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哔哔哔也能修复吗?
    ***************************************************************************************************

    “小弟,怎么完成了任务,反倒变得闷闷不乐了?”萨绮丽凑上来,一点也不客气的伸手捏了捏我的鼻子。

    “赫拉迪克族得救可都是多亏了你,你一个人在这愁眉苦脸的话,大家也不会开心,对吧。”

    “凡长老,有什么心事,如果不介意说出来的话,尽管对我们说吧,你是我们一族的恩人,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忙。”连雷顿长老都凑上来,满脸通红,兴许是喝了不少的酒。

    感激的看了大家一眼,但是想到万年公主,我再次叹气,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下,我犹豫许久,最后将赫拉迪克方块拿了出来。

    “娜……娜娜的事情,除了雷顿长老以外,我已经和大家说过了,对吧。”

    除了雷顿一脸雾水以外,众人都点了点头。

    “其实,那件事我并未说全,这涉及到赫拉迪克一族的秘密,以及娜娜的个人**。”顿了顿,目光落到赫拉迪克方块上。

    “那……那啥,不介意我将整件事说出来吧。”

    “随便,虽然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历史。但也没有特地隐瞒的必要,当做是引以为戒吧。”方块公主或许的察觉到了什么,语气反而比平时更加冷静淡然。

    既然她不介意的话,那我就可以放心说出来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其它地方吧,还有另外一件事……”

    看了万人欢腾庆祝的喧哗广场一眼,我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偷偷瞄着方块公主,神色沮丧畏缩,就好像即将走上刑台的死刑犯。

    在雷顿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一个安静的房间。然后,我把关于方块公主的一切,和大家如实说出,包括赫拉迪克方块的真正来历。她的机关人偶身体。五大加载部件。以及赫拉迪克族衰落的真相。

    足足花了两个多小时,历史的真相在此展现在众人眼中,尤其以身为赫拉迪克人的雷顿长老。神色最是唏嘘感叹,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似乎在听过我的口述以后,皱纹变得更多了。

    “没想到我们一族衰落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天意啊,天意!”他顿着拐杖,一时间仿佛老了十岁。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又不是你们的错,雷顿长老不必放在心上,现在,正是赫拉迪克族再次展翼的时候。”我安慰劝道。

    “说的好,只要我这把老骨头还在,就一定不会让我们一族没落下去。”

    似乎由我这番安慰,想到了即将脱困的族人们,想到了以后无限发展的空间,雷顿长老的脸上重新绽放光彩,一时间又仿佛年轻了数十岁。

    他激动的站了起来,原地踱了几步,忽然来到赫拉迪克方块面前,用赫拉迪克族的特有礼仪,庄重的行了一礼。

    “没想到赫拉迪克方块里面,竟然有着我们一族的祖先,还是公主殿下,真是失礼了,雷顿见过公主殿下。”

    “真的合适吗?我可是导致赫拉迪克族没落的元凶。”方块公主默默的注视着对方,轻声说道。

    “不,这怪不了公主殿下,先不说这并未殿下的本意,即便是没有这件事,按照当时的状况,赫拉迪克族没落也是迟早的事情,怎么能将责任推到您的身上呢?”

    “雷顿长老,以后叫我娜娜就行了。”方块公主的声音依然十分冷漠平淡,但是却能从里面感受到隐藏着的丝丝感动。

    原来这位万年公主,竟然一直以罪人的身份自责着,我愣愣的看着她,心里多少有几分愧疚,虽说自己和万年公主之间,似乎勉强只能算是普通朋友,而且还是经常吵架拌嘴的普通朋友,但是没能看出她如此明显的负面感情,我这个普通朋友当的还是十分失格。

    “小弟,你刚才说到了娜娜的机关人偶身体和五大部件,对吧。”这时候,脑子转的最快的萨绮丽,似乎察觉到了点什么,忽然出声问道。

    “嗯,说了。”

    “你说娜娜的人偶身体,隐藏在第三世界的古墓之中,对吧。”

    “没错,我是这样说过。”

    “小弟,我有一个猜测,莫非……”美眸闪烁,萨绮丽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在萨绮丽的连番点醒之下,其他人也转过弯来了,见我们两个卖起了关子,最没耐心的图拉科夫干脆抢先一步,摇着我的肩膀大声问道。

    “该不会出现在怪物大军之中,连古代无魂之卡都能指挥的那名神秘少女,就是娜娜公主的人偶身体吧。”

    正主来了,我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把话题引到这上面。

    叹了一口气,我点点头。

    “没错,正是这样,起初我也不敢确认,所以便把娜娜一起带了上去,结果正如大家所料。”

    “这真是太巧合了。”众人纷纷惊叹。

    可不是吗?已经数万年了,早不早,晚不晚,偏偏在方块公主被救出来以后,她的人偶身体,也跟着在第三世界冒头,然后恰好又被我们遇到,简直就跟约好了一样。

    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应该不到百万分之一吧,除非是有人有意为之。

    “所以说,到底主谋是谁?是谁在控制娜娜公主的人偶身体。”

