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北斗有情魔王打脸拳!
    ***************************************************************************************************

    这家伙,绝对是个笨蛋。

    紧追在后,我心里恨恨想道。

    不然的话,怎么会一点也不怀疑的傻乎乎跟在中央塔后面追上来呢?

    不然的话,怎么会不知死活的,笔直向风暴墙深处冲进去呢?她以为她是三魔神化身么。

    看着少女的身影,飞快没入风暴墙深处,这里的暴风威力,连我都开始感到了不小的压力,我不由的焦急恼怒起来。

    混蛋,这混蛋,难道说是想拉着万年公主的身体一起下地狱?

    全屏追击早就停止了,我以为这种妥协方式,会让少女有所放松,不再一股脑的朝那死亡之地冲过去,可是我太天真了,这家伙根本就是脑子里进了水,或者说不知道哪根筋达错了,就认准了风暴墙的方向,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她前去似的,那无回的气势,似乎连十头巨龙都拉不住。

    连续瞬移,依靠着瞬移的绝对速度,我来到少女前方,试图将她拦下。

    可是直线速度,我比她快,但是灵活性,却和她差了老远,她只是微微一晃,做了一个假动作。轻易就从旁边掠了过去。

    混蛋,混蛋啊,你这家伙,有种跟我站住,我让你两双手一双腿,咱再来大战一场!

    忽地,少女的速度微微一顿,竟然破天荒的停了下来。

    我心里大喜,难道说她听到我发自灵魂的呼唤了吗?

    好奇伸长脖子一看,我惊的差点魂飞魄散。

    是幻觉吗?我竟然看到贝安沙了。

    这家伙。之前又在释放无存在感气息。在大家全神贯注于地图上面的时候,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没想到,竟然是不声不响的跑出了中央塔外面,来到风暴墙那么深的地方。

    等等等等。冷静。我要冷静。这一定是我眼花了。

    或者说,风暴墙深处,已经具备产生让人至幻的能力。眼前看到的贝安沙就是幻觉,风暴墙想借此把我吸引到深处吞噬掉,一定是这样。

    虽然不断的提醒自己,但是在少女的前方,蹲在地上,埋头不知在做什么的贝安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此真实,恐怕就是贝利尔的梦幻现实,也做不到更好了。

    贝安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里可是连世界之力强者都要倍感压力的地方,就算贝安沙也是世界之力强者,但是以她身上那点衣服——一件抹胸,一条超短裤,一双长筒鞋,外加一件连袖披风,这样一身全黑打扮,冷酷有余却是防御严重不足,加上连世界结界都未开启,又怎么能抵御得了?

    再则,她又是怎么从中央塔里跑出来的,那里可是赫拉迪克人的地盘,到处都充满了警备,我的这位笨蛋师妹,怎么可能瞒过大家的眼睛跑出来。

    综合以上,眼前的贝安沙绝对是幻觉没错,我根本无需担心。

    但是,心中那股强烈的悸动是怎么回事,说不清楚理由,第六感却在不断提醒自己,那是真的,那就是真的贝安沙,我那又萌又酷的笨蛋师妹!

    猛地摇摇头,从混乱中清醒过来,我再次吓的心脏都要蹦出——少女的骑士刺剑,已经次到了贝安沙面前,距离不足十米。

    这么一丁点的距离,以少女的绝对速度,就算是妖月狼巫也绝对不可能躲得过。

    然后我的笨蛋师妹还在做什么?面对刺过来的剑,她恍然不觉,还继续蹲在地上,背对着我,似乎在地上挖着什么。

    剑未到,破空的风声先起,啪嚓一声,似乎把什么东西给吹倒了,滚落在了地上。

    然后,我看到笨蛋师妹那一身黑色的身影,似乎熊熊燃烧起了黑色气息。

    “死!”

