闪。将躺在床上的身体抱起来,挡在前面。

    “哈哈哈哈哈,你到是继续来呀?”我得意忘形的躲在女人后面。大声嘲讽对方。

    “猴子,别用你的脏手碰我的身体。”

    “我就碰,我就碰你能拿我怎么样?”

    “拜托了,别再碰了。”方块公主忽然一反常态的服软了。

    这家伙……是如此重视这具身体吗?发现了,我发现了她的又一个弱点,要是不乘现在利用,等她融合以后就太迟了。

    “嘿嘿嘿~~~~”半张脸笼罩在阴影之中,阴森森的,我奸笑了起来,俨然从受害者摇身一变,成了大魔王。

    “真的那么不愿意被我碰到,这可怎么办,这具美妙的身体,我还想多碰一碰呢。”

    “求求你了,别这样。”

    “哈哈哈哈哈,到底该怎么办好呢?真是让人伤脑筋呀,啊哈哈,再求我,再求我说不定会认真考虑一下。”

    我得意的鼻子都快翘上天去了,不容易呀,终于让这嚣张的,老是和我作对的万年公主吃瘪了,这是男人史上的一次伟大胜利!

    仰头大笑时,目光不经意一撇,我迅速石化,身体僵硬起来。

    门口站满了一张张熟悉面孔,阿尔托莉雅,托莫雅,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大家都用一种十分微妙的目光,看着里面的场景。

    让我用我这脑补之神的大脑,以第三人称视角,好好观察一下眼前的情况吧。

    首先,门口沾满了人,目光看着方块公主和我。

    方块公主,在我对面,一副低声下气的哀求着的样子。

    我,搂抱着人偶身体,得意忘形,宛如魔王的哈哈大笑。

    如果是我,以第三人的角度,刚从房门进来,看到这一幕的话,会怎么以为呢?

    那个哈哈大笑,一脸奸邪的德鲁伊,想对这具绝色人偶做些奇怪的事情,被方块公主发现,苦苦哀求对方不要这样。

    应该有百分之九十八点七的概率,会这样脑补眼前发生的一幕吧。

    在大脑中模拟完了以后,我当时就泪流满面了。

    “凡。”寂静的房间里,阿尔托莉雅先开了口。

    她按了按太阳穴,这个状似疲惫的动作,哪怕是以前连续处理事务三天三夜,也未曾做过。

    “我有点累了,今晚想早点休息。”顿了顿,阿尔托莉雅用纯正威仪凛然的碧绿眼眸看着我。

    “所以,凡去其它房间睡吧。”

    一道晴天霹雳自脑海中闪过,我全身惨白。

    今天你给老娘睡走廊去吧——毫无疑问,这就是阿尔托莉雅的态度,只不过稍微用了含蓄一点的说法罢了。

    “熊塔,我相信你。”塔莫娅用信任的目光看着我,让我感动不已,这种情况下还能无条件的信任,果然不愧是我的生死战友啊!

    “我以后会全力帮助你纠正那些不健康的念头,相信你在将来一定能够改过自新。”

    原来是这种信任啊!

    “小弟,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和图拉科夫这种家伙一样……”萨绮丽擦着眼角,她身后的图拉科夫则是拼命翻着白眼。表示自己躺着也能中枪。

    花费了一番口舌,才让大家了解了整个事情经过,幸好方块公主还知道见好就收,没在我解释的时候落井下石,抹黑事实。

    不过这家伙还真过分,明知道大家来了才那样做戏的吧,以为她会服软的我实在图样图森破了,以后得把这万年公主列入一级黑名单才行。

    解释的过程中,大家自然也了解到了融入身体,需要一两年的时间。不禁非常遗憾。这具人偶的实力不弱,可是一大助力呀,可惜得一两年后才能发挥作用。

    “对了,是发生什么了吗?大家一起过来。”我忽然问道。

    平时众人也会经常来看一眼。但从未像现在这样。所有人一起过来。这让我感觉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想到小弟会在这里,所以大家一起过来看看,想要告诉你。雷顿长老已经准备好了。”萨绮丽点了点头。

    “哦,终于准备好了么。”我恍然一声,随即大喜。

    暴风峡谷计划顺利结束以后,雷顿长老并未立刻开始搭建简易魔法阵,而是慎之又慎的继续隐藏起来,在沙漠里一直无规律的兜着圈,其间还又一次进入到暴风峡谷之中。

    这股谨慎和耐心,实在让人佩服,所有人之中,最盼望着赫拉迪克一族能够早点脱困的,无疑是雷顿长老,作为整个第三世界赫拉迪克族的负责人,他将拯救族人的重担,牢牢背负在身上,心中比谁都要迫切。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冷静下来,没有立刻搭建魔法阵,可想而知是多么艰难的决定,这也是因为贝利尔的出现,身为阴谋魔王,哪怕是整个事件中,它的名字只出现过一次,也值得大家万分警惕,生怕有什么阴谋陷阱在里面。