    “一般情况而言,既然古代无魂之卡都要听从人偶身体的指挥。那么想来应该是督瑞尔干的好事了。”

    “可是……”雷顿长老迟疑了一句,似乎不大赞叹这个说法。

    “根据我们这些年来和督瑞尔的打交道,它似乎对消灭我们赫拉迪克族不怎么感兴趣,就连左右手之一的古代无魂之卡,也有十多年没有从古墓里出来过,如果说人偶身体是它派来的,那未免有些反常。”

    “说不定是心血来潮呢,比如说心情不好,所以控制人偶袭击。”图拉科夫挖着耳朵说道。

    “这到也是一种解释。”众人点头,并未反驳图拉科夫的说法。

    人不是机器。魔王也不是。都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持绝对的理智,遵循自己的性格喜好行事。

    因此,不能完全按照对方的性格喜好去揣摩,说不定一时心血来潮。或者受到什么刺激。又或者是心情波动。而做出与性格喜好相违背的举动,这其实是常有的事情。

    或许,这真的只是督瑞尔的一次随手为之。这个答案,似乎最能被大家接受。

    不过想到人偶的身份,我却有一个猜测。

    “虽然图拉科夫大叔说的有理,但是大家似乎忘记了一件事,可以命令古代无魂之卡的,并不一定只有督瑞尔,对吧。”

    “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据说四魔王之间的关系很好,也有可能是其他三位魔王的命令,不是吗?”

    “新人小弟认为到底是谁呢?”大家好奇的看着我,为我忽然爆发的智商感到惊讶。

    “排除掉督瑞尔的话,安达利尔和贝利尔都有可能,阿兹莫丹的情报比较少,不好下定结论,我们主要将怀疑对象集中前面两位魔王身上吧。”

    顿了顿,我开始尝试分析:“人偶身体率领的怪物大军的攻击,激进而猛烈,穷追不舍,不给人丝毫喘息的机会,这种风格,有些像安达利尔,但是,我觉得贝利尔的可能性更大,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它是赫拉迪克人的人偶身体。”

    “和大家比较,我和贝利尔打交道的次数可能多一点,所以比较了解这家伙,这家伙最喜欢利用它的力量玩弄人心,人偶身体藏在赫拉迪克古墓里,既然被找到了,那么说明贝利尔知道身体和赫拉迪克族有关,甚至以它的智慧和能力,或许还能看出这具身体具备一些赫拉迪克族的力量。”

    看着大家注视过来的眼睛,我一字一句说道:“既然这样,那么用赫拉迪克族制造出来的玩具,攻击赫拉迪克族,这不是很有趣吗?我觉得贝利尔很有可能会这样想。”

    “有道理。”静下心来一想,大家不断点头。

    “而且还有一个强而有力的证据,贝利尔擅长精神力量,能将一具没有生命灵魂的人偶身体,控制的那么强大,正是它最擅长做的事情。”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感情这一次是无妄之灾,很有可能是贝利尔搞的鬼呀。

    这时候,雷顿长老似乎得到了什么情报,回过头对我们说道。

    “前去查探的族人回来了,根据情报显示,古代无魂之卡由始至终都未曾离开古墓。”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当时就惊呆了。

    搞什么呀,卡片兄那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岂不是显得我们好像笨蛋一样,做足各种功夫,甚至不惜让整个赫拉迪克族冒险进入暴风峡谷之中。

    结果换来的却是对方一个哈欠。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所有人都苦笑起来。

    所有的努力,都因为这份情报而变成了无用功,大家在舞台上做足功夫,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早早的准备好了,结果唯一的一个客人却没有到来。

    早知道古代无魂之卡会这样,当初直接冲上去,将人偶给抓回来就行了,哪来那么多事。

    “不过这恰好也证明了凡长老刚才的猜测,可能的确是贝利尔的阴谋,所以古代无魂之卡才消极怠工。”

    雷顿长老有点自我安慰的这样说道,众人之中,得知这个消息后感觉最坑爹苦涩的人无疑就是他。

    “是啊,肯定不是督瑞尔的命令。不然它这样做,督瑞尔还不剥了它的皮?”