    这个字缓缓吐出,在千钧一发之间,贝安沙忽地站了起来,以让人觉得十万分之一概率都不到的巧合偶然动作,躲开了刺剑,转过头面对着少女。

    一手护着怀里,似在抱着什么东西,贝安沙的另外一只小手伸出,像第一次打架的懵懂小孩般,毫无花俏,毫无力道,毫无技术含量的一记原地直拳,落在少女脸上。

    时间刹那间变得缓慢起来,我看到了少女,在贝安沙的一拳之下,整个脖子缓缓转过了一百八十度,脸正对着站在她背后的我,侧边小半个脑袋都凹陷下去,完全变形了。

    紧接着,时间恢复正常,少女的身体像甩出去的陀螺一般,高速自转着,狠狠飞上半空,然后重重砸落在地,没了声息。

    “……”

    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愣在原地,一时间没办法转过弯来。

    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了?

    看了看贝安沙,又看了看飞出数百米远,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女,我当时就凌乱了。

    完蛋了,万年公主的身体已经玩完了,贝安沙的拳头我可是见识过,这样一拳打下去,大概连脖子都已经扭断了。

    不过,比起万年公主的身体,我心中的天平,还是微微倾向于可爱的小师妹,回过神来,我连忙跑到贝安沙面前,伸出熊爪抬了抬她的胳膊,又捏了捏她的大腿。

    没事吧,没有哪里受伤吧,直至确认了毫发无损,我才将贝安沙搂在怀里,安心的松一口气。

    “师兄~~~好软~~~”

    不明所以的贝安沙,歪着头。两个乌黑的双马尾轻轻甩动着,露出萌到爆表的疑惑表情,被我左捏捏右揉揉,检查了一遍身体,接着又被搂在怀里。

    她的脑袋不断冒出问号,最后被抱住的时候,还是遵从了本能,开始在布偶熊那柔软的皮毛上亲昵的撒娇磨蹭起来。

    【你这笨蛋】

    见贝安沙很开心的在我身上蹭呀蹭,我心里一惊。

    不对,现在可不是让贝安沙高兴的时候。既然她没事。那我就要狠狠训斥她一顿,免得她以后养成这样的坏习惯,不顾危险,到处乱跑。

    【为什么从塔里跑出来。什么时候跑出来的?】我连连举起木牌。表情做严厉状。

    看着这些木牌。贝安沙露出十分感兴趣的表情,一点也不顾我这个师兄的威严,伸出小手抢了过去。把木牌抱在眼前,笨拙的逐个认着上面的文字,好一会儿才回答道。

    “贝安沙,跟着师兄一起出来的。”

    跟着我一起出来?我怎么没有察觉到,该死,一定是当时变身的时候太入戏了,再加上贝安沙的无存在感气息太强烈,被她转了个空子,我说这么连赫拉迪克人都没有察觉到。

    让贝安沙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我也有责任。

    想到这里,我的表情逐渐柔和下来,随着心里冷静,越发觉得事有蹊跷,贝安沙不可能那么调皮乱跑。

    我这笨蛋师妹,虽然傻的可爱,却可以看出十分注重承诺,她答应了我乖乖听话,我才将她带到这次任务之中,而这一路上,贝安沙也的确很听话,从来没有给我添过麻烦。

    所以这一次忽然跑出来,或许她有着情非得已的理由。

    “啊呜,贝安沙的蘑菇。”忽然,从我怀抱离开的贝安沙,伤心的蹲了下去,将地上一个倒在地上篮子拾了起来。

    篮子里装着几个土黄色的不起眼蘑菇,地上也洒落了一地这样的蘑菇,约莫有数十个,土黄色的圆溜个头,和地表的颜色十分接近,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我回忆起了刚才那一幕,少女刺剑的破空声,似乎吹倒了什么,然后才引起贝安沙的注意和愤怒,一拳将她揍飞了。

    大概,被吹倒的就是这个篮子吧。

    蘑菇,竟然是蘑菇?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贝安沙,难怪刚见到她时,她蹲在地上,状似在挖着什么。

    扫了一眼四周,地上还真有不少坑,粗略一数,大概是数十个,和蘑菇的数目相当,应该就是贝安沙挖出来的。

    难道说贝安沙竟然是为了挖这么几个蘑菇,才不顾和我的约定,擅自偷偷跑出来?