    现在,足足兜转了三四天,雷顿长老一颗紧悬半空的心似乎才稍稍落下,终于打算要开始搭建魔法阵了。

    “任务完成,我们也能回去了。”得到这个好消息后,我伸着懒腰,欢畅的感叹道。

    一天到晚呆在中央塔里,早就腻味了,等建议魔法阵搭建好之后,我们也能做个顺风车,连拉斐尔送给我们的那张快速回城卷轴都能省下。

    贝安沙呢?

    鉴于总是被贝安沙的无存在感气息欺骗,我现在格外的关注她的举动,生怕她又乘着大家没注意,跑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探头一瞧,我终于看到了贝安沙,站在角落,独自吧嗒吧嗒的舔着蜂蜜,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气息,让她完全和周围的景色融为了一体,不仔细看还真容易忽略。

    喂喂喂,你是变色龙吗?

    看到贝安沙,我到是想起这几天里发生的一件事。

    刚才不是提到过,为了防止贝利尔的阴谋捣乱,我们又去了风暴峡谷一趟吗?

    就是趟,我为了实现和贝安沙的承诺,两人一起,又外出了一趟,足足扫了一大片区域的蘑菇,约莫有两大袋,贝安沙掂量着,才心满意足的收手了。

    我们的举动,让雷顿长老很是诧异,不明白我们挖这些蘑菇要做什么。

    我才想问呢,不是说风暴峡谷之内没有任何活物,找不到食物,没办法生存吗?这些蘑菇是怎么来的。

    当然好奇的问出这个问题时,雷顿长老一脸微妙的苦笑。

    “凡长老,哪怕是再险恶的地方,也总是会有一些让人出乎意料之外的奇特生命能够适应,生存下来,比如说这蘑菇,我们叫它暴风蘑菇,依靠吸收暴风能量而生存,只不过……”话锋一转,他神色古怪的看着我手上的蘑菇。

    “存在并不一定等于可以食用,凡长老理解我的意思吗?”

    “这蘑菇不能吃?”我抛了抛手中的蘑菇,看它土黄色的个头,不怎么起眼,貌似能吃的样子,不是说色彩鲜艳,斑斓美丽的蘑菇才有毒吗?

    不过,样貌普通的蘑菇也不一定就能吃,关于这样的蘑菇,其实我还是有一定的认知和防备,因为有库拉斯特森林的迷幻蘑菇的先例。

    想起迷幻蘑菇,我又想起了菲妮,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对,不能吃。”雷顿用力把头一点。

    “以冒险者的体质,也不能?”

    “不能。”雷顿点头的力度更大。

    “比起迷幻蘑菇如何?”我忽然觉得很有趣,想让这两种蘑菇较量一下,当然,试验的对象肯定是菲妮,毕竟她有迷幻蘑菇的经验嘛,可以少吃一种,不是好事么。

    “这个……各有千秋吧。”雷顿犹豫片刻,不大确定的说道。

    “各有千秋,也就是说不会致命了?”我嗯嗯的点着头,决定就是你了,菲妮。

    “对,普通人会立刻暴毙,冒险者的话……很头疼,该怎么说明好呢?其实也有个把特殊的爱好者,喜欢吃这种蘑菇。”雷顿长老一脸的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和我解释说明好。

    “哦,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好奇心被吊的更高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好,要不凡长老自己试一下?”苦笑摇了摇头,雷顿瞄向一旁的角落。

    贝安沙已经在那生起了一簇篝火,烤起了几个洗干净的暴风蘑菇。

    贝安沙你这个笨蛋哟,怎么能随随便便在中央塔内起篝火!

    不过这味道闻似很想,我凑了上去,和贝安沙蹲在一起,看着在火焰炙烤下,逐渐焦黄。

    雷顿:“……”

    “好了。”贝安沙忽然把蘑菇移开。

    “不是还没完全烤熟吗?”我看着还半生的蘑菇,问道,该不会是贝安沙的地狱厨房属性又开始发作了吧?

    ***************************************************************************************************

    想休息好,结果却生病了,有点轻感冒发烧,呜呜呜~~~果然是前几天拼命留下的祸根吗?还是说小七天生的劳碌命,一停下来身体就会生锈?

    ps:月末太忙,现在补上,感谢jk90jk酱,以及愈&枫酱的万赏,么么头的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