    对于卡片兄怒卖队友的行为,大家纷纷表示谴责。

    “管它是谁下的命令,反正任务已经完成了,对了,新人小弟,既然人偶被你打败了,那么身体应该也弄回来了,对吧。”

    大嘴巴图拉科夫一点也顾及大家的感受,那破嗓子一扯。直接像一把尖刀似的插入话题。

    尤其是我。冷不防的,更是被这一把捅的鲜血淋淋,幽怨的目光随之望去,恨不得把他的嘴巴给撕烂了。

    “对了。身体。”在图拉科夫的提醒下。所有目光齐齐集中过来。

    “这个……的确是弄回来了。”我干笑几声。心虚的低下头,不敢面对这些目光,尤其是方块公主。感觉她的目光更是炙热,且无处不在,不断拷问着我的脆弱灵魂。

    吞吞吐吐,拖拖拉拉,最后,在大家快要不耐烦的时候,我才将物品栏里的尸体……不对,是身体拿出来,放到一旁的长椅上。

    看到这具身体,空气之中,流淌着一股怪异尴尬的气氛。

    就好像一场大战结束,友人相续回归,大家相拥,喜极而涕。

    忽然有人问到:“对了,路人甲在哪,怎么没见到他。”

    “是啊,路人甲呢?”

    一个问着一个,最后,知道真相的那个人,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沉重悲痛的低下了头。

    大概,就是这么种感觉。

    椅子上的身体,衣服虽然破烂,但是**却完好无损,没有任何瑕疵。

    问题是,她的脑袋似乎装反了,面对着背面去了,而且上面有一个拳头大的凹陷,隐约能看到里面的人造头骨已经破裂,和人类血液一样无二的鲜血还在缓缓溢出,将面庞和头发染成一片赤红,甚至能看到更里面的,由无数精密仪器组成的大脑,在闪烁着魔法幽光,时不时爆出一阵电火花,犹如报废的机器人。

    “对……对不起。”我惭愧的低着头,憋了许久,只说了这三个字。

    “娜娜,这也不能怪小弟,这个级别的战斗,这样的结果也是在所难免,小弟一定是被迫无奈才下那么重的手。”萨绮丽轻声开口,帮我说话。

    “就是就是,若换成是我,怕是已经被这样了。”图拉科夫的大嘴巴也难得说了一句好话。

    大家都能看出来,伤成这样,这具由当时的地精和赫拉迪克一族倾力打造,号称巧夺天工的机关人偶,已经报废,无法使用了。

    “我没有生气。”方块公主开口道,因为声音一贯的冷漠,缺乏感情波动,所以大家都以为她是气急了,在说反话,又是一阵低声安慰。

    “我真的没有生气。”感觉莫名其妙的方块公主,再次用强调的口吻重复一遍,似在用诧异目光看着大家。

    “而且,谁说身体已经没用了?”

    “咦?”所有目光呆呆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伤成这样,脖子都一百八十度扭断,脑袋也凹陷下去了,这还有救?

    一定是说反话,一定是,心里恐怕已经气疯了吧。

    于是所有目光落到我身上,变得同情起来。

    “你们太小看这具身体了,当时处于机关领域巅峰的地精,和处于魔法领域巅峰的我赫拉迪克一族,倾力打造出来的身体,岂是有那么容易被破坏。”

    方块公主一番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重新吸了回去,难道说,她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对于这具身体,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不过基础的东西,我还是了解的,毕竟是自己以后的身体。”

    方块公主继续说道:“记得当初,在打造这具身体的材料上,我们和地精还起了很大分歧,到底是防御最强,最坚固的材料,还是用魔法引导性最好的材料,提供最好的性能,最后,那些法师们似乎【说服】了地精,用了他们所选的材料。”

    说到说服二字时,方块公主特地加重了一点语气,似乎包含了许多意思,比如说……用拳头说服?

    “正因为如此,这具身体才那么容易被破坏,如果当时用地精所建议的材料,那么任何一个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都无法对身体造成那么严重的损伤。”

    “那么厉害?”

    大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得是多么强大,多么珍贵的材料,才能具备如此防御力呀,怪不得这个计划,能够成为赫拉迪克族衰落的导火索,其他不算,光是这具机关人偶身体,恐怕就用了足以制造好几件神器的贵重材料。

    “那当时为什么不用坚固的材料呢?”我忍不住好奇的追问道,按照方块公主的说法,似乎如果当时用了防御力最强的材料,就算是四魔王这个等级,也无法轻易伤害,那群法师是脑子进水了吗?

    “虽然放弃了最坚固的材料,但是取而代之增加的魔法性能,并不逊色多少。”方块公主顿了好一会儿,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最后才接着说道。

    “更重要的是……最坚固的材料……不够柔软,制造出来的躯体无法满足少女身体本应该具备的柔软度,而魔法引导性的材料可以……”

    所有人集体无语。

    那群龌蹉法师,果然活该一辈子打光棍买充气娃娃。

    “对了,你刚才说的取而代之增加的魔法性能,到底是什么?”撇开这个让人尴尬的话题,我迫不及待的追问。

    “自我修复能力。”沉默片刻,吊了一下胃口,方块公主一字一句,肯定的说道。

    连处【哔】膜也能无限修复吗?震惊的同时,心里面忽然冒出这个念头的,想必不止我一个人吧……

    ***************************************************************************************************

    燃烧殆尽了……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