    想到这里,我的脸再次板起。

    不行,为了这么简单荒唐的理由违反约定,我还是得好好训斥贝安沙一下。

    但是看到贝安沙蹲在地上,将一个个散落的目光拾回篮子里,那股子认真的劲儿,似乎真的十分十分重视这些蘑菇,我心里又立刻软了下来,走上去,陪她一起轻手轻脚的收拾起来。

    等所有落地的蘑菇都收拾好了,贝安沙的可爱脸蛋上,才重新露出笑容。

    【这些蘑菇,很重要?】我举起木牌,问道。

    “嗯。”紧紧抱着篮子,贝安沙娇憨的,用力的点了点头。

    【贝安沙喜欢吃蘑菇?】我想到一种可能性,又问道。

    “该说喜欢还是不喜欢呢?应该是喜欢吧,但也不是十分喜欢,不过还是必须得喜欢才行。”贝安沙一脸迷糊的咬着手指,陷入纠结之中。

    什么和什么呀,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为什么还非得强迫自己喜欢上不可?

    想到和贝安沙刚刚相遇,互相出题考验对方的时候,贝安沙用的就是蘑菇的例子,说的是她抢了蘑菇给小沙……小沙……

    对了,我想起来了!

    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我终于知道贝安沙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了。

    记得她的确是说过,她有三个姐妹,分别是两个姐姐,一个妹妹。

    而当时她出题之中,出现的那个小沙,,似乎就是贝安沙唯一的妹妹,在数次的写信中(可曾记得大明湖畔的ki☆ra酱),我都能看出来,贝安沙是痛爱这个妹妹疼爱到了极点,都有我对莱娜的疼爱十分之一那么厉害了。

    贝安沙口中的小沙,她的妹妹,似乎就很喜欢吃蘑菇。

    原来如此,我懂了,贝安沙违反约定,都是为了挖蘑菇给她的宝贝妹妹。

    这一刻,没控之魂产生了强烈共鸣,我无条件的谅解了贝安沙这一举动,换成是我,如果莱娜也像小沙那么喜欢吃蘑菇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甚至得把整个暴风峡谷的蘑菇都挖干净才会善罢甘休。

    小沙,这个名字真可爱呀,让我忍不住想起了莎拉,她一定也是像贝安沙那么可爱的女孩吧,真想见上一面。

    心里想着,我和贝安沙互相交换了一道目光,同样的妹控属性,让我们在无声之中取得了共鸣,及时不需要语言文字,也能了解彼此内心的想法。

    贝安沙志士,向你今天的英勇表现致敬!

    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

    当回过神,看到万年公主躺在地上的身体时,我从妹控共鸣中回到了残酷现实,抱头发出了悲鸣。

    完蛋了,这次要被万年公主骂惨了,说不定她杀了我的心都有,大概连蒂亚也不会原谅我了。

    虽然这并不是我的杰作,但是作为贝安沙的师兄,我怎么能让她受委屈呢?贝安沙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已经决定将这次责任揽到身上。

    不过,我现在还不敢把赫拉迪克方块拿出来,让万年公主看到这一幕。

    总……总而言之,先把尸体……不对,先把身体带回去再说吧。

    将坏掉的机关人偶,放到物品栏里面,和贝安沙约好等这一次的任务完成以后,和她一起来这里挖多点蘑菇送给小沙后,我将她放在肩膀上,大步大步的向回走。

    话说回来,我忽然想起,雷顿不是说暴风峡谷生机断绝,根本不可能有吃的东西吗?这些蘑菇是打哪来的?

    等走出一段距离后,中央塔自动找上了我们两个,把我们迎进去,得到少女已经被【干掉】的好消息以后,整个赫拉迪克族沸腾起来了。

    而后,阿尔托莉雅她们也全都平安无事的回到中央塔,共同参与了这场喜获新生的狂欢。

    整个中央塔,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愁眉不展。

    “凡,怎么了?”阿尔托莉雅神色如常的放下酒杯,向着坐在角落里头的我走过来,在这之前,她已经放倒了十多个自认为酒量惊人的酒鬼。

    萨绮丽她们也都注意到了我的反常,乘着这个契机,全凑上来嘘寒问暖……

    ***************************************************************************************************

    第二更,还有最后一更,小七熬夜也会写完,求月票!(未完待续。